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57章:全都滚,两个男人她谁也不要

第57章:全都滚,两个男人她谁也不要

  浴室门口的戚方溯看到突然出现的楼珏迹后,拧起俊逸的眉,就仗着这家酒店隶属盛氏集团旗下,作为盛二少三哥的楼珏迹,就能拿到房卡想进来就进来啊!

  戚方溯眯着的眼眸里浮动着怒气,表面上不动声色压着情绪,两手插在浴袍口袋悠悠然然地站在那里,唇畔勾出一抹讥诮的弧度问楼珏迹,“怎么三妹夫今天又换了一种身份,变成扫黄的来查房吗?”

  “那就不能让三妹夫你如愿了。虽然外界我和意璇的离婚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但我们并没有离婚,我们依旧是合法的夫妻关系。”戚方溯说着走过去从挂在衣架上的口袋里,拿出红色的结婚证。

  平日他都会随身携带重要的证件,钱包里装得还有曲意璇的照片,而从那天和曲意璇走出民政局后,两人的结婚证就成为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少又神圣的一部分,此刻用来提醒且刺激楼珏迹。

  楼珏迹还是没有从这巨大的冲击中缓过来,目光僵硬又恍惚地移到大红色的小本本上,他的眉宇染上苍白,垂着的两手慢慢攥成拳头。

  “倒是三妹夫你私自闯入我和妻子的房间,才是不合法的。抱歉了。”表面上戚方溯很有修养地说着,拿出手机就给警局打过去,既然楼珏迹不顾及家族声誉,他何必心慈手软?

  这时楼珏迹几步走过去,坐在床上把曲意璇从被子里拉出来捞入怀中,曲意璇身上只穿着睡衣,白璧无瑕的两条腿裸露着。楼珏迹狭长的桃花眸一眯,掐在曲意璇腰上的大手一下子收紧。

  戚方溯上前想把曲意璇拉过来,曲意璇睁开了眼睛,脑子里还是混沌的,盯着上方楼珏迹俊美的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醒了?很好。”楼珏迹语气危险十足地说着,用修长的手指拨开曲意璇额头一缕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温柔的嗓音听起来诡异又让人浑身发寒,“你怀着孕,刚刚经历了那么一场剧烈的运动,不知道有没有伤到我们的两个孩子。”

  “我现在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顺便看看你和戚方溯是否真的做了苟且之事。”

  这样羞辱的话语让曲意璇猛然清醒过来,楼珏迹已经知道她怀孕了吗?看来是掩盖不住了,想起跟戚昕薇的约定和陆政行的警告。以及许许多多都不允许她生下楼珏迹孩子的那些人,曲意璇的心微疼,扬起下巴讥诮地笑着对楼珏迹说:“不管我和戚方溯是否做了什么,那都是我们两夫妻的事情,跟你这个外人没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我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楼珏迹眸光阴鸷地盯着曲意璇提醒道,得知他的孩子还活着,且是双胞胎的那一刻,他难以形容心中的狂喜,人在订婚宴上,但满心装得都是他孩子的母亲,一路心急如焚地赶过来,看到的却是曲意璇和戚方溯欢爱的一幕。

  楼珏迹差点就疯了,压着胸腔里剧烈翻涌的情绪,控制着想掐死曲意璇的冲动,他嘴角勾着邪佞的笑不容置疑地说:“就算今晚你和戚方溯发生了关系,我也不会让你回到他身边,你必须把肚子里我的两个孩子生下来。”

  “谁告诉你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面对情绪即将失控的楼珏迹,相反,曲意璇的语气云淡风轻,“你别傻了楼珏迹,我尚未出生的孩子的父亲是戚方溯。当初我母亲提出只有跟戚方溯生个孩子,我才能拿到一百万。所以为了钱,在我和戚方溯结婚半个月后,我们就发生了关系。”

  “按照孩子的月份来算,确实父亲是戚方溯。”曲意璇并不担心自己的谎言会被揭穿,因为早在前几天做产检时,戚昕薇就把她怀孕的时间缩短了半个月,而她身形纤瘦,四个月的肚子看起来像别人怀孕三个月的,楼珏迹就算去医院求证,戚昕薇几人也会帮她隐瞒。

  闻言床边的戚方溯满脸惊讶地盯着曲意璇,曲意璇为什么这样说?很快他就明白了,如果这个孩子是楼珏迹的,那么除他和楼珏迹之外,恐怕所有人都会对曲意璇下手。今天陆政行把曲意璇带走的目的也是如此。

  戚方溯胸口突然没有那么堵了,伸手拽住曲意璇的另一只胳膊,把曲意璇大半的身子拉到自己这边,戚方溯语带威胁又嘲讽地对楼珏迹说:“三妹夫抢别人的老婆还不够,现在连孩子都要占了,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三妹夫的爱好是喜当爹。”

  楼珏迹怔愣地盯着曲意璇,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如果刚刚那一幕的打击还不够大,此刻楼珏迹是真的懵了,眼看着曲意璇就要被戚方溯拥入怀中,他手下忽然一个用力,再次把曲意璇大半的身子拉过来,薄唇泛白语气颤抖地问:“既然孩子还在,当时在医院你为什么骗我孩子没了?”

