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46章:楼珏迹的报复,让她生不如死

第46章:楼珏迹的报复,让她生不如死

  曲意璇手中的花剪一下子扎到指尖,鲜红的血珠子冒出来,她疼得蓦地蜷起手指,转身看着楼珏迹时连眸子里都是笑意,只是那笑疏离又礼貌,“三妹夫今天怎么有时间造访?”

  一个多月不见,这男人的五官轮廓越发凌厉立体,身世背景曝光后他的气场显得更为强大,伟岸的身躯映下一大片阴影,给人很强的压迫感,曲意璇想到刚刚电视里这个男人对外宣布他和戚昕薇两人订婚的消息,心就抽疼。

  三妹夫?她叫得倒是很顺口,楼珏迹狭长的眸子眯起阴鸷的弧度,语气里充满嘲弄,“我今天来当然是商量和昕薇的婚事。不过我想既然戚大少奶奶这个曲家嫁过来的外人都认可我了,伯父伯母也应该会同意吧?”

  这话说完楼珏迹敏锐地捕捉到曲意璇眼中滑过的痛色,他在心里冷嗤,怎么?这冷血的女人会在意吗?

  “哦。”曲意璇也只是表面上跟楼珏迹客套,即便心里有多难受,她也不会表现出来,背过身把最后一枝红玫瑰插入花瓶中,语气淡漠地说:“没什么事母亲你们就先回去吧!很荣幸你们来探望我。只是我不喜欢被人打扰,以后你们能不来,就尽量别来了。”

  这官腔打得真是让人没法接话,曲母看了一眼神色不定的楼珏迹,很自觉地跟曲意璇打过招呼,拉着优优就出去了。

  优优也想把空间留给两人,所以她没挣开曲母,甚至顺手把门从外面关上了。

  曲意璇以为楼珏迹也一起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从背后伸出两只强壮的手臂搂住她的腰,曲意璇瞬间浑身紧绷,猛地低头看到男人腕上的手表,她诧异地睁大双眸,整个人僵硬得不能动弹,楼珏迹这是什么意思?

  “戚大少奶奶的脸色怎么这么白?”楼珏迹缓慢地收紧臂膀箍着曲意璇的身子,可能是刚流产过的缘故,这一抱更觉得曲意璇单薄了不少,想到那个还没有成型就离开的孩子,楼珏迹心痛不已,但曲意璇的无情让他又怒又恨。

  “以前猛烈追求你的男人,突然成为了你的妹夫,你肯定很不甘心吧?”楼珏迹炙热的大掌沿着曲意璇的腰线到腹部,她身上穿着长款家居服,两条纤细的长腿裸露着,楼珏迹带着薄茧的粗糙手掌抚上去,感觉到女人身子的颤抖。

  楼珏迹嘴角勾出邪佞的笑,低头贴在曲意璇耳边语气暧昧地说:“不如我允许你做我的情人。我一个月给你几十万,我和戚大少爷一起满足你的生理需求怎么样,A市人人唾弃的荡妇曲意璇?”

  最后一句楼珏迹加重了语气,字字如刀割在曲意璇心上,她疼得差点昏厥,从那天在病房的决裂之后,楼珏迹这个曾经不顾性命多次救她、每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可以与整个世界为敌护她周全的男人,此刻反过来跟全世界的男人一同羞辱她。

  “放开我。”曲意璇本就苍白的脸褪去所有血色,挣扎着想摆脱楼珏迹的钳制。

  但楼珏迹上前半步直接把曲意璇压在窗台上,男人强壮沉重的身躯覆盖着娇弱的女人,“我偏不放。”

  曲意璇哪是楼珏迹的对手?生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连忙用两手护住小腹。

  楼珏迹越发变本加厉,身体上很快对曲意璇起了反应,他的薄唇落在曲意璇的耳朵上,粗重又炙热的呼吸引起曲意璇全身的酥麻和轻微抖动。

  窗外是一片荷塘,冬日一派枯萎的景象,楼珏迹眸底露出嗤笑和讥讽,“你说这一幕若是被你的小姑子看见了,你会不会又多了一条勾引妹夫的罪名?”

