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37章:交易,带意璇回戚家

第37章:交易,带意璇回戚家

  “别哭意璇,见到我你难道不该高兴吗?”戚方淮心疼不已,坐在床头温柔地擦着曲意璇的泪。

  曲意璇怔愣地盯着戚方淮,数秒后猛然扑入他的怀中,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失声痛哭,“二哥!”

  “我在,我回来了。”戚方淮紧紧地反抱住曲意璇,大手抚着她颤抖不止的身子,下巴在曲意璇的头顶爱怜地摩挲着,男人双眸里一片猩红酸涩,闭眼用尽力气把曲意璇揉入怀抱深处。

  这几年曲意璇第一次放任自己无所顾忌地痛哭,自从离开戚家再也见不到戚方淮后,她就没有真正快乐过,连笑里都有阴影,这一刻压抑多年的憋屈、害怕、迷惘和无助全都找到了发泄口,曲意璇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身子一软瘫在戚方淮的胸口。

  戚方淮炙热的薄唇贴上来吮吸掉曲意璇眼角的泪水,酥麻感让曲意璇的睫毛扑闪着,她轻闭着眼,一手攥住戚方淮的领口,“二哥,这几年你去哪里了?我一直都在找你。”

  戚方淮微怔。目光落在曲意璇抓着自己衬衣的手上,此刻她像极了十六七岁的时候,窝在他宽厚的胸膛里,那么依赖喜欢亲近他,被泪水洗涤过的脸越发显得白净,透着小女孩的纯真。

  戚方淮的心忽地柔软,墨色的眼眸里流淌着温柔和怜爱,他抚着曲意璇的头发沙哑低语,“好,我告诉你,你不要害怕。坊间有很多关于戚天王突然隐退、一夜之间销声匿迹的传闻,其中最靠谱的莫过于我在八年前和方溯拍戏的时候发生事故,当时车子刹车失灵冲下悬崖,引起爆炸。”

  曲意璇猛地一震,她和夏瑗看到过这个版本,据说在那场事故中戚方溯和戚方淮两人中死了一个,戚方溯休养半年后复出,那么无疑死在事故中的人是戚方淮。

  但媒体的消息一向真真假假外人不知内情,曲意璇和夏瑗都不相信戚方淮死了,于是这七年曲意璇收集各种蛛丝马迹,她知道多年来戚方淮没有在戚家露过面,但仍旧没有放弃。一方面又需要优柔的手术费,最终她选择与曲母做交易,想再次从戚家找寻戚方淮的踪迹。

  如今戚方淮的现身打破了谣言,曲意璇心中疼痛,眼中含着泪问:“二哥,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原因让你连我都不理了,整整消失了七年?”

  “对不起。”戚方淮抱紧曲意璇自责道,他克制着情绪,浑身僵硬紧绷,“当年确实发生了事故,但我和大哥都没有死。大哥休养半年就痊愈了,而我由于全身大面积烧伤,经过数十个小时的抢救,在icu待了整整一个月才脱离生命危险,但却昏迷不醒变成了植物人。”

  “戚家对外封锁了消息,公司宣布我隐退,至此戚家二少就在大众中销声匿迹了。半年前我苏醒了,在m国做康复治疗,医生不让我离开医院,直到昨天我才逃出来,立刻就飞过来找你了。”

  在戚方淮的这番话里,曲意璇捂住嘴差点失声叫出来,睁大的瞳孔里全是不可置信和惊骇,戚方溯和简约不告诉她真相,是不想让她难过吧?

  戚方淮的身躯遮挡了窗外的月光,黑暗中曲意璇抬手抚上他的脸,可摸到的却是冰冷又坚硬的银质面具,曲意璇指尖蓦地一颤,“你的脸?”

  “在那场爆炸中烧毁了,担心吓到你,所以戴着面具。”戚方淮握住曲意璇欲揭开面具的手,银质面具从额头往下覆盖着脸,露出眼睛和薄唇以及线条优美的下巴。戚方淮语气落寞道:“意璇,我不想让你看到毁容后的我,我想在你心中永远都是这个世上最好看的男人。”

  曲意璇的手指顿住,笑着点点头,“好。”

  虽然她不介意戚方淮毁容了,但不忍伤害戚方淮的自尊心,想到这几个月她大变的人生轨迹,曲意璇盯着戚方淮试探着问:“二哥,你知道我和大哥结婚又离了吗?”

