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38章:牢狱之灾,把孩子拿掉

第38章:牢狱之灾,把孩子拿掉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相识这么久,夏瑗很了解曲意璇的性格,不仅想太多,且十分纠结,同一件事在别人看来很简单,偏偏曲意璇容易钻进死胡同。

  夏瑗握住曲意璇的手,柔声道:“你顾虑的是你和楼珏迹相识不过短短四个月,不足以许诺一辈子,你害怕将来自己会被抛弃。”

  是啊!小的时候曲母对她弃若敝屣,在戚方淮的要求下戚方溯牵着她的手走进戚家,那十三年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可十八岁她被赶出戚家,几个月前她回国了,然而残忍的现实再次逼得她远走异国他乡。

  她怕了,怕到不愿再相信这个世界和承诺,尤其楼珏迹对她的感情来得太快,好像只是经过一夜就爱上了她,没有铺垫和基础,让她怎么相信楼珏迹不是一时兴趣?

  若说跟楼珏迹交往还好,但要生下这个孩子,所面对和承受的就太多了,如果以后楼珏迹抛弃她,她该有多悲惨?所以为避免那样的后果,曲意璇宁愿不去尝试。

  可另一方面她又不想拿掉孩子,毕竟是一个生命,她下不了狠心,很纠结犹豫不决。

  “意璇,听我一次,我不会害你。”夏瑗无奈地叹气,语重心长道:“你不用想那么多,没用,像我这样敢爱敢恨不好吗?未婚先孕、离家出走、生下优柔,拼死拼活为她筹集手术费,这些年我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多吗?但我从未后悔过,相反,每次看到优柔的笑脸。我觉得很幸福,做得一切都值。”

  曲意璇抿唇,她太瞻前顾后,确实没有夏瑗的冒险精神,一直以来她都是安于现状,不求名利对金钱没有多大的追求**,不想打破现在的平静,让以后的人生翻天覆地。

  她对上夏瑗期待的目光,沉默良久点点头,“好,我会考虑。”

  --------

  下班前曲意璇去办公室送文件给萧寒冽,结果在门口听到洋人经理正和萧寒冽争吵,是因为没有和戚方溯签成那笔单子,经理让曲意璇给戚方溯赔礼道歉,但萧寒冽不同意,反驳说他们设计师都是有骨气的,绝不会对任何人低声下气。

  经理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指责萧寒冽感情用事,说到底就是护着曲意璇,萧寒冽“啪嗒”将文件重重丢在桌子上,那姿势别提有多帅气了,他不置可否说曲意璇是他手底下的人,他护着自己的人怎么了?

  两人越吵越激烈,曲意璇放下正要敲门的手,把文件递给女助理,让女助理不要告诉萧寒冽她来过,随后曲意璇就走了,下楼刚出大厅,一辆宝马车停在身侧。

  “三小姐。”司机下车,绕过来为曲意璇打开后面的车门。

  这一句熟悉的称呼差点让曲意璇的泪掉下来,弯身坐进去果真看到戴着银色面具的戚方淮,“二哥你来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想给你一个惊喜。”戚方淮说着从另一边拿出花盒,打开后里面是上百朵紫色的麝香石竹,花色鲜艳香气扑鼻。

  女人最爱珠宝和鲜花,年少时戚方淮每隔五天都会买一束鲜花送给曲意璇,哪怕后来他成名了,越来越忙甚至几个月都回不了家。他也会亲手选好最新鲜的花束空运给曲意璇,从她十五岁到十八岁,三年的时间没有间断过。

  曲意璇为此专门去上了一段时间的花艺课,茶几、餐桌或窗台厨房多个地方都有她的插花作品,也把鲜花做成干花装在透明的玻璃球中,精致又漂亮,市场上售价都在几千上万元。

  戚方淮拿走放在他卧室的床头柜上,连在外地都会随身带着,拍得mv中粉丝经常能捕捉到它们的身影,因此觉得喜欢这种艺术品的戚天王心思柔软细腻,绝对的男神啊!

