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54章:让她盛装出席他和戚昕薇的订婚宴

第54章:让她盛装出席他和戚昕薇的订婚宴

  曲意璇悚然一惊,睁大眼睛盯着简约,不可置信地摇摇头,这段时间的负面新闻足够让戚方溯名誉扫地了,秦峥这次曝光的内幕更是火上浇油,如果她这个当事人出面证实了今早的头条,那么以后戚方溯还如何在娱乐圈混下去?

  多年前她就知道戚方溯热爱演绎事业,不炒作全靠实力,最初进演艺圈时隐瞒自己戚家长子的身份,在拍戏过程中数次受伤,曾不眠不休地钻研剧本和角色,早就把演戏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他是圈内圈外公认的拍戏最认真也被啧啧称赞的演员,国内重量级奖项都拿了一遍,更是国内戛纳电影节最年轻的影帝。他拍得电影口碑和票房双收,当真是实至名归。

  然而舆论对一个明星的毁灭性何其之大,曲意璇比谁都清楚如果自己再推戚方溯一把,戚方溯这辈子都无法翻身,戚方溯对她有多年的养育之恩,虽然婚后她遭受了很多灾难,但一直以来戚方溯都在尽自己所能保护她。

  曾经也满心的怨恨,然而只是耍小聪明简单报复一下戚方溯,此刻简约让她把戚方溯送入地狱,她如何能做到?

  曲意璇眸底微湿,抿了抿唇坚定地对简约道:“抱歉,我不能照你说得做。姐,你不是爱他吗?在这个世上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想要什么,既然如此,你怎么能一手毁掉?就算你恨他,你也不能以这种方式报复他,我宁愿你恨得那个人是我。”

  “曾经我确实很清楚他想要什么。”简约摇摇头,这样害戚方溯她心里并不好受,苍白的唇瓣溢出苦笑看着曲意璇说:“八年前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是我,其二他想凭借自身实力功成名就,本来爱情和事业可以双收,但从他事故再复出后,他就变得跟以前判若两人。”

  “他再不会告诉我他心里想什么,没有再对我说过爱,每次和我在一起他总是会走神,看着我的目光里没有以往的那份爱恋和炙热,抱着我时身体是僵硬的,更是拒绝与我发生亲密关系种种反常我全都感觉到了,我小心翼翼地维持这段感情,直到那天得知你和他结婚了,我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你知道吗?”

  这番话让曲意璇心酸至极,他们四个人曾是最亲密的家人,她见证了戚方溯和简约的爱情,不在乎外界的压力和身份的悬殊,他们爱得轰轰烈烈刻骨铭心,那个时候曲意璇觉得戚方溯和简约大概就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爱情了,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但正如简约所说不明白为什么戚方溯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她直到现在都不理解戚方溯怎么会移情到她的身上,曾经戚方溯对简约的爱绝对是真的,是什么让戚方溯变得如此彻底呢?

  “意璇,或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执念,你的执念以后可能是楼珏迹,戚方溯如今的执念是你,而我的执念是戚方溯,我这辈子都放不下他。”简约眼中的泪水涌出来,她抬起手掌盖住双眸,阳光从窗外洒进来,那些透明的液体便顺着她白皙的指尖往下淌。

  简约的肩膀不停地颤动着,几乎要泣不成声了,“我今天这样做得目的无非就是想嫁给戚方溯。无迹可寻杀青后,他就会退出娱乐圈,他不在乎自己身败名裂,毕竟他还有戚家大少和公司总裁这样的身份,绝非一无所有。你大概不知道,从八年前那场事故后,他就背负着让封碧芝和整个封家血债血偿的复仇使命,他母亲沦落到那种地步,也是封碧芝一手造成的。”

  “这些年来他逼着自己越来越强大,变成一个不择手段心狠手辣之人,但他从来不让我知道、不让我参与其中。相反,他一直倾尽自己所有保护着、守护着我和优优,不让我们面对外界的纷争和风雨,所以这些年我和优优都能保持着最单纯的心性。但意璇我爱他啊!我不想让他一个人背负着那么深重的仇恨。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心里有多苦,他患上深度抑郁症八年,直到现在都没有治愈”最后简约说不下去了,用双手捂住脸,纤弱的身子颤动得越发剧烈。