  “嗯。”戚方淮的目光里极快地闪过什么,像以往那样摸着曲意璇的脑袋,眯眸一笑全是宠溺和爱怜,“你不是很喜欢大哥吗?之前我看到你送情书给他。当时他拿给我看,我吃醋了,心想着都是你的哥哥,你为什么给大哥写,不给我这个二哥写?”

  “我对你比大哥对你还要好,你太没有良心,所以我生气就直接把情书丢了。抱歉意璇,几个月前我在做康复,只想早点见到你,遗憾没有参加你和大哥的婚礼。”

  曲意璇怔住,终于想明白一件事,之前好几次戚方溯提到她送情书给他,其实那些情书是她让戚方溯转交给戚方淮的,但可能戚方溯没有说清楚,导致戚方淮误会了,所以压根戚方淮就没有看到她的情书。

  戚方淮的话语里没有丝毫嫉妒和愤怒,似乎并不在意她嫁给了戚方溯,这让曲意璇心里很不是滋味,低下头语气黯然道:“我和大哥之间只是交易,半个月前就离婚了。”

  “为什么离婚?”戚方淮抬手捏住曲意璇的下巴,锐利的目光望进曲意璇的眼底,“虽然你和大哥是交易,但嫁给大哥不是你的心愿吗?你放弃的原因是简约和优柔?”

  “可你难道感觉不出来大哥和简约之间出了问题吗?大哥对简约只是亏欠,他若是不在意你,就不会给你一场那么奢华的婚礼,也不可能拖着不离婚。”

  曲意璇抿唇,初重逢戚方淮的狂喜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理智把她拉回了现实,戚方淮竟然劝她和戚方溯在一起,由此证明一个事实,戚方淮对她并非男女之情,到底是她自作多情了。

  “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见曲意璇沉默,戚方淮以为她累了。扶着她的肩放在床上又盖好被子,戚方淮俯身在曲意璇额头上印下一吻,“晚安。”

  曲意璇温顺地合上双眸,听着戚方淮走出去的脚步声,门轻轻地关上,她在黑暗里慢慢睁开眼睛,一手抚在尚还平坦的肚子上,这夜曲意璇很晚才睡去。

  --------

  第二天早上床头柜上“滋滋”震动的手机吵醒曲意璇,接通后夏瑗在电话里焦灼地问:“意璇你不在家吗?昨晚我回病房后医生告诉我你走了,我现在在你家门口,按门铃一直没人出来。”

  “夏瑗你别担心。我没事。”曲意璇坐在床上看到窗外天亮了,顿了几秒对夏瑗说:“我和方淮在一起。”

  夏瑗闻言手中提着的购物袋一下子掉在地上,神色怔愣地低喃,“戚方淮出现了”

  “我回去再跟你说。”曲意璇听到外面的敲门声,挂断电话让戚方淮进来。

  戚方淮依旧如年少时期白衬衣搭配着黑裤子,明亮的天光洒在他墨色的头发上,温润如画,但看到他戴着面具的脸,曲意璇心里一阵难过。

  “给谁打电话?”戚方淮身躯颀长,即便只是坐在床边的姿势,就足够优雅散发着魅力,他温柔地问着曲意璇,目光漫不经心地往手机屏幕上扫过去。

  “我二嫂啊!”曲意璇平日对夏瑗都是直呼其名,此刻故意称呼着来试探戚方淮,因为她不知道八年的分离会改变多少东西。

  见戚方淮无动于衷,曲意璇戏谑地笑道:“你对我这个妹妹牵肠挂肚的,不会忘记了自己的未婚妻吧?二哥,没有八年前那场事故,我想你和夏瑗应该已经结婚了。”

  夏瑗和戚方淮从小就有婚约,少不更事时她不懂未婚妻的概念,因此和大她五岁的戚方淮不存在“男女之别”,十六岁时尝到了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她慢慢地疏远戚方淮,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心思。

