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5章:成年男女天亮后不是各走各的吗?

第5章:成年男女天亮后不是各走各的吗?

  曲意璇是在医院醒来的,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她侧头看到自己手背上扎着点滴,迷蒙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被楼珏迹带出来后就晕倒了,应该是楼珏迹把她送来了医院。

  曲意璇撑着身子坐起来,一抬眼看到沙发上的男人,他的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手边是堆积如山的文件夹,工作的男人两只衬衣袖口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肌肉,而左手腕上的名表低调又贵气,楼珏迹浑身上下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曲意璇看得略有些失神。

  见曲意璇醒了,楼珏迹快速地在文件上签好字,走到床边俯身把枕头垫在曲意璇背后靠着,男人低沉地说:“我给你倒杯水。”

  曲意璇点点头。

  很快温开水就送到了唇边,曲意璇想接住杯子自己喝水,可右手腕割伤使不上力气,左手背上扎着针头,而楼珏迹一副要喂给她的架势,曲意璇脸上发热,垂着眸不好意思看楼珏迹,慢慢地吞着水。

  “你手腕上失血过多,再加上昨晚被灌药纵欲过度才导致晕厥,没什么大碍,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楼珏迹给曲意璇喂完水,吊瓶里的药就滴完了,他把针头拔下来,拿过棉签很耐心地按着曲意璇的手背。

  病房里很安静,穿着白衬衣的男人被灯光映得极其温润,看在曲意璇眼中的半边侧脸俊美无俦,曲意璇心里暖暖的,抿了抿唇问楼珏迹,“楼先生,你可以把手机借我用一下吗?”

  她出来的时候只穿着睡裙,连手机都没有拿,楼珏迹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点,当即把手机给了曲意璇。

  曲意璇道谢后,往温哥华那边打了一个国际长途,医生在电话里用流利的英语说着话,曲意璇的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嘟嘟”的忙音传来,直到电话挂断,曲意璇都没有从打击中缓过来,手机在无意识中就从掌中滑落。

  曲意璇猛地回过神,在楼珏迹诧异的目光里,她重又拿过手机,刚打开浏览器,最上面的今日头条就映入了眼帘,“惊天婚变!影帝戚方溯新婚第二天就被妻子戴绿帽子,捉奸照流出,现场不堪入目”

  曲意璇手抖着点进去,记者拍到了楼珏迹搂着她离开时的背影,不到一天功夫,这个话题就炸了。

  戚方溯是何人?

  a市权势显赫的百年家族戚家的长子、映艺影视公司的现任总裁、颜值和演技兼具二十五岁就已经红遍大江南北的影帝,并且拿过奥斯卡,在国际上获得无数荣誉等等,这些都是戚方溯的头衔,不要说是婚变这么惊人的丑闻了,就算平日里戚方溯换个发型都能上头条,所以可想而知戚家大少奶奶“出轨”事件被曝出来,能在社会上引起多大的轰动。

  评论里全都是骂曲意璇的,头条下面又是各种黑料,曲意璇点进其中一个劲爆的标题,当看到那一张张被打了马赛克的艳照时,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猛然上涌,震惊、愤怒又不可思议,眼前天旋地转一下子瘫在了床头,曲意璇用手扶住额头。

  戚方溯当真要毁了她,一夜之间她成为了人人唾弃的荡妇,出门要是被人认出来,她保准被戚方溯的那些脑残粉打死,戚方溯压根就没有给她留条后路,或许她逃回国外就能避开这一切了,可偏偏她不能这样做。

  “需要我帮忙吗?”在曲意璇失魂落魄时,楼珏迹低沉悦耳的嗓音响起,而后他用宽厚的掌心覆盖住曲意璇发抖又冰凉的手背,修长的手指一点点缠住曲意璇的,竟然是十指相扣。

  曲意璇一怔,抬眸就撞入楼珏迹细长又深幽的桃花眼中,片刻的失神,曲意璇猛地抽回手,“不用。”

