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55章:楼知道了孩子没死,意璇失踪

第55章:楼知道了孩子没死,意璇失踪

  曲意璇一想到楼珏迹会和别的女人订婚,心就剧烈的疼,又觉得好笑,楼珏迹让她去,她就必须得去吗?

  如今不管她以何种名义参加订婚宴,到时候可能都会引起轩然大波,戚昕薇如何自处?她不想让自己再多一个仇人。

  第二天早上楼珏迹飞去国外,曲意璇挂断夏瑗的电话后,让凌伯开车送她去市中心医院,一见到曲意璇,优柔苍白的小脸上浮起笑意,伸出胳膊让曲意璇抱,“阿姨。”

  宽大的病服随着她的动作滑下,细瘦的胳膊露出来。上面密密麻麻针扎过的青紫色痕迹,曲意璇心疼不已,连忙坐在床头把优柔拥入怀中,想到优柔小小的身子承受着那么大的病痛,她红了眼。

  曲意璇和优柔聊了会儿天,走出病房后夏瑗看着曲意璇微微凸起的肚子,关怀地问:“你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吧?最近你肯定被外界的舆论闹得压力很大。我刚刚看到范娟琴和戚家两边都发声称戚方溯和你解除了婚姻关系,这是真的吗?”

  “应该快了。”曲意璇在等着戚方溯找她,就看戚方溯是否让她出面了。

  曲意璇没有多说这件事,蹙眉凝视着近来消瘦不少的夏瑗问:“我二哥不愿把骨髓捐献给优柔了,那你还能找到其他与优柔相匹配的骨髓吗?”

  “我已经找到另外一个捐献者了。”夏瑗目光中的复杂转瞬即逝,戚方淮不是优柔的亲生父亲,骨髓自然无法与优柔匹配,而她所找的捐献者和那天戚方溯跟她说得是同一个人,这个人才是优柔的亲生父亲。

  夏瑗的话语微顿,握住曲意璇的手恳求道:“这个捐献者是楼珏迹找到的。意璇,你能帮我忙吗?”

  曲意璇面色微变,猛地抽出手盯着夏瑗,楼珏迹当真是处心积虑,为了让她主动做他的情妇,他竟然大费周折在全世界找到了与优柔骨髓相匹配的捐献者。

  楼珏迹的目标是她,恐怕她不开口,任何人都不能让楼珏迹帮忙。

  “我和楼珏迹现在的关系不是你想得那样。”曲意璇抿唇说,虽然觉得对不起夏瑗,但她不能向楼珏迹屈服,想到什么,曲意璇眼前一亮,“夏瑗,不如你回夏家,请求家族的帮助。”

  “夏家在a市也是名门。你回归家族后,不仅可以解决优柔昂贵的医药费,而且你们夏家肯定有办法能让那个捐献者救优柔。我知道你多年来没有和夏家联系过,但你毕竟是夏家的女儿,一直在外漂泊,伯父伯母很思念你,该原谅的早就原谅了。优柔也这么大了,难道他们还不允许你和优柔踏进家门吗?”

  闻言夏瑗浑身一震,瞳孔里极快地滑过一丝恐惧和慌乱,她摇摇头避开曲意璇的眼神,面色苍白,压着心里的惊涛骇浪,夏瑗竭力笑着对曲意璇说:“我不能回夏家,否则我母亲就会抢走优柔。我和陶家大少的婚约还没有取消,我知道我母亲什么样的人,她一定还会逼着我嫁入陶家。”

  “意璇。”夏瑗紧紧地抓着曲意璇的手,眼中含着泪光哽咽道:“你帮帮我可以吗?我付出性命都办不到的事情,对于你来说只是向楼珏迹张个口那么容易。不管你和楼珏迹发生了什么,至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只要你开口,他肯定会帮忙。”

  “若不然你真的眼睁睁地看着优柔夭折吗?她的手术已经不能再拖了,就当我求你了好吗?”夏瑗说着膝盖一弯,眼看着就要给曲意璇跪下。

  曲意璇大惊失色,“夏瑗!”