  曲意璇脸色微变,听到门被推开的响动,她猛地回头看去,只见戚昕薇走进来,两人目光相撞时,戚昕薇僵硬地顿住,眼神落在楼珏迹抱着曲意璇腰的手臂上。

  曲意璇心里一慌,猛然用力推开楼珏迹。

  但事实上楼珏迹已经松开曲意璇后退两步,眼眸低垂着不知在想什么。

  曲意璇快步走到戚昕薇面前,试图解释道:“昕薇,我……”

  “既然身为戚家的长媳,我希望大嫂你注意分寸,不要做出有损戚家家族声誉的事情来。”戚昕薇平静地打断曲意璇,看了一眼楼珏迹说:“我过来叫你们吃午饭,大嫂和优优也一起去主园吧。”

  “好。”楼珏迹温声应着戚昕薇,含着讥笑瞥过曲意璇一眼后,走过去牵着戚昕薇的手离开了。

  曲意璇站在原地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真是举案齐眉伉俪情深,冬日温暖的阳光洒进来,曲意璇只觉得浑身的温度在一点点流失,闭眼艰难地吞下喉咙里将要溢出的哽咽,楼珏迹故意让戚昕薇看到后误会她,这就是楼珏迹对她的报复吧?

  楼珏迹觉得她过得还不够悲惨,就把戚家唯一不会伤害她的戚昕薇,也变成她的敌人,她清楚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强,楼珏迹真狠。

  ————

  曲意璇本不想带优优去主园用餐,但等她换好衣服走出住所时,一问佣人才知道优优已经被楼珏迹抱走了,曲意璇心里一惊,为避免生出事端,她匆忙赶过去。

  今天中午戚望川也从公司回来了,曲意璇走进餐厅时,几个人已经分别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楼珏迹两手抱着优优的腰把人弄到椅子上,在他和戚昕薇中间,曲意璇抬眸看过去,只觉得他们像是一家三口。

  佣人陆续把饭菜端上来,戚方旭幽默地说着一些笑话,餐厅里其乐融融的,曲意璇低着头沉默不语,整个餐桌上最多余的仿佛就是她。

  这时戚望川开口问楼珏迹和戚昕薇两人,“我看到今天的头条,说你们两人决定了要下个月二号订婚?”

  曲意璇闻言身子一颤,很艰难地吞下一口米饭,听见对面的戚昕薇用动人的声音回答戚望川,“嗯,楼老爷子订的时间。我本来想告诉你,但媒体昨晚对我们穷追不舍,我只好提前告诉他们了。”

  戚昕薇眯眸笑着,语气里颇有些女儿向慈父撒娇的意味,“没有提前跟爸你商量,你不会生气吧?如果你觉得这个时间不行,还可以再改。”

  “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封碧芝赶在戚望川之前说,保养极好的眉梢眼角遮不住欣喜,如果楼珏迹成为了她的女婿,那么于内于外她都多了一个战友,以楼珏迹显赫的身份和手段,她还愁不是戚方溯的对手吗?

  封碧芝难得谦逊一次,收起平日的锋芒和蛮横,她伸筷子过去夹了菜放在未来女婿碗里,脸上的笑意更深,“楼老爷子是长辈,在整个A市都德高望重。既然他定了下月二号,我们也没什么意见。”

  曲意璇胃里翻涌着,孕吐的感觉又上来了,她极力压制着,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一张小脸越发苍白了。

  优优见状连忙跳下椅子跑过去,抓住曲意璇的手时,发现她掌心里也是冷汗涔涔,优优语气满是担忧和心疼地说:“义母你还好吧?不如优优先陪你回去。”

  她知道义母不喜欢和封碧芝几人待在一起,她也是,封碧芝就像电视里那些蛇蝎心肠的恶毒婆婆,幸亏她妈妈没有跟封碧芝住在一起,若不然妈妈要受多少委屈?