  某次粉丝问到,戚天王一脸骄傲又宠溺地说这是他三妹的作品,于是粉丝们又炸了,原来戚天王是个妹控啊!请问戚天王还需要妹妹吗?就是那种会撒娇爱花爱戚天王的妹妹缺吗?

  想到过往曲意璇泪湿眼底,笑着伸手把花盒抱在怀里,心里感动得无以复加,“谢谢二哥。”

  “只要你喜欢。”戚方淮的目光柔情怜爱,真是人比花娇,半晌后戚方淮才移开视线,吩咐司机回酒店。

  路上见曲意璇神色凝重,戚方淮抬手抚平她蹙起的眉,“是不是有心事?说给二哥听听,你知道没有你二哥办不成的。”

  这话倒是不假,曾经戚方淮为曲意璇做得“难于登天”的事何其多,外界盛传十八岁之前的戚家三小姐被戚二少宠得娇蛮任性。

  曲意璇抿了抿唇,“两天前大哥跟我的公司谈生意,但因为我的缘故,两方不欢而散。公司损失了上亿的单子,经理为此大发雷霆,想让我给大哥赔礼道歉挽回局面”

  “你不用给大哥道歉。”不等曲意璇说完,戚方淮打断曲意璇不以为然道:“没多大的事,我现在就给大哥电话,让他签下那笔单子。”

  曲意璇瞠目结舌,尚未说什么,戚方淮已经拿出手机打给季然,开门见山地吩咐,“季然,你转告我大哥,让他尽快签下跟意璇公司的那笔生意。”

  直到戚方淮收起手机,曲意璇哑然失笑,如果说戚方淮是个妹控把戚家三小姐宠得无法无天,那么戚方溯无疑是个弟控,外界无人不知戚影帝疼爱二弟,每次两人同框都会让粉丝觉得基情满满,有人问他们是不是亲生兄弟,不是的话就在一起吧!

  “好了,我带你上楼吃饭。”下车后戚方淮自然而然地牵着曲意璇的手坐上电梯,直达他所在的楼层。

  曲意璇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十指,脸迅速地红了,紧咬着唇不敢看戚方淮,或许在戚方淮眼里他们只是兄妹关系,可之于曲意璇的意义却不同,她明知不该再这样了,但因为贪恋而不舍得与戚方淮保持距离。

  两人出了电梯后碰上往房间走的季然。曲意璇一愣,季然也住在这家酒店?也就是说戚方溯也在,曲意璇想起没有拿到手的离婚证,停下脚步拽住戚方淮,“二哥,既然大哥也在,不如叫他一起吃晚饭吧!”

  她觉得应该坐下来跟戚方溯心平气和地谈谈,有戚方淮在,戚方淮必定会护着她。

  “大哥住在这里?”戚方淮诧异地问,目光极快地扫过去一眼又收回,那边季然已经进房间关了门,似乎并没有看到他们,戚方淮拉住曲意璇的手大步往走廊尽头自己的房间走去,无奈地对曲意璇说:“你是不是傻?”

  “大哥得知我从医院逃出来勃然大怒,命令我三天之内回m国,若是他知道我刚好也住在这家酒店,还不让人立即把我绑回去?”戚方淮关门后目光灼灼地凝视着曲意璇,声线低沉,“意璇,我们八年不见了,我想多陪你几天再走。”

  哦,曲意璇倒是忘了从小戚方淮最怕的就是戚方溯,没想到如今三十一岁的大男人了,见了戚方溯还是能躲就躲,曲意璇蹙眉,“但二哥你的康复治疗”

  “晚一两天没事。”戚方淮柔声打断曲意璇,抬手抚着曲意璇的脸问:“倒是你意璇,你什么时候回z国?当年因为我和大哥同时出了事故,封碧芝才趁此机会把你赶出戚家。如今我回来了,还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漂泊?”

  曲意璇眸中一热,她不知道戚方淮了解多少她和戚方溯几人之间的事,如果她回z国了,总会碰上她跑到国外也要躲着的戚方溯和简约,到时候她如何面对?