  她连忙使力扶住夏瑗的两只胳膊,把人拉起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夏瑗是夏家的二千金,曾经多高贵的身份,如今身为母亲为了孩子竟然愿意对她下跪,她若是再不答应,那她就真的太铁石心肠了。

  曲意璇应着夏瑗,“好,我会试试。”

  “谢谢。”夏瑗流着泪把曲意璇拥入怀中。

  趁着这个时间,夏瑗陪着曲意璇去妇产科做了一个检查,两个胎儿都很健康。即便经受了那么多的磨难,他们的生命力仍旧很顽强。

  曲意璇看到检验单图片上的那两处,唇畔扬起笑,从未有过的欣喜若狂,幸亏这次命运善待了她一次,让她的两个孩子平安无事。

  夏瑗在走廊里等着曲意璇,诊室里曲意璇坐在戚昕薇对面。戚昕薇穿着一身白大褂,气度端庄高贵,她漂亮纤细的手正写着病例,敬业又温和地叮嘱曲意璇一些注意事项。

  末了,戚昕薇抬眸看向曲意璇,“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过几天就是我和楼珏迹的订婚宴了,我不希望出现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曲意璇身子一颤,她当然没有忘记和戚昕薇约定过不能让楼珏迹知道她肚子里孩子的存在,但随着月份越来越大,怀孕的各种症状显现,尤其她和楼珏迹朝夕相处,楼珏迹再傻也会看出来吧?

  “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和我大哥离婚已经是注定的了,你不知道因为你我大哥现在有多痛苦,戚家内外有多么不安定。”戚昕薇的语气微冷。

  戚方溯瞒着所有人曲意璇被楼珏迹带走的事实,所以戚昕薇并不知道如今曲意璇和楼珏迹在一起,她盯着曲意璇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曲意璇,我大哥很快就会和简约结婚,我希望你跟我大哥办理完离婚手续后,你还是回温哥华。从此以后你不要再打扰我大哥,最好永远都不要再回z国了。”

  曲意璇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紧紧攥着。戚昕薇的这番话和简约当初赶她走时多么相似,果真她是所有人的困扰,每个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让她消失,或许她从两个月前回来找楼珏迹就是个错误,以至于现在进退两难。

  曲意璇闭眼压着眸底的酸涩,良久艰难又缓慢地点点头,“好。”

  --------

  曲意璇刚离开没多久。陆尚崇出现在戚昕薇的诊室里,男人眼眸里带着温润的笑意说:“没想到你也是个心狠的女人。”

  “怎么,让陆大主任失望了?”戚昕薇扬眉看着一身白大褂丰神俊朗的男人,唇畔勾出一抹自嘲,“爱情会让一个女人变成另外的样子。至于是什么样子,那就取决于她所爱上的那个男人了。”

  “很不幸,我遇到的是一个对我无动于衷的男人。所以我现在变成了连自己都讨厌的女人。”戚昕薇打开抽屉拿出邀请函递给陆尚崇,笑着调侃道:“希望以后爱上陆主任的那个女人不会太辛苦。”

  “可能无法让你如愿了。”陆尚崇随手接过邀请函,看也没看,目光深深地盯着戚昕薇,因为他心仪的女人就在眼前,以后无论哪个女人爱上他,恐怕都不会得到回应。

  陆尚崇挑唇。语气戏谑地说:“我倒是希望订婚那天会出意外。”

  戚昕薇正背对着陆尚崇脱下白大褂,闻言动作一顿,她智商和情商双高,在妇产科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如何不懂陆尚崇对她的心思?