  她更生气的是楼叔叔竟然当着义母的面和姑姑秀恩爱,她看得出来义母很在乎楼叔叔,义母不舒服多半跟楼叔叔有关,她决定以后不与楼叔叔亲近了。

  “抱歉伯母,我有洁癖。”楼珏迹没动封碧芝夹给他的菜,放下筷子拿着餐巾纸对封碧芝说,事实上他也只是吃了几口饭,眼瞧着曲意璇起身要走,楼珏迹无视封碧芝瞬间发青的脸色,抬眸瞥了曲意璇身侧的曲母一眼。

  曲母明白后放下碗,狐假虎威下,她挺直脊背端着架子对戚望川和封碧芝说:“其实我今天是为我女儿和你们家儿子离婚一事来的,我很后悔为了钱把女儿嫁入你们戚家。”

  “如今看到她在戚家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孩子说没就没了,我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可能不心疼?所以我决定取消这笔交易,希望你们戚家能早日放过我女儿,往后她也能找到更好的归宿。”

  曲母这番话犹如平地一声雷,除了不动声色饮茶的楼珏迹,其他几人全被炸得愣住了,优优的小脸惨白惨白的,仰着头满眸子震惊地盯着曲意璇。

  而曲意璇猛地看向曲母,范娟琴这是疯了吗?

  “你说笑呢亲家。”戚望川短暂的诧异后温文尔雅道,可眼镜后的鹰眸却锐利阴鸷,他嘴角微沉,语气里透着警告,“我们戚家帮你们曲氏度过了危机,你们就要卸磨杀驴。如果曲夫人当真这么不讲情面,那就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一旦你们家女儿和我儿子离婚了,我们砸在你们曲氏的钱,你们将会以双倍奉还。”

  戚望川考虑的是两人离婚了,戚家的名誉将会受损,戚方溯作为公众人物,一旦出了丑闻,公司会受到牵连,再者,他还没有从曲氏这块肥肉上捞到好处,怎么可能允许曲家毁约?

  “我当然知道戚家资助了曲家多少钱,不仅如此,戚方溯私底下还跟我签了一份合同。”曲母丝毫不畏惧戚望川的威慑,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让佣人递给戚望川,“戚方溯给出五千万和国内外各一处房产作为娶我女儿的聘礼。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律师公证过,章也盖上了,做不了假。”

  什么?!

  曲意璇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心里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感动或是讽刺,戚方溯为娶她为妻,竟然舍得拿出这么多钱给曲母。

  当然,曲母不会承认这笔钱是她敲诈戚方溯的,谁让戚方溯爱曲意璇呢?拿点钱不算什么。

  戚望川颤抖地翻开文件夹,瞳孔骤然紧缩,他根本不知道戚方溯和曲母私下做了这笔交易,用一个曲意璇换他戚家来救曲家,他已经觉得是个亏本的买卖了,戚方溯竟然还追加了这份合同,戚方溯究竟哪来的胆子?!

  “范娟琴我告诉你不可能!”戚望川猛地从餐椅上站起来,手中的文件夹用力摔在桌子上,汤汤水水都溅出来,戚望川用轻蔑的眼神俯视着曲母,阴冷地笑着说:“你们曲家就算把这些钱双倍赔给我,我也不会让方溯和你女儿离婚。”

  呵!真是笑话了,曲家算什么?戚家在A市权势显赫只手遮天,要弄曲家犹如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离婚对戚家百害无一利,他这样威胁范娟琴,就不信范娟琴真的反了天还继续闹下去。

  再者,他戚望川在A市称霸这么多年,连省级的官员都要忌惮他几分,今天范娟琴竟然敢挑战他的威严,若是他就这么妥协了,传出去他戚望川的脸往哪放?回头他再好好跟戚方溯算账。

  “这份合同你毁了也没用,它只是备份而已。”换做平日面对这样的戚望川,曲母早就吓得跪地了,但此刻她仍旧端坐在椅子上,语气凉凉地对戚望川道:“我想戚先生你可能误会了,拿钱资助曲家以及这份合同上的聘礼都是你们戚家自愿,并不具备法律效应。”

  “既是如此,何来的赔偿你们双倍一说?相反,我家女儿和你们儿子的婚姻关系在法律上是有效的,如果两人离婚了,你们儿子应该分我女儿一半的夫妻共同财产。”曲母平日受够了戚家的欺辱,曲家人在戚家人面前就像狗一样。

