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32章:因为我比任何男人都值得你爱

第32章:因为我比任何男人都值得你爱

  “曲小姐,真巧。”楼珏迹摘下口罩露出俊美无俦的脸,眼眸微眯,漂亮的嘴角勾出笑意,“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你。”

  曲意璇脸色僵硬,真的只是偶遇,还是楼珏迹一早就掌握了她的行踪,跟过来的?

  楼珏迹也就装一会儿医生,等真正的医生从洗手间回来后,他让出位置叫医生给曲意璇开药,而他就站在身侧动也不动地看着曲意璇,含笑的眼眸里漾着柔情,本就发烧的曲意璇脸更烫了。

  楼珏迹把曲意璇安置在休息室里,他跟洋人医生寒暄,嗓音低沉性感,英文很流利,可能经常跟这些外国人来往,曲意璇心想楼珏迹的人脉还真广,连在温哥华都有朋友。

  夏瑗递给曲意璇一杯蜂蜜水,蹙起细长的柳叶眉问:“这男人就是你的‘出轨’对象?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他是楼家之子,可能你以前在贵圈碰到过。”曲意璇喝下一口蜂蜜水润着嗓子,不甚在意地说,夏瑗是a市夏家二小姐,曾见过同是名门出身的楼珏迹并不奇怪。

  “也许吧。”夏瑗收起神色中的疑惑,戏谑地笑着对曲意璇道:“这位楼先生长得不错嘛!他不远千里追着你来国外,还制造了这么一场别出心裁的偶遇,可见对你用情不浅。意璇,你不小了,也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这些年都是我和优柔连累了你,我希望你能把握机会找到好的归宿。”夏瑗心里很自责,这几年若不是曲意璇跟她一起承担优柔的医药费,她一个未婚单身的母亲也挺不到现在。

  曲意璇浑身一僵,握住夏瑗的手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好,我会考虑。”

  她暗恋戚方淮是个秘密,而夏瑗是戚方淮的未婚妻,多年来她小心翼翼地藏着不让夏瑗知道,夏瑗以为她是报答戚家对她的养育之恩,实际上她是替戚方淮守着未婚妻和女儿。

  三人从诊室出来后楼珏迹顺手牵住曲意璇,人来人往的,且夏瑗就在旁边,曲意璇红着脸挣脱,但楼珏迹以一贯的霸道与她十指相扣,扬着狭长的眼尾一副我偏要这样的任性模样。

  曲意璇羞恼得赶紧把口罩拉到脸上。

  “既然有护花使者,我就不送你了。”夏瑗是一名模特,等会儿陪优柔吃过饭要回公司,临走之前特意把曲意璇的住址告诉了楼珏迹。

  结果一下车曲意璇就看到自家门前伫立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侧放着行李箱,徐子昂走上前对自家老板说:“楼先生,我按照你的吩咐把行李送过来了。”

  “嗯。”楼珏迹摆摆手让下属回去了,弯身提着行李等曲意璇开门,但半天她站着不动,楼珏迹拧起长眉,拉住她的手腕问:“怎么了?”

  曲意璇深吸一口气克制着情绪,脸色微冷,“楼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两人已经没有关系了。”

  “睡过一次的关系说撇清就能撇清了?”楼珏迹扬声问,深眸紧锁着曲意璇,语气透着恼恨和自嘲,“你和以往一样喜欢过河拆桥,一个星期前不告而别跟我断掉联系,曲意璇,你真狠心。与我在一起两个月来,难道你对我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吗?”

  曲意璇心尖一颤,不敢直视楼珏迹那过于锐利的目光,她别开眼睛抿了抿唇说:“我告诉过你,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是谁?”楼珏迹手下微微用力捏紧曲意璇,咄咄逼人地问:“为什么你们没有在一起?其实你和那个男人根本不可能吧!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放下他而接受我呢?等以后你爱上了我,你一定会后悔没有早些跟我在一起,因为我比任何男人都值得你爱。”

  曲意璇哑口无言。

  这男人何止是霸道不可一世,他太睿智,从相识那天起就能轻易洞察她心中所想,是啊!不要说戚方淮销声匿迹了,就算戚方淮回来了,有夏瑗和优柔在,她和戚方淮就没有任何可能性,不是从坐上飞机的那刻就下定决心跟过去告别了吗?

  暗恋十年无果,也该放下了。

  楼珏迹没有得到曲意璇的回应,俊脸越发阴沉,手下微一用力把曲意璇带入怀中,楼珏迹捏着她的下巴,惩罚性地狠狠吻上她的唇。

  “唔”曲意璇还在迟疑中就被楼珏迹的狂猛击败,双臂不知不觉攀上楼珏迹的脖子。

  楼珏迹感觉到女人的回应后,瞳孔一下子睁大全是欣喜,所有的怒火和不安感烟消云散,他的手臂搂住曲意璇纤弱的身躯,两人在门前忘情地拥吻。

  “口是心非,还否认你对我没有动心?只有你的身体是最诚实的,就得这样治你。”结束深邃的一吻,楼珏迹喘息着额头抵住曲意璇,泄愤似的重重咬了一下她的唇。

  曲意璇娇嫩的唇瓣已经有些红肿了,齿间残留的全是楼珏迹的气息,不知何时她竟如此迷恋,她舔了舔唇,这一动作让楼珏迹又想吻上来。

  曲意璇脸上的红晕未散,推着楼珏迹声音软软地说:“我重感冒呢!小心传染给你。”

  “没关系,我宁愿陪你一起。自古以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楼珏迹戏谑地笑着说,低头就在曲意璇的唇上啄了一下,虽然曲意璇没有答应跟他交往,但能回应他,就表明曲意璇也喜欢他。

  不急,这女人很快就是他的了,戚方溯已经构不成威胁,任何人都抢不走他楼珏迹看上的猎物。

  --------

  楼珏迹脸皮多厚啊!进门后就喧宾夺主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照着说明书把感冒药放在掌心里递给曲意璇,“吃药后睡几个小时,退烧就好了。”

  呃,曲意璇以为楼珏迹自己要喝水,原来是照顾她吃药,她心里一暖,连忙伸手去接水杯。

  可谁知下一秒楼珏迹的手猛地松开,随着“噼里啪啦”玻璃杯摔在地上的声音,楼珏迹的脸色变得惨白,抬手按住左侧的肩膀。

  “怎么了?”曲意璇想到上次楼珏迹在晚宴上因救她而受伤,也顾不上满地的碎片了,两步上前从背后不由分说地扒开楼珏迹的衬衣,结果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鞭子抽过的痕迹。

  曲意璇骇然大惊。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