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52章:他是半夜寻找食物的狼

第52章:他是半夜寻找食物的狼

  曲意璇抿唇,望了对面的楼珏迹一眼对夏瑗说:“我和楼珏迹在一起。”

  “那就最好了。”电话里夏瑗的语气里掩不住欣喜,“最近两天我看到了z国那边发生的事情,楼珏迹是陆氏集团的公子对吧?既然这样,只要他说句话就能让陆政行为优柔做手术了。再者,医药费也不会花费太多。”

  曲意璇接不上话来,夏瑗的意思很明显楼珏迹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而她是夏瑗的好朋友,那么楼珏迹让陆政行亲自为优柔做手术,甚至免掉几百万医药费都是理所当然的,但事实上依照现在她和楼珏迹的关系,楼珏迹怎么可能帮她?

  “夏瑗你先不要回来,因为我也无法对你保证什么”

  曲意璇刚开口,夏瑗语气诧异地打断她,“这只是举手之劳吧?怎么,你是不想让我逃掉那上百万的医药费吗?”

  夏瑗戏谑地笑着,语气调侃道:“意璇,你这还没嫁给楼珏迹呢,就开始替他的医院赚钱了?”

  曲意璇微囧,抬眸极快地瞥了对面的楼珏迹一眼,压着心里的悸动。她避开话题问夏瑗,“我二哥呢?你之前不是说他的骨髓可以与优柔匹配,而且他承担了所有的医药费,安排了全世界最专业权威的医疗团队为优柔做手术吗?”

  “如果你带优柔回国的话,这边的医疗技术并不比国外好。”

  楼珏迹听到这番话后眼眸里闪过一抹深意,曲意璇真傻,前段时间他就知道自己被夏瑗和戚方溯骗了。于是他找夏瑗谈了一笔交易,由此夏瑗对他承认优柔并非戚方淮的女儿。

  戚方溯当然也知道真相,正因为知道,戚方溯有那么博爱去救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干的孩子吗?尤其孩子的母亲多年来一直在利用曲意璇,深爱着曲意璇的戚方溯不报复夏瑗,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再者,戚方溯如今深陷舆论危机,整个戚家都被他这次的婚变连累了,他自顾不暇,哪还有精力为夏瑗安排一切?如同曲母觉得戚方溯不可靠而背叛一样,聪明如夏瑗,当然也选择与他合作。

  曲意璇到现在还不知道事实,她不是喜欢戚方淮吗?那就让她为戚方淮与别的女人的孩子负责到底好了。

  “意璇,我实话告诉你吧!虽然我是方淮的未婚妻。但方淮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优柔是我把戚方淮灌醉又下了药后才得来的。”夏瑗的语气里透着自嘲,苦涩道:“所以他不愿意承认优柔,答应救优柔没多久他反悔了。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想着让你请楼珏迹帮忙。”

  曲意璇微怔,听到手机里传来夏瑗的哭泣声,心一疼。连忙安抚着夏瑗,“你等会儿,我给我二哥打个电话。我让他”

  “你够了曲意璇。”夏瑗忽然提高的声音里带着恼怒,她冷声讽刺着说:“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多年来戚方淮为什么对你那么好,你所有的要求他都满足你?你以为只是因为他是你的二哥吗?你情商真低,竟然一直觉得戚方淮喜欢的女人是我。”

  曲意璇睁大瞳孔,脑子里一片空白,夏瑗这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还装,那干脆我来揭穿事实好了。从十几年前开始戚方淮就喜欢上了你,只有你自己认为他对你是兄妹之情。我不想让我的情敌请我孩子的亲生父亲救孩子,这会让我觉得是施舍。”夏瑗眼中的泪水涌了出来。

  楼珏迹已经让人查过了,首先在温哥华那几天戚方淮所住的酒店是以戚方溯的名义登记的,再者,从那个洋人经理口中也证实了那天晚上打电话给他的人以戚方溯自居。

  第三点,这一个多月来戚方淮空运给曲意璇的那些鲜花始发点并非美国,而是戚方溯拍戏所在地种种线索表明,八年后戴着面具现身的戚方淮其实就是戚方溯假扮的,先不管戚方淮喜欢谁,至少可以确定戚方溯深爱着曲意璇,此刻夏瑗口中的戚方淮指的是戚方溯。

  在夏瑗的一番话里,曲意璇整个人呆若木鸡,耳边像是被丢了一颗炸弹“轰”地炸开,戚方淮喜欢的女人竟然是她?

  曲意璇混乱了,从来不知道戚方溯和戚方淮两兄弟对她都是男女之情,而身为好闺蜜的她,竟然间接地抢了简约和夏瑗爱的男人。

  直到夏瑗挂断电话,手机“砰”一下从掌心里滑落,曲意璇猛地回过神。

  楼昶的小脑袋不知何时凑了过来。正在曲意璇脸下方,眨着眼睛困惑地盯着她,“阿姨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吗?”

