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章:你求我
  曲意璇从疼痛中醒来的时候,正对上一双森冷的眼眸,她惊得差点从床上跳起,可下一秒钟却发现自己的两只手腕被反着绑在了床头,连双脚也是,此刻她整个人以一种很屈辱的姿势仰面躺在大床上。

  “你”曲意璇用力挣了一下,昨天刀片割伤的手腕上疼得厉害,她的脸色透着病态的苍白,羞愤之下胸腔起伏着,曲意璇转头冷笑着对戚方溯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戚方溯,我如你所愿用自己的命偿还她的命,你为什么还救我?”

  这是曲意璇和戚方溯的新婚夜,戚方溯的青梅竹马在icu里生死未卜,戚方溯认定是她制造车祸害了他的青梅竹马,报复地撕碎她的婚纱,对她实施强暴,她用一早准备好的刀片割了手腕。

  “死了太便宜你。”偌大的卧室里只有床头开着一盏灯,家具都是深色的,便显得整个房间很幽深暗淡,男人侧坐在床边,过分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在晕黄的灯光中显得极其温柔静好,就如同黑夜里盛开的花朵。

  戚方溯说着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曲意璇的下巴,烟色眼眸深处隐匿着痛和恨,可面上他依旧淡漠,“曲意璇,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你千方百计不惜害人性命也要嫁给我,我不陪你玩玩就这样让你死了,你岂不是觉得很遗憾?放心,我会给你安排一场更惊险刺激具有挑战性,并且你很喜欢的游戏。”

  “呵呵。”曲意璇唇畔的冷笑更深,跟戚方溯对峙的目光里透着不以为然和清冷,“我是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我想嫁给你?如果不是你们骗我,我也不会从国外回来。你和曲江波做了什么交易,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告诉你戚方溯,以前你是我敬重的戚大哥,现在在我眼里你就是个禽兽。”曲意璇心里悲哀至极,从小到大戚方溯在她的认知里都是温柔包容的兄长形象,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成为夫妻,更不敢相信戚方溯变得如此狠毒这样待她。

  戚方溯的面容陡然变得阴沉,手下把曲意璇白皙的下巴捏得通红,他挑着嘴角讽刺地反问曲意璇,“你真是贱!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以前你给我情书对我表白?现在我成全你,让你好好地做戚家大少奶奶,你一定会感激我。”

  说完戚方溯端起柜子上的一杯牛奶,将她的嘴掰开强行灌牛奶,戚方溯俯身贴在曲意璇耳边柔情低语,“来,乖,喝下去,等会儿你能舒服很多。”

  “不,放开我!”曲意璇抗拒地摇头,侧着脸把牛奶吐出来,士可杀不能辱,她比谁都清楚戚方溯有多爱那个女人,戚方溯一定会想方设法折磨她。

  然而奈何手脚被束缚,半分钟不到一杯牛奶就被灌下去了,在曲意璇的剧烈咳嗽之下,戚方溯拿了手帕状似温柔地擦掉曲意璇唇边流出来的牛奶,不等曲意璇缓过来,戚方溯用一早准备好的黑色布条蒙住了曲意璇的双眼。

  “你要怎么样?”曲意璇的脸上一瞬褪去了血色,陷入一片漆黑中时,巨大的恐惧感包围了她,她再也维持不了刚刚的姿态,惊慌失措地挣扎着,手腕上的伤口裂开,鲜红的血染湿了纱布,害怕和疼痛中,曲意璇眼中的泪水差点涌出来,又死死咬住唇瓣。

  戚方溯注视着曲意璇表情里的任何细微变化,看到她快要哭的样子,戚方溯的胸口猛地一疼,但很快那点怜惜就变成了怒恨,他伸出大手,只听“刺啦”一声,曲意璇穿在身上原本就破碎的婚纱又遭了秧。

  曲意璇只感觉到身上发凉,几十秒的时间她就不着一物了,雪白的酮体显现,映照着床头晕黄的灯光,美得惊心动魄,戚方溯某处倏忽收紧,眯着的眼眸里跳跃着火苗。

  他俯身压在曲意璇的胸口上,厚实的手掌重重地抚着曲意璇娇嫩的脸,戚方溯侧头在曲意璇耳边低语,“你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吧?我会让另外一个男人睡了你。不过只要你求我,或许我就委屈一下自己,亲自临幸你呢!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嗯?”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