  戚方溯把局面推到这种地步,但凡楼珏迹这个“情夫”插入其中,楼珏迹承担的将会是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代价,虽然她不清楚楼珏迹的身份,但她不相信楼珏迹有实力和戚方溯甚至整个戚家家族抗衡。

  任何人都帮不了她,而且她和楼珏迹刚认识一天,昨晚是意外,就算他们两人发生了男女关系,她也不想和楼珏迹纠缠不清,只因她早就心有所属。

  “你这是卸磨杀驴?”楼珏迹抿着的嘴角透出愠怒,手掌又覆了上去,刚刚他分明看到曲意璇的眼眶红了,莫名地怜惜女人的这种故作坚强,情不自禁地想触碰她,楼珏迹俯身凑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曲意璇的肌肤上,以一种很暧昧的姿势低语,“昨晚我可是很卖力的。”

  曲意璇忽然笑了,抬起手臂勾住楼珏迹的脖子,双眸里潋滟晴光,曲意璇侧头贴在楼珏迹耳边,情意绵绵的样子,可语气里却透着嘲讽,“成年男女天亮后各走各的,楼先生不像是玩不起的人,该不会当真了吧?”

  女人身上独特的幽幽香气传来,吐息间的热气都是那么撩人,楼珏迹的俊脸却很难看,这些年从来都是别的女人千方百计地爬上他的床,今天他竟然被曲意璇嫌弃了吗?

  楼珏迹松开曲意璇,面容僵硬不以为然地说:“正因为玩得起,我才想和曲小姐你更深入地发展。”

  “我是戚家的大少奶奶。”曲意璇纠正楼珏迹,她从床上下来后穿鞋,因为身无分文,曲意璇就把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摘掉了,“你把这个戒指拿去卖,昨晚你表现得不错,值这个价。我就当自己找了一次牛郎。楼先生,我们后会无期。”

  牛郎?!楼珏迹低头看着自己掌心里多出的一枚钻戒,整张脸彻底黑了,抿紧的薄唇抖动着,他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轻微的脚步声传来,随后就是关门的响动。

  曲意璇离开了。

  楼珏迹盯着已经紧闭的房门,掌心慢慢地收紧攥着那枚戒指,男人的眸子里风起云涌、深不可测,曲意璇是吗?

  我且等着你来求我。

  --------

  曲意璇打车回了曲家,幸亏她常年待在国外,照片里被拍到的也只是背影,所以出现在大众面前并没有被认出来,到曲家的别墅后,她让管家付了车钱,上楼准备收拾行李回温哥华一趟。

  然而房间里她带回来的衣服和用品,甚至是自己的身份证、护照各种重要的证件和钱、卡都不见了,曲意璇心里一慌,连忙叫来佣人问。

  佣人这样告诉她,“中午的时候戚大少爷派人来了一趟,他说既然大小姐你已经嫁入了戚家,就应该把你在曲家的东西也全都搬过去。”

  曲意璇心里猛地一沉,戚方溯这是料定了她要走,所以提前拿了她的证件,这男人的心思是如何缜密啊!

  曲意璇攥了下拳头,哪怕是又一次入了虎口,但别无他法,她只能去戚家找戚方溯。

  戚家的管家好像早就知道她会来一样,弯腰恭敬地叫着大少奶奶,走在前面把曲意璇请进客厅,只是没想到曲母和曲意璇的妹妹曲敏都在,倒是不见戚方溯的踪影。

  曲意璇正想着戚方溯是不是还在公司,就听见从楼上传来一阵女人暧昧的声响。

  这是什么情况?戚方溯正在楼上和女人**?曲意璇僵硬地站在那里,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她觉得异常难堪,偏偏那不堪入耳的响动越来越大,曲意璇想立即逃走。

  但曲母这时已经走上前,抬起胳膊“啪”一个耳光用力扇在曲意璇的脸上,随之而来的是曲母滔天的怒火和谩骂,“你还有脸回来曲意璇?!我是造了什么孽,才生出你这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你做出这种事,置我曲家于何地?”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