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25章:顺水推舟拿着离婚协议让他签字

第25章:顺水推舟拿着离婚协议让他签字

  戚方溯顿时哑口无言,觉察到身侧的简约正盯着自己,那目光里的冰冷是他从未见过的,戚方溯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喉咙滚动几下,抿紧唇沉默。

  “没事。”简约转瞬又恢复柔柔婉婉的样子,把一杯茶放在戚方溯手边,淡笑着对曲意璇说:“长兄如父,你大哥是因为太关心你,突然听到你要和一个认识不久的男人结婚,他才情绪失控的。”

  “不过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闪婚是普遍现象,婚姻是爱情最美的承诺,一个男人愿意给你婚姻,尤其还是楼少这样的人中之龙,足以表明他爱你。至于楼家那边,恋爱自由,开明的父母都不会太干涉儿女。”

  “意璇从小在我们戚家长大,我们算是意璇的长辈,只要她愿意嫁,我们自然不会阻拦。”简约说着把手搭在戚方溯的胳膊上,感觉到男人肌肉的紧绷和僵硬,简约的语气里透着安抚,“方溯,意璇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们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简约一番话当真是滴水不漏,楼珏迹嘴角的笑意渐深,瞥了戚方溯一眼。

  戚方溯俊脸灰白,无从反驳,但始终没有退让。

  这餐饭不欢而散,楼珏迹开车送曲意璇回酒店,途中曲意璇主动伸手握住楼珏迹的,下一秒就被男人紧紧锁住,曲意璇心里动容,“你应该猜到我的打算了吧?”

  “我们登记结婚的前提是我要跟戚方溯离婚,否则就犯了重婚罪。楼先生,你愿意配合我演一场假结婚的戏吗?”曲意璇紧张地问,她利用了简约,借着给简约的“逼婚”一个交代之名,顺理成章地让戚方溯同意离婚。

  “像刚刚那样在餐桌上叫我迹,我就答应你。”楼珏迹嘴角含笑霸道地要求,见曲意璇愣住,他在红绿灯口停车,敛起神情里的戏谑,抬手抚上曲意璇的脸低语,“你怎么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之前我就说过甘愿为你做一切。”

  “但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跟我登记结婚后,我可能会将计就计用一纸婚约禁锢你一辈子,说不定我是个比戚方溯更难摆脱的角色。所以曲意璇,你做好陪伴我到白头的准备了吗?”

  曲意璇心口猛地一窒,这世上除了父母,没有不求回报的付出,楼珏迹待她这么好,目的很明确是想要她,认识短短几个月来,曲意璇能强烈地感觉到楼珏迹的喜欢。

  而她也存有一丝旖旎的心思,但让她现在许给楼珏迹一辈子,曲意璇犹豫了,对上楼珏迹那双深邃炙热的桃花眸,曲意璇忽地一笑,调侃道:“楼先生是在表白吗?”

  楼珏迹没想到曲意璇这么轻松地避开了他的“逼婚”,倒是让他一愣,随即扬眉浅笑,抬着下巴故作傲娇,“似乎我每天都在对你表白,换做其他女人,像我这种颜值高、情商高、有权有钱又会撩妹的男人,她们早就扑上来了,也就只有你曲意璇如此铁石心肠。”

  “”脸皮真厚,曲意璇冷哼一声挪揄,“难道事实不是女人们都对楼先生你趋之若鹜吗?”

  “你又吃醋了。”楼珏迹凑过去在曲意璇的唇瓣上狠狠亲了一下,发动车子,男人一路上都神采飞扬的。

  十多分钟后曲意璇和楼珏迹告别,站在原地看着车子驶离,雪停了,入目白皑皑的一片,冬日的暖阳大片大片地洒落在空地上,曲意璇微微眯眼,唇畔扬起一抹弧度。

  --------

  下午曲意璇拟定好离婚协议书,拿出手机打给戚方溯,“戚大少爷,有时间见一面吗?”

  这边戚方溯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五十层高的大厦顶层,他屈着一条腿贴着一扇落地窗而坐,大半个城市尽收眼底,手边的烟灰缸里堆满烟蒂,戚方溯那双浅淡的眸子里全是落寞。

  “你在哪家酒店?”曲意璇主动约自己并没有让戚方溯有半分欣喜,他低头看着地上亮着的手机屏幕,明亮的天光照在脸上,苍白又颓废,“发一个定位给我,我让助理开车去接你。”

  曲意璇乘总裁专用电梯到了戚方溯的办公室,顶楼两层都是戚方溯的私人场所,阳光毫无遮挡地透过玻璃墙洒进来,显得更加敞亮,也空荡荡的,从这里看下去真有种俯视众生之感。

  戚方溯去开会了,季然让曲意璇坐在休息室等,给曲意璇送来甜点和热饮,曲意璇看着面前的一份提拉米苏有些失神,原来戚方溯还记得这是她的最爱。

  曲意璇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相框中,走近拿到手里,她眼底骤然一酸,这照片和那天优优在医院给她看的一样,是她和戚方溯、简约以及戚家二少戚方淮四人的合照,每人都有一份。

  往事历历在目,曲意璇差点掉下泪。

  门被推开的响动传来,曲意璇猛地把照片翻过去扣在桌上,转身看到西装笔挺的戚方溯走进来,曲意璇眼中的湿意未散,却是孤傲地挺直脊背。

  戚方溯眸光一顿,瞥到曲意璇藏在背后的相框,他嘴角勾出嘲讽又涩然的笑意,“原来你也会睹物思人。”

  说着戚方溯俯身端起刚刚那杯曲意璇喝过的柠檬蜂蜜茶,在曲意璇睁大的瞳孔里,他优雅地吞下去一口,抬起眉眼问:“找我做什么?”

  曲意璇回过神,目光从戚方溯泛着润泽的薄唇上收回,她拿出两份离婚协议书递过去,“你还欠我五十万,其他的财产我不要。若是没有什么意见,就在上面签字吧。”

  戚方溯的手忽然一抖,杯子里大半的柠檬水洒在光洁的地板上,僵硬地盯着协议书半晌,戚方溯“砰”一下把杯子重重地撂在桌面上,拿过协议书大步走出去,冷笑着把几张白纸放在绞碎机中。

  “你死了这条心吧曲意璇。”戚方溯猛地转身对跟上来的曲意璇说,烟色眼眸里浮着淡淡的血色,看起来邪佞又让人惊惧,“这是你为了摆脱我而和楼珏迹演的一场戏,还是你真的会嫁给他?”

  这么简单的套路戚方溯在餐桌上就看穿了,也猜到曲意璇约他的目的,但他绝不会让曲意璇得偿所愿。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