速酷小说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3443章 请皇上下旨出兵!

第3443章 请皇上下旨出兵!

  这时,祝烽好像也回过神,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是黎不伤?”

  “……”

  南烟顿时不敢再说什么。

  祝烽道:“他人呢?”

  这时,黎不伤才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祝烽叩拜行礼:“微臣拜见皇上。”

  祝烽冷冷的看着他:“你倒是周到。”

  黎不伤低着头,郑重的说道:“此地乃是边界,上个月陈比日就在前方不远遇刺,娘娘乃是千金之躯,万不能出这样的闪失,所以微臣自作主张前去接应。若皇上怪罪,微臣一力承担。”

  祝烽冷冷的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才说道:“贵妃安然无恙,朕怪罪你做什么。起来吧。”

  黎不伤这才起身。

  祝烽又转头看向南烟:“你一个人来的?”

  南烟原本还担心祝烽又会借题发挥,没想到他竟也没说什么,倒是松了口气,听见他问,立刻说道:“不是,妾是跟黎大人的夫人一道过来的。”

  “她?”

  提起谢皎皎,祝烽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

  他的脾气是好了一些,但记性也不差,提起这个谢皎皎,当年黎不伤与谢皎皎的婚礼之上,被解石一刀刺中胸口留下的伤疤仿佛都在隐隐作痛。

  他冷冷道:“既然你的夫人也来了,那就去陪陪你的夫人吧。”

  显然,也并不打算让谢皎皎进来见驾了。

  黎不伤却说道:“微臣在办差,不必陪她。”

  听见这话,祝烽又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你倒是公私分明。”

  黎不伤道:“不敢。”

  但南烟在旁边听见他这话,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照理说,谢皎皎跟她一道过来,怎么样也该有个安置,可自己既然见到了皇帝,自然是要跟在皇帝身边侍奉的,而黎不伤又不肯出去陪她,周围还都是写五大三粗的士兵,岂不是让她一个女子孤身处在这里。

  这也太让她难堪了。

  南烟正要说什么,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喧哗声,好像有什么人进入军营,外面正在吵闹。

  祝烽皱着眉头道:“外面怎么回事,去看看。”

  黎不伤立刻道:“是。”

  他立刻转身走了出去,掀开帐子的时候,南烟看到谢皎皎正站在大帐的门外,赤红的阳光照得她脸色发红,但她整个人却还是苍白得像一块冰,那种反差越发让她整个人的身上都透出了一点说不出的仓惶来。

  而更远处,辕门口,果然看到一群人聚在那里,不知道在说什么。

  黎不伤走出去之后,目不斜视,大步的往辕门口走去了。

  谢皎皎低着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有两只绞在一起,指头都绷得发白的手指用力的交握着,指甲生生的扎进了掌心里。

  南烟听着外面的声音,皱着眉头走到祝烽的身边:“外面是不是出事了?”

  祝烽道:“先听听看再说。”

  不一会儿,黎不伤匆匆的走了回来,对着祝烽道:“皇上,派出去巡逻的人回来,他们刚刚在边界跟越国的人动手了。”

  “哦?”

  祝烽一听,皱起了眉头。

  一旁的南烟听了,也有些紧张。

  他们的士兵跟越国的士兵交手?那,岂不是要打仗了?

  但祝烽却并没有惊惶的样子,只是皱着眉头沉声道:“怎么回事。说清楚。”

  黎不伤道:“军营每日会派出三队人马四处巡逻,自从上个月陈比日的事情之后,两边关系紧张,派出的人马增加为五队,今天四队人马都回来了,唯有这一队最晚。微臣刚刚过去看了,他们在西南坡遇上了越国的一队人马,对方硬说他们是刺客,直接就上手了。”

  “可有死伤?”

  “重伤了四个,其余几个都是轻伤。对面不知有没有死人,但看样子也伤了一些。”

  南烟听得眉头都拧了起来。

  刺客?刺客可能在这样的大白天出去行刺?而且,出去巡逻的士兵全都着甲骑马,天底下哪来这样的刺客?

  这不是故意挑衅吗?

  果然,祝烽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猛地站起身来,道:“去看看。”

  黎不伤立刻俯身过去撩起帐子,祝烽走了出去。

  南烟犹豫了一下,这里是军营,她也不再是过去随便哪儿都能蹿一下的尚宝女官,就这么出去是有些不像话的。

  想了想,便叫来外面的得禄:“赶紧跟着皇上出去,有什么事立刻来告诉本宫。”

  得禄也机灵,知道这里是军营,而且是边境,这里若要出什么事那可就是两国开战的大事,于是答应了一声立刻跟在皇帝身后,只见祝烽领着黎不伤,还有军中其他几个将领大步走到了营地那边,果然看见大群的人围在那里,都在大声的说着什么,群情激奋。

  这时,站在外面的人听见脚步声,回退一看,顿时吓得跪了下去。

  “皇上!”

  周围的人一听,见皇帝陛下亲自过来,全都退到两边跪拜在地,祝烽一路走过去,只见将军项元博站在一个凉棚的前面,地上躺着几个士兵,血迹斑斑,军医正在给他们治伤。

  正是刚刚出去巡逻动手回来的人。

  这几个人伤痕累累,其中一个更是被人一刀从肩膀划到腋下,卸掉了整条膀子,血流不止,躺在地上哀哀的叫着,看到皇帝来了,便要挣扎着起身行礼。

  祝烽一抬手,周围的人便过去按住了他。

  项元博两眼通红,这个时候走到了祝烽面前,拱手道:“皇上,请皇上允许末将出兵!”

  这个时候阳光正盛,但祝烽的脸即便在阳光下也是铁青的。

  他沉着脸没说话,可周围的几个参军副将都开口了:“项将军,不要冲动啊!”

  “是啊将军,这个时候出兵,那事情就闹大了。”

  “还是看看再说。”

  项元博红着眼睛瞪着他们:“还看什么看?咱们的人都被打成这样了,再看下去,越国那些狗娘养的就该冲到这里来杀人了!”

  周围的士兵本就不忿,这些日子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跟对方发生冲突,但打成这样,还是第一次。

  一听项元博的话,众人也都纷纷高喊着:“杀过去!”

  “得让他们知道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请皇上下旨出兵!”

看过《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