  曲意璇迟疑不定。

  戚方淮见状也没有逼曲意璇,让人把晚饭送到房间,他和曲意璇一起吃过饭后,又亲自开车送曲意璇回住所,告别时曲意璇叮嘱戚方淮去医院陪优柔。

  “好。”戚方淮隔着车窗抬手摸了摸曲意璇的脸,目送着曲意璇开门进屋后,戚方淮发动车子驶离居民区,他当然没有去医院,而是拿出手机给曲意璇公司的经理打过去。

  戚方淮一手掌控着方向盘,勾唇用英文说:“想让戚方溯跟你们签下那笔大单还不简单吗?你找个顺理成章的理由将曲意璇赶出公司就行了。”

  “萧寒冽平日就过于徇私偏袒曲意璇,下属心中多有不满,却敢怒不敢言,曲意璇离职了,有利于你们公司的和睦。再者,她一个设计师换几亿的单子究竟划算不划算,你心里自有衡量”

  几分钟后戚方淮结束通话,他抬手拿掉覆在脸上的面具,下一秒倒车镜里显现出一张完好无损的脸,不仅没有丝毫丑陋的疤痕,且长眉修眼俊美无俦,车子疾驰在马路上,男人微微沉眸,性感的嘴角勾着邪佞的笑,神情高深莫测不可捉摸。

  --------

  这天晚上曲意璇等到十点多楼珏迹也没有联系她,这男人已经三天没消息了,曲意璇越来越胡思乱想,难道楼珏迹给的那张卡是分手费,让她以后都不要再纠缠下去了?

  曲意璇心中微疼,怀孕后很嗜睡,握着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八点半了,曲意璇来不及吃早餐,洗漱后换上职业装坐了出租车匆忙赶到公司。

  进办公室后一群同事的目光都聚集到曲意璇身上,对着曲意璇指指点点低声议论,曲意璇觉得莫名其妙,只是破天荒地迟到了,不至于成为公敌吧?

  曲意璇正这样想着,穿制服的警察就进来了,用英文问着谁是曲意璇。在同事指向曲意璇后,两名警察走过来把冰冷的手铐套在曲意璇的手腕上。

  萧寒冽昨晚突然被上司安排去别的城市出差,公司里没人护着曲意璇,众目睽睽之下曲意璇被警察带上警车,到了警局曲意璇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她把设计组的作品泄露给了另外一家珠宝公司,构成了商业犯罪。

  曲意璇睁大眼睛,这怎么可能?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是被算计了,而警方出示了一系列证据,她简直是百口莫辩。

  到后来警察让曲意璇找个人来保释她,曲意璇脑子里浮现出的第一个人就是每次在她最有需要时一定会出现的楼珏迹,但很快清醒下来,自嘲地想楼珏迹根本不在温哥华。

  曲意璇打了电话给萧寒冽,然而萧寒冽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来,曲意璇想到昨天告诉她没有什么是他办不了的戚方淮,可拿着手机才发现她还没来得及要戚方淮的联系号码。

  曲意璇咬着唇,迟疑很久把这个能拯救她的电话打给戚方溯。

  “知道了,等我。”戚方溯听过曲意璇说了大概后。丢下这一句直接就挂断了。

  曲意璇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发呆,开始后悔找戚方溯,之前戚方溯几次败给楼珏迹全是因为她,如今她有难了,戚方溯巴不得她受点教训,不可能来救她吧?

  结果出乎意料,二十分钟后戚方溯就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他大步流星地推门而入,外面的天气寒冷,可能走得太急了,外套上染着一层寒意,一缕墨色的发线扬起来,跟他平日一丝不苟的样子比起来多了些许不羁。

  戚方溯的目光在曲意璇身上扫过一遍,见曲意璇并没有大碍,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冷笑着讥诮道:“我以为前妻你不会用到我呢!这不是曲小姐你的救世主出场的时刻吗?怎么,楼珏迹他人呢?你可别告诉我你被甩了。”

  曲意璇脸色一僵,抿唇瞪着戚方溯,或许真被戚方溯说对了,楼珏迹让她怀孕后就玩失踪。

  曲意璇想到罪魁祸首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挺直脊背反驳,“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吗?你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的男人,觉得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时刻都不忘嘲笑我对吧?”

