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58章:楼珏迹暗中找人照顾意璇

第58章:楼珏迹暗中找人照顾意璇

  楼珏迹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病床边只有楼明衡一人守着他,四十多岁的男人正翻着一本国外书籍,他与戚望川一样是博学多才之人,家中藏书上万,年轻时曾被评为a市“最有学者儒雅风范的商界传奇人物”。

  见睁开眼后的楼珏迹薄唇紧抿,楼明衡斜眸瞥过去一眼,“知道错了?”

  “我要退掉和戚昕薇的婚约。”谁曾想楼珏迹开口说得竟然是这句,他躺在病房上俊脸苍白。嗓音沙哑无力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楼明衡道:“你把楼昶也给我弄走,我不想看到他。”

  楼明衡目光微顿,抬起手掌摸了摸楼珏迹包着纱布的后脑勺,“你的脑子是真被老爷子打坏了。我提醒你,你与戚昕薇的订婚是陆政行和封碧芝一手促成的,想有资格跟戚方溯争曲意璇。你先把自己的亲爹和封碧芝干掉。”

  “至于楼昶那个孩子,你随便送给谁或者丢到孤儿院就可以了。飞扬不是喜欢楼昶那个孩子吗?让他明天把人领走养好了。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我替你担着。”楼明衡语气温和平静。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当年楼明衡的双胞胎妹妹楼明曦生下楼珏迹这个儿子后,连一天也没有照顾就把楼珏迹交给了楼明衡,楼明衡身为楼家家主。可谓是日理万机,但无论是去公司或者出差,怀里总抱着还是婴儿的楼珏迹,冲奶粉、换尿布这些事楼明衡全都亲力亲为。

  他一人把楼珏迹抚养长大,自己的三任老婆全死于非命,外界传言如今他的第四任妻子没有生育能力,所以直到现在楼明衡无儿无女,可想而知有多疼爱楼珏迹这个外甥。

  这些年楼明衡始终在尽自己所能给楼珏迹想要的一切,然而楼家不是只有楼珏迹一个孙子,继承者之争和内部斗争相当激烈复杂,若非楼珏迹有出息,在楼家也不会有今日的地位。

  可自从几个月前曲意璇回国后。楼珏迹所做的每件事都让楼老爷子失望,楼明衡一再袒护楼珏迹,但到如今楼珏迹不能那么随心所欲了。

  楼珏迹攥紧手指。眉宇间蕴着灰白色,眼神里却是一片阴鸷,明知道陆政行肯定威胁了曲意璇什么,但正如楼明衡所说,一天不干掉陆政行那些人,他就不能给曲意璇一份安稳。

  “我以为你醒来后最关心的是曲意璇肚子里的孩子。”楼明衡把被子往楼珏迹身上拉了拉,满眸子的怜爱和心疼,“阿迹,从小到大你的性情就很偏激。其实你应该冷静地想想。曲意璇既然是在陆政行的医院做得检查,也就证明一切都有可能是假的。”

  是啊!楼珏迹不以为然地嗤笑,如果几个小时前他真的证实了曲意璇肚子里孩子是自己的。那么站在外间的楼家人绝对会不谋而合弄死孩子,再者说了,就算孩子是戚方溯的又怎么样?

  他要得是曲意璇这个女人。

  “我估计戚方溯未必能把曲意璇带回他身边。她肯定也不愿再去你那里。女人怀着孕是最辛苦的,既然她现在很抗拒你,你不如找个合适的人去照顾她。”楼明衡看起来非常年轻。跟楼珏迹在一起更像是两兄弟,灯光下他眉宇柔和,眼神中流露的全是对楼珏迹的纵容。

  他永远都在为楼珏迹着想。不像楼老爷子那么顽固,曲意璇声名狼藉不重要,关键是这么多年楼珏迹难得喜欢上一个女人,且曲意璇肚子里孕育着楼珏迹的骨肉,为了楼珏迹,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曲意璇和孩子出现意外。

  楼珏迹扬唇,倒是想起一个曲意璇不抗拒,又愿意照顾曲意璇的男人,楼珏迹让楼明衡把手机拿给他。很快他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

  这天晚上夏瑗在医院陪着优柔没有回酒店,曲意璇收拾好房间后,一个人在床上哭着不知不觉睡着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曲意璇在微博上发消息澄清,“在我和戚方溯的婚变中,新婚夜戚方溯设计我婚内出轨”

  几分钟后这条微博上了热搜,大众有的支持曲意璇痛骂戚方溯,有的则评论曲意璇是个心机婊,倒打一耙洗白自己。然而反对方在简约和楼珏迹联手操作的水军中被压下去,到中午时舆论一致指向戚方溯,对此映艺影视公司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曲意璇从酒店出来后关掉网页,纤弱的身形站在银灰色的大厦下,寒风萧瑟,街道上车来车往,她给戚方溯发了一条短信,“有时间我们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我希望能赶在年前,因为春节我要回温哥华陪我姨母。”

  曲意璇的手抚在隆起的小腹上。感受到里面孕育的生命,舒了一口气,曾经历数次伤害和抛弃。她众叛亲离一无所有,但是没关系,她还有活下去的力量。

  曲意璇收起手机。正要拦出租车去医院找夏瑗,这时一辆白色的宝马在身侧停下,车窗降下。露出男人那张深邃又俊美的脸,他凤眸微挑,嘴角含笑与曲意璇打招呼。“好久不见。”

  萧寒冽?曲意璇微怔,以为自己眼花了,萧寒冽不是远在加拿大的萧家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正疑惑着。车里的夏瑗下来后走到曲意璇身边,“我和萧寒冽接你一起去吃饭,已经在餐厅订好了位置。意璇。我早上看到头条了,戚方溯答应和你离婚了是吗?你还好吧?”

  “没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曲意璇回过神应着夏瑗,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她无从对夏瑗说起,不如翻篇过去吧!

  三人到餐厅的包间坐下来,曲意璇以为萧寒冽这次是追随夏瑗而来,但点餐的萧寒冽抬眸瞥了她一眼,声线低沉道:“我可能要在z国待上一年半载,父亲把我调来这边的分公司做总裁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寻找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噗----”曲意璇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接过夏瑗递来的餐巾纸擦着嘴,曲意璇好笑地调侃道:“是不是你们这些豪门都有很多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和私生女啊?不如我现在就去医院做个鉴定,看看跟你父亲是不是有血缘关系,也好完成我多年来麻雀变凤凰的梦想。”

  萧寒冽点了很多对孕妇有益的吃食,这些他都已经熟记于心了,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曲意璇一眼,“你比凤凰更让人惊艳。”

  “”曲意璇哑然失笑,外国人真是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她这个a市贵族圈人人看不起的暴发户的女儿也算凤凰吗?

  虽然曲意璇已经在极力遮掩了,但看起来依旧是一副病弱的苍白,即便笑着眸子里也是挥散不去的阴影,怀孕后不见比以前丰腴,萧寒冽心里滑过一丝疼惜。

  他藏起神色中的复杂,从钱包里拿出名片递给曲意璇,“这是我现在接管的公司。你怀着孕不方便再上班设计作品,倒不如给我代言做模特,我想推出孕妇珠宝系列。”

  呃,曲意璇怔愣地看着烫金的黑色名片,蹙眉瞥了一眼身侧的夏瑗问萧寒冽,“我给你做模特不行吧,要找模特不是有个现成的吗?”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