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51章:楼昶是试管婴儿,母不详

第51章:楼昶是试管婴儿,母不详

  曲意璇骇然睁大眼睛,脊背绷直成一条僵硬的弧度,楼珏迹的儿子都有这么大了?他既然是陆氏集团的儿子,但他和楼昶都姓楼,也就只有他入赘楼家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曲意璇的手用力掐在掌心的嫩肉里,想到最初楼珏迹说愿意和她结婚白头到老,其实是要给他的儿子找一个后妈吧?原来楼珏迹根本就不爱她,她只不过是楼珏迹为儿子选择的众多后妈中的一个,因为她的背叛,楼珏迹放弃了她,目标转移到戚昕薇身上。

  呵!曲意璇在心里自嘲,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在此之前她以为自己伤害了楼珏迹心有愧疚,现在知道从一开始楼珏迹就怀着目的作为救世主出现,他们之间到底谁伤害了谁?回忆起那时楼珏迹对她的宠爱和数次以命护她。她就觉得很讽刺可笑。

  曲意璇泪湿眼底,唇畔却扬起弧度,转头看着已经走到身边的楼珏迹,她装作好奇地问:“那楼昶的母亲是谁?是离开人世了,还是你和他母亲分手了?”

  “我也不知道她的母亲是谁。”楼珏迹刚洗过澡。墨色的发线覆在白皙的眉眼上,少了压迫性的气场,更显性感和俊魅,他云淡风轻地说:“如今医疗技术这么发达,男人可以高价捐精,同样也有女人把卵子捐给医院,所以楼昶是我的精子和某个女人的卵子结合而成做出的试管婴儿,其母不祥。不过以后楼昶就有母亲了,他的母亲是”

  楼珏迹话语微顿,在曲意璇身侧坐下来。俯身凑过去贴在她耳边,一只大掌掐在她柔软纤细的腰上,炙热的呼吸全数喷洒在她的敏感处,察觉到女人的轻微颤抖,楼珏迹嘴角的笑意更深。柔情缠绵的样子,用邪魅的语气一字一字道:“不久的将来,楼昶的母亲是戚昕薇。”

  “”妈的智障!楼珏迹耍着她玩呢?曲意璇眼中露出嗤笑,侧头对上楼珏迹的视线,不以为然地扬唇,“楼先生说话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让人误会我很想做你儿子的后妈,那就不好了。虽然我声名狼藉,但不至于沦落到当后妈的地步吧?”

  “你要知道一心想把我逐出戚家的人是封碧芝,戚方溯可没想着跟我离婚。相反,他给我锦衣华服、珠宝无数,一直把我捧在手心里宠呢!”曲意璇悉数奉还楼珏迹那天讽刺她的话,她如果不还击,楼珏迹必定会更加践踏她,后妈吗?

  谁爱做谁做去!

  楼珏迹狭长的桃花眸陡然一眯,这女人必须跟他对着干吗?他掌中用力捏着曲意璇腰上的软肉,见她疼得蹙眉,楼珏迹话语里的威胁意味十足,“看来戚大少奶奶很怀念在老公身边的日子啊!既然这样,我打电话给封碧芝。让她把你接回去怎么样,嗯?”

  曲意璇哑然失语,抿紧唇沉默地瞪着楼珏迹。

  楼珏迹满意地挑起眼尾,放开曲意璇后转身把楼昶抱在膝盖上,摸了摸男孩的脑袋。楼珏迹满眸子的温柔,语气怜爱地说:“楼昶,这个女人是我们家新来的佣人,以后负责照顾你。”

  楼昶眨着眼睛,顿时懵了。

  楼珏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承认过他的身份,几个月前任飞扬把他带到楼珏迹身边时,他冲上去紧抱着楼珏迹的腿喊爸爸,但楼珏迹推开他,目光里透着森寒和冷厉告诉他以后只能叫楼叔叔,更不能在外人面前亲近他,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此刻楼珏迹一反常态对他这么温柔,是因为这个新来的佣人吗?可以确定的是这位阿姨并非楼珏迹为他找的后妈,楼昶放心了。

  他抓住亲近楼珏迹的机会,用两只短小的胳膊抱住楼珏迹的脖子,脸蹭着楼珏迹宽厚的肩膀。真是太有安全感了,楼昶撒娇似的用稚嫩欢喜的嗓音应着,“我明白了爸爸。”

  楼珏迹心口一震,俊脸上的神情很复杂,抬手扯掉楼昶的胳膊。把人拎起来丢给曲意璇,楼珏迹长身而起往餐厅走去,“吃饭了。”

  楼昶小小的身子猛然撞入意璇曲柔软的胸口,惊得曲意璇连忙展开手臂搂住楼昶,以免他从沙发上摔下去。

  结果下一秒楼昶就抬起头。凑过来在曲意璇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笑着欢喜雀跃地说:“阿姨我不视你为敌人了。你一定会妖法,因为你刚来爸爸对我的态度就变了。”

  曲意璇目瞪口呆,几分钟前楼昶眼神中的仇恨让她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未必比在戚家好过,这么快楼昶就喜欢她这个“保姆”了?

