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44章:背靠楼珏迹好乘凉

第44章:背靠楼珏迹好乘凉

  楼珏迹话说得云淡风轻,可任飞扬一口红酒直接喷了出来,卧槽啊!认识三十多年了,他怎么没发现自己的好兄弟有偷窥的癖好?

  任飞扬眯眸看过去,照片里的女人无一例外全是曲意璇,其中一张背景是温哥华曲意璇的住所,清早的阳光洒进来,女人拿着花剪站在窗边,正低头修剪着花瓶里的混色玫瑰,唇畔扬起笑,慵懒又娴静;还有一张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曲意璇一手托着下巴看书,侧脸专注又沉静。

  另外一张是在红艳似火的枫树下,曲意璇半蹲着和三岁的优柔说话,全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芒,含笑的眼神里对孩子的怜爱隔着照片都能感觉到……等等,这些照片抓拍的角度都太美,堪比精心制作的大片,楼珏迹找得这个偷拍侦探绝对是个顶级摄影大师。

  “啧啧啧,真是不得了了,原来曲小美人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被你这头狼盯上了啊!我是该同情曲小美人呢,还是羡慕嫉妒恨她?”任飞扬说着就把桌上的一张照片顺走了,先偷藏起来再说,指不定以后会用到呢!

  然而下一秒任飞扬的胳膊就被楼珏迹反剪在背后,似乎听到骨头断裂的“咔嚓”一声,那力道重得简直快要把任飞扬的手臂给卸下来,任飞扬疼得嗷嗷大叫,松了照片回头向楼珏迹求饶,“妈的智障!还你了还你,快放开我。”

  楼珏迹敛起目光中的狠辣收回手,薄唇紧抿着弯身捡起那张照片,好像落上了很多灰尘似的,他用自己雪白的衬衣袖口擦了又擦。

  这动作惊得旁边的徐子昂下巴都快掉了,要知道老板这人有很严重的洁癖,穿得衣服永远都是整洁崭新的,此刻竟然用昂贵的衬衣擦灰尘,关键那层灰尘未必存在。

  再者,别人的钱包里装得都是纸钞,可他老板钱包中都是同一个人女人的十几张照片,每天携带在身上,老板这是病了啊!且病得不轻。

  兰姐几人也有些吃惊,平日他们小心翼翼伺候着的大爷都是任飞扬,何时见这位楼少发过火?以她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楼珏迹这样不动声色的男人并非脾性温和,而是伪装得太深、太好,一旦触碰到他的禁忌,估计他能把这家会所给拆了。

  任飞扬这个例子在先,兰姐自然不敢拿起照片看,小心翼翼地瞥过去一眼,顿时为难了,不是因为她认出来这女人现在是A市人人唾弃的荡妇,而是她整个会所里都找不到像曲意璇这么漂亮的女人,且她的美很独特,要找相似的都很难。

  十几分钟后兰姐把五六个女人带到楼珏迹面前,她们中要么身形、鼻子、嘴唇等有一处像曲意璇,作为脸盲的徐子昂觉得都一个样,任飞扬认为做消遣的替代品足够了,拍着楼珏迹的肩膀说:“差不多行了!你做得时候关灯,把她当成曲小美人不就可以了?”

  楼珏迹瞥过去一眼,眸底微痛,那么多女人的五官加在一起也拼凑不出他心里完整的曲意璇,他突然觉得意兴阑珊,摆摆手让人都出去了。

  男人高大的身躯颓然地背靠在沙发上,抬起手掌覆盖着苍白的眉宇,想起自己刚得知就失去的那个孩子,以及病房里曲意璇冷血无情的一番话,生平第一次楼珏迹体会到了心如刀割的滋味。

  曲意璇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哪怕今晚他找遍A市所有的娱乐场所,也没有哪个女人像她,既然这样,那就还是她吧!

  在徐子昂以为老板又垮了时,楼珏迹拿出手机给远在温哥华的范淑琴打了一个长途,半个小时后他结束通话,点着烟眉眼不抬地问:“我让你查得事情怎么样了?”

  “你猜得没错,是曲敏。”任飞扬眯着的眸子里一片阴冷,大众再怎么痛恨曲意璇,若不是有人怂恿鼓动,她们也不可能在大街上动手。

  任飞扬知道戚方溯已经报复了那些女人,为了让楼珏迹解恨,任飞扬就对那些泼妇的家人也下手了,反正他是混黑道的,双手早就沾满鲜血满身罪恶,多做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无所谓。

  很多人都以为楼珏迹在痛过之后放下了,但他看到照片的一刻才知道楼珏迹只是把痛深埋在了心底,想到自己失去了一个侄子,任飞扬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这感觉比让那些女人打掉他自己的孩子还难受。

  任飞扬压着情绪问:“曲敏怎么处置?”

  楼珏迹修长的手指弹掉烟灰,“暂时别动她,留着还有用。”

  ————

  这边范淑琴挂断后苍白的脸上全是震惊,愤怒得身子颤抖着,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她立即把电话打给Z国的范娟琴,接通后就兴师问罪,“范娟琴你多少钱把曲意璇卖给了戚方溯?!”

  范淑琴原以为只是普通的商业联姻,戚方溯救曲家不过是顺便,但刚刚从楼珏迹的一番话中,范淑琴才知道范娟琴和戚方溯签订了私人合约。

  范淑琴恼羞成怒,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和曲江波蠢不蠢?你们曲氏的假奶粉事件是戚方溯在暗中一手操纵的,戚方溯主动提出帮你,你还自以为得了多大的便宜是不是?”

  “你和曲江波整天跟孙子似的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他们戚家人,时刻提心吊胆生怕得罪了他们,他们若是想毁约,你们一点办法也没有。看上去戚望川像是在帮你们曲氏,其实他存着吞并你们曲氏的野心懂不懂?”

  范娟琴听范淑琴这么一分析顿时慌了,曲家是暴发户没有什么根基,范娟琴的学历只是高中毕业,但范淑琴这个姐姐是在加拿大留学的高材生,若非当年因为那个男人,范淑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籍籍无名隐匿避世。

  范娟琴自认为头脑和手段都不如姐姐,有时候曲氏的一些大决策她和曲江波都会征求范淑琴的意见,正因为背后有范淑琴这样的女人,曲家如今才能家财万贯,短短几年就成为Z国前一百名富豪。

  范娟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平日张扬跋扈,但此刻却完全没了主见,语声颤抖地问范淑琴,“那我和江波现在该怎么办?”

  “先下手为强。”范淑琴眸色沉冷,唇畔勾着高深莫测的笑,“背叛戚家,去攀附另外一个人。”

  范娟琴蹙眉,“谁?”

  “楼珏迹。”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