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23章:你来,我风雪无阻去接你

第23章:你来,我风雪无阻去接你

  简约泪湿眼底,在曲意璇眼中还是之前那样子,柔柔弱弱的很温婉,怔愣数秒,曲意璇快步上前投入简约已经展开的手臂中,“姐!”

  简约抚着曲意璇的头发,语声哽咽,“意璇,你终于回来了”

  曲意璇心里很不是滋味,闭眼的瞬间泪也掉了下来。

  戚方溯从二楼的卧室走出来,长身玉立在走廊里看着这一幕,烟色眼眸里一片痛色,这些年简约付出了那么多,他不想伤害简约,演一场戏是他能想到的最两全之法。

  晚上优优也过来了,妈妈痊愈,且见到多年一直挂念的好友,优优别提有多开心了,一身粉色像只蝴蝶欢喜雀跃地扑在曲意璇怀里撒娇,平日里冷清的客厅因为优优显得温馨。

  晚饭自然是戚方溯亲自下厨做的,他温润如玉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样子让曲意璇有些失神,八年前他们聚在一起时戚方溯就做得一手好菜,此刻看着戚方溯挽着袖口肩背宽阔站在操作台前,曲意璇觉得曾经的戚大哥又回来了。

  简约在戚方溯身侧择菜,唇畔含着笑意,偶尔望向戚方溯时,目光里全是柔情和眷恋,灯光洒下来,身躯高大的男人和温婉的女人看起来那么般配。

  似乎一切都没有变,让曲意璇恍惚地觉得仿佛身处在八年前,等简约喊她吃饭时,她眼底已经湿了,曲意璇很想问问戚方溯为什么背叛简约,那么美好的过往,为什么戚方溯要打破?

  “意璇,我之前听方溯说你是珠宝设计师。”吃饭时简约和曲意璇并肩而坐,如同姐姐般给曲意璇夹着菜,“你回国内上班吧!有我和方溯的力荐,你去好的公司会得到重用,可以更好地发挥才能,以后一定能成为享誉国际的珠宝设计师。”

  “或者我和方溯拿钱给你开公司,人力、物力、销售各方面你什么都不用管,你只需要做个甩手掌柜,一心设计你的作品就可以了。知名度不够,我和方溯甚至他公司的任何艺人都可以为你代言。”

  影帝和影后做活广告,这是多大的荣宠?简约如此待曲意璇,试问天下几人能做到?对简约来说,曲意璇早就是她的亲生妹妹,这让曲意璇心里更加愧疚。

  戚方溯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抬眸凌厉地瞥了曲意璇一眼。

  优优开心地拍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特别可爱的样子,“太好了!我爸爸妈妈要给义母你开公司,以后你就是女总裁,多霸气啊!你不回国外,优优可以时常看到你了。”

  “恐怕不行。”曲意璇压着心里的感动和酸楚,放下筷子委婉地拒绝简约,“我和公司签了合同,这是我入职的第二年。违约金不算什么,但信誉很重要。圈子就这么大,以后碰面的机会太多了,到时候我情何以堪?”

  见简约蹙眉,曲意璇的掌心覆在简约手背上,“姐,这些年不回来看你们是我的错。你放心,以后每隔半个月我就回来一次好吗?你让我历练两年,有资质和名声了再开公司岂不更好?反正我现在还年轻嘛。”

  曲意璇柔柔的语气里颇有些撒娇的意味,简约本就比曲意璇年长三岁,心里涌出怜爱,她反握住曲意璇的手,含笑的眼睛里全是无奈和宠溺,“说起你的年龄,你读完硕士又在蒂芙尼上了一年多的班,算下来你今年也有二十六了。我和方溯的女儿都这么大了,你有男朋友了吗?”