  近距离内曲意璇看到楼昶过分细长浓密的眼睫毛,像女孩子一样,她压着眼底的酸涩,伸手把楼昶揽入怀中。笑着摇摇头,“我没事。”

  “我去公司了,你带楼昶去外面散散步消食。”楼珏迹目光深深地看着曲意璇,见她眼睛泛红,楼珏迹心里掠过一抹疼痛和怜惜,他是不是把曲意璇逼得太狠了?

  但很快想起曲意璇在病房里说只把他当成戚方淮不在时的替代品,楼珏迹就觉得很可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起身接过凌伯递来的外套,他大步离开餐厅。

  --------

  这栋别墅的风景不错,屋前有一座偌大的花园,种满各种奇花异草,即便是在一派萧索的寒冬季节,也有不少鲜花盛放,夕阳西下,不远处的海面风平浪静,被照得金光闪闪。

  曲意璇站在花园前望过去,如此景色真是美不胜收,她连日来郁结的心情都舒缓不少,让她有一种自己不是来当保姆,而是被金屋藏娇的感觉。

  楼昶也不让余嫂帮忙。费了很大劲跌跌撞撞地搬来一个椅子给曲意璇,等曲意璇坐上去后,他巴巴地爬上曲意璇的膝盖,拉着曲意璇的两只胳膊从背后抱着他,舒舒服服地靠在曲意璇怀里,陪着曲意璇一起看美丽的晚霞。

  余嫂站在一旁眼角抽了抽,楼昶这孩子还真知道享受。换上楼珏迹坐在这里,别说爬到楼珏迹身上了,估计他连凑近的胆子都没有。

  余嫂觉得楼昶和曲意璇很有缘分,而这么多年来曲意璇是楼珏迹第一个带回家的女人,也就只有楼昶这个小孩子单纯地认为曲意璇是他的保姆,事实上哪有保姆能受到这么好的照顾?不用楼珏迹叮嘱她和凌伯,他们就知道要把曲意璇当成太太一样。

  曲意璇怀里搂着乖巧的楼昶。盯着远处的霞光发呆,夏瑗的话已经说到那个份上了,她如果再找戚方淮帮忙,夏瑗也不会接受吧?

  曲意璇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怪圈中,无心之下却做了罪人,似乎每个人都视她为仇敌,其他人她不在乎,但简约和夏瑗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无从反驳她们的控诉,对她们只有自责和愧疚。

  若是她和戚方溯离了婚,脱离了戚家家族,从此不再跟戚方溯他们几人有任何关系,她就不会伤害到她们了吧?曲意璇想到一件事,这么久了。戚方溯肯定已经知道她被楼珏迹带走了,照着戚方溯对她那病态的禁锢,戚方溯此刻正兴师动众满城找她吧?

  曲意璇闭眼,只觉得身心俱疲,若是戚方溯能放弃她就好了。

  “哎呀阿姨。”原本安静的楼昶突然大惊小怪地喊起来,转过头用手摸上曲意璇的肚子,满是惊喜又好奇地问:“你的肚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曲意璇一惊。连忙拿下楼昶的手,温柔地笑着解释,“没事。阿姨的肠胃不好,今晚吃太饱了,下次你别让阿姨吃那么多就可以了。”

  闻言楼昶还没说什么,刚把饭后水果端来的余嫂疾步上前,蹙着眉关怀地问:“曲小姐平日有备药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或者我让医生到这里来?我先打电话告诉楼先生一声。”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曲意璇连忙阻拦余嫂,余嫂这么兴师动众的,倒是让她感到受宠若惊。

  余嫂奇怪地看了曲意璇一眼,见曲意璇坚持,她只好点点头,但刚回到屋里。她就在电话里向楼珏迹汇报。

  这边楼珏迹正在会议室里开会,十几个专心看策划案的人中只有楼珏迹在接电话,主位上的楼明衡拧起俊眉,抬手敲了敲桌子,示意楼珏迹挂断电话。

  结果楼珏迹做了一个手势后走出会议室,留下一众等他开口的高层管理面面相觑。

  楼明衡抬手扶住额头,前段时间楼珏迹疯狂地工作让他和楼老爷子觉得不正常,今晚楼珏迹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玩忽职守,他也觉得楼珏迹反常,不用想,楼珏迹的正常和不正常都和曲意璇那个女人有关。

  楼明衡觉得无奈,哪天他真的应该见见曲意璇,从几个月前每隔一段时间头条内容都跟曲意璇有关,在全民关注的情况下,他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掀起a市一轮又一轮的血雨腥风。

  --------

  这天晚上楼昶缠着曲意璇跟他一起睡觉,她叫来余嫂一同给楼昶洗完澡,把楼昶弄上床后还要讲故事,结果一看余嫂递来的孙子兵法,曲意璇懵了,楼珏迹这是有多“望子成龙”,楼昶才五岁就给看这种阴谋论吗?