  戚昕薇眸色微沉,回头看着陆尚崇说:“就算出现意外,我也必须完成订婚宴,做楼珏迹的未婚妻。”

  这句话同时也拒绝了陆尚崇,陆尚崇温润的眸子里掠过苦涩,很快云淡风轻地笑着对戚昕薇说:“走吧,中午请你吃饭。”

  --------

  曲意璇孕吐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每次从洗手间出来都能对上余嫂奇怪的眼神,余嫂的目光在她穿着宽大衣服的肚子上来回地看,某天中午余嫂故意做了一条半熟带着很浓重腥味的鱼端上桌。

  曲意璇闻到后胃里一阵猛烈的翻涌,所幸往厨房跑得快,才不至于直接吐在餐桌上。

  “曲小姐你怎么了?”厨房的门被曲意璇从里面关上了,余嫂敲着门在外面问。

  楼昶的小脸上也全是担忧,皱着好看的眉毛问余嫂:“曲阿姨是不是生病了?她最近几天好像越来越不舒服。”

  曲意璇慌忙打开门,面容苍白没有血色,她露出一个很虚弱的笑,弯身摸着楼昶的脑袋安慰道:“没事。我去医院看看。楼昶你别太担心了。”

  楼昶贴过去抱着曲意璇的腿蹭了蹭,仰着头语气稚嫩却认真地说:“我陪阿姨去医院吧。”

  “不用了,让凌伯送我过去就可以了。”曲意璇蹲下来在楼昶的额头上亲了亲。

  她出门坐上车后吩咐凌伯去医院,到门诊大楼,曲意璇下车对凌伯说:“你不用陪着我,我让夏瑗跟我一起就可以了。”

  凌伯一向沉默寡言,皱眉看着曲意璇走进去,他又坐回车子。

  余嫂在这时打电话过来问凌伯,“曲小姐怎么样了?”

  “没让我跟着。”凌伯想到连日来曲意璇的各种不适症状,他沉思道:“我估摸着曲小姐是怀孕了,但先生没有对我们提起过,可能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余嫂赞同地点点头,心里并没有多高兴,相反一脸的沉重,“也不知道曲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先生的。不急,我确认一下,找找看曲小姐的房间里有没有孕检报告单。”

  --------

  临近楼珏迹和戚昕薇的订婚宴,为了避免余嫂发现事实,这几天曲意璇都是和夏瑗一起住在酒店,黄昏时她拎着做好的晚饭要给在医院的夏瑗和优柔送去,可刚到门口。四个黑衣人拦住她的去路。

  曲意璇微惊,护着肚子往后退出几步,想到之前楼老爷子让人请她去喝茶,她镇定地问:“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家老板请戚大少奶奶你过去一趟。放心,我们老板不会伤害戚大少奶奶”某个黑衣人回答,跟上次一样的套路。

  曲意璇蹙眉,难不成又是楼老爷子?今天是楼珏迹和戚昕薇的订婚典礼,为了避免她过去闹场,所以楼老爷子这是防患于未然吗?

  曲意璇自嘲地笑了笑,刚刚凌伯打来电话给她说在路上了,要接她去楼珏迹的订婚宴,如果凌伯来了没找到她,就应该知道她被人带走了,到时候楼珏迹很快就去救她。

  反正也逃不掉,曲意璇抿着唇,弯身坐进车子里。

  --------

  这边某酒店楼珏迹和戚昕薇的订婚宴进行到一半时,楼珏迹都没有看到曲意璇的身影,他是今晚的主角,男人长眉入鬓,眼眸漆黑如墨,一身白色西装衬得整个人越发丰神俊朗。

  前来参加婚宴的女宾客眼中全都露出惊艳和痴迷之色。为什么陆家集团的公子直到现在才曝光身份?早知道那晚在宴会上舍身救曲意璇的男人有这么厉害的背景,她们怎么可能会放过搭讪的机会?结果被戚家的私生女戚昕薇捡了个大便宜。

  但她们羡慕嫉妒恨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今晚的戚昕薇艳压群芳,无论是外貌和端庄的气质,又或是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优雅和高贵,都足以与楼珏迹这么优秀的男人匹配,何况就算戚昕薇是个私生女。那也是权势显赫的百家家族戚家的三小姐,她和楼珏迹的结合真可谓是天造地设。