  戚方溯微震,果然曲意璇还是不相信他,他点点头,伸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曲意璇对面,“既然曲小姐没有丝毫求人帮忙的诚意,那行,我们就在这耗吧。”

  “你”曲意璇气得说不出话,本想告诉警察她要再打一个电话,抬头却看到门口季然正和警方交涉,曲意璇心知肚明这样的事找夏瑗不行,目前只有戚方溯能保释她。

  曲意璇深吸一口气坐下来,对面的戚方溯正在抽烟,一大清早的曲意璇没有吃饭,头晕得厉害,胃里翻涌着很想吐,她克制着不适感对戚方溯说:“我想找二哥。”

  见曲意璇面色苍白很不舒服的样子,戚方溯修眉微皱,掐灭只抽了几口的烟,语气缓和不少,“我都没有见到他的人,怎么帮你找?别挣扎了曲意璇,除非你能让楼珏迹在今天之内赶过来,不行你就跟我好好说话。”

  曲意璇哑口无言,差点忘了戚方淮为避免被强行送回医院,就躲着戚方溯。

  两人僵持了十多分钟,警察进来告诉曲意璇可以离开了,公司那边决定不追究曲意璇的法律责任,让曲意璇回去跟上司协商和解。

  戚方溯到底救了曲意璇,曲意璇没有再跟他针锋相对,坐上车后曲意璇要回公司。谁知戚方溯却吩咐季然在某家餐厅门口停车,他下去后高大的身躯映着一片阴影,面无表情地命令曲意璇,“下来,进去吃过早餐,我再送你回公司。”

  他怎么知道她没吃?曲意璇没说什么,乖乖地跟在戚方溯身后进去。

  戚方溯选了靠窗的位置,拉开椅子让曲意璇坐下,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点餐,用流利的英文低声叮嘱着不要放醋,曲意璇最不喜欢吃酸的。

  曲意璇怔愣地看着戚方溯俊逸的侧脸,其实抛开她对戚方溯的成见不说,戚方溯是个绅士,以前还在戚家的时候,她特别仰慕这个兄长,若是戚方溯没有在新婚夜设计她出轨,他们之间也不会这么僵硬吧?

  戚方溯都是给曲意璇点的,他自己只要了一杯咖啡。东西上来后曲意璇低头沉默不语地吃着,戚方溯喝着咖啡目光落在她身上,桌子中间的花瓶里插着粉色的百合,餐厅里很安静且有西式情调,几年来这是戚方溯觉得最温馨的一个早上。

  期间他看到曲意璇嘴上沾了一些面包屑,就伸手过来帮她擦掉了,这动作让曲意璇吓了一跳,猛地抬头疑惑又警惕地盯着戚方溯。

  戚方溯扬手,教训的口吻里颇有些宠溺的意味,“吃相真难看,慢点。”

  “”曲意璇张了张口,无从反驳。

  她也确实饿了,再加上怀孕后胃口变大,于是把戚方溯点得足够两人吃得东西一个人解决掉了。

  曲意璇满足地擦嘴时,见戚方溯诧异地盯着自己,她蹙眉,“怎么,家财万贯的戚氏总裁该不会因为我多吃了。而心疼钱吧?”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确实该增肥了。”戚方溯扬眉低笑,一张面瘫脸显得很生动,他把曲意璇手边的牛奶往前推了推,示意曲意璇喝掉。

  曲意璇回过神,连忙端起杯子掩起眸中的恍惚,她没有说刚刚那一刻的戚方溯像极了戚方淮,让她产生一种对面坐着的人就是戚方淮的错觉,忽然想起戚方淮被毁的脸,曲意璇心里阵阵难过。

  戚方溯把曲意璇送到公司楼下,曲意璇语气生硬地跟戚方溯道谢告别,可戚方溯却迈着长腿走进去,“我陪你一起。”

