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22章:拿到钱后,我们就离婚

第22章:拿到钱后,我们就离婚

  戚方溯俊容上阴云密布,走过去一把将曲意璇扯过来,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语气森冷道:“楼珏迹,我和曲意璇还没有离婚呢,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就做出这种事,真是有违伦理,不怕名誉尽毁吗?”

  曲意璇猝不及防之下额头撞在戚方溯坚硬的胸膛上,晕眩了一会儿才缓过来,她蹙眉,抬起膝盖顶上戚方溯的下身。

  “你”戚方溯反应极快地松开曲意璇,男人尊严被挑战,尤其当着楼珏迹的面,戚方溯脸色都黑了,盯着曲意璇的目光里燃着怒火,“谁给你的胆子曲意璇?”

  曲意璇并没有丝毫畏惧,退后两步抬手理了理散在眉间的一缕卷发,“反正新婚第二天戚大少爷就设计我‘出轨’,哪怕你拍下刚刚我和情夫接吻的一幕给媒体,也不过是坐实了我荡妇之名而已,还能有什么?”

  “我本就一无所有,不像戚影帝你那么在乎名誉。你的老婆一再地给你戴绿帽子,大众会怎么看你?这个世上比所有人都瞧不起你还难受的,就是所有人都同情你。”曲意璇知道自己作为有夫之妇和楼珏迹纠缠在一起并不道德,可这是戚方溯一步步把她推入如此境地的。

  呵!戚方溯嗤笑,曲意璇还真理直气壮啊!她是破罐子破摔了,料定他不敢鱼死网破吗?

  戚方溯勾唇转向楼珏迹,眯眸语气危险地问:“那么楼少你呢?多年来戚楼两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真的要抢我戚方溯的老婆而让两家短兵相接吗?可别到时候你这个晚辈干出的缺德事,要让楼老爷子亲自来我戚家赔礼道歉。你丢得起这个脸,你们楼家家族可丢不起。”

  曲意璇一惊,不等楼珏迹说话,语气冷硬地问戚方溯,“你来做什么?”

  这只是他们几人的恩怨,如果牵扯到楼戚这两个大家族,那可不是打几架就能解决的事了,楼珏迹为她丢了半条命,她不想再让楼珏迹铤而走险。

  “简约想见你。”戚方溯敛起面上的阴郁,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争辩上,之前就答应了简约带曲意璇见她,若是再拖下去,简约可能会起疑心。

  戚方溯从口袋里拿出一早开好的支票丢给曲意璇,“我知道你需要钱。先给你五十万,陪我演好这场戏,我再支付你另外五十万。”

  一张纸飘在脚边,曲意璇的脸色骤然发白,看了好一会儿,她忽然笑出来,仰头时红了眼,“戚方溯,你一直都在用钱给我谈条件,既然你眼中我曲意璇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女人,行啊!”

  曲意璇弯身从地上捡起那张支票,举着手在戚方溯面前用力晃了晃,泪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她依旧带着满身傲骨,一字一字道:“我陪你在简约面前演戏,但戚方溯你不要后悔。我拿到了这一百万,绝对会跟你离婚。”

  戚方溯看着曲意璇挺直脊背那般决绝的样子,心里陡然一慌,他从来不知道当年那个软软嫩嫩爱笑的小女孩也会有这么强势的一面,这一刻戚方溯突然意识到有些事已经不受他控制了,是因为楼珏迹的出现破坏了一切,还是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戚方溯隐在袖子中的两手攥成拳头,俊脸苍白,薄唇颤抖着,想对曲意璇说些什么,“意璇”

  然而戚方溯刚开口,早就下床的楼珏迹已经伸手把曲意璇搂入怀中,他的下巴在曲意璇头顶爱怜地摩挲着,温柔的语气里透着满满的心疼,“意璇,我让你去,因为我相信你自己能处理好。”

  “若是不行,就什么都不要管了,只要你来我身边,我会为你做一切,必定护你周全。”

  曲意璇一怔,随即猛地反抱住楼珏迹,一瞬间泪如雨下,刚刚她还在担心楼珏迹会不顾一切跟戚方溯大动干戈抢她,实际上楼珏迹那么体贴入微、那么懂她,至少现在她不需要楼珏迹挡在她前面。

  她想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如同此刻,能让她卸下所有防备肆意哭出来。

  楼珏迹感觉到女人的热泪湿了自己单薄的衣衫,他心疼得厉害,抬眸凌厉地扫了戚方溯一眼,越发收紧手臂抱着曲意璇。

  戚方溯高大的身躯僵硬地站着,看着曲意璇轻微颤抖的肩膀,面前是一扇宽敞的落地窗,冬日的暖阳大片大片地洒在身上,拥抱的两人依旧唯美如画,可戚方溯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冰天雪地中,浑身冷得彻骨。

  --------

  十多分钟后曲意璇面无表情地坐进车子,这次戚方溯亲自开车,出了停车场往简约的住所驶去,可戚管家却在这时打来电话说:“大少爷出事了!你让我们几人送简小姐回住所,但简小姐执意要去你那里。我们也拦了,结果简小姐直接抢了车子,自己开着过去了。”

  “什么?”戚方溯脸色微变,简约这是闹哪一出?是突然得到了他和曲意璇结婚的消息,所以要去证实吗?

  戚方溯猛地握紧方向盘,抿了抿薄唇沉声吩咐管家,“我马上回去。你让佣人把所有有关曲意璇的痕迹都清除掉,一根头发也不能有。”

  曲意璇闻言一愣。

  戚方溯已经丢了手机,用力踩下油门疾驰而去,这一路上戚方溯把车子开得飞快,几个转弯之下曲意璇几乎要吐了,等车子停在戚方溯的别墅前时,曲意璇身子一软瘫在车门上。

  戚方溯“砰”摔上车门,大步流星地走进去,曲意璇连忙跟在身后,一到客厅就见几个忙碌的佣人,她的行李全被拿到了杂物间。

  曲意璇讥笑,跟着戚方溯去了二楼的主卧室,一眼看到床头挂着她和戚方溯当时拍得婚纱照,戚方溯眸子里极快地掠过一抹痛色,僵硬片刻,他上前取下婚纱照。

  外面传来车子的引擎声,戚方溯的动作一顿,转头瞥向曲意璇。

  曲意璇没说什么,打开卧室的门走到楼下,刚好看到简约雷厉风行地推开拦住她的人,疾步走进客厅,两人目光相撞,皆是停下了脚步。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