  曲意璇怔愣数秒,唇畔品尝到咸涩的液体滋味,抬手一摸。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了,原来戚方溯如今活下去的最大支撑是复仇,难怪他变得阴鸷城府、喜怒无常又脾气暴躁激动,相处几个月,她从来没发现戚方溯患上了抑郁症。

  曲意璇脑海里浮现出戚方淮那张被毁得惨不忍睹的脸,以及多年前被封碧芝陷害遁入空门不问世事的戚母,曲意璇突然能理解戚方溯心中滔天的恨意了,这样的仇恨让他痛苦、夜不能寐,用各种方式自己折磨着自己。

  那么她应该离婚成全简约吗?毕竟她从一开始就想和戚方溯离婚,简约置死地而后生,从此陪伴着戚方溯,或许能救赎戚方溯,把他从地狱深渊拉出来?

  良久后曲意璇走到简约身边,伸出双臂把简约拥入怀中,心痛得难以呼吸,曲意璇忍着泪说:“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约大哥出来谈谈。”

  简约失声痛哭。

  --------

  这天晚上简约十点多才回到自己的住所,不知道李姨是不是陪着优优一起休息了,客厅里黑漆漆的一片,隐约看到沙发上有个人影,星点火星亮着。弥漫着袅袅青烟。

  简约微惊,连忙打开灯走过去,只见戚方溯正满身萧索又颓废地靠着沙发坐在地上,烟灰和烟盒散乱得满地都是,腿边的烟灰缸早就堆不下烟蒂了,一片狼藉。

  浓烈刺鼻的气息传来,简约眸底微湿。戚方溯平日是多干净的一个人,但现在他墨色的发线凌乱地覆在眉眼间,脸色灰白没有血色,下巴上冒出一层青色胡渣,虽然平添了狂野和性感,简约的心却疼得厉害。

  “方溯。”简约哽咽地喊着戚方溯,蹲身在戚方溯腿边。她一手放在戚方溯的膝盖上,一手慢慢地握紧戚方溯的手,“你别这样,求你了”

  戚方溯身体微僵,那双猩红的眼睛对上简约的视线,抽了太多烟,嗓子里火辣辣得疼。开口时声线沙哑得厉害,他喉咙滚动着,艰涩地问简约,“你去找过意璇了?”

  “对不起,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简约的脸埋在戚方溯的膝盖上,很快眼中流出的泪水浸湿戚方溯的衣衫。

  戚方溯垂眸看着这八年一直被自己所伤、无数次为自己掉泪的女人,他抬起手掌抚在简约的后颈上,感觉到女人的身体猛然一震,戚方溯闭眼压着眸底的湿润,苍白的薄唇缓慢地吐出字音,“我知道你想借外界的舆论压力让我娶你,由此也可以洗白意璇。”

  “好。简约,既然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和曲意璇离婚,给你一场婚姻。但你要清楚,你能得到的只有戚家大少奶奶之位,其余的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简约猛地抬头看向戚方溯,苍白的脸上全是震惊,唇瓣颤抖着半晌说不出话,嫁给戚方溯为妻是她从十六岁开始就梦寐以求的,然而梦想实现的这一刻。她并没有感到欣喜若狂,只有戚家大少奶奶的身份吗?

  是啊!在八年前的那场事故中戚方溯伤了重要部位,从此就无法勃起了,这是外界谁都不知道的秘密,简约给戚方溯介绍了很多医生治疗,她也试过不少方法,但并没有成效,整整八年她没有和戚方溯欢爱过了,就连亲吻和拥抱都越来越少。

  但是没关系,简约不在乎,即便戚方溯一辈子都不碰她,她守着一场无性的婚姻到老,她也想做戚方溯的妻子,无怨无悔。

  --------

  曲意璇心事重重的,楼昶在她怀里睡着了两个多小时,她仍旧一动不动地睁着眼睛,所以当门被推开的响动传来时,下一秒曲意璇抬眸看过去。

  楼珏迹在自己的房间洗过澡了,浑身上下只在腰间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精壮完美的腹肌完全凸显出来,往下还能看到人鱼线。他高大伟岸的身躯一看就很富有力量,散发着狂野和性感,让人忍不住联想他的床上功夫肯定很厉害。

