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35章:戚大少奶奶,闹够了就跟我回家

第35章:戚大少奶奶,闹够了就跟我回家

  曲意璇眸中一热,怔愣数秒后把那张金卡推回去,眼中泪光闪闪,却笑着调侃,“不用,优柔做手术的钱已经凑够了,我若是能早点遇见你就好了。”

  “你终于有这个觉悟了。”楼珏迹顺势握住曲意璇的手,勾唇意味深长道:“几天前我说将来你一定会后悔那么晚才爱上我,为了避免你以后再有类似的遗憾,不如我们现在就更深入地发展发展,嗯?”

  曲意璇一惊,慌忙挣开楼珏迹逃去浴室,“砰”一下从里面关门反锁上,听着卧室里楼珏迹暧昧的笑,曲意璇转身背靠在门上,闭眼喘息,想起那句“如果我知道自己会这么爱你,那个时候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她不知道自己将来有多爱楼珏迹,但很清楚现在自己的心已经一点点沦陷了。

  曲意璇洗漱出来后,楼珏迹正在盛粥,厨房狭窄,更显得男人的高大,烟灰色的衬衣勾勒出他健硕的身体线条,袖口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肌肉,曲意璇拿出手机悄无声息地拍了一张照片,在楼珏迹转过头时立即低头假装看新闻。

  鸡肉粥搭配着碧绿色的青菜,两人坐在一起吃着早餐,这里房前屋后都有大幅绿地和漂亮的花园,居民区的街巷幽静整洁,精致的灰色大宅掩映在浓郁的树荫之中,在异国他乡孤独多年,如今有楼珏迹的陪伴,曲意璇觉得特别温馨,过往的伤痛都在慢慢愈合。

  曲意璇心里很想知道有关楼珏迹的事,但表面上很少问,楼珏迹深知她这别扭的脾气,夹了青菜放在她碗里戏谑道:“你放心,我不至于沦落到让女人包养的地步。我只是暂时被楼老爷子流放到这边,等我谈成几笔生意就回去了。”

  楼家从明末时期就已经是遍布全国的茶叶大商,如今更是做着跨国生意,楼老爷子对楼珏迹严厉的同时,在整个家族里也是最溺爱他,而楼家目前的掌控人楼明衡就更不用说了,那天晚上楼明衡当着众人的面偏袒楼珏迹,生生替楼珏迹受了好几鞭子。

  楼家集团离了楼珏迹不会破产,但楼明衡总会故意弄点事端出来,让楼老爷子知道集团没有楼珏迹不行,早点把楼珏迹召回去。

  “哦。”曲意璇掩着心里的失落,实际上楼珏迹是来出差的,但舍弃豪华酒店不住,过来照顾她这个病患。

  见曲意璇微微蹙眉,楼珏迹放下筷子把她拥入怀中,大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贴在她耳边低笑,“我看出来了,你是舍不得我。”

  “我”曲意璇刚要否认,楼珏迹的手捏住她的下巴,低头不由分说地擒住她的唇。

  --------

  下午一点多楼珏迹跟合作商吃午饭,任飞扬打来电话,大惊小怪道:“兄弟,听说你去那边不是当金主的,反倒做起了家庭煮夫。我很好奇啊!曾经心狠手辣叱咤风云的陆少竟然堕落到如此地步,我没有看见真是人生一大遗憾,要找曲小美人偷拍一段视频传过来才行。”

  “我看你是太闲了,我有必要提醒一下楼老爷子给你找点事做。”楼珏迹站在走廊的窗边看异国风景,眸子微眯,“比如说尽快安排一下你和柳家千金的婚事。”

  “”妈的智障。

  前段时间楼老爷子安排柳家大小姐和任飞扬相亲,结果柳大小姐只见他一面,就要以身相许非他不嫁,甚至要赔上柳家公司10%的股份给他。

  幸好楼老爷子是出了名的顽固,楼家掌控着整个a市的经济命脉,哪看得上柳家那一点股份?楼老爷子嫌弃柳家千金此举太轻浮,昨天发火让柳家人不要再提此事,估计楼珏迹还不知道,才拿这个威胁他。

  “这么暧昧的夜晚我浪费在你身上,你该知道我为了什么事。”任飞扬冷哼,不满地吐槽,“你在国外逍遥够了赶紧回来。我就不明白了,楼明衡都四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那么任性?就算楼明衡他为了你舍得让公司亏损,我的心却滴血,毕竟公司有我的股份在。”

  “你们楼家人各个都是大爷,楼老爷子拉不下脸面,半夜三更打电话给我,让我当说客。你呢,给个台阶就下吧!否则到时候楼老爷子知道了你借出差的名义给曲小美人当牛做马,他抽你一顿都是轻的,搞不好会拿曲小美人开刀。”

  楼珏迹薄唇紧抿,眸光抖沉。

  --------

  晚上曲意璇要签一笔单子,据说是z国的客户,本来这不是她一个设计师的工作,但对方以这个系列的珠宝由她负责为由,且她是z国人,更容易沟通,于是经理就带她去了。

  曲意璇从医院赶过去后迟到了半个小时,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两个美妞分别贴在z国客户的身侧。

  对方穿着黑色西装,笔挺整洁,袖口的扣子上镶嵌着价值不菲的蓝色钻石,闪闪发光衬托着他尊贵不凡的气度,举手投足间都是摄人心魄的魅力,自来被称为“东亚病夫”的z国人,在这几个健硕雄伟的洋人面前丝毫不逊色。

  这是曲意璇第一次看到戚方溯身为商人的一面,脚步微顿,心情很复杂。

  戚方溯那边的人打破僵硬用中文说戚大少奶奶来晚了,要自罚三杯,戚方溯已经倒了半杯红酒递给曲意璇,目光深不可测。

  曲意璇僵住,洋人经理察觉到异常,用英文问难道你们两人认识?

  “何止是认识。”戚方溯收回杯子,浅淡的烟色眼眸瞥了曲意璇一眼,嘴角噙着笑意说:“你们公司的alice设计师是我的新婚妻子,我万里追妻而来支持她的工作。”

  下属把这句翻译成英语给洋人经理,经理很惊讶地问曲意璇:“alice你结婚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们?!”

  曲意璇面无表情地坐着,抿了抿唇用英文对经理道:“不要误会,这人是我的前夫,早在半个月前我们就已经离婚了。”

  “是吗?”戚方溯扬起的尾音里透着不以为然,那张脸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很温润,尤其此刻他笑着,身侧的两个女人眼神中露出了痴迷。

  戚方溯紧盯着曲意璇,语声微沉提醒道:“你没有读过婚姻法,但最起码的常识应该有。仅仅是签了离婚协议书,没有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在法律上我们仍然是夫妻,离婚协议书已经被我像那次一样搅碎了。戚大少奶奶,闹够了就跟我回去吧。”

  曲意璇猛地睁大瞳孔。

  “婚姻法里有规定,两人签过离婚协议书后,一方突然反悔不愿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另一方可以去法院起诉离婚。”从门口传来这样一道低沉的嗓音,曲意璇微愣,几人看过去只见楼珏迹大步走进来,那姿态从容不迫又气场十足。

  “只是我觉得既然能和平离婚,大家何必要对簿公堂呢?像戚影帝这样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更想息事宁人吧?”楼珏迹高大的身躯站在曲意璇旁边,唇畔噙着笑,“再者说了,你不愿亲自去一趟民政局也没关系,我楼珏迹这样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人,难道还办不出戚大少爷和曲小姐的离婚证?”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