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47章:被推入水中,命悬一线

第47章:被推入水中,命悬一线

  戚昕薇面色微变,站在原地许久未动。

  “去啊!戚昕薇你是不是傻?”封碧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恼怒又无奈地教训道:“曲意璇肚子里怀着的是你未来丈夫的孩子,不弄死孩子,难道以后你要当后妈吗?昕薇,你喜欢楼珏迹那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就要修成正果了,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曲意璇破坏掉你的幸福?”

  是啊!她好不容易等到楼珏迹跟她在一起,戚昕薇浑身僵硬,神情复杂地看着被几个佣人拽着挣脱不了的曲意璇,目光里极快地掠过一抹冷意。

  她明知楼珏迹是演戏,还是像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说不定他们能假戏真做呢?过去那么多年她没有争取,默默守护着这份感情,如今有机会了,她难道不应该抓住吗?

  曲意璇的两条胳膊分别被两个佣人反折在背后,她弯着身几乎要跪在地上,听到封碧芝的一番话后她抬头注视着戚昕薇。平日那么孤傲一身反骨,但此刻她的眼中噙满泪水,摇着头以最卑贱的姿态乞求着自己的情敌,“昕薇不要”

  戚昕薇却避开曲意璇的目光,那一刻曲意璇瞳孔中的光芒猝然灭掉,身子一软差点瘫在地上。

  戚昕薇走到封碧芝面前,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冰冷语气说:“我知道了妈。你把曲意璇交给我就可以了,我让人关住她,看守着不要逃了。”

  女儿终于开窍了?封碧芝锐利的眼神久久地盯着戚昕薇,最终选择相信女儿,因为她知道爱情会让人变得疯狂,像当年她爱上戚望川时,戚望川已经有家室了,为了得到戚望川,她明着暗着做了太多伤天害理之事。

  但凡是个女人都有嫉妒心,女儿肯定也不例外,那她就不用担心女儿会对曲意璇手下留情了。

  封碧芝眼中露出满意的笑,拍拍戚昕薇的肩膀。“好,那就交给你处理了。我跟养生馆约好了时间,先过去了。”

  从年轻时封碧芝就很注重身体的保养,对于女人的身体也是,否则她当年如何打败戚望川的正室而顺利上位?直到现在戚望川每晚还对她欲罢不能。

  --------

  戚昕薇目送着封碧芝离开,并且发短信跟司机确定封碧芝不会去而复返了,她吩咐两个佣人把曲意璇带回东园,进了屋让佣人出去在外面守着,她从里面反锁上门。

  “昕薇。”曲意璇抓住戚昕薇的手,眼中的泪水涌出来,哽咽着哀求道:“请你不要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我答应你绝对不会破坏你和楼珏迹的感情。”

  戚昕薇感觉到肌肤都被曲意璇滚烫的泪水灼伤了,心里很动容,做了两年妇产科医生,她见过很多母亲在危险时刻告诉医生宁愿不要自己的命,也得保住孩子,女人们为生下孩子承受了太大的灾难和痛苦,所以戚昕薇深知母爱的伟大和牺牲。

  但她没想到性情孤傲的曲意璇也会因为一个原本就不该留下的孩子,而低声下气地求她,戚昕薇目光复杂,面上无动于衷地盯着曲意璇道:“这话可是你说的,那我让你答应我。”

  “如果我保住了你的孩子,将来有一天这个孩子生下来了,哪怕是长大成人,你也不能告诉楼珏迹孩子是他的。”戚昕薇一字一字平静地说,唇畔的弧度颇有些残忍,“曲意璇。你能做到吗?”

  曲意璇身子一颤,泪珠子停滞在乌黑透亮的瞳孔里,视线模糊怔愣地看着戚昕薇,孩子一辈子都不能跟亲生父亲相认,这是何其可悲又残忍?戚昕薇分明是在断她的后路。

  曲意璇的手抚摸在微微凸起的小腹上,里面孕妇的是两条生命,在没有得知事实之前她可能还会迟疑,但现在知道是双胞胎,身为一个母亲,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都死于封碧芝之手?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保住我的孩子。”话音落下,曲意璇松开戚昕薇的手,闭眼的瞬间泪如雨下,反正这辈子她不可能和楼珏迹在一起了,她也不会获得幸福,孩子是她唯一的、仅剩的属于自己的东西了,她不想再失去。

