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42章:楼珏迹你只是他的替代品

第42章:楼珏迹你只是他的替代品

  “你认错人了,我是戚方溯的二弟戚方淮。我和大哥确实很像,几年前粉丝经常混淆我们两人。”戚方淮嗓音清润从容不迫的,伸手过去把曲意璇的小手握在掌心里,提醒道:“楼少目前应该关心的是你和意璇的孩子。”

  楼珏迹薄唇紧抿,没闲心跟戚方淮做口舌之争,他的目光转回曲意璇身上,盯着她认真地重复,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怕打破了什么,“意璇,我们的孩子呢?”

  “没了。”曲意璇猛地闭上眼睛,刚止住的泪猝然涌出来,她压着心里剧烈的痛苦,面上尽量表现得很不在意,“虽然这次是意外,但原本我就打算把这个孩子拿掉。毕竟我们两人的关系还不到我愿意为你生下孩子的地步。”

  楼珏迹只觉得像晴天霹雳,得知自己有孩子的狂喜瞬间崩塌,他攥着曲意璇的手一下子收紧,几乎快要把曲意璇的手腕捏得脱臼,因睡眠不足满眸子猩红的血丝,看上去十分骇人,楼珏迹嗓音嘶哑,一字一字不可置信道:“你在说谎曲意璇。”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曲意璇的指甲用力地掐着娇嫩的掌心,皮肉上的疼痛似乎麻木了,她睁眼看着楼珏迹,故作不以为然地笑着,“楼少,这个孩子你想要也已经没有了,总不能让我和你上第二次床吧?”

  “抱歉,我对楼少没有兴趣。你别纠缠我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对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心。”这话说出来伤得何止是楼珏迹?直到这一刻曲意璇才察觉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她对楼珏迹的感情竟然有如此深了。

  她是喜欢戚方淮没错,但戚方淮只是她少女时代一个旖旎的梦,暗恋和初恋都是美好的,小心翼翼不敢触碰,只有藏于心底才显得更珍贵,大多数都不会有结果,它的存在是用来缅怀纪念青春的,若不然我们老了拿什么回忆?

  而楼珏迹之于她的意义却不一样,这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曾深深融为一体过,给她带来的那种感觉是无法抹去的,在后来几次楼珏迹为她受伤、解围、护她周全等等细数所做的一切,从八年前远走异国后,这世上就再没有谁能像楼珏迹对她这么好了,她看得清楚自己的心,很想和楼珏迹在一起,然而现实并不允许。

  楼珏迹笔挺的肩背一点点垮下去,俊逸的眉宇染上灰白,心里自嘲又疼痛,他纠缠曲意璇吗?是啊!一开始他和曲意璇发生关系就是意外,本来天亮后成年男女各走各的,但因为他对曲意璇的猛烈追求,曲意璇才勉强跟他在一起。

  其实从始至终都是他的单恋。他似乎忘了直到回国前曲意璇还没有答应跟他在一起,他以为来日方长可以慢慢来,但一个小生命的到来又失去,给他的自作多情画上了句号。

  病房里陷入长久的沉默,这时戚昕薇和年轻的妇产科男主任走进来,楼珏迹死寂的双眸陡然一亮,猛地起身满怀着希望问:“昕薇,我和意璇的孩子呢?”

  “我只知道我大嫂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大哥的。”戚昕薇身形高挑气度不凡,两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复杂的神色被脸上的口罩遮掩,她瞥了一眼戚方淮,语气平静道:“我们尽力了,但很抱歉大嫂被殴打得太严重,在送来医院的途中大出血,我们没能保住孩子。”

  楼珏迹高大的身躯剧烈一晃,差点栽在地上,他笑着摇摇头,一把甩开要扶住自己的徐子昂,几个大步走过去伸手抓住妇产科主任的衣领。

  “陆尚崇你说。”楼珏迹双眸阴冷一片杀气,用危险十足的语气质问,“我只相信你,你告诉我曲意璇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不在?”

  陆尚崇是陆政行大哥的儿子,比楼珏迹小两岁,是法国留学归来的高材生,年纪轻轻就已经坐到这家市级医院妇产科主任的位置,他一双鹿眼很迷人,眉宇间充斥着一股英挺和正直的气息,丝毫不惧怕楼珏迹的威胁。

  陆尚崇与楼珏迹对视着,用职业化的语气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楼珏迹的手一下子松开了,空气中紧绷的那根弦也随之断裂,楼珏迹深眸中忽然涌上一片潮热。从温哥华到这里的十几个小时他始终都在支撑着,这一刻如同燃尽的蜡烛,耗光了所有力气,他踉跄着往后退,身形不稳“砰”重重地栽在墙上。

  而楼老爷子的手止不住地抖动着,笔直的肩背变得佝偻,突然苍老了很多,他确实不会让楼珏迹和曲意璇在一起。但若是曲意璇怀上了楼家的骨肉,那意义就不一样了,他肯定会留下孩子。