  曲意璇指尖一颤,没有人比简约更清楚她喜欢的男人是谁,但此刻简约只字不提那个人,曲意璇抿了抿唇,“其实我想问方淮”

  “我义母有男朋友啊!”曲意璇刚开口就被优优打断,“一个月前我和爸爸还跟她的男朋友一起吃过饭呢!干爸可帅可帅了,而且干爸是我们都认识的人哦!我觉得很靠谱。”

  优优眨眨眼故作神秘地对简约说,曲意璇蹙眉,优优原本就认识楼珏迹?这点倒是没有听优优提过,此刻优优话里的意思好像简约跟楼珏迹也很熟,不过想想并不奇怪,毕竟戚楼两家都是名门贵族。

  “是吗?”简约的目光里极快地闪过什么,柔声对曲意璇说:“明天中午我和方溯都有时间,不如你把男朋友带过来一起吃顿饭?”

  不等曲意璇回答,简约侧头笑着问戚方溯,“方溯,你觉得呢?”

  戚方溯僵住,薄唇紧抿着,喉咙滚动两下没说出话,但简约始终眼含笑意盯着他,戚方溯放在桌下的手指微微捏在一起,停顿几秒艰难地应下,“好,听你的。”

  曲意璇在心里冷笑。

  “国内的烦心事太多了,见过意璇的男朋友后,我送你回国外休养,那部戏等你完全康复后再开机。”戚方溯低沉地对简约道,当年简约因为怀孕生优优要避嫌,她暂居在美国,偶尔因为拍戏需要才回来。

  几个月前在距离戚方溯和曲意璇结婚还有三天时,不知道简约是不是得到了消息,她躲开戚方溯安排监视的人突然回国,在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发生车祸,这件事简约没提,戚方溯自然也不说破,目前越早把简约送回去越好。

  简约点点头,扬唇对戚方溯笑了笑,“好啊!”

  优优垂下小脸很不高兴,她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不和妈妈结婚住在一起,两人平日里拍戏、工作本就聚少离多,爸爸为什么还要送她和妈妈回国外?

  她想一家三口在一起啊!

  窗外纷纷扬扬下起雪,简约让曲意璇今晚留下来陪她一起睡,曲意璇接触到戚方溯扫过来的冷厉眼神,摇头笑道:“不用了。”

  “刚刚我男朋友发短信说已经在路上,估计这会儿也该到了。今天很晚了,我就不让他登门打扰了,明天中午见。”

  简约诧异,“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了啊?”

  “这不是很正常吗?”曲意璇扬眉调侃,“当年你和戚大哥十八岁的时候不就同居了?而且未婚先孕,跟你们比起来,我这后辈真的不算什么了。”

  简约脸一红,瞥向正在和优优玩闹的戚方溯,她娇嗔地用手点了点曲意璇的额头,“你啊!”

  可曲意璇心里很不是滋味,简约在十六岁就把属于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戚方溯,二十二岁怀了优优,可以说她最好的年华都给了戚方淮,还甘之如饴无怨无悔,但戚方溯回报简约的是什么?

  简约自以为的幸福,全是戚方溯演得一场戏。

  --------

  半个小时后曲意璇从别墅里走出来,回头时看到戚方溯和简约并肩站在走廊下,飞扬的白色雪花飘落在那对璧人身上,戚方溯脱下外套披在简约肩上,简约回眸一笑,慢慢地握住戚方溯的手,依偎到男人的胸膛。

  这风雪中相拥的一幕真是美得动人,曲意璇笑了笑,裹紧衣服走在大雪里,其实哪有什么男朋友来接她,她只是不想打扰简约和戚方溯。

  曲意璇准备拦辆出租车到酒店住,可一抬头却看到前面的路灯下停着一辆车子,应该有一段时间了,车身上落满一层薄雪,而那个男人一身黑色的长风衣斜倚车门而站,大雪落在他的肩膀和墨色的头发上,模糊了眉眼轮廓,晕黄的灯光洒下来,这个场景唯美得太不真实了。

  曲意璇猛地顿住脚步,楼珏迹?!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