  戚昕薇心里并没有感到高兴,相反很沉重,其实她并不想变成一个为爱不择手段的女人,但她战胜不了人类的私欲,这些年她爱楼珏迹,早就爱得成疯成魔了,那就只有对不起曲意璇一次。

  “优优不见了。”片刻后曲意璇突然想到优优,面色又是一白,语气担忧地对戚昕薇说:“优优得知事实后跑了出去,我担心她会遇到什么危险,昕薇你让人去找优优。”

  戚昕薇闻言心里也是一慌,握着曲意璇的手安抚道:“好,我现在就去。你别太担心了,找到优优后我立即让人通知你,暂时先委屈大嫂了。”

  曲意璇点点头。

  戚昕薇吩咐佣人如往常一样好好照顾曲意璇的饮食起居,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曲意璇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了,疲惫至极之下她瘫坐在沙发上,一手抚着肚子,眼中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涌出来。她什么都没有了,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保住两个孩子,一想到是双胞胎,曲意璇的唇畔终于扬起一抹欣喜。

  --------

  戚昕薇从东园出来后拿出手机打给戚方溯,响了许久才接通,却传来季然的声音说戚方溯在拍戏,有什么事她会转告。

  “意璇出事了。”戚昕薇平日都是从容不迫的,今天突然一下子发生了太多意外,她的眉宇间染着苍白。低声把一切都告诉季然后严肃道:“不管怎么样,让我大哥在今天之前赶回来,否则我也无法保住大嫂和孩子。”

  季然大惊,“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戚昕薇挂断后又打给简约,问了知道简约的戏杀青,此刻正在回a市的途中,优优并没有联系她,当简约听到优优得知真相后失踪了,顿时吓得肝胆俱裂,“什么?!”

  几分钟后戚昕薇收起手机,叫来戚家所有人在庄园里找优优,但戚家庄园太大,一时半会儿并没有优优的踪迹,或许优优会故意躲着佣人,也或许她已经跑出了戚家庄园,总之直到天黑,他们也没有找到优优,戚昕薇只好派更多的人到外面找。

  七点多封碧芝从养生馆回来,一看园子里兴师动众的,就差没有把绿化带翻过来了,问后知道是因为优优失踪了,封碧芝恼得抬脚踹上管家的膝盖,“一群蠢货找什么?那个野种不见就不见了,最好是死在外面。你们这些人瞎费什么劲?”

  封碧芝这话说完,刚好某个佣人过来汇报说优优找到了,哦?封碧芝扬起描绘精致的眉。眸子里滑过一抹狠戾,转身让那个佣人带她去见优优。

  事实上优优躲在了一处假山后面,由于她的个头小,再加上听到那些人找她的动静,她刻意藏起来,所以让佣人浪费了很长时间。

  优优抱着膝盖坐在冰冷的地上,小身子蜷缩在一起,最初她拿着手机给爸爸打电话,但直到她的手机没电关机了。她也没有联系到爸爸,这让优优觉得爸爸是不理她、不要她、抛弃她了。

  时至今日她总算想明白为什么爸爸那么多年都不和妈妈结婚了,爸爸为什么不和她们生活在一起,不把她们带回戚家,并且还对外隐瞒他们三人的关系等等,原来一切的原因都在于妈妈只是爸爸的情人,而她是爸爸在外面的私生女。

  她知道妈妈无父无母出身不好,没有资格做戚家家族的大少奶奶,而义母则出生在富贵人家。义母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爸爸,但为什么偏偏戚家大少奶奶会是她的义母呢?

  义母对她那么好,为什么要插入她爸爸和妈妈之间?换成其他任何女人都可以,她不想恨义母啊!

  优优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小脸上全是泪水,把脚边的手机屏幕都浸湿了,她一边用小手抹着眼泪一边哭,到后来天色黑了,优优累得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听见一群人走过来的杂乱脚步声,身子一颤猛然醒过来,很快刺眼的手电筒照上优优满是泪痕的脸,优优眯起眼看到走上前的封碧芝,女人嘴角噙着的笑让她害怕,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准备逃跑。

  但封碧芝伸手轻而易举地抓住优优的后衣领,任由优优大喊着挣扎,她也不放开优优,而是凑近盯着优优苍白的小脸和湿润的眼睛。“你全都知道了是吧?没错,你就是戚方溯和简约生的野种。”

