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20章:我们把意璇接回来好吗?

第20章:我们把意璇接回来好吗?

  楼珏迹从肩膀沿着脊背到臀部全被尖锐的玻璃碎渣子割伤,任飞扬这一掌差点让他的伤口裂开,楼珏迹疼得蹙眉,原本就苍白的俊容上彻底没有了血色,冷飕飕地扫过去一眼,“既然日理万机的任少都亲自来了,我若是不好好的,岂不辜负你的心意?”

  “没有什么事就赶紧滚,把你的花拿走丢掉。”楼珏迹依旧气场十足,明知道他花粉过敏,还敢买花的人恐怕就只有任飞扬了。

  “吆吆,你还给我来劲了啊?”任飞扬入鬓的剑眉微挑,眼神睥睨着楼珏迹,“你应该感谢我。前段时间要不是我用简约的车祸把你抢人家老婆的头条压下去,楼老爷子如果知道你干了这种缺德事,还不得把你的腿打断,你有英雄救美的机会吗?”

  所幸这些年楼珏迹低调神秘,鲜少有人知晓他的身份,“出轨事件”发生后各大媒体都在挖掘有关曲意璇这个情夫的背景,然而直到现在都一无所获,再加上最近几天任飞扬在背后操作,楼珏迹和曲意璇的丑闻算是平息了。

  虽然昨晚楼珏迹在晚宴上救曲意璇一事再度引起轩然大波,但天公作美简约竟然苏醒了,媒体的关注点将会转移到简影后身上,对比起来,楼珏迹和曲意璇的事就不算什么了。

  楼珏迹眼眸微眯,那里头如同化不开的黑暗,无边无际又深不可测。

  “纸包不住火,除非戚方溯把简约软禁起来,断掉所有的通讯和电子设备,以及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否则在这个信息传播作用如此之大的社会,简约早晚会知道戚方溯和曲意璇结婚一事。”任飞扬压根不管楼珏迹肩上的伤,一手习惯性地拍了拍楼珏迹,“以简约的性情,她绝对容忍不了戚方溯的背叛。”

  “到时候简约是选择默默退出,还是公开撕戚方溯,我们就拭目以待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如果戚方溯和简约反目成仇,兄弟你还愁抱不得美人归吗?”任飞扬说着邪魅的眼眸里就冒出绿光,他最喜欢看娱乐圈某某和某某撕逼大战了,简直是一场大戏啊!想想都特别兴奋有没有?

  楼珏迹薄唇紧抿,不像任飞扬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他语气认真道:“我只希望曲意璇不要受到伤害。”

  “哦?”任飞扬饶有兴趣地扬起嘴角,刚想挖苦楼珏迹几句,门被推开的声音传来,任飞扬一回头就看到曲意璇,邪魅的双眸慢慢地眯起。

  曲意璇一怔,指了指外面,“你们聊,我先回避。”

  “不用了。”任飞扬长身而起走过去,一手插在口袋里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曲意璇,嘴角弯着玩世不恭的笑。

  曲意璇蹙眉,警惕地后退两步。

  任飞扬眯眸,笑了笑戏谑道:“我只是来看看让我兄弟舍命相救的女人是什么样。这下我放心了,曲意璇你很漂亮嘛!”

  “不过”任飞扬话语一顿,忽地俯身凑近曲意璇,以极其暧昧的姿势贴在曲意璇耳边说:“我这个兄弟可是很厉害的人物,你千万要提防着他点,但反过来说,你如果能让他这样的男人对你死心塌地,也算是你有本事了。”

  曲意璇:“”

  这话曲意璇没法接,她当然知道楼珏迹不简单,眼前这个看上去放荡不羁浑身散发着暗黑气场的男人,也不是平庸之辈吧?

  “还不滚?”楼珏迹见任飞扬和曲意璇靠得那么近,他醋了,眼眸一眯黑着脸下逐客令。

  “行行行!过河拆桥重色轻友。”任飞扬佯装恼怒点点下巴,招呼也不打大踏步地走了,门摔得惊天动地般响。

  曲意璇回过神,走过去好笑地说:“你朋友是个很有趣的人。”

  “有趣?”楼珏迹沉了眼眸,他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评价心狠手辣的黑道老大,楼珏迹握住曲意璇的手,语气不悦又霸道地说:“不许关注除了我之外的男人。不是说防火防盗防经纪人吗?前段时间某个明星的经纪人和他的老婆通奸被曝光了,看来以后我不能让你见我的朋友。”

  “我又不是马金莲,你别侮辱我。”曲意璇坐在椅子上打开餐盒,自嘲道:“我承认我婚内出轨,但至少我没有欺骗戚方溯的感情,更没有牟图他的财产。若是有选择的话,从一开始我就不会嫁给他。”

  这话让楼珏迹心一疼,慢慢地与曲意璇十指相扣,目光紧锁着她,低沉又深情地说:“现在也不晚。曲意璇,只要你让我帮,我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

  --------

  简约醒来后的二十多个小时里,戚方溯都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不知为何简约变得很沉默,坐在那里时不时就走神了,精神状态很不好。

  戚方溯让医生检查过,除了身体有点虚弱,只要调养几天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碍,看到简约这个样子,戚方溯原本想问有关车祸的事情,也只好咽了回去。

  这几年每次和简约在一起都是戚方溯亲自下厨,晚上七点多戚方溯站在操作台前先给管家发了一条短信,“你亲自过去接少奶奶回家,多带几个人。她如果不愿意跟你走,你绑也得把人给我绑回去,像上次那样不让她踏出别墅半步。”

  简约无声无息地走进来,伸出手臂从背后抱住戚方溯健硕的腰身,脑袋贴在他宽厚的背上,这让戚方溯浑身的肌肉猛地一僵,不小心菜刀切了手,戚方溯拧眉。

  “方溯,我昏迷的这段时间梦见了意璇。”简约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戚方溯的手指在淌血,柔和的灯光洒下来,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穿着单薄素白的衣衫,靠在身躯高大的戚方溯身上越发显得伶仃和纤弱,可这也是很温馨的一幅画面。

  简约慢慢地收紧双臂,轻声道:“意璇漂亮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跟在我们身后青涩的小丫头了。她嫁给了方淮,两人生了一对很可爱的双胞胎女儿,她们叫我干妈,优优特别喜欢跟她们玩但我醒来后为什么没有看见意璇和方淮呢?”

  戚方溯垂眸看着鲜红的血珠子冒出来,僵着没动,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

  简约闭眼,湿热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流出来,“方溯,我们去国外把意璇接回来好吗?方淮走了,我不想再失去生命中第二个最重要的人。”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