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9章:可我只想让你对我负责

第19章:可我只想让你对我负责

  早上曲意璇刚从病房的洗手间走出来,就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正俯身拔掉楼珏迹手背上的针头,曲意璇有点熟悉医生的背影,当对方转过脸时,曲意璇一愣,是昨晚楼珏迹带到宴会上的女伴,原来她是个医生啊!

  曲意璇的脸色僵硬,呆站了一会儿,她走过去语气凉凉道:“你们忙,我先回去了。毕竟我是有夫之妇,一夜未归的后果很严重。谢谢楼先生昨晚舍命相救,你在医院好好休养,愿你早日康复。”

  这番话滴水不漏说得好听吧?楼珏迹却是俊脸一沉,因为知道曲意璇在床边守了他一整夜的欣喜顿时化为乌有,眼瞧着曲意璇要走,楼珏迹不顾后背的伤,猛地坐起伸手拽住曲意璇,自嘲又怒恨地说:“你也知道因为救你我差点丢掉半条命,嗯?”

  “我没有要求你以身相许,但留下来照顾我总可以吧?曲意璇,我就没有见过你这么冷血的女人,真想挖开你的心看看。”

  曲意璇矫情地挣扎了一下,其结果当然是被楼珏迹抓得更紧,曲意璇微恼,“我倒是想以身相许,但恐怕没有那个资格。楼先生你也不需要我照顾,毕竟我不是医生。”

  楼珏迹察觉到曲意璇话有所指,见曲意璇的目光瞥了身侧的女人一眼,楼珏迹片刻的怔愣后,忽地笑了,他一张脸本就俊美无双,这一笑连那双桃花眸里都溢出了星星点点的亮光。

  楼珏迹微一用力把曲意璇拉到身边,扬唇愉悦地问:“从昨晚一直憋到现在才爆发,所以你其实是吃醋了?”

  “我”曲意璇脸一热,想反驳,可撞入楼珏迹那含笑的眼眸里,她失神了,正如优优所说,楼珏迹长得太好看了,笑起来更是迷人,她虽然不是外貌协会的,但每次看到楼珏迹神采飞扬的样子,她莫名地希望楼珏迹能一直如此。

  楼珏迹坐着都觉得受伤的臀部疼得厉害,只好又趴了回去,他顺手把曲意璇拉在床头的椅子上,温柔地用掌心抚着她的头发,勾着唇好笑道:“你嫁给戚方溯也有大半个月了,且从小在戚家长大,可怎么连戚家人都不认识了?还是说你满心就只有戚方溯,直接无视了其他人,嗯?”

  男人的尾音里带着酸意,原本躲着楼珏迹手的曲意璇一怔,蹙眉看向女医生,细细端详之下才发现这女人和戚方溯确实有几分相似,“你是戚家人?”

  “大嫂。”戚昕薇淡笑着问候曲意璇,最简单的白大褂穿在她身上,也衬得她气度高贵,笑着时似乎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温和又优雅,“半个多月前我因为一场很重要的手术而缺席你和大哥的婚礼,后来我们见过两次,只是一直没有正式介绍自己。”

  “我是戚昕薇,戚家家族的三小姐,戚望川的二房夫人所生,见不得光,所以外界很少有人认识我,偶尔跟大哥一起露面,众人都把我当成了大哥的绯闻女友之一。”说着是私生女,但戚昕薇仍旧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并没有因为不能选择的出生而耿耿于怀。

  曲意璇明了地点点头,戚家有三子一女,长子戚方溯和二子戚方淮是大夫人所生,三女儿和四子是二房生的,八年前二房封碧芝把她赶出戚家时,戚望川还没有给封碧芝名分,一双儿女也养在外面,曲意璇没有见过戚昕薇也就正常了。

  戚昕薇不是楼珏迹的妻子,曲意璇瞬间觉得呼吸顺畅了。

  戚昕薇打过招呼离开后,曲意璇拿出手机翻了翻后蹙眉,不对劲,她一整晚没有回去,管家和戚方溯竟然都没有打电话找她。

  “怎么,才分离一晚上就想得慌了?别自作多情了,你老公现在正哄着情人,巴不得你消失了永远不要出现。”楼珏迹当然知道曲意璇的小心思,微恼着把曲意璇拉过来,像是被冷落的孩子,他捏着曲意璇的手心不悦道:“不许心不在焉。”

  “曲意璇,我这伤可是为你受的。医生说伤了肾,可能会留下病根,你对我的终身性福负责吗?”

  曲意璇回过神,索性也不管戚方溯了,戚方溯不找她,她乐得清闲,眼角含笑对楼珏迹说:“就算楼先生不能人道了又怎样?愿意对楼先生负责一辈子的女人能从这里排到国外去,哪会轮到我啊!”

  “可我只想要你。”楼珏迹敛了戏谑的笑,手下慢慢地收紧与曲意璇十指相扣,双眸锁着她,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说。

  曲意璇心里陡然一慌,脸上发热避开楼珏迹那过于滚烫的目光,她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你应该饿了,想吃什么?我到楼下给你买。”

  楼珏迹趴在枕头上一副不能自理的样子,让曲意璇心软得一塌糊涂,这男人当时不顾一切冲过去抱住她,在救护车上因失血过多陷入昏迷,急救了好几个小时才送入病房,说不感动是假的,甚至是心疼,有多少年没有人这样待她了?

  “吃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亲手买的。”楼珏迹低沉道,凑过去在曲意璇的手背上啄了一下。

  曲意璇脸一红,猛地站起身逃出去,“我马上回来。”

  楼珏迹看着曲意璇的背影愉悦地笑出声,这女人比他想象中的有趣啊!

  --------

  曲意璇刚离开没多久,一个男人就拎着几束鲜花踏入病房,人没到床边,吐槽就传入了楼珏迹耳边,“一大清早的盛二少那个娘炮就打来电话,说我们陆少英雄救美差点连命都丢了,非要我亲自证实一下。”

  “我可是推了好几个佳人的约会百忙之中赶来的,其实照我说多麻烦啊!兄弟往你账户上打点慰问金不就行了吗?果然一来看到你这样,我真是失望。”

  楼珏迹面无表情,一转头就看到迎着阳光走来的那抹颀长挺拔的身躯,男人一身黑色的休闲西装,长相邪魅不羁又神采飞扬。

  任飞扬随手丢了几人托他买的鲜花,长腿一交叠在床边坐下,他一掌重重地拍在楼珏迹受伤的肩背上,“哎吆我去,装得还挺像。我真不敢相信,刀枪不入、无坚不摧让道上的人都闻风丧胆的陆少,曾经自己拿匕首剜肉取子弹连麻药都不用,会因为几片玻璃碎渣子跟个猫似的躺在这里了。兄弟,讲真,英雄救美我只服你。”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