  戚方淮线条流畅的下颌倏忽收紧,薄唇微抿,语气冷淡地应着,“我记得夏瑗。”

  “那你知道你和夏瑗有个七岁的女儿吗?”曲意璇盯着戚方淮试探道,夏瑗把孩子抱到她面前时,范淑琴提醒过或许优柔并不是戚方淮的女儿,戚方淮不在,做不了亲子鉴定,范淑琴不让她管优柔的死活。

  戚方淮沉默。

  “你和二嫂的女儿叫优柔,这个名字是我取的。因为之前简约告诉过我她将会给女儿起名优优。优柔有先天性白血病,一直都在治疗,不过二哥你不用担心,这些年我替你把优柔照顾得很好。”曲意璇像是邀功的孩子,拽着戚方淮的袖口问:“二哥你要怎么感谢我?”

  换做以前面对撒娇的曲意璇,戚方淮会温柔地亲亲她的额头,但此刻他一反常态冷漠地抽出手,“夏瑗担心你了吧?我送你回去。”

  曲意璇嘴角的笑僵住,感受到戚方淮浑身散发出来的疏离,她心里泛起自嘲,到底还是陌生了。如今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不可能像年少时那么亲密如情侣。

  回去的途中戚方淮亲自开着车子,副驾驶座上的曲意璇沉默不语,戚方淮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温柔低语道:“意璇,八年的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但不管怎么变,我都依旧是你的二哥,我对你的疼爱不会变。”

  八年前戚家还没有戚昕薇,那个时候戚家的三小姐是曲意璇,a市无人不知三小姐是戚家二少捧在心尖上的妹妹。人人都认识音乐界的奇才戚家二少,却因为戚二少把三小姐保护得太好,并没有多少人见过三小姐。

  曲意璇想到戚方淮曾给她的万千宠爱,心里的阴郁一扫而光,扬眉笑着,“嗯,我知道这个世上只有二哥待我最好。”

  戚方淮抬手摸了摸曲意璇的脑袋。

  门口夏瑗离很远就看到白色的宝马车穿过浓密的树荫驶来,顿时心跳加速“砰砰”震动着,但当看到下车的男人脸上戴着银色面具时,她一愣。

  戚方淮为曲意璇打开车门,夏瑗几步走过来又停住,怔怔地凝视着戚方淮,她泪湿眼底,“方淮。”

  “嗯。”戚方淮不冷不热的应着,漆黑的眸子瞥过去夏瑗一眼,毕竟是模特,身材高挑长得漂亮,无论穿什么衣服都走在时尚前沿,再加上出身于夏家这样的书香门第,气质和修养都在上乘,生过孩子后更是透着成熟女人的妩媚和性感。

  但--------戚方淮的注意力始终都在曲意璇身上,男人目光柔和地凝视着她。“你进去休息吧!明天再上班。估计大哥和医院那边找我已经找疯了,我回酒店跟大哥通个视频。”

  “好。”曲意璇点点头,瞥见旁边的夏瑗双手紧握,脸色苍白隐忍着情绪,曲意璇柔声对戚方淮说:“大哥那边不急,你先打个电话给他就可以了。优柔前天做了一次化疗,这些年一直想见爸爸,不如你和二嫂一起到医院看看?”

  戚方淮长眉微皱,沉默着转身打开后面的车门。

  夏瑗咬了咬唇没有动,刚刚她明明看见曲意璇是坐在副驾驶的,她是戚方淮的女人,戚方淮让她坐后面,这是打她的脸吗?僵持数秒,夏瑗还是弯身坐了进去。

  戚方淮降下车窗跟曲意璇告别,在后视镜里看着曲意璇拿出钥匙开门进去,戚方淮这才收回视线,一瞬间面对曲意璇时的温柔不复存在,他的薄唇抿成冷硬的弧度,浑身上下透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方淮,这些年你去哪里了?我和意璇一直在找你。”夏瑗开口问,从后面她只能看到戚方淮的后脑勺,这让她很不舒服。

