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43章:他去找跟意璇相似的女人

第43章:他去找跟意璇相似的女人

  “大哥你让我换药流掉大嫂肚子里的孩子?”诊室里戚昕薇惊讶地盯着坐在对面的戚方溯,她摇摇头一副你疯了的表情说:“你放弃这个念头,这种有违职业操守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你大概不知道,在妇产科上班两年,我从来没有给任何一个孕妇做过流产手术。”

  戚方溯不以为然地勾唇,烟色眼眸里浮起嘲弄,“你心知肚明这个孩子是楼珏迹的,正是因为出于私心,刚刚在病房里你才骗了楼珏迹。意璇肚子里的孩子若是没有了,对你有益无害。”

  “昕薇,你难道不想嫁给楼珏迹吗?我们来合作,我可以让你成为楼家的孙媳。”

  这个条件的诱惑力不小,戚昕薇承认自己喜欢楼珏迹,然而她笑着云淡风轻地拒绝了戚方溯,“你错了大哥,我隐瞒实情是为了顾全大全。其一,意璇是戚家的大少奶奶,我不想让她和楼珏迹纠缠不清,有损我们整个戚家家族的名誉。”

  “再者,楼老爷子不可能让身为戚家大少奶奶的意璇生下楼家的孩子,我这是在保护大嫂和孩子,所以请你不要利用我想嫁给楼珏迹的心理,让我帮你做伤天害理之事。相反,我会尽自己所能保护大嫂肚子里的孩子。”

  戚方溯俊脸紧绷,手攥成拳头。

  “这两天你一直守在大嫂的病床前,有件事可能忽略了。”戚昕薇说着从曲意璇的病历本中抽出其中一张检验单,放在戚方溯手边,她含笑的目光盯着戚方溯,缓慢地说:“大嫂肚子里孕育的是双胞胎,你要杀死的,可不只是一条生命。”

  什么?!戚方溯浑身一震,一点点睁大瞳孔盯着检验单上显示的图片,指尖控制不住地抖动着,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曲意璇怀得竟然是双胞胎,这比中五百万大奖还不容易,多少父母梦寐以求着想要双胞胎,为此有人还专门去做试管婴儿,过程中杀死一个又一个胚胎,只为留下同卵或异卵双胞胎。

  楼珏迹真不是一般的幸运,只是和曲意璇发生一次关系,不仅让曲意璇怀了孕,且还是双胞胎。

  戚方溯浑身上下蔓延着阴冷,检验单被他狠狠揉碎在大掌中,胸口燃烧着熊熊烈火,一颗心都快要爆炸了,他嫉妒得发狂。

  一年前他知道曲意璇在温哥华后,就筹划着如何让曲意璇回来,曲家是做婴幼儿用品的,于是他在暗中操纵了曲氏的假奶粉事件,让曲家面临破产的危机,然后他以救世主的身份帮助曲家,条件是让曲意璇嫁给他。

  不久后他很顺利地跟曲意璇举办婚礼,但从此各种意外来了,新婚夜楼珏迹的出现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失败,他放不下曲意璇,选择吞下所有屈辱,用婚姻禁锢着曲意璇。

  结果没想到他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大耻辱,那就是曲意璇怀孕了,就像他被戴绿帽子却不舍得跟曲意璇离婚,此刻他那么想弄死曲意璇肚子里的孩子,但他怎么舍得伤害曲意璇?

  当年简约拼死也要生下优优,证明了母爱有多伟大,他知道曲意璇拥有的太少太少了,只有这个意外到来的孩子是真正属于曲意璇的,若是失去了,他相信性情孤傲的曲意璇也不会活下去。

  “大哥,我不知道你和大嫂之间有什么误会,但我相信身为男人,你会为一个女人流泪,那就代表你一定很爱大嫂。既然爱,为什么要伤害她?”戚昕薇知道戚方溯患了抑郁症,这种情况下生怕他病发,戚昕薇很耐心又温和地劝道:“意璇怀了楼珏迹的孩子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你舍不得伤害她,何不喜当爹,以守护者的身份陪在她身边?”