  如今终于有机会反咬戚家一口,曲母心里别提有多爽快了,当然,这番话都是范淑琴教给她的,而她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本事,完全是因为背后有楼珏迹为她撑腰。

  想到这点曲母更加猖狂了,坐在那里对上戚望川的视线,语声冷厉凌然,“我很想跟戚先生坐下来和平解决这件事,但好像戚先生并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既然这样,那我们只好法庭上见了。”

  “到时候恐怕戚家会损失了钱财不说,如此丑闻一旦曝光,戚家所面对的流言蜚语可想而知。”

  戚望川闻言身形一震,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这已经不是戚方溯和曲意璇是否离婚那么简单的事了,他一向高傲自负,有生以来他的尊严第一次被狠狠践踏,但凡是个男人都不会屈服好吗?

  戚望川用力地点点头,语气充满不屑道:“行啊!我们就法庭上见。别过几天你又来求我,到时候我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仁慈。”

  他就想看看范娟琴能撑几日,纵观整个A市,有实力与他戚家抗衡的只有楼家,但现在楼珏迹已经是他的准女婿了,范娟琴拿什么跟他斗?恐怕还没有把他告上法庭,范娟琴就吓得主动退缩了。

  一场战火平息,始终静默旁观的楼珏迹在这时长身而起,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他温和地笑着对戚望川道:“我今天来得不是时候,不巧碰上这件事,这就先走了。不管怎么说我支持你们戚家,伯父若是有需要帮忙之处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力而为。”

  这话让戚望川所有的怒火烟消云散,很满意地对楼珏迹这个准女婿点点头,“让你看笑话了。”

  楼珏迹没说什么,离开之前目光扫到曲意璇身上,桃花眸里浮起笑意越发高深莫测。

  戚昕薇起身送楼珏迹出去。

  “意璇,妈也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放心,你很快就能摆脱戚家的控制了。”曲母拍了拍曲意璇的胳膊,拽着几乎被吓傻的曲敏走了。

  直到出了戚家庄园,曲敏才从刚刚餐桌上的那场冲击中回过神,拽住曲母的手满眼崇拜道:“妈,你刚刚太霸气了!你让姐夫和曲意璇离婚,是不是为了让我嫁给姐夫?我就知道妈对我最好了。对不起妈,是我太笨,没有明白妈你的良苦用心。”

  “闭嘴!”曲母严厉地打断曲敏,但并没有推开曲敏抱着她胳膊的手。

  这个女儿是她的掌上明珠,既然女儿真的那么喜欢戚方溯,或许在戚方溯和曲意璇离婚后,她能让女儿坐上戚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到时候又可以敲诈戚家一笔,曲母眯起的眼眸里一片阴鸷和算计。

  ————

  大半个小时后戚望川去了公司上班,餐厅里佣人正收拾着桌子上的残局,闹剧结束后曲意璇突然想到优优,结果并没有看见优优,她脸色陡然一变,疾步走出去找优优。

  然而封碧芝拦住曲意璇的去路,往前走着一步步紧逼曲意璇,封碧芝美丽的脸上带着森冷的笑,“曲意璇,我已经让人查清楚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不仅还在,而且是双胞胎,孩子的父亲是楼珏迹。”

  曲意璇大惊,双胞胎?!为什么戚方淮没有告诉她,要对她隐瞒事实?眼看着封碧芝目光里的狠毒,曲意璇心里一阵恐慌,惨白着脸色往后退。

  “你给我们戚家带来了这么大的耻辱,你觉得我会放过你?我早就说过,既然敢回来,你就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再者,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楼珏迹的,可现在楼珏迹要和我女儿订婚了,我不能让你破坏掉。”封碧芝说着一抬手让家里的佣人抓住曲意璇,眼角余光瞥见戚昕薇从外面走进来。

  封碧芝语气严厉地吩咐女儿,“昕薇,我先不计较你为什么隐瞒事实。你现在给我开一副堕胎药来,我要让曲意璇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