  这架势搞得好像公司是他开得一样,曲意璇心里吐槽着,默默地跟着戚方溯坐上电梯,事实结果证明带一个护花使者是明智的。

  那些女同事本来要对曲意璇进行人身攻击,但看到丰神俊朗气场强大的戚方溯,稍微有点眼色的就能猜到戚方溯的身份不一般,有这样的男人为曲意璇撑腰,她们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萧寒冽几分钟前赶了回来,会议室里一群高层管理都建议让曲意璇赔偿公司损失,且开除曲意璇,萧寒冽百般偏袒曲意璇,要求总裁再仔细调查一下。

  然而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到后来把赔偿金从五百万变成一百万,公司永不录用曲意璇,萧寒冽火了,当场态度坚决地用英文对总裁说:“alice是我手底下的人,她泄露公司机密,我这个上司也难辞其咎,我自愿请辞离开公司。”

  众人大惊。

  经理最不希望萧寒冽离开,但萧寒冽没有给他们挽救的余地,说完后就大步走出去,“砰”一下摔上门,吓得站在门口的曲意璇愣住,其他女同事觉得这样的总监简直太帅了。若不是看到五十多岁的总裁气得差点心脏病复发,她们绝对会“啪啪”鼓掌。

  一场战火平息,洋人经理回到办公室后怒气冲冲地给昨晚的那个人打电话,但对方并没有接,一分钟后经理收到一条中文短信,“很抱歉我利用了你,我的目的仅仅只是想借你之手把曲意璇赶出公司,本以为要大费周折,谁知道你这么蠢。至于跟贵公司的生意,我实在没有兴趣。”

  洋人经理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后,怒得直接把手机砸了,顿时悔不当初,如果不是他嫉妒e这个下属太好,他怎么可能会被轻易利用?那笔单子没签成是小事,但却因为他的愚蠢而逼得lnaemar离开了公司,这打击才是真的大。

  --------

  曲意璇离开得并不狼狈,毕竟她带走了整个公司的命脉,萧寒冽是何人?国际上知名设计师,但凡行内的人都知道他,他是多少人心中的神,好几个国家的皇族和国际名流佩戴的珠宝首饰皆出于萧寒冽之手,可想而知萧寒冽的离开对公司的损失有多大。

  而同事们无人不羡慕嫉妒恨曲意璇,若非曲意璇身边有戚方溯,曲意璇肯定会被女同事们群攻。

  三人一起走进电梯,曲意璇歉疚地对萧寒冽说:“总监,你不用为了我丢掉工作。”

  “你觉得以后我会找不到工作?”萧寒冽反问曲意璇,眉眼温润如玉的,丝毫不像刚刚在会议室里为曲意璇据理力争勃然大怒的上司,他好笑道:“你信不信不出半个小时我的手机就会被打爆?估摸着媒体已经得到消息,正在赶来的途中。”

  这话不假,萧寒冽在这里时别的公司一直想方设法挖他,他这一离职,多少家公司卯足了劲要抢他过去,自然不用担心会失业,曲意璇一直觉得萧寒冽在这家公司太屈才了,之所以待这么久完全是因为和经理几年的同窗之情。

  萧寒冽接了一个电话告诉曲意璇记者已经在大厅外等他了。他要从后门出去,让曲意璇也小心地避开他们。

  曲意璇点点头,来不及多问就跟萧寒冽告别,弯身坐进戚方溯的车子里。

  “曲意璇,没想到你还有当祸水的潜质。”戚方溯阴沉着脸目送萧寒冽的背影,转过头嘲讽地对曲意璇说:“你做了什么,让这位设计总监不惜多次顶撞上司,今天甚至辞掉工作?”

  言外之意是她勾搭上了萧寒冽?曲意璇蹙眉,“你不要小人之心,总监喜欢的女人是夏瑗。”

  曲意璇一点也不觉得萧寒冽对她有男女之情,因为萧寒冽本身就很温润,待每个下属都特别用心,据老同事说并没有见萧寒冽交过女朋友,他们一度怀疑萧寒冽的性取向有问题,但曲意璇知道萧寒冽喜欢女人。

  “你情商真低。”戚方溯轻嗤,这么多年都没有察觉到他对她的感情,还自以为是兄妹亲情,这情商难道还不够低的?非要像楼珏迹那样直白的表达。这女人才会懂吗?