  喜当爹?他真没有发现自己有这么伟大,戚方溯血红色的眼眸里风起云涌,俊脸上一片颓败之色又满含着痛色,半晌后他“啪嗒”一下打开打火机,幽蓝色的火焰跳跃出来。

  那张检验单很快化为灰烬,戚方溯声线沙哑却不容置疑地对戚昕薇说:“这个结果暂时先不要让意璇知道。大众殴打意璇这件事上了头条,封姨肯定会看到,如果她问起孩子一事,你就告诉她没保住。”

  封碧芝若是知道曲意璇怀孕了,必定会想方设法弄死孩子,他不能让曲意璇再从鬼门关里走一趟。

  戚昕薇点点头,“难得大哥能相信我这个二房的女儿。”

  戚方溯没再说什么,长身而起走出病房。

  他刚离开没多久,陆尚崇经过敲了敲戚昕薇诊室的门,“一起下班,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戚昕薇抬头看到陆尚崇颀长的身躯倚门而站,外套挂在臂弯上,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那么干净温润,让人移不开目光,戚昕薇笑道,“我自己开了车过来。”

  戚昕薇背对着陆尚崇脱下白大褂,里面穿着修身的羊毛衫,衬得腰肢越发纤细、胸前丰满,陆尚崇在戚昕薇换好外套回头之前别开目光,而后两人一起往电梯走去。

  “没想到一直以来把职业当成信仰的主任,今天会隐瞒病患的病情。”外面霓虹灯火,夜晚医院里很安静,戚昕薇脚上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有规律的响动,她侧过头淡笑着对陆尚崇说:“尤其楼珏迹是你的堂哥。我有隐瞒实情的理由,主任你呢,是因为什么?”

  “为了楼家家族的太平。”进电梯时陆尚崇拉了一下戚昕薇的胳膊,又很快松开,电梯门合上,安静狭窄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夜已经很深了,勾起些许暧昧,陆尚崇转开目光没看戚昕薇,“阿迹失去一个喜欢的女人不算什么,但若是他跟你大哥抢曲意璇,恐怕到时候楼戚两家会两败俱伤。”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陆尚崇没有告诉戚昕薇,楼珏迹和曲意璇划清界限了,戚昕薇就有机会了,这么多年戚昕薇默默地陪伴在楼珏迹身边,等楼珏迹喜欢她,等得几乎不抱有希望了。

  而他看着戚昕薇耗掉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纪去爱楼珏迹,戚昕薇不觉得辛苦,可他很心疼,他想把握一切机会尽自己所能成全戚昕薇。

  陆尚崇薄唇微抿,垂眸凝视着戚昕薇精致的侧脸,低低地问:“我刚刚听到你大哥说楼戚两家将要联姻,意思是你很快就会嫁给楼珏迹了?”

  ————

  戚方溯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累到极致却始终合不上眼,翻来覆去想着的全是曲意璇怀孕一事,半晌后他起身走过去坐在床头,抬起手指拨开曲意璇额头的一缕发线,晕黄的灯光下他双眼遍布血丝,久久地凝视着曲意璇。

  戚方溯把曲意璇的两手紧握在掌心里,低头脸埋在臂弯中,男人喉咙里发出沙哑又无力的声音,“意璇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门外的季然看到灯光下男人佝偻的背影,落寞颓废,她顿住脚步,过了一会儿把刚推开的门合上,季然站在走廊里看着手中的药瓶,这时候如果让戚方溯吃药,相反戚方溯会发疯。

  罢了,就让他继续折磨自己吧。

  戚方溯彻夜未眠一直在病床边守着曲意璇,简约打来几次电话,他拒接后干脆关机了,凌晨五点钟天还没亮,戚方溯从椅子上站起时浑身的血液猛然上涌,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栽在地上。

  戚方溯按着额头好不容易缓过来,走出病房吩咐季然,“去打份协议来。”

  季然看到戚方溯那苍白如僵尸的俊脸吓了一跳,连忙应着戚方溯,“是。我顺便把早餐送过来。”

  ————

  早上曲意璇是被饿醒的,一股浓郁的粥的香味扑鼻而来,曲意璇侧头看到穿着白衬衣打开餐盒的男人,冬日清晨和熙的阳光洒进来,让这一幕温柔美好如画,但男人脸上戴着银色面具,曲意璇扬起的嘴角微僵。