  “但如果不是曲意璇抢了你爸爸,恐怕你爸爸早就和你妈妈结婚了。野种,你应该恨曲意璇,却被骗叫曲意璇义母,跟她那么亲密,你对得起你妈妈吗?我告诉你野种,曲意璇把你带回戚家,就是想找机会弄死你”

  优优满脸不可置信地睁大瞳孔,摇摇头吼着打断封碧芝,“我才不是野种!你说谎,义母是好人,她不会害我。你是坏人、是老巫婆。放开我,我要去找义母、找我妈妈。”

  她是老巫婆?这个野种竟然敢骂她!封碧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恼怒地抬起手想给优优一个耳光,谁知优优反而抓住她的胳膊,低下头狠狠地咬上她的手腕。

  封碧芝疼得尖叫一声,松开手猛力把优优推出去。而前面正是一处鱼池,只听“噗通”一声响,优优的小身子被封碧芝丢进池水里。

  本来优优会游泳的,但寒冬腊月的池水冰冷彻骨,晚上甚至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所以没一会儿优优的腿就冻僵了,而且她是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扔进来的,尚未反应过来,小小的身子就慢慢被池水淹没。

  优优出于本能地挣扎挥舞着四肢。“哗啦啦”的水声下她的脑袋露在水面,哭着撕心裂肺地喊,“救命!爸爸妈妈救我”

  但黑夜里并没有人回应优优,站在岸上的几个佣人看不下去这么小的孩子溺死,想跳水救优优,却被封碧芝威慑的眼神震住了,到后来他们全都不忍地低下头。

  几分钟后听到动静的戚昕薇赶过来,眼看着优优小小的身子就要被池水淹没,她大惊失色,什么也顾不上准备跳下去救优优。

  然而封碧芝从背后拽住戚昕薇,怒骂道:“你傻吗?这么冷的天你跳下去自己也会没命。别救了,让她淹死好了。”

  戚昕薇听着母亲冷血的话语,停顿几秒,她忽然转身抬起手“啪”一个耳光扇在封碧芝的脸上,随后也不管封碧芝像是被雷劈了捂着脸愣在那里,戚昕薇“噗通”一下跳入冰冷的池水中。

  很快戚方溯和简约赶过来,看到这种情况后两人二话不说也全都跳进去救优优,一分钟后戚方溯抱着优优冰冷的身子上岸,优优已经冻僵了,由于喝了太多水导致昏迷,戚方溯把优优放在平地上,俯身给优优做人工呼吸。

  简约哆嗦着要打电话,却发现手机因为进水而关机了,她情急之下破天荒地爆粗口,见季然拿出手机,简约两步冲上前劈手夺过来,颤抖着打给救护车,说话时已经泣不成声了。

  后来戚方溯开着车在半路与赶来的救护车碰上,医护人员立即把优优弄上去做紧急救治,戚方溯和简约以及戚昕薇三人都跟着去了医院,途中简约捂着嘴失声痛哭,发疯般好几次差点扑到优优身上。

  戚方溯伸出手臂猛地把简约拽入怀中,紧箍着她颤抖不止的身子,下巴用力抵在她的脑袋上,戚方溯浅淡的烟色眼眸里一片猩红,耳边是简约崩溃的哭声。他用力闭上眼睛,艰难地压下即将涌出来的热液。

  优优被送入急诊室,简约一路跌跌撞撞地扑向急诊室的门,门从里面被关上后,她像是耗尽所有力气身子滑下来,失魂落魄泪流满面地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三人身上全湿了,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冰水湿哒哒的流了一地,戚昕薇找来干毛巾递给戚方溯。

  戚方溯接到手中后走到简约身边。单膝跪地蹲在地上,动作温柔地擦着简约的头发。

  然而简约猛地抓住戚方溯的手腕,抬头用满是恨意的目光盯着他,“优优今天会落水,责任全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和曲意璇结婚,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戚方溯的胳膊僵住,那双遍布血丝的眼眸里溢出嗤笑,挑着薄唇冷嘲热讽地反问简约,“怪我?我倒是想知道无缘无故的。你为什么突然让意璇把优优带回戚家?戚家无人不清楚我和曲意璇的关系,他们不会刻意隐瞒,优优早晚会得知真相。简约,这就是你的计划。”

  戚方溯墨色的头发上滴着水,脸上都是湿的,薄唇泛着青白色,满眼悲哀地看着简约说:“优优被推入水中我心里也很难受,我承认我没有保护好优优,但简约你呢?为了让我回到你身边。你竟然丧尽天良到利用自己的亲生女儿。简约,我真的越来越不认识你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不择手段的女人了?”