  戚方溯闭眼,放在膝盖上的手攥成拳头。

  他把曲意璇送回家后,没多做纠缠就离开了,倒是让曲意璇很奇怪,难不成戚方溯终于想通了,以后会好好地和简约在一起,跟她像以前那样保持着兄妹关系?

  最好是这样。

  曲意璇已经决定回z国了,收拾行李时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东西,这些年省吃俭用的,鞋子和衣服也就只有四五套,看到床头柜上摆放着那个相框,曲意璇的目光变得柔软,用海绵把它包起来一同放进行李箱。

  外面的门铃在响,曲意璇开门后夏瑗匆忙走进来,“意璇,我听萧寒冽说你因泄露公司机密被解雇了,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陷害我,萧寒冽说他会调查清楚给我一个交代。”曲意璇叹了一口气,这是她踏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丢了,多少有点不甘心,更何况她无故要赔偿一百万。

  虽然萧寒冽承诺以后为她讨回公道,这一百万还给她,但她从哪弄这个钱,难道要动楼珏迹卡里的?

  “你用优柔做手术的这一百万。”夏瑗从包里拿出卡递给曲意璇,不等曲意璇拒绝,她笑着说,眉梢眼角漾着幸福,“我看你是忘记方淮回来了。他去医院看过优柔几次,不仅承担了优柔全部的医药费,而且他这个父亲的骨髓能跟优柔匹配。”

  “有方淮在,他会请到全世界最好的医疗团队为优柔做手术,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很多。意璇,我们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夏瑗说着眼中泛起泪光,在优柔成长的七年里,她都活在随时会失去优柔的恐惧中,好几次都绝望到想放弃,幸好一点点艰难地挺到了现在。

  曲意璇看着喜极而泣的夏瑗,即将出口的话慢慢地咽回去,其实她想问优柔到底是不是戚方淮的女儿,戚方淮承认了吗?但看来没必要了。

  曲意璇心中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果真她和戚方淮没有可能,她不能再奢望什么了。

  夏瑗抱了曲意璇好一会儿才止住泪,见曲意璇正收拾着行李,夏瑗目光微亮,“决定好要回去了?”

  “嗯。”曲意璇应着,既然戚方淮出现了,那么她就没什么负担了,这几年她过得太压抑,正如范淑琴所说,她已经尽力了,不该她承受的就要放下。

  夏瑗点点头,想到这次曲意璇回去不知何时还能见面,夏瑗红了眼,“你在z国等我,治好优柔的病我就回去。到时候只要方淮愿意娶我,我想夏家人也不会有理由反对了。”

  曲意璇身子一颤,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在夏瑗的帮忙下很快收拾好行李,这时戚方淮发来一条短信,“我在门外,出来一起吃晚饭。”

  “好。”曲意璇回复给戚方淮,她拿着手袋和夏瑗一起走出去。

  戚方淮见夏瑗也在,眸色微冷,又很快恢复温柔,亲自给曲意璇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但曲意璇比他快一秒坐在了后面的位置,戚方淮的手臂僵住,夏瑗自然而然地弯身坐进去。

  戚方淮动了动薄唇,银色的面具被夕阳照得散发着幽冷的光芒,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发动车子往酒店驶去。

  戚方淮戴着面具不方便出现在公众场合,吩咐下属把晚饭送到房间。三人坐在一起吃着饭,期间夏瑗把一块白豆腐夹到戚方淮碗里温柔地说:“方淮,我一直记得你喜欢吃这个。”

  戚方淮的手一顿,紧接着“啪嗒”一下放了手中的筷子,他拿着餐巾纸优雅地擦嘴,凝视着一直低头不语的曲意璇说:“大哥把你们公司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告诉了我。”