  楼昶不瘦,微胖,全身柔柔软软的,把曲意璇一颗防备的心都融化了,再加上怀孕母爱越来越多的缘故,她顿时就喜欢上楼昶这个萌孩子。亲了亲楼昶娇嫩的脸颊,随后把男孩拥入怀中。

  楼昶“呵呵”地笑出来,脑袋埋在曲意璇柔软又温暖的胸前,从出生那天起他就没有父母的陪伴和照顾,面对如此温柔的意璇。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母爱。

  楼珏迹听到动静后回头看着如此温馨的一幕,眼眸微深,但很快心里就涌上一股子的嫉妒,他大步返回去伸手抓住楼昶的后衣领,把人拎在半空中往餐厅走。“她不是你母亲,你别跟一个保姆那么亲近。”

  楼昶的脑袋朝下,血液倒流难受得在空中扑腾着,嘟嘟嘴没理楼珏迹。

  而坐在沙发上的曲意璇唇畔溢出苦涩自嘲的笑,没错。她现在是楼昶的保姆,一个保姆确实没资格跟大少爷亲近。

  曲意璇正想着是跟楼珏迹同桌吃饭,还是等楼珏迹吃完后她和佣人一起,余嫂走过来对她说:“曲小姐,你到餐厅和先生一同吃晚饭吧。”

  “哦。”意璇没想到楼珏迹家的保姆还有这样的待遇,但事实上坐下来一起吃饭的只有她和楼珏迹以及楼昶。

  这栋别墅里除了他们三个人,还有负责做饭打扫屋子的余嫂,五十多岁的凌伯算是司机兼管家,另外一个叫凌潇的不过十九岁还在读大二的女孩是凌伯的女儿,曲意璇直觉这个凌萧必定和楼珏迹关系匪浅。

  果然在余嫂把饭菜端上桌时,凌潇走过来对楼珏迹说:“三哥你们吃吧。我学校里还有事,先过去了。”

  楼珏迹点点头,吩咐凌伯开车送凌潇去学校。

  意璇抿唇一言不发地坐在楼珏迹对面,楼昶见状端着自己的饭碗欢快地跑过去,攀上曲意璇身侧的椅子。他把曲意璇手边的碗递给余嫂,“麻烦你帮我阿姨盛饭。”

  “”楼珏迹手中的空碗已经递过去给余嫂了,闻言斜眸瞥过去一眼,平日楼昶但凡接触他的眼神立马就怂了,但这次不知道楼昶是不是装不懂,仍旧双手捧着碗,仰头天真地眨眼看着余嫂。

  余嫂动作一顿,楼珏迹默默地收回自己的碗。

  期间楼昶不忘叮嘱余嫂,“你给阿姨多盛点饭,让她多吃点。因为她太瘦了。比整天嚷嚷着要减肥的潇阿姨还要瘦。”

  曲意璇看着楼昶认真的小脸,眸底微湿,心里很暖。

  而楼珏迹拧起修长的眉宇凝视着曲意璇,之前就觉得流产后她瘦得太多,在封碧芝的折腾下三天两头进医院,身子自然养不好,但如今人在他手里,怎么样也要给补回来。

  楼昶亲自把一碗满满的米饭端到曲意璇手边,连筷子都递给她特别殷勤的样子,楼珏迹唇畔勾着笑戏谑地对楼昶说:“今天煮得饭不多,你全给阿姨吃了,等会儿你就要少吃一点,反正你已经这么胖了。”

  呃,楼昶诧异地盯着楼珏迹,几个月以来楼珏迹还是第一次对他笑,虽然平日楼珏迹对余嫂他们三人都很温和,眸子里笑意浮现,但一对上他,楼珏迹就绷着俊脸,此刻真让他受宠若惊。

  楼昶把这个功劳归结到曲意璇身上。见碗里果真没有多少米饭了,他阻拦住正要盛饭的余嫂,粉雕玉琢的脸上全是认真,“我今晚只吃菜不吃饭了,都给我楼叔爸爸和阿姨好了。”

  曲意璇吞进去的一口米饭差点卡住喉咙,小孩子果真太单纯了,楼珏迹的话一听就是故意吓唬楼昶的好吗?

  余嫂也是哭笑不得,“厨房里还有。”

  “哦。”楼昶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楼珏迹是在逗他啊!楼昶心里欢喜,虽然楼珏迹今天各种不正常,但他喜欢楼珏迹多与他互动。

  晚饭很丰富,鸡鸭鱼羊牛肉炖汤红烧什么都有,加在一起足足十三道菜,就算怀孕的意璇再怎么挑食,这其中也有不少她爱吃的。不过真心觉得楼珏迹太铺张浪费了,他们两个大人和楼昶这个小孩子哪里吃得完?

  曲意璇在楼昶的监督下吃了大半碗米饭,楼珏迹抬眸瞥见她苍白的脸恢复了些许血色,唇畔勾起一抹笑意,眼尖的楼昶看到后觉得楼珏迹的心情肯定不错。

  一餐饭快结束时,夏瑗打电话给意璇,接通后夏瑗在那边说:“意璇,明天我带着优柔回z国,你现在是跟戚方溯在一起吗?”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