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31章:这重逢让她受到了惊吓

第31章:这重逢让她受到了惊吓

  曲意璇垂眸对上优柔那双乌黑清澈的眼睛,心猛地一疼,她摸着优柔的脑袋满怀歉疚道:“对不起优柔,是曲阿姨食言了。你爸爸不在a市,他去了外地。等他回来后,我再带他来看你好吗?”

  优柔瞳孔里的亮光猝然灭了,曲意璇和夏瑗心里都不是滋味,好不容易哄睡优柔,已经将近四点了,夏瑗让曲意璇和萧寒冽回去休息,她一个人守着优柔就可以了。

  “我没关系,让alice开我的车回去,我留下来陪你。”萧寒冽低沉地对夏瑗说,把车钥匙递给曲意璇。

  哦?曲意璇意味深长地扬眉,夏瑗通过她认识了萧寒冽,之前没发现什么,结果她走了几个月,两人就暧昧了,难怪三更半夜的萧寒冽会亲自开车去机场接她,原来是受夏瑗所托。

  “我自作多情了。”曲意璇戏谑地笑着说,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识趣地打过招呼走人。

  病房的门刚关上,萧寒冽回头看着夏瑗,“说吧,你还需要多少钱。”

  --------

  回到住所后曲意璇泡在浴缸里,全身放松之下不知不觉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十五岁的少女穿着连衣裙坐在秋千架上。

  空气里飘散着花香,雪白胜雪的梨花一片片落下来,春风拂过,像是下着一场花瓣雨美轮美奂,女孩轻晃着腿,眯眼看着不远处走来的少年,依靠着秋千架装睡。

  不一会儿感觉到自己被少年抱了起来,温柔又珍视,那天的梨花雨中她心里从此藏了一个最深沉的秘密,暗恋着那个眉眼如画的少年,十年未曾放下。

  “二哥!”曲意璇手伸出去之际猛地睁眼,寒冬的水冰冷刺骨,她目光恍惚地看到窗外陌生的街道和走过的洋人,那些英文标志提醒着她身处在异国他乡,跟过去每个醒来后的清晨一样,梦注定是梦。

  浴室外有人敲门,曲意璇披上衣服走出去,看到保养极好的女人后她眸子一亮,“姨母,你怎么一大清早就来了?”

  “你睡傻了,已经中午十二点了。我再晚来一会儿,估计要从浴缸里捞尸体了。”范淑琴心疼地斥责,过去几年读书时曲意璇每天打几份工,泡澡期间睡着是常有的事,进公司后加班拼命,这个坏习惯始终没有改掉。

  “夏瑗告诉我你回来了。”范淑琴拿了干毛巾给曲意璇擦头发,语气微冷,“我听夏瑗说了,既然没有人知道戚方淮在什么地方,找了七年没找到,意璇你也该死心了。戚家从此以后跟你是真的没有关系了,你就老实地待在国外,以后不许再回去。”

  曲意璇抿唇不语。

  范淑琴是范娟琴的姐姐,早年离婚后移居到温哥华这个美丽的城市,单身至今没有儿女,八年前曲意璇被封碧芝赶出戚家后无处可去,范淑琴回国把她接来,而后供她在这边读大学,两人相依为命胜似母女,曲意璇对范淑琴言听计从,唯独这件事她执着了整整七年。

  “意璇,我说过多少次了,你这样做不值得。”范淑琴知道曲意璇没有听进去,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恼,“优柔是夏瑗和戚方淮的女儿,跟你没多大的关系。若是夭折了,是她命该如此,你尽力就行。”

  从夏瑗把几个月大的优柔抱到曲意璇面前的那刻起,曲意璇就和夏瑗一起承担了优柔昂贵的医药费,七年过去,优柔的病不能再拖,医生说骨髓移植手术至少需要八十万。

  而恰好曲家需要戚方溯救,曲意璇跟曲母协议只要她嫁给戚方溯,就给她一百万,曲意璇瞒着范淑琴回国,等范淑琴知道一切时,曲意璇已经和戚方溯举办了婚礼,范淑琴能不恼吗?

  曲意璇太傻。

  “戚家对我有多年的养育之恩,夏瑗既然是我二哥的未婚妻,我就有这个责任,更何况”曲意璇的唇畔溢出苦笑,五岁时若不是戚方淮把她从曲家的地下室救出来,她早就死了,她暗恋戚方淮多年,甘愿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

  “不过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我拿到钱了,优柔是否有救,就看她的造化了。”见范淑琴神色冷然,曲意璇握住范淑琴的手,到这一地步她确实没办法了,这七年她是真的累了,从昨天上飞机的那一刻,她就跟过去彻底告别。

  “你早该这样了。”范淑琴把曲意璇搂入怀中,一手温柔地抚着曲意璇的头发,心里微疼,她能想到过去几个月曲意璇都经历了什么,但不见棺材不掉泪,曲意璇总算死心了。

  范淑琴在这边开了一家美容养生馆,陪着曲意璇吃过午饭后,她就过去了,曲意璇洗碗时,萧寒冽打来电话问她什么时候上班。

  “明天就可以。”曲意璇应着,只有置身在忙碌的工作中,才没有时间伤春悲秋缅怀过往。

  挂断后曲意璇看了一眼通讯录,楼珏迹的号码还保存着,但她知道楼珏迹永远打不进她的电话了,他们之间真的只是露水情缘。

  然而第二天曲意璇就病倒了,重感冒来势汹汹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好,夏瑗硬是把不爱看医生的曲意璇拉去医院,挂号排队就诊。

  --------

  从曲意璇走后的当天楼珏迹就没有晚上十一点之前下过班,那时每天和曲意璇至少见两次面,曲意璇好奇地问他是不是很闲,给她也介绍一份不用拼死拼活就能家财万贯的工作。

  事实上楼珏迹非常忙,他告诉曲意璇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要看他是否愿意在你身上花钱和时间,像他这种浪费一分钟就能损失几个亿的商人,他的时间就更可贵了,但他甘愿放弃几亿的生意和曲意璇约会。

  这天晚上不到八点楼家那边就给他打来电话,让他回去一趟,即便他以工作忙也没有推脱掉。

  结果刚收起手机,任飞扬就打过来,笑着幸灾乐祸地说:“兄弟你有难了,楼老爷子知道了你和曲小美人的奸情,这次哥们也保不住你了,你赶紧跑吧!”

  楼珏迹:“”

  果不其然,回到楼家老宅后十几个人都在等着楼珏迹,那场面跟法庭审判不相上下,楼珏迹迈着长腿刚走进去,楼老爷子洪亮如钟的声音传过来,“去拿鞭子。”

  --------

  医院这边曲意璇等了半个小时后,戴着口罩坐在了医生的对面,入眼就是男医生“刷刷”写着病例时那修长如玉、骨节分明的手,作为一个手控,曲意璇当下就给这个医生打了及格分。

  男人眉眼不抬,低沉性感的嗓音响起,“什么症状?”

  中文?!

  曲意璇猛地抬头,对方也正看着她,她猝不及防对上男人那双狭长漂亮的桃花眸,我去啊!就算这医生戴上口罩她也认识,不就是楼珏迹吗?!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