  而男人们看着戚昕薇的目光就更加炙热了,戚家这个三小姐也太低调,二十六岁了,直到前段时间媒体才曝光她的身份,当时名流贵族圈子都炸了,戚昕薇的出现把a市原本的第一名媛比了下去。一夜之间戚昕薇成为国民女神,被评为新的a市第一名媛。

  然而如今女神订婚了,不知道伤了多少男人的心。

  订婚宴上笑得最灿烂的莫过于封碧芝,最近戚家家族深陷舆论风波,楼珏迹和戚昕薇的订婚明显是拯救了戚家。

  楼老爷子的脸色虽然很难看,但未婚妻是楼珏迹选的,抛开戚昕薇庶出的身份不说,他对戚昕薇其他方面还是很满意的,至少能担得起楼家孙媳的名分,哪是曲意璇那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能比的?幸亏孙子及时迷途知返了。

  “那些男人看你的目光让我嫉妒。”台下楼珏迹的一只大手扶在戚昕薇腰上,微低着头在戚昕薇耳边说,目光偶尔掠过众宾客,他依旧没看到曲意璇,难不成这女人跑了?

  戚昕薇沉浸在幸福和甜蜜中。没有发现楼珏迹的走神,她唇畔含着浅笑,化着淡妆的脸看起来精致完美毫无瑕疵,说出来的话听在人耳中很舒适,“我想把盯着你的那些女人的眼睛全都挖出来。”

  楼珏迹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他拧起修长的眉宇,估摸着应该是凌伯打来的。于是手插入口袋正要拿出手机。

  但这时戚昕薇的目光瞥过来,突然抓住楼珏迹的手腕,装作自然而然地挽起他的臂弯,戚昕薇笑着不动声色地对楼珏迹说:“我爸在叫我们呢!我们赶紧上去吧。”

  “好。”楼珏迹薄唇微抿,收回拿手机的手与戚昕薇相携走上台。

  一系列的流程后,灯光下楼珏迹为戚昕薇戴上订婚戒指,宾客们的鼓掌声此起彼伏。楼珏迹口袋里的手机依然在响。

  楼珏迹的眉宇拧得更紧,凌伯明知道他在这么重要的场合顾不上接电话,但还是一次又一次打过来,很明显发生了什么事。

  楼珏迹刚从台上下来,就匆忙跟戚昕薇说了声抱歉,走到一旁接电话。

  “出事了少爷!我并没有在酒店接到曲小姐,让酒店负责人打开她房间的门后也没见到人。后来我请他们调出了监控录像。这才发现在两个小时前她被四个黑衣人带走了。”

  什么?!楼珏迹身形微震,尚未说什么,凌伯紧接着又在电话那边汇报,“早上我就想告诉你了,但当时还没有确定。刚刚余嫂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份孕检报告单,上面显示曲小姐怀孕已经四个月了,且肚子里是两个孩子。先生,这孩子”

  楼珏迹的脑子“轰”地炸开了,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震动,这感觉比知道自己有楼昶这么个儿子时还要震撼,生平第一次楼珏迹丧失了反应的能力,他呆若木鸡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伟岸的身躯久久未动,已经听不到凌伯又说了什么。

  --------

  戚昕薇就在楼珏迹背后几步远的位置,虽然听不到给楼珏迹打电话的人说了什么,但高智商如她,再加上曲意璇今晚意料之外没来,她就可以肯定曲意璇出事了。

  戚昕薇抿了抿唇,转身很快在宴会厅找到戚方溯,把曲意璇失踪一事告诉了戚方溯,让戚方溯立即去找曲意璇,虽然曲意璇是她最大的情敌,但她不希望曲意璇有事。

  戚昕薇目送着戚方溯大步离开,返回去走到楼珏迹身边,笑着挽起男人的手臂,“迹,我们去跟那些人打个招呼吧。”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