  戚方淮没有回答夏瑗。找了地方停车,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衔在嘴角,滑动着精致的黑色打火机,“啪嗒”一下幽蓝色的火焰跃出,戚方淮吸了一口后在烟雾缭绕中反问夏瑗,“听说你给我生了个女儿。”

  “可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跟你上过床?还是说你趁我睡着借了我的种,嗯?”戚方淮侧头看着夏瑗,语气云淡风轻的,就连眸子里都隐约漾着笑意。

  但夏瑗只觉得浑身发冷,悚然一惊,她别开目光冷笑着讥诮道:“因为我们发生关系的那天晚上你喝醉了酒。第二天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在你还没有醒就逃走了。戚方淮,没想到你是这种男人。”

  夏瑗突然来了底气,转过头跟戚方淮对视着,渐渐红了眼,语气微恼又自嘲,“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八年前你出事后我母亲退掉了这门亲事。当时正赶上我怀孕,我到戚家找你,让你们戚家为我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可封碧芝把我轰了出来,从此不让我再踏进你们戚家的大门。”

  “我母亲知道我有身孕后,逼着我把孩子拿掉,我几次以死要挟,我母亲才退让一步。她让我偷偷摸摸生下孩子交给夏家抚养,但我必须跟陶家大少结婚。我假装妥协,生下优柔半年后带着她从家里跑了出来,走投无路之下只好找了意璇。优柔从小患病,这几年若不是意璇跟我分担医药费,恐怕我们的女儿早就夭折了。”

  “意璇为了一百万嫁给你大哥,牺牲了那么多,结果你说我们好不容易挽救的孩子不是你的,戚方淮,你对得起我和意璇吗?”夏瑗的眼泪涌出来。

  在这长篇大论的一番控诉中,戚方淮却始终无动于衷,只用一句反击道:“行啊!既然你非要给我安上一个‘背叛未婚妻、抛弃女儿’这么大的罪名,那不如做亲子鉴定,到时候就知道优柔是你和谁的女儿了。”

  夏瑗的脸色陡然大变,不过很快她又冷静下来,微扬着下巴冷笑,“你当我傻啊!戴着面具让我如何确认你就是戚方淮。如果你是冒充的,亲子鉴定的结果优柔当然不是你的女儿,那个时候你倒打一耙安我一个出轨的罪名,我找谁说理去?”

  戚方淮不以为然地勾唇,瞥过去见夏瑗放在膝盖上的两手攥在一起,戚方淮眸中露出嗤笑,吐出一口漂亮的烟圈,“夏瑗,跟我为敌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你比谁都清楚要救优柔不仅需要高昂的手术费,钱你们能拿出来,但匹配优柔的骨髓你找到了吗?别试图算计我,否则我让你明天就看到优柔的尸体。”

  夏瑗大惊。

  “不如我们来合作。”戚方淮背靠在座椅上,修长白皙的手指弹掉烟灰,面具下的薄唇勾出优美的弧度,双眸里深不可测。他嗓音低沉道:“暂不论我是不是优柔的父亲,反正我会帮你找到匹配的骨髓给优柔做手术,而我让你做得很简单,那就是带意璇回戚家。”

  夏瑗紧抿着唇,面无血色地盯着戴面具的男人,八年不见,戚方淮的心机竟然变得如此之深,他到底在算计什么?

  这男人不过刚刚出现,却好像一直在监视着他们似的,对他们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过去八年戚方淮真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吗?

  --------

  曲意璇走进客厅后看到茶几上的那张金卡。微微一愣,楼珏迹什么时候把卡留下的?昨天去上班之前还没有,也就是说楼珏迹在回z国之前来过一趟,她有给楼珏迹钥匙,找了一圈没有见钥匙,这代表楼珏迹随时会回来吗?

  曲意璇被冷落的心得到了些许安慰,她把金卡收起来,但并不打算用,因为她不想做依附男人而活的女人,优柔的手术费够了,她就没什么经济负担了。

  这个时候楼珏迹应该到了z国。曲意璇拿出手机犹豫很久也没有把短信发过去,她不仅性情孤傲,且死要面子,像楼珏迹说得就算身体上再想要,但憋死也不会说出来,她不主动给楼珏迹发短信,就等着楼珏迹联系她。

  中午曲意璇一个人吃饭,夏瑗在微信上找她,“我没有把你怀孕一事告诉范姨,我觉得这种事还是你自己跟她说比较好。下午我到你们公司拍广告,你上班吗?”