  可孩子已经没了,一切全晚了。

  “你们若是没什么事就出去吧,意璇需要休息。”戚方淮在这时沙哑地开口,他心里的难过绝对不比楼珏迹少,让这些人全都离开不要打扰曲意璇,他想一个人好好地陪着曲意璇。

  既已成定局,楼老爷子还能说什么?活这么大年纪第一次被晚辈轰出去,他颜面尽失,握着拐杖脸色难看地转身走出去,但刚到门口,楼老爷子只听见楼珏迹忽然嗤笑了一下,“戚方溯,这是你们几人联合起来骗我的。”

  “意璇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怎么可能让她留下来?于是借着这场意外顺理成章地让医生拿掉了孩子,连意璇都被你骗了。戴面具是吗?行!我今天非要揭开,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不是戚方溯。”

  一阵响动传来,楼老爷子再回头时,只见楼珏迹和戚方淮在病房里打起来,这个混账东西!楼老爷子气得不行,满脸皱纹抖动着,拐杖用力拍了一下地板,楼珏迹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干出打架这么幼稚的事,多年的教养和风度哪去了?

  戚昕薇也很吃惊,认识楼珏迹十多年,她是跟楼珏迹的朋友关系保持时间最长的女人,自以为很了解楼珏迹,这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掌控全局的从容样子,她从来没见过楼珏迹痛苦、沮丧、失控等等一切负面情绪都和楼珏迹沾不上边,他太完美。完美到没有七情六欲,完美到不真实,更是完美到让任何女人都走不进他的内心。

  然而此刻楼珏迹却失控了,为了曲意璇和他们失去的孩子,是啊!楼珏迹是真的在乎曲意璇吧?

  “你们不要打了!”病床上曲意璇惊慌地喊着,用胳膊撑着坐起身,戚方淮昏迷不醒八年,目前还在做康复治疗。怎么可能是楼珏迹的对手?眼看着戚方淮落于下风,曲意璇急得眼泪掉下来,想让站在旁边的季然帮戚方淮。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楼珏迹已经把戚方淮脸上的面具揭掉了。

  下一秒整个病房里变得死寂,时间突然静止了,曲意璇猛地看过去,紧接着她满脸惊骇,抬手捂住嘴差点尖叫出来,眼前发黑险些没有昏厥。

  戚方淮的半张侧脸俊美精致,可左脸上竟然有那么丑陋可怖的伤疤,这种丑陋让人多看一眼都会反胃恶心,像是怪物一样,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曾经的戚方淮有着那么高的颜值,被大众评为四千年难遇的俊美男子,是多少女人心目中的男神、多少名媛闺秀费尽心思想嫁的梦中情人,可现在他的脸毁了。对他来说是太大的打击,也是最痛的耻辱,因为尊严和自卑他不得不戴上面具,从此无法出现在公众场合。

  然而楼珏迹此刻却那么残忍地揭开了戚方淮的面具,让戚方淮仅存的骄傲被摧毁。

  曲意璇心疼得厉害,苍白的脸上全是泪水,语气里满含着讽刺问楼珏迹,“看到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吗?”

  怎么回事?楼珏迹盯着手中的面具微怔,没想到面具后真的是一张被毁得惨不忍睹的脸,他薄唇紧抿,抬眸想看清楚戚方淮的脸。

  但戚方淮抬起胳膊遮住他的视线,楼珏迹的目光陡然一沉,正要说些什么。

  “楼珏迹,之前你不是问我喜欢的男人是谁吗?”曲意璇在这时开口,两天前楼老爷子的羞辱之言回响在脑海里。曲意璇的唇畔溢出自嘲和讽刺,既然她配不上楼珏迹,那就在今天结束两人之间的一切吧!

  病中她的嗓音嘶哑无力,却一字一字清晰地传入楼珏迹耳边,“我爱的男人就是戚方淮。现在他回到我身边,我就不需要你了,你不过是我二哥不在时的替代品,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啪嗒”一下。楼珏迹手中的银色面具掉在地上,高大的身躯僵硬到不能动弹,目光呆滞又恍惚地看着病床上的曲意璇,眸底的猩红越来越浓烈,楼珏迹的薄唇褪去血色,喉咙艰难地滚动着,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只发出低低的几个字,“替代品?”

  他用力点点头,猝然闭眼压下险些汹涌而出的热液,“曲意璇你记得,我会让你为这句话付出惨痛的代价。”,说完楼珏迹猛地转身大步往外走,毫不停顿如此决绝,留下病房里的楼老爷子和徐子昂惊呆地站在原地。

  卧槽太可怕了!没人比徐子昂更清楚楼珏迹的报复心有多强,对曲意璇来说,那将会是毁天灭地的灾难。

  徐子昂同情地看了曲意璇一眼,基本上能预测到她的未来了,她是哪来的胆子背叛楼珏迹这样的男人啊?徐子昂缓过神,连忙追着楼珏迹快步离开了。

  --------

  几分钟后病房里只剩下戚方淮和曲意璇,暴风雨过后一切都归于平静,戚方淮捡起地上的面具走去洗手间,从里面反锁上门。

  而曲意璇像是耗光了所有力气,身子一软猛然瘫坐在床上,她满头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脸上全是泪水,宽大的病服套在纤弱的身子上更显得伶仃孤单。

  曲意璇整个人像是被抽去灵魂,双目无神久久未动,只有眼中的泪水汹涌不绝地流出来,她刚刚那么伤楼珏迹,从此往后她和楼珏迹彻底没可能了吧?