  “醒了?”见睁开眼的曲意璇正神色恍惚地盯着自己,戚方淮柔声问,俯身搂着曲意璇的腰坐起,把枕头垫在曲意璇的背后,他端着粥吹冷后,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给曲意璇。

  这八年来曲意璇一直很怀念戚方淮宠着她的时光,可此刻吞着戚方淮喂到唇边的粥,曲意璇想到在温哥华那几天生病时,楼珏迹也是这样细致入微地照顾着她,并且时不时就会凑过来亲她的唇。

  一瞬间回忆里全都是那个男人的气息,曲意璇的心猛地一疼。

  “我大哥呢?”曲意璇破坏掉这温馨的一幕问,戚方溯知道她怀孕后是什么反应?

  照着戚方溯那阴鸷的性情,必定会让她打掉孩子,她要想想自己该怎么办,跑吗?戚望川不会让她走,留下来,她拿什么跟戚方溯抗衡?

  “大哥去外地拍戏了。”戚方淮放下手中的瓷勺,目光紧锁着曲意璇,心里抱有最后一线希望问:“意璇,关于孩子一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是留下,还是做手术拿掉?”

  “我要留下孩子。”曲意璇不假思索,伸手握住戚方淮的胳膊恳求道:“二哥你对我这么好,从小到大不管我提出多过分的要求,你都会满足我。现在我怀了楼珏迹的孩子,若是大哥让我打掉,你会护着我的对吧?”

  戚方淮浑身一僵,对上曲意璇那双眼睛,水盈盈的,因为脸色苍白,越发衬得瞳孔乌黑清透,她本就娇弱如芙蓉,病中就更让人怜惜,戚方淮的心顿时柔软得不成样子,真想什么都答应了曲意璇,只要她能快乐,哪怕将他的命给她都可以。

  “大哥走得时候让我把一份协议交给你。”戚方淮竭力让自己心硬起来,从季然手中接过一份蓝皮文件,“协议中说他会保护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让楼老爷子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你的孩子就是安全的。”

  “但大哥的条件是继续跟你保持着名义上的夫妻关系,除非是他提出来,否则你不能跟他离婚。”戚方淮微抿的薄唇越发苍白,把文件递给曲意璇,喉咙滚动着艰涩地说:“你如果同意,就在这份协议上签字。”

  曲意璇指尖颤抖,垂眸表情僵硬地盯着协议书,良久后讽刺地冷笑出声,她到底和戚方溯有什么仇?新婚夜若不是戚方溯设计她出轨,如今她怎么会落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结果她的命差点丢了,戚方溯还是控制着她,以保护的名义用这场婚姻禁锢她一辈子,其实在戚方溯把她从国外带回来时,就准备好了这份协议吧?

  行啊!

  她签,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和抛弃,反正她这辈子都没有获得幸福的权利了,既然如此,她让戚方溯也不好过,他们两人就互相仇视到老、折磨到老好了。

  曲意璇劈手夺过文件打开,从季然手中接过钢笔,她连看也没看,就“刷刷”地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后泄愤似的用力把文件夹丢到落地窗上,金属砸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动,曲意璇闭眼的瞬间,泪水顺着苍白的脸滑落而出。

  “意璇。”许久戚方淮的目光才从掉在地上的文件夹转回来,他伸手小心翼翼地抚上曲意璇的脸,面具下的眼眸里含着痛楚,“你是不是恨大哥?”

  曲意璇没有回答戚方淮,躺回床上拉着被子盖住自己,她转身背对着戚方淮,闭上眼语气淡淡地说:“我没什么大碍,二哥回M国做康复治疗吧!”

  戚方淮的喉咙一哽,满眼伤痛地望着曲意璇的脊背问:“你现在连二哥也讨厌了吗?”

  “没有。”曲意璇身子微僵,是真的没有讨厌戚方淮,但她实在太累了,疲于应付所有人,对比之前在温哥华,她更加不愿相信这个世界了。

  戚方淮所有的话全吞回去,面对开始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曲意璇,他毫无办法,难道他所做的一切真的伤害到了曲意璇?他只是想把曲意璇永远留在身边,这样也错了?