  “他们一群洋人让意璇你受了委屈,那笔单子就不跟他们签了,二哥也算是报复了他们,这样意璇你的心里会好受些吧?”戚方淮的眸子里含笑,语气里全是对曲意璇的宠溺和疼惜。

  夏瑗放了筷子。

  曲意璇不知道该怎么接戚方淮的话,觉得自己也是够悲催的,之前她夹在戚方溯和简约中间做电灯泡,此刻她似乎变成了夏瑗的“情敌”。

  “你要赔偿公司一百万,我想你也没有那么多钱,这张支票你拿着。”戚方淮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言行举止给曲意璇造成很大的困扰,云淡风轻地将一张支票推给曲意璇。

  曲意璇大惊,一看上面的数额是五百万,以映艺影视公司总裁戚方溯的名义开出来的。曲意璇并没有感动,反而觉得很可悲讽刺。

  几个月前为了一百万她牺牲自己的婚姻跟曲母做交易嫁给戚方溯,结果钱没有从曲母那里拿到,是戚方溯给她的,几天前楼珏迹离开时留下一张无限额金卡,此刻是戚方淮慷慨给出的五百万。

  曲意璇真不知道对于她是天文数字的一笔钱竟然来得这么容易,早知道这样,她最初何必选择了一条错路,制造出这么多是是非非来?

  “不用,我有。”曲意璇又把那张支票推回去。

  这动作让戚方淮的嘴角倏忽一沉,微冷的目光里带着痛色紧盯着曲意璇,“意璇,是不是因为这八年我没有陪在你身边,你就跟二哥生疏了?”

  “没有。”曲意璇否认,若无其事地笑着对戚方淮说:“我只是觉得自己能自力更生了,若是再什么事都靠着家里,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这解释并不牵强,但戚方淮的眼神却越来越沉。紧绷的下颌表明他的怒火。

  曲意璇没想着哄戚方淮,放下筷子站起身对两人说:“我吃饱了,今天有点累,就先回去休息了。”

  “你还好吧?”夏瑗想到曲意璇如今怀有身孕,她起身担忧地问。

  曲意璇笑着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跟两人告别后就往外走,谁知经过戚方淮时,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突然伸手拽住她的胳膊。

  曲意璇脚步微顿,低头疑惑地问,“怎么了二哥?”

  戚方淮手中的力道大了一些,面具的遮挡下曲意璇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曲意璇蹙眉,她伤害到戚方淮了?

  最终戚方淮放开了曲意璇,闭眼语气里听不出喜怒,“没什么,你坐出租车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戚方淮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要留下夏瑗。曲意璇心里泛起苦涩,面上平静地点点头,疾步走出去,“砰”一下从外面关上门,曲意璇转身背靠在门上,像是耗光了所有力气,差点顺着门瘫在地上。

  她把空间留给戚方淮和夏瑗,男女共处一室,尤其两人是多年未见的男女朋友,她很清楚接下来房间里会发生什么,一想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抱着别的女人欢爱,曲意璇就心痛如刀割。

  --------

  “脱衣服。”房间内戚方淮点燃一根烟衔在嘴角,在飘散的烟雾中,他眯眸用命令的语气对夏瑗道。

  “什么?”夏瑗愣住。

  戚方淮吐出漂亮的烟圈,挑着性感的唇嗤笑着反问,“这不就是你的目的吗?今晚穿成这样,难道不是想被我干?”

  “你”夏瑗的脸“刷”地白了,紧咬着唇满是屈辱地瞪向坐着的男人。片刻后夏瑗抬起手,衣衫尽落,女人姣好美丽宛如艺术品的身体展现在视线里。

  可戚方淮却岿然不动,眼眸里没有丝毫**,沉冷得可怕,他的嗓音也如往常清润,放下交叠的双腿淡淡道:“坐上来。”

  夏瑗的身子蓦地一颤,迟疑数秒后按照戚方淮的吩咐坐在他的腿上,在男人的眼神示意下,夏瑗闭着眼双手抖动着解开戚方淮的皮带。

  换做其他男人这种情况下早就雄赳赳了,可偏偏夏瑗撩拨了好长时间戚方淮都没有任何反应,她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正想更进一步时,戚方淮却冷静地开口,“下去吧。”