  也好,既然她配不上楼珏迹。那就应该放手成全楼珏迹和别的女人,这是最好的结局。

  --------

  洗手间里戚方淮高大的身躯站在镜子前,手中拿着湿巾纸将半边脸上的妆容一点点擦去,很快镜中露出整张俊美无暇的脸,丁点都看不到丑陋伤疤的痕迹,戚方淮性感的嘴角勾出一抹嘲笑。

  所幸他早有准备在脸上化了妆,这对于常年拍戏的他并不难,而刚刚曲意璇只敢看一眼。楼珏迹想再探究竟时,他用胳膊挡住脸,由于化妆技术的高超和逼真,其他几人所站的角度自然没有发现异常。

  戚方淮从洗手间走出来坐在床边,曲意璇仍旧是失魂落魄的,戚方淮心疼不已,伸手要把曲意璇搂入怀中。

  可曲意璇浑身一震,猛地挥开戚方淮躲开了。片刻后曲意璇回过神,捕捉到戚方淮眸子里一掠而过的痛色,曲意璇顿感愧疚,“二哥”

  “我知道刚刚吓到你了,放心吧!以后在你面具我都会遮着自己的脸。”戚方淮语声温柔并没有责怪曲意璇,见曲意璇的神色中满是自责,戚方淮笑了笑不以为然道:“我没事。意璇,我担心的是你。你还好吧?”

  曲意璇怔愣,虽然身上多处伤痕,但并没有伤到筋骨,在医院休养几天就好了,可心上的痛要如何治愈呢?范淑琴一语成谶,她果真被抛弃了,落得如此潦倒心伤的下场。

  曲意璇的手抚上平坦的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好像感知到了那里面孕育着的小生命,又向戚方淮确认了一遍,“我的孩子真的还在吗?”

  “在,二哥不会骗你。昕薇说你要想顺利生下这个孩子,就得好好在医院保胎。”戚方淮抬起修长的手指擦着曲意璇脸上未干的泪痕,抿了抿薄唇问:“但意璇,你真的打算留下这个孩子吗?”

  “你想清楚了,就算你跟大哥离婚。你也不可能和楼珏迹在一起,既然这样,难道你要一人生下孩子独自抚养长大?先不说这个过程有多艰辛,你现在还是大哥的妻子,他不会允许你生下楼珏迹的孩子,所以我劝你把这个孩子拿掉。”

  曲意璇闻言脸色骤然一寒,用力推开戚方淮的手往后躲远,那满脸防备冰冷的样子仿佛下一秒戚方淮就会杀死她的孩子,曲意璇两手护着肚子沉默不语。

  从醒来后知道孩子还在的那一刻,她就下定决心保住这个孩子,但楼老爷子肯定不会允许她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生下楼家的骨肉,所以她要求戚方淮几人帮她演了刚刚那场戏。

  虽然她和楼珏迹没关系了,但也下不了狠心打掉孩子,从小到大她经历了那么多次抛弃,若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亲手杀死孩子,那她和曲母有什么区别?这是她心里永远都抹不掉的阴影和痛苦,不想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再者,她一个人孤单了这么多年,这世上没有谁是真正属于她的,有这个孩子就不一样了,这是她最亲的亲人,她不用再害怕背叛和抛弃。

  曲意璇的一举一动戚方淮都看在眼里,男人目光里的复杂转瞬即逝,他俯身搂着曲意璇的腰让她躺下。温柔又低沉地说:“你休息吧!好好考虑到底要不要留这个孩子,明天再告诉我你的决定。”

  曲意璇点点头,见戚方淮眼中血色浓重,眉宇苍白一片疲惫之色,知道戚方淮从m国赶飞机过来后一直守在她床边,曲意璇心软了,放下戒备关怀地对戚方淮说:“二哥你也去休息吧!有医护人员在就好了。”

  戚方淮闻言胸腔里涌出激动和狂喜,已经有八年没有得到曲意璇的关心了,他眸底酸涩,红了眼嗓音沙哑地应着,“好,我等你睡着。”

  曲意璇温顺地闭上双眸,身体过于虚弱疲惫,很快她就睡着了,放在肚子上的手始终没有移开。

  戚方淮小心翼翼地拿起曲意璇的胳膊塞入被子里,看着女人苍白的脸和湿润的眼睫毛,戚方淮心疼得厉害,俯身贴过去在曲意璇额头上印下一吻,很久后戚方淮起身离开病房。

  从外面关上门后,戚方淮眼里的柔情转瞬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狠戾和阴鸷,薄唇扬起优美的弧线,他吐出冷血残忍的字眼,“那些殴打少奶奶的女人让警方多关一阵子,出来后她们中未婚的年轻女孩,就卖去会所接客,已婚的,用哪只手打得、哪只脚踹得少奶奶,就把她们的手和脚剁下来。”

  “是。”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