  “我利用自己的亲生女儿?”简约的面容苍白没有血色,睁大的瞳孔里全是震惊,控诉着戚方溯,“若是真像你所说,我让曲意璇带优优回戚家是别有用心,你既然看穿了我,为什么不揭穿我?还不是因为你想让优优陪在怀孕的曲意璇身边。曲意璇心里就不至于那么郁结吗?”

  “或者你根本也想让优优得知真相。如今你不愿在优优面前做戏充当慈父了,想借此机会抛弃我和优优。戚方溯,说到底你心里只有曲意璇。你觉得我会纠缠你,破坏你和曲意璇之间的感情吗?我告诉你,我宁愿成全你们,也不要你的冷漠和惺惺作态。”

  戚方溯无力又疲惫地闭眼,不想跟简约做无意义的争辩。

  两人的战火平息在急诊室的门打开后,当听医生说优优没有生命危险时,简约紧绷的神经猛然放松下来。身子一软差点昏厥过去。

  戚方溯让戚昕薇留在医院陪着简约一起守优优,简约哭着在背后决绝地说:“戚方溯如果你走了,优优醒了你让她怎么想?你难道真的不想做她的父亲了吗?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戚方溯脚步微顿,高大的身躯伫立在长廊中许久,后来在简约的哭泣中大步离开了医院,今天他借了剧组的直升机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是因为曲意璇,可优优却出了这种事。

  两边都是他最爱的人,他不能失去任何一方,既然优优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他现在要立即回戚家保住曲意璇。

  --------

  这天晚上a市的某个头条再次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范娟琴发微博承认自己为救公司和高额彩礼逼着女儿嫁给戚方溯,女儿曲意璇在戚家受尽欺辱,她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试图挽回局面让女儿和戚方溯离婚。

  但戚望川为保住戚家声誉,担心这样的丑闻曝光,并不同意离婚,且威胁她,她只能走法律途径等等如此内容的一篇长微博,广大民众瞬间就炸了,让范娟琴拿出证据。

  于是范娟琴在微博上晒出她和戚方溯当初签下的合同,此消息一出,顿时满城风雨。

  --------

  戚方溯刚走进庄园大门,还没来得及去东园找曲意璇,一早在门口等待的管家就让他过去客厅,戚望川有事问他。

  戚方溯抿了抿薄唇没说什么,在玄关处换鞋时就听见杯盏摔在地上的破碎响动,戚望川勃然大怒。“放肆!是谁借给范娟琴这么大的胆子,她还真敢做得出来!”

  “望川你消消火。”封碧芝安抚着戚望川,眼神里一片阴狠,不屑地冷笑道:“范娟琴既然要鱼死网破,我们就奉陪到底。你马上吩咐公关团队发消息称曲意璇出轨在先,跟方溯一直都是有名无实的夫妻,现在肚子里还怀着奸夫的孩子。”

  “我们也把孕检单公众于世,到时候大众舆论肯定都指向曲意璇和曲家,就凭范娟琴那目不识丁的愚妇也想跟我们斗?可笑!”

  范娟琴这话说完,戚望川还没有表态,一直不参与斗争的戚方旭接道:“我看不行。其一我们并没有大嫂出轨的实质性证据,再者,怎么证明大哥和大嫂并未行夫妻之实?第三,你拿孕检报告单出来,大众未必会买账,他们肯定觉得报告单是伪造的。就算不是伪造,你又怎么证明我大嫂肚子里尚未出生的孩子是楼三哥的?”

  “还有妈你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奸夫是我楼三哥,如果把他牵扯进来了,我三姐必定也会被推到风口浪尖。我们出卖了楼三哥,也就相当于跟整个楼家和陆家为敌,到时候不仅我三姐和楼三哥的婚事会黄,并且整件事绝对不是我大哥和大嫂婚变这么简单了。这种情况下走错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这次轮到封碧芝摔杯子了,眼看着戚方溯走进来,封碧芝扬出去的手转了方向,紧接着杯子狠狠砸在戚方溯的脑袋上,随着“噼里啪啦”的破碎声,很快有鲜红的血从戚方溯的额头淌出来。

  封碧芝气不打一处来吼道:“戚方溯你看看自己干得是什么事!现在我们整个戚家都要为你收拾烂摊子,你说接下来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