  曲意璇的喉咙微干,抿着唇慌忙别开目光。

  楼珏迹迈着长腿走过来,手里拿着毛巾正擦着头发,他从善如流地坐在床头,由于胸膛上还淌着水珠子,一瞬间湿润的热气扑到曲意璇身上,曲意璇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慢慢地往床里面移去。

  “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楼珏迹丢了毛巾,一把拽住要逃跑的曲意璇,目光灼热地凝视着只穿睡衣的女人,刚洗过澡他墨色的桃花眸里显得湿湿润润的,流淌着潋滟又温柔的水光,楼珏迹勾起嘴角,“是在等我吗?”

  “”脸皮真厚,曲意璇别开脸不想理楼珏迹。

  但下一秒楼珏迹那张俊美的脸在瞳孔里放大,眼看着性感的薄唇就要吻住曲意璇,曲意璇连忙伸手挡住,恼怒地瞪着楼珏迹,压低声音警告道:“你别太过分。”

  “这下理我了?”楼珏迹扬着修长的眉宇戏谑道。顺势在曲意璇的手心上亲了一下,高挺的鼻梁与曲意璇小巧玲珑的鼻子相贴,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曲意璇脸上,他瞥过身侧熟睡的楼昶,桃花眸里的笑意更深,“不能太过分,意思是稍微过分过分还是可以的吗?那我们现在就做一些过分的事情。”

  曲意璇尚未反驳。楼珏迹已经暧昧地笑着吻住她娇嫩的唇瓣,曲意璇睁大眼睛发出一声嘤咛,楼珏迹抬手覆盖到她的眼睛上,命令的话语散乱在两人的唇齿间,“接吻时要闭上眼睛。”

  曲意璇推不开楼珏迹,两手惊慌失措地抓着楼珏迹的肩膀,指甲在他坚硬的肌肉上留下红色的痕迹。她视线里一片漆黑,眼皮剧烈地抖动不停,竭力压着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悸动,紧闭着唇瓣不回应楼珏迹。

  “真扫兴。”孤傲如楼珏迹,从来都是别人对他趋之若鹜,他不屑勉强曲意璇,吻了一会儿就放开人,躺上床把曲意璇拉到他宽厚的怀抱中。

  曲意璇闻到男人身上的阳刚气息,挑着唇语气讽刺地说:“楼先生既然觉得我很扫性,倒不如去找其他的女人。我想她们有一百种能让楼先生你身心愉悦的方法。”

  “乱吃飞醋。”床头的灯光下楼珏迹眉宇间神采飞扬的,很喜欢跟曲意璇斗嘴,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感觉到曲意璇是有一点在乎他的,楼珏迹的大手抚上曲意璇的头发,低沉地提醒。“我明天要去国外出差一个星期,你想想有没有什么事求我帮忙。”

  求他?曲意璇微愣,耳边回响着昨天早上夏瑗的一番话,睿智如楼珏迹,想必应该知道了吧?

  明天夏瑗会带着优柔转入市中心医院,她心里清楚楼珏迹等得就是这个机会,趁此提出让她做他情妇的要求。而他和戚昕薇订婚,以后让戚昕薇当楼昶的后妈,这两者互不影响也不冲突,果然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没有。”曲意璇语气坚定,忽然一笑带着嘲讽道:“就算我真的有什么解决不了事,我也会找戚方溯,我相信他什么要求都不会提。”

  楼珏迹眸色微冷。勾着嘴角轻嗤,“既然你这么肯定他不会提条件,那你尽管找他。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若是再落入他的手中,被封碧芝折磨得生不如死,我可不会像这次冒着风险救你了。”

  曲意璇身子一颤,咬着唇瓣哑口无言。

  “等我出差回来就是下个月二号了。我想在这两天媒体的大肆报道中,你应该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吧?”楼珏迹的目光紧锁着曲意璇,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见她眉宇间蕴着苍白,楼珏迹眼眸里滑过满意的笑,贴着曲意璇的耳朵一字一字地说:“那天我会让人为你准备好礼服,盛装打扮你,让你出席我和戚昕薇的订婚典礼。”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