  他真不会养孩子。

  曲意璇丢下孙子兵法。给楼昶讲了几个童话故事,楼昶第一次听得很入迷,问了曲意璇不少千奇百怪的问题,余嫂自认为自己答不上来,但这难不倒硕士生曲意璇,她眼眸里全是怜爱,耐心又详细地一一讲解给楼昶。

  余嫂听着曲意璇温柔的声音和在灯光下那柔美的侧脸,她心里感动极了,趁着曲意璇和楼昶不注意,余嫂拍了一张照片给楼珏迹传过去。

  楼昶躺在曲意璇胸口,仰着一张粉嫩似女孩的脸盯着曲意璇,觉得新来的保姆比读大二的凌潇都懂得多,而虽然他知道楼珏迹也很厉害,但楼珏迹平日很不屑回答他幼稚无聊的问题。以后都可以问曲阿姨了。

  大半个小时后,楼昶枕着曲意璇的胳膊睡着了,余嫂走上前低声对曲意璇说:“曲小姐也早些休息吧!楼先生一直都很忙,也不知道几点回来,你不用等他了。”

  “”妈的智障,她为什么要等楼珏迹?余嫂肯定误会她和楼珏迹的关系了,难道楼珏迹就没有对余嫂解释她是保姆,绝非情妇吗?

  曲意璇垂眸看到怀里的楼昶睡容香甜,为了避免吵醒楼昶,曲意璇没有对余嫂多说什么,等余嫂走出去关上门后,她合上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个孩子陪在身边的缘故,曲意璇不仅很快睡着了,且没有被可怕的梦魇缠身。

  后来也不知道几点,迷迷糊糊中曲意璇感到自己被人抱住,她悚然一惊,猛地惊醒过来,转头借着灯光往后一看,映入眼帘的是楼珏迹那张俊美的脸,他闭着眼,手臂环在她的腰上,似乎睡着了。

  但曲意璇明显感觉到抵在臀部的某个起反应的东西,她浑身僵硬,紧绷着嗓音问楼珏迹,“你这是什么意思?”

  楼珏迹没有睁眼,夜晚他洗澡过后胸口散发着滚烫的气息,整个人越发透着一种男人的阳刚和狂野味道。察觉到曲意璇的挣扎,他的手臂紧了几分,嘴角勾着笑,“每天晚上楼昶都和我一起睡,今天他不在,我就睡不着了,所以就寻到你这里来了。”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曲意璇扬眉,压低声音问:“所以你把自己比喻成狗?”

  “不。”楼珏迹睁开双眸,漂亮的桃花眼盯着曲意璇,灼热又极富有侵略意味,他身下微动抵着曲意璇,嗓音沙哑又邪魅道:“我是夜晚寻食物的狼。在几个小时前余嫂发给我一张照片时,我就想立即从公司赶回来吃了你。”

  曲意璇抿唇,最终戳破了那层窗户纸,“你带我来这里,不仅是想让我做楼昶的保姆,而且你要我当你的奴隶?”

  “我以为我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楼珏迹没有否认,滚烫粗糙的大手从曲意璇的小腹往下,男人的喘息渐重,“记得那天在医院里我第一次吻你的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吗?我说--------你治好了我的病。曲意璇,这么多年我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也就只有你能让我有感觉。”

  这番情话真是说得缠绵入骨,曲意璇的心都抽疼了,然而她没有忘记自己和楼珏迹之间的云泥之别,何况楼珏迹快要和戚昕薇订婚了,她不想再第三次做罪人,更不愿沦为楼珏迹的性玩玩物。

  曲意璇自嘲地轻笑着说:“但很遗憾,我不觉得被楼先生你看上是一种幸运。”

  “很快你会改变自己的认知。放心,我不会勉强你,要不了多长时间,你会心甘情愿地做我的女人。”楼珏迹说完没有等到曲意璇的回应,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移下去的手掌抚上曲意璇微微凸起的肚子,他拧起修长的眉宇,“怎么其他地方越来越瘦,肚子上反而长了不少肉?”

  曲意璇大惊,楼珏迹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不对。”楼珏迹的话语一顿,手掌落在曲意璇的一团柔软上,挑着嘴角戏谑地笑着说:“这里好像也长了不少肉,以往你是d,现在应该是d或者e了吧?”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