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33章:戚方溯,你半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

第33章:戚方溯,你半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

  “没事。”楼珏迹修眉微皱,见曲意璇似乎被吓到了,他笑着戏谑道:“还不是因为你利用完了我就跑?楼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后说我有辱家风,不配冠以楼家之姓,就把我赶了出来。我无处可去之下想到你这个罪魁祸首,所以就来了。”

  那些年枪林弹雨都过来了,其实这些小伤对楼珏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他想让曲意璇紧张自己,苦肉计该用就用,果真看到曲意璇红了眼。

  楼珏迹扬唇,伸手拥佳人入怀,“曲意璇,这是第二次。你再不对我负责,我可就真的流落街头了。”

  曲意璇抬手抱住楼珏迹的脑袋,突然觉得这男人像孩子,她心软得一塌糊涂,“好,我收留你。”

  楼珏迹眼尾一挑,嘴角勾出愉悦的弧度。

  曲意璇非要看楼珏迹背上的伤,楼珏迹只好把衣服脱掉**着上身,男人的身躯健硕完美,壁垒分明的六块腹肌和精壮的肌肉展现在眼前,曲意璇顿时面色发烫。

  楼珏迹捏了捏曲意璇的脸,低沉地笑着,“你主动要求看的,害羞什么?两个月前的那天晚上,我全身上下每一处你都摸过了吧?”

  限制级画面涌出来,曲意璇的脑子“轰”地炸了,面上强作镇定道:“那天我被戚方溯灌药后神志不清,一点都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是吗?”楼珏迹眸色忽地一沉,在沙发上坐着不由分说地将曲意璇抱到腿上,两人面对面的姿势,楼珏迹的大手掐在曲意璇的后腰上,语气满含着危险和邪魅问:“那不如我帮你回忆回忆?”

  这男人动不动就撩她啊!

  曲意璇对上楼珏迹灼热的视线,心里一慌,使劲全力推开他跳下沙发,别开眼结结巴巴地说:“你别乱来,我只是想看你的伤。”

  “哦?原来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你在暗示我什么呢。”楼珏迹就喜欢撩曲意璇,喜欢看她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笑着转身把背对着曲意璇。

  曲意璇看到男人肩背上那纵横交错的鞭子痕迹,浑身一震,所有的旖旎心思烟消云散,只剩下心疼和自责,楼珏迹两次为她受伤,尤其这次放弃名门少爷不做,千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找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对她已经足够在意了吧?

  “你有没有拿药过来?我给你抹。”曲意璇伸过去触碰的手又收回来,问着时已经走过去打开楼珏迹的行李箱,结果映入眼帘的就是折叠整齐的男人内裤,一看就属于狂野性感型的。

  “”妈的智障!曲意璇手一抖,眼角余光瞥到楼珏迹眸子里暧昧的笑意,她立即避开,在楼珏迹的指示下找到药。

  楼珏迹趴在沙发上,曲意璇跪在地上动作轻柔地为他抹药,伤口已经结痂了,但看起来还是红红的一片,触目惊心,楼老爷子下手还真重。

  楼珏迹破天荒得乖顺,脸埋在臂弯里一语不发的,曲意璇感觉到他浑身肌肉的紧绷,似乎在隐忍着什么,脖子上冒出细密的汗,突然发出一声闷哼,吓得曲意璇连忙收回手慌张地问:“是不是很疼?”

  “是很疼,但不是伤口疼。”楼珏迹回头眸光灼灼地锁着曲意璇,嗓音因沙哑更显性感。

  “”曲意璇秒懂。

  天光明亮,屋子里窗明几净,楼珏迹愉悦地笑,看着佳人微红的脸目光有些恍惚,这种感觉真美好,有多少年不曾这样了?

  --------

  曲意璇吃过感冒药后,楼珏迹就拽着她的手走去卧室上床,强行把她拖入胸膛,让她枕着他的胳膊,他从背后用另一条手臂箍着曲意璇的腰。

  曲意璇试图挣扎,但楼珏迹抬起长腿压住她的身子,炙热的薄唇贴着她的耳朵低语,“别想污了。我只是想跟你睡在一起,不会做其他的。”

  “”这话曲意璇没法接。

  从相识到现在楼珏迹对她搂搂抱抱的极其亲密,她并不反感,而是越来越习惯楼珏迹频繁的触碰,若是哪天楼珏迹对她老老实实的,可能就不正常了。

  曲意璇闭眼依偎在楼珏迹的胸膛里,觉得特别安心,午后的暖阳透过窗外的大树洒进来,让人懒洋洋的,曲意璇蓦地想起年少时戚方淮也这样抱着她睡过,心骤然抽疼。

  也不知道是楼珏迹的怀抱过于温暖,还是她太累了,没一会儿曲意璇就沉沉睡去。

  这时楼珏迹睁开深眸,目光复杂地凝视着怀里的女人,明亮的天光下曲意璇白皙姣好的脸近乎透明,眉眼轮廓无不是记忆中的样子。

  楼珏迹握住曲意璇的手,慢慢地十指相扣,呼吸间全都是独属于她的气息,楼珏迹前所未有的满足,贴过去在女人的额头印下温柔的一吻。

  --------

  这天国内早上十点多,别墅的客厅里简约正看着电视里一条娱乐新闻,“由戚方溯和简约两大巨星联手主演的谍战影片无迹可寻剧照流出,据悉这将是戚方溯退出娱乐圈之前的最后一部作品,媒体也从戚方溯的经纪人季然口中得到了证实”

  偌大的电视屏幕里出现一张唯美的照片,战火连天,以染血的雪白梨花为背景,身躯高大的男主角左手里牵着八岁大的女孩走在树下,他侧头笑看着女儿,目光怜爱温柔。

  简约想起戚家庄园的那片梨园,年少时也曾看到戚方淮牵着曲意璇走在梨花下的场景,而这部谍战剧的编剧和导演都是戚方溯,难道他在缅怀戚方淮和曲意璇?

  简约听到戚方溯将退出影坛的消息,手中的遥控器“啪嗒”掉在地上,反应过来后她起身疾步往外走,匆忙跟询问的戚管家打过招呼,简约开着车去了戚氏大楼。

  “方溯,你要隐退的消息为什么没有”简约推门而入,却看到办公桌旁丢得无数纸团,所有的话都顿住了。

  简约走过去弯身捡起其中一个纸团打开,随即呼吸停住。

  整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一个“璇”字,写者必定用了很大的力气,一笔一划纸张都被穿透了,简约连续拆开十多个纸团,上面全是同一个字,她的指尖颤抖,缓慢地抬眸看向依靠着落地窗坐在地板上的戚方溯。

  他屈着腿,笔记本放在膝盖上,依旧在用钢笔不停地写。

  简约僵硬数秒,想到自从曲意璇走后戚方溯再没有回过家,也不见她和优优,简约所有的情绪突然爆发,几步走过去夺下戚方溯手中的钢笔和笔记本,红了眼低吼道:“够了戚方溯!你那么爱她,你就去国外找她啊!整天这半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呢!”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