  戚方淮担心曲意璇这样会憋出病来,想找个人来开导她,简约吗?不行,若是她们两人见面了,她们都会很痛苦,曲家人曲母或曲敏吗?那更不可能,曲母只会算计曲意璇,曲敏一心想害曲意璇。

  戚方淮翻遍了所有跟曲意璇有关系的人,结果竟然没有一个人合适,他突然发现原来不知何时曲意璇竟然众叛亲离了,她仿佛真的被全世界的人抛弃了。

  ————

  曲意璇昏昏沉沉地睡了很长时间,再醒来已经中午了,睁开眼看到床边坐着眉眼柔婉漂亮的女人,曲意璇愣住,“姐?”

  “是我。”见曲意璇迷迷蒙蒙的,简约伸手拨开曲意璇额头的发线,如往常那样眼眸里带着笑意,仿佛她们之间不曾发生过“两女争一夫”,简约柔声道:“优优生病了,我送她来医院,就顺便过来看看你。”

  只是顺便?曲意璇唇畔溢出苦笑,看来还是不一样了,在简约心中她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曲意璇的心微疼,想到戚方溯去外地了,她蹙眉问:“大哥他没有去看优优吗?”

  “没有,昨晚我给他打电话没接。”简约摇头,优优昨天发高烧,家里只有一个佣人,优优抱着她不松,而四十多岁的李姨不会开车,戚方溯一直不接电话,简约急得都快哭了。

  后来还是让她的男经纪人跟她一起把优优送到医院,简约在床边看守了优优整夜,眼睛都熬红了,听说曲意璇出事后,她连妆都来不及化就赶来了。

  曲意璇不知道该说什么,抿唇沉默时,简约握住她的手,“意璇,我要去外地拍《无迹可寻》这部戏,封闭式的,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回来,我顾不上优优。现在你住戚家,你能把优优带去戚家照顾吗?戚家的佣人比较多。”

  曲意璇一愣,带优优去戚家?她自顾不暇,能照顾好优优吗?简约应该是看了报道才知道她被群殴一事,并不知道她差点流产性命不保。

  曲意璇本想拒绝,但见简约一脸的苍白和疲惫,她顿时心软了,是她亏欠简约的,在简约忙碌时帮忙照顾优优又何妨?她没有忘记自己是优优的义母。

  于是曲意璇笑着点点头,“好,我后天出院,到时候你把优优带过来就可以了。”

  ————

  那天楼珏迹从医院离开后身体就垮了,几年没有生过病,这次疲劳过度导致晕倒,养了一个多星期才恢复过来去公司上班,他像是没事人似的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会议、出差、加班以及应酬谈生意满世界飞,连楼明衡这个一家之主都没有楼珏迹忙。

  一个多月楼珏迹都没有回过楼家老宅,每次楼老爷子打电话给徐子昂,徐子昂的回答千篇一律,“老板应酬时喝醉了,就顺便在酒店休息。”

  他孙子是会喝醉的人?楼老爷子哑口无言,逢年过节时楼家十几个人加起来都不如楼珏迹的酒量,这些年再多的应酬,楼老爷子都没有听说楼珏迹醉过,何况楼珏迹很自律,绝不允许自己处在酒醉状态,他永远都是清醒理智的。

  如今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心中郁结吗?楼老爷子心疼啊!

  他打电话给任飞扬,让任飞扬带楼珏迹去娱乐场所消遣消遣,也不像平常那样各种叮嘱教训任飞扬不要让楼珏迹陪他玩女人,反正楼珏迹高兴就好。

  任飞扬确实把楼珏迹弄去了,但结果叫了会所里所有的女人过来,楼珏迹没一个看上眼的,于是任飞扬把十几个小鲜肉找来让楼珏迹挑选,没用,楼珏迹眼皮都不抬一下。

  任飞扬拽着楼珏迹准备换下一家,楼珏迹总算有了动静,却是拿出钱包抽出里面的十几张照片,一一摊开在桌子上对会所的兰姐说:“找一个跟这些照片上相似的女人过来就可以了。”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