  “那是我故意串通戚昕薇几人隐瞒事实。”曲意璇抿了抿微干的唇瓣,扬眼对上楼珏迹的视线,“因为封碧芝绝对不允许我生下孩子。但没过多久她还是知道了,所以她灌我蟑螂药,三番五次想弄死我和戚方溯的孩子。”

  “楼珏迹,假设这个孩子是你的,你以为戚方溯会保护我吗?他不可能喜当爹,让我生下别的男人的孩子。换做是你,你能做到吗?”曲意璇看着穿一身白色礼服的楼珏迹,真的是俊美无俦。

  然而今晚他是别的女人的未婚夫,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资格做孩子的父亲?

  楼珏迹抓着曲意璇胳膊的手渐渐松了,是啊!戚方溯怎么可能保护他的孩子?他在新婚第二天早上占有了戚方溯的妻子,戚方溯对他早就恨之入骨了,若是曲意璇再怀了他的孩子。戚方溯不弄死,反而还护着曲意璇,这世上有如此伟大博爱的男人吗?

  没有。

  相反,越是爱一个女人,就越自私,起初戚方溯没有表现出对曲意璇的爱,但现在大概全世界都知道戚方溯有多爱曲意璇。所以如果孩子不是戚方溯的,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楼珏迹的心就这样从云端跌入地狱,过去的那些年他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十三岁时就知道父母貌合神离,陆政行在外面有很多情人,十五岁时亲眼目睹陆政行和封碧芝苟合,也曾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嫁给其他男人。在家族斗争中身心俱疲等等,他把一切肮脏和痛苦埋藏于心底。

  但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他总有一天会让那些给他屈辱的人付出惨痛代价,也总有一天他能抢回最心爱的女人,也就只有此刻曲意璇给他的打击才是最大的。

  楼珏迹猩红的双眸中涌出一股热潮,定定地看着曲意璇,某种液体快要冲出眼眶。但楼珏迹忽地笑了,一双桃花眸里都是潋滟风情,点点下巴若无其事地说:“好啊!”

  “既然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戚方溯的,那打掉吧!现在我就带你去医院做手术。”话音落下,楼珏迹果真伸手搂住曲意璇的腰,眼看着就要把曲意璇抱起来。

  曲意璇大惊,楼珏迹凭什么?

  “你未免也太猖狂了楼珏迹。”戚方溯拦住楼珏迹,浑身上下蔓延着怒火和阴冷的气息,“不要忘了我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你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决定孩子的去留?”

  权利?呵,楼珏迹沙哑地嗤笑出声,迎上戚方溯的目光一字一字提醒道:“就凭我是曲意璇的第一个男人,我能保护曲意璇,而你呢?你和简约相恋十三年。生得女儿如今都有七岁大了,你又有什么资格霸占着曲意璇?”

  戚方溯闻言冷笑,讽刺着反唇相讥,“你还不是和我三妹订婚了,成为我戚家的准女婿,且养着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生得五岁的儿子吗?楼珏迹,至少我是真心爱意璇的。而你只是把意璇当成玩物。”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起来,曲意璇脸色苍白,耳边“轰轰”作响,她烦躁到极点,无力地闭上眼睛,只觉得身心俱疲,戚方溯和楼珏迹两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爱她,但他们给她带来的都是什么?

  戚方溯有相恋十三年的简约和七岁的女儿优优,楼珏迹几个小时前和别的女人订婚,家里私藏着一个五岁的儿子,若是让她选择,这两个男人她都不会选。

  所以他们两人因为她而争吵、打架、机关算计,哪怕赢了,又有什么用呢?他们所谓的爱是自私、占有和禁锢,从来不考虑她的感受,不尊重她是否想要这样的感情,其实从始自终她都只是两人抢夺的某种东西,是玩物。

  “都够了!”在楼珏迹和戚方溯即将打起来时,从外间传来一道愤怒又洪亮的声音。

  曲意璇身子一颤,睁眼看过去只见楼老爷子带着一众人大步走进来,曲意璇微惊。他们在外间听了多久?或许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现在全都清楚了吧?