  这是什么意思?夏瑗心中微恼,动作一顿突然抬手袭击戚方淮脸上的面具。

  然而连碰也没有碰到,戚方淮的眸子里划过一抹阴冷,极快地捏住夏瑗的手腕。只听“咔擦”一声脆响,夏瑗的手腕脱臼,紧接着就被戚方淮猛力推下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疼得夏瑗的泪水一下子涌出来。

  “夏瑗我说过,在我面前你最好收起自己的心机。”戚方淮高大的身躯伫立在夏瑗面前,如同神祗般眼神轻蔑地俯视着夏瑗,他性感的薄唇中吐出冷血的字,“你以为我真的想碰你?我不过是想实验一下我对你是否有反应,记住今晚这个教训。”

  戚方淮把她当成实验品?夏瑗眼中的泪止不住地流着,但死死咬着唇瓣没有发出哭声,本来想借此机会拿掉戚方淮脸上的面具,可戚方淮却给了她这么大的屈辱。

  夏瑗心里愤怒又怨恨,她不相信这么阴冷狠辣的男人是戚方淮,总有一天她要揭开他的真实面目。

  --------

  曲意璇在门外就看到自家客厅亮着灯,她蹙着眉开门快速走进去,只见范淑琴背对着她站在茶几旁,沉默的样子让曲意璇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抿了抿唇,“姨母。”

  “你又想瞒着我跑回z国?”范淑琴转身恼怒地质问曲意璇,她的手上拿着一张化验单,语气冷厉震惊,“你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是戚方溯的?给我打掉!”

  “姨母!”曲意璇大惊,往后退出两步用手护着肚子,这一下意识的动作让她发觉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在乎这个孩子,很快反应过来范淑琴不是洪水猛兽,曲意璇放松下来,走过去对范淑琴说:“姨母,这个孩子不是戚方溯的。”

  随后曲意璇把在国内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范淑琴,范淑琴知道那几个月里曲意璇并不好过,谁曾想其中有这么多插曲,她心里微疼,面上仍旧威严道:“这个楼珏迹是什么人?你们相识不到三个月,意璇你确定他能托付终身吗?”

  “我看他不过就是玩弄女人的花花公子,根本不值得你喜欢,否则他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待在国外,连续失踪几天不跟你联系?意璇,你就是太傻了。你不知道做一个未婚母亲会承受多大的压力。听姨母的,把孩子流掉吧。”

  曲意璇被范淑琴一番话堵得哑口无言,因为她自己也是这样想的,回z国的念头突然一下子淡了。

  不过也只是那么几秒钟,曲意璇语气坚定地对范淑琴说:“姨母,我还是想回去找他,至少我要让他知道我怀孕了。”

  “你!”范淑琴气极,在她眼中这世上任何男人都不可靠,她不能让曲意璇重蹈自己的覆辙。

  范淑琴知道多说无用,直接拽着曲意璇的胳膊走去卧室,她出来后从外面锁上门,“你给我好好想清楚是否应该留下这个孩子,我更不可能让你回z国。什么时候你肯听我的了,我就放你出来。”

  “姨母!”曲意璇没想到平日温柔疼爱她的范淑琴竟然这样对她,她慌张地拍门叫着范淑琴,但始终无济于事。

  后来曲意璇累了。转身靠在门后身子慢慢下滑,她抱着腿坐在地上,脸深深地埋入膝盖。

  --------

  曲意璇的手机落在客厅的茶几上,“滋滋”的震动声传来,范淑琴拿起一看来电显示是楼珏迹,目光骤冷,手指滑动过去拒接,而后把楼珏迹拉入了黑名单。

  范淑琴知道这样囚禁曲意璇也不是个办法,她心神不定很烦躁,不停地在客厅来回走动着,思虑良久,范淑琴给远在z国的妹妹范娟琴打了一个电话,“你知道楼家有个儿子叫楼珏迹吗?我从未听说过这个人。”

  电话那边的范娟琴沉思几秒,也很疑惑,“我确实也不知道楼家什么时候多出来这么一个人。怎么了姐,需要我找人帮你调查一下吗?”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