  “我下午过去。”曲意璇回复给夏瑗。她公司有一款钻戒是夏瑗代言的,夏瑗下午让她过去无非为了两件事,其一关于戚方淮,再者她如何处理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曲意璇自己也不知道。

  曲意璇一个人坐在餐厅里,身侧少了楼珏迹的陪伴,她竟然觉得很不习惯,低头看着碗里只吃了几口的米饭,顿觉索然无味。

  下午曲意璇去公司后刚坐在位置上,助理就把她叫去萧寒冽的办公室,见曲意璇来了。萧寒冽的目光从文件中转到曲意璇脸上,女人看起来气色好了不少,萧寒冽的眉眼柔和,“没事了吧?”

  “我没事,让总监担心了。”

  萧寒冽点点头,示意曲意璇坐在沙发上,助理很快端来一杯玫瑰花茶放在曲意璇手边,给萧寒冽的是一杯黑咖啡。

  期间女助理的目光无意掠过桌面,在堆积如山的文件中,她眼尖地看到其中有一张a4纸打印出来的竟然是如何从各方面照顾好一个孕妇,里面有提到玫瑰花茶适合孕妇。难怪早上总监让她跑到很远的地方慕名找一家最好的玫瑰花茶店。

  助理意味深长地瞥了曲意璇一眼后关门离开,萧寒冽手翻着文件,眉眼不抬语气漫不经心地对曲意璇道:“昨天医生说你要多注意身体,不能过于劳累,否则很难保住肚子里的胎儿,所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一年的假期。”

  “”曲意璇刚喝下去的一口茶险些喷出来,连忙放下杯子抽出纸巾擦嘴,好笑地对萧寒冽说:“难道在总监眼里我就这么娇贵吗?”

  萧寒冽抬眸瞥了曲意璇一眼,这女人看起来身上哪一处不是娇娇嫩嫩的?昨天在曲意璇昏厥后他一路把人从楼上抱下去放进车子里,曲意璇柔软纤弱得让他都不敢太用力。

  萧寒冽收回视线,薄唇微抿。

  “我和楼珏迹不是你想得那样,至少我们还没有发展到结婚的地步。”曲意璇垂眸盯着杯子里的玫瑰花瓣。

  萧寒冽平日都是温润如玉的,待下属好又有能力,再加上显赫的出身以及浑身散发的成熟稳重的魅力,可想而知公司里多少女下属暗恋萧寒冽,一直以来曲意璇都很感激萧寒冽对自己的照顾和关心。

  曲意璇抿了抿唇,“所以我还在考虑这个孩子的去留。”

  萧寒冽翻文件的手指倏忽顿住,俊挺的剑眉微皱,他的长相既有西方人的深邃和立体,也带着z国的俊美,沉默时也显得很迷人。

  助理这时敲门进来说夏瑗找曲意璇,曲意璇起身打过招呼往外走,但手放在门把上时又顿住,她回头对萧寒冽说:“总监,你和楼珏迹是同学,但我怀孕一事暂时不要告诉他好吗?”

  “知道了。”萧寒冽波澜不惊地应着曲意璇,他最不爱插手的就是别人的感情事,更应该尊重曲意璇。

  曲意璇道谢后从外面关上门,在会客室里找到夏瑗。

  夏瑗背对着曲意璇坐在椅子上,手中翻着珠宝系列杂志,左手腕上的银色手链闪着光,她穿着时尚。对面是一扇偌大的落地窗,天空中飘散着漂亮的云朵,冒着热气的咖啡闻起来很香醇,这样的背景中双腿交叠而坐的夏瑗是那么优雅、高贵。

  出乎意料夏瑗没有提到戚方淮,把曲意璇拉到身侧坐下,夏瑗的手抚上曲意璇的肚子柔声说:“意璇,既然你怀了楼珏迹的孩子,就回国找他负责吧!”

  曲意璇猛地抬头看着夏瑗,回z国找楼珏迹,这怎么可能?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