  楼老爷子气势汹汹几步上前,一拐杖重重打在楼珏迹的后脑勺上,又抬起腿一脚用力踹在楼珏迹身上,楼老爷子大骂,“逆子!”

  楼珏迹猝不及防,没躲闪“砰”地跪在地上。楼老爷子红着眼低吼道:“楼珏迹你丢人不丢人?抢别人的老婆不知错也就算了,如今你还要弄死别人的孩子,你的道德底线呢?从订婚宴上逃跑,现在连警察也被你惊动了,我整个楼家都要陪着你一起丢脸。”

  突然的重击之下楼珏迹头晕目眩,眼前一阵发黑,险些昏厥过去,后脑勺被打得地方很快有鲜血涌出来,楼珏迹挺直脊背跪着没有理会,他倨傲地抬头,猩红的目光看着楼老爷子,用沙哑的嗓音一字一字固执道:“外公,曲意璇是我的女人。她在说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外公?!曲意璇大惊,猛地抬眸看向楼珏迹,原来不是楼珏迹入赘楼家,而是当年陆政行做了楼家的上门女婿,楼珏迹随母姓,既是陆氏集团的公子,另外一个没曝光的身份是楼家孙子,这背景还真是够强大的。

  曲意璇的目光瞥向楼老爷子背后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岁美得让人惊艳的女人。她应该是楼珏迹的亲生母亲吧?旁边和楼母长得八分相似温润如玉的男人,估摸着是楼家的现任家主楼明衡,也就是楼珏迹的舅舅。

  第三位一副漠不关心姿态的女人可能是楼明衡的妻子,还有楼老爷子另外一个儿子以及他的两房夫人等等**个人,楼家家族中重量级的人物都在了。

  曲意璇头发披散着,坐在床上穿着一身睡衣,床单上凌乱不堪,明显有男女欢爱过的痕迹,楼家几人因为刚从宴会上过来,所以男人们西装革履穿得都很正式,女人则是昂贵的礼服光彩照人。

  曲意璇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未像此刻狼狈过,所有的骄傲和尊严全都被踩到脚下,这将是她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污点。

  “你”楼老爷子怒不可遏,双手颤抖地指着楼珏迹,被气得都快晕厥了,“你是不是聋了?刚刚你没听到这个女人说孩子不是你的吗?这么厚颜无耻,你平日忤逆我时的一身傲骨都哪去了?”

  “楼珏迹我现在就问你走不走,但凡你敢答一个‘不’字,信不信我下一秒就让这女人一尸三命?”说着楼老爷子的拐杖再次往楼珏迹脑袋上砸去。

  楼明衡生怕楼珏迹今天被打死了,他几步冲上前护住楼珏迹,那一拐杖重重地敲在楼明衡的肩膀上。钝痛让他拧起剑眉。

  局面僵持之下,楼明衡背对着楼老爷子,抬起手刀照着楼珏迹的后颈用力劈下去,紧接着楼珏迹晕倒在他胸口。

  楼明衡连忙扶住楼珏迹,回头对楼老爷子说:“爸,阿迹的脑子被你打坏了。若是再不送去医院,你就真的见不到自己的孙子了。”

  这话让楼老爷子神色一慌。看过去果真见楼珏迹后脑勺流出鲜血,把楼明衡的一大片白色衬衣染红了,楼老爷子面色大变,立即吼着让儿媳妇打电话给医院。

  临走之前楼老爷子锐利的目光冷冷扫过曲意璇,语气狠戾又恼怒地警告,“你最好给我检点些,否则我让你和肚子里的两个孩子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戚家大少和整个戚家都保不住你。”

  --------

  几分钟后房间里只剩下戚方溯和曲意璇,似乎耗尽了所有力气,曲意璇猛然跌坐在大床上,眼中的泪水滑落,她却发疯般笑出来。

  “意璇?”戚方溯连忙伸出手臂要搂曲意璇。

  曲意璇一把推开戚方溯,隐忍的情绪终于爆发,突然拿起床头的台灯砸在地上。“噼里啪啦”的一阵声响下,曲意璇纤弱的身子颤抖,泪流满面地低吼着说:“你滚戚方溯,你们所有人都滚!滚啊”

  她不要了,她什么都不要了,如果在回国找楼珏迹之前她还奢望着一份真爱和幸福,那么现在她认命了,“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

  她注定孤独无依到老。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