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3475章 因私废公

第3475章 因私废公

  祝烽却不接那碗。

  只盯着南烟过分殷勤的样子,微微眯眼:“你又打什么主意?”

  南烟一脸无辜的表情,睁大眼睛道:“哎唷,妾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祝烽道:“哼。”

  仍不接那碗,只冷冷的瞥着南烟。

  两个人相濡以沫那么多年,已经搞不清楚自己是更了解还是更了解对方了,在这种情况下,南烟也不觉得自己的心思真的能瞒过他;甚至,可能在他定下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自己的打算。

  于是将那碗汤放到了祝烽的跟前,然后老老实实的道:“妾明日,想随行。”

  果然不出所料。

  祝烽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但都没力气骂她,只叹了口气,道:“朕之前不是已经跟你说明白了吗,这一次的事跟之前见安息国特使不同,不能由着你去那样胡闹的,你怎么就说不听?”

  南烟趴在桌边,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在皇上眼里,妾是就知道胡闹的人啊?”

  祝烽冷笑了一声。

  南烟正色道:“会见安息国特使,妾是知道他们带着友善来的,所以才敢有此一举;可这一次跟越国的国君会面,妾又不是不知道两边是什么情况,妾如何敢再装扮成宫女去糊弄人?当年妾进过越国大营,那边的人指不定能认出妾来。”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

  祝烽的脸色也微微一沉。

  虽然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虽然两个人有时无事可做的时候会凑到一起“忆往昔”,但他们从来都对这一段的事闭口不谈,尤其是当年童桀对南烟做过的那些事,差点让祝烽误会,让两个人的路走到尽头。算起来,这多少是两个人心上的一道疤。

  所以听见她这么一说,祝烽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而南烟为了让他答应,也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说道:“所以皇上要相信,妾绝对不是要跟去胡闹的。”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才把心中那一点突如其来的恶气给压下去,又看了她一眼,才说道:“那你随行去干什么?”

  南烟道:“皇上到时候要跟越国的君臣会面,自然是在会面的地方,而后面,肯定也是要有人备着的。妾就跟在那里,只远远的看着皇上就行了。”

  这样一说,祝烽的脸色倒是缓了一些。

  但他又瞥了南烟一眼,道:“远远的看着,有什么意思?你就一定要跟过去?”

  南烟看着他的眼睛,正色道:“不管皇上是荣耀的时候,还是危险的时候,哪怕妾不能陪在身边,也不能离皇上太远。”

  “……”

  祝烽也看着她,突然就不说话了。

  只是那双向来深邃的眼睛里,忽闪着一点突如其来的情绪,好像突然涌起的潮水一般快要止不住似得,但他并没有表露出来,只低下头去,轻咳了一声,才说道:“你要去,就去。”

  南烟一听,立刻就笑了起来。

  祝烽又道:“不过你给朕听好了,若明天你敢乱动,朕回来就掐死你,一刻都不停的。”

  南烟笑道:“遵旨!”

  她立刻又端起那碗鱼汤重新送到祝烽的面前,道:“皇上这一回可以安心的喝汤了吧?”

  祝烽又冷哼了一声,这才接过碗。

  两个人说笑着用完了晚饭,因为第二天的大事,祝烽也没再回书房去处理政务,而是跟南烟一道早早的上床休息了。

  南烟原本想着明天这么大的事,自己多少可能会睡不着,谁知一躺下去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不过,天还没亮,屋子里也是黑漆漆的,南烟不好判断是什么时候,想着若再睡个回笼觉会不会起迟了?于是下意识的想要转头看看窗外,谁知一转头,就看见睡在身边的祝烽睁开着双眼。

  屋子里黑漆漆的,可他的眼睛那么亮,好像两点星子一般。

  南烟惊道:“皇上没睡啊?”

  祝烽似是在凝神想着什么,突然听见她开口,也给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才缓过一口气来,气得笑道:“谁没睡了!”

  “那皇上——”

  “朕刚醒罢了。”

  “哦。吓了妾一跳,妾还以为皇上为了今天的事一夜没睡呢。”

  祝烽冷哼道:“多大的事,能让朕一夜不睡?”

  南烟嘿嘿的笑了起来。

  两个人说着话,就清醒了起来,她撑起身来看了看黑蒙蒙的窗户,呢喃道:“什么时辰了呀?”

  祝烽道:“刚过卯时。你若还困,再睡一会儿?”

  南烟摇摇头:“也差不多该准备了,不睡了。”

  说完两个人便都起身,外面的人一听见这里的响动,也都准备了起来,彤云姑姑带着人端了热水捧着毛巾进来,服侍皇帝和贵妃洗漱,祝烽刚梳完头,小顺子突然从外面匆匆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皇上。”

  祝烽皱着眉头:“什么事这么着急忙慌的?”

  小顺子又对着南烟行了个礼,然后才说道:“皇上,刚刚从黎大人府上传来的消息,黎夫人受伤了。”

  “……”

  “……”

  这话一出,整个房子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彤云姑姑正带着人将早膳摆到桌上,听到这话,下意识的蹙起眉头,看了南烟一眼。

  南烟也皱起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小顺子道:“回娘娘的话,具体情况也不知道,但听说,是黎夫人不小心摔倒,手给摔断了,黎大人担忧不已,一大早天还没亮就派人去砸城里大夫的门了。”

  “……”

  南烟的眉头拧了起来,不再说话。

  祝烽这时已经坐到了桌边,淡淡说道:“他是让人过来告假的吗?”

  小顺子道:“是。”

  祝烽想了想,道:“既然是这样,那就让他留在府里,安心的陪伴他夫人吧。对了,也别去砸人家大夫的门了,免得传出去不好听。让人送太医过去,好好的给黎夫人看伤,不治好了别回来见朕。”

  大家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毕竟,今天就要去与越国国君会面,黎不伤是之前就选定的随行的锦衣卫指挥使,这样一来,岂不是因私废公?

看过《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