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59章:想意璇了,偷拍一张她的照片传给我

第59章:想意璇了,偷拍一张她的照片传给我

  “意璇,我已经打算好了。”夏瑗夹菜放在曲意璇碗里,曲意璇总是处处为她着想,她心里很感动,笑着对曲意璇说:“我决定进演艺圈,到时候签约戚氏旗下的映艺公司。”

  原来是这样,曲意璇收起萧寒冽的名片,优柔毕竟是夏瑗和戚方淮的女儿,两人之间的牵绊没断,夏瑗想借此接近戚方淮,可见她还没有放弃嫁给戚方淮的念头。

  “你们长久地住在酒店也不是办法,我为公司经理级别以上的都安排了公寓,吃完饭我送你和夏瑗过去。”萧寒冽语气漫不经心地对曲意璇说,心里很清楚直接给一套房子让曲意璇住,曲意璇肯定不会接受。所以就有了这么一个迂回的方式。

  曲意璇蹙眉,刚想拒绝说她在公司没有这么高的职位,夏瑗接道:“好啊!麻烦寒冽你为我们安排了,我很想和意璇住在一起。”

  曲意璇的话慢慢地咽回去,差点忘了萧寒冽正在追求夏瑗。这栋公寓其实是萧寒冽为夏瑗安排的,她只是沾了夏瑗的光,于是曲意璇只好点头道谢。

  这时一阵呕吐感涌上来,她连忙起身对两人说过抱歉后,捂着嘴往洗手间里跑。

  “起初在温哥华时,我借给你的那些钱不够吗?”包间里只剩下萧寒冽和夏瑗,萧寒冽嘴角勾着微冷的弧度问夏瑗,那次在病房他支走了曲意璇,问夏瑗还需要多少钱,是因为他不想再让曲意璇赚来的所有钱都用来给优柔治病。

  曲意璇在公司一年多。作为上司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曲意璇有多努力辛苦,注意曲意璇是在他加班到凌晨两点多的一个深夜,整栋大楼里只有他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拿起外套下班时,他经过设计组的办公室。

  一丝光亮透过来。他动作很轻地把门推开一条缝,于是就看到了正对着电脑修改作品的曲意璇,他在外面静默地站了十多分钟才离开,后来的每个深夜他都重复着做这件事,在曲意璇因为疲惫而趴在桌子上睡着时,他会把外套盖在曲意璇肩上。

  曲意璇醒来后总是会看到手边仍旧冒着热气的夜宵,又或是曲意璇开会期间突然胃疼时,他总是能把一早准备好的胃药递给曲意璇等等这些,生活中对曲意璇照顾备至,工作上提拔曲意璇,职员们都知道萧总监喜欢曲意璇,唯独曲意璇以为他钟情于夏瑗。

  “你这是卸磨杀驴萧寒冽,我刚刚可是帮了你。”夏瑗当然知道萧寒冽对曲意璇的心思,如果当初萧寒冽直接拿钱给曲意璇,肯定会伤了曲意璇的自尊,于是就私下替曲意璇分担费用,把钱借给她。

  “放心吧,我很快就还你钱了。因为我现在缺得不是钱。”夏瑗笑着调侃道,但很快眉宇间染上涩然,她需要优柔的父亲把骨髓移植给优柔。然而只有曲意璇求楼珏迹,楼珏迹才能让那个男人救优柔,但目前看来可能性不大。

  不行,为了能尽快让优柔康复,她必须想办法了。夏瑗沉思片刻后给楼珏迹发了一条短信,“很快我就会让意璇和你在一起,你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直到这餐饭结束楼珏迹也没有回复夏瑗,夏瑗本想给他打个电话过去,但碍于曲意璇在场只好作罢。

  坐上车后夏瑗的手抚着曲意璇的肚子,唇畔含着温柔的笑说:“过几天你就能和戚方溯离婚了,以后可以正大光明地跟楼珏迹在一起。”

  “你在报道上应该看见了楼珏迹和戚昕薇订婚的消息,所以我跟楼珏迹已经不可能了。”曲意璇摇头对夏瑗说,心疼得几乎麻木了,楼珏迹本就不爱她,经过昨晚后楼珏迹会彻底放弃她吧?

  曲意璇筋疲力尽地闭眼,也好,她已经决定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

  “但楼珏迹喜欢的女人是你。”夏瑗握着曲意璇的手,语重心长又疼惜地说:“或许他和戚昕薇订婚是家族安排的,就像当初你嫁给戚方溯。楼珏迹也有苦衷。生在豪门的子女大多数无法掌控自己的婚姻”

  夏瑗话说到一半,曲意璇忽然睁开的眼眸里透着冷意,挑着唇反问夏瑗,“无论是不是身不由己,楼珏迹和戚昕薇订婚是事实。难道夏瑗你让我做楼珏迹的情妇吗?”

  “你跟楼珏迹的关系不见得有多好,可却一直都在为他说话,这会让我觉得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曲意璇说着见夏瑗的脸色微白,她的语气缓和不少,“夏瑗。我真的很抱歉,你所以为的举手之劳我做不到。这些年我为优柔的病尽了最大的力,如今我已经没办法了。”

  夏瑗猛地瘫在座椅上,面无血色眼含泪水盯着曲意璇。

  曲意璇狠心别开脸。

  夏瑗紧咬着唇瓣,两手用力抓着身下的真皮座椅。目光中极快地滑过一抹怨恨。

  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一栋公寓楼下,一看就是高档小区,萧寒冽带着曲意璇和夏瑗坐上电梯到六楼,用钥匙开门时,萧寒冽侧头对曲意璇说:“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不需要你再添置什么。”

  曲意璇点点头,进门一看就愣住了,何止是一应俱全啊!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窗明几净,从玄关到茶几和餐桌上都摆放着花瓶,花瓶中插着娇艳的鲜花。

  这分明模仿了她在温哥华的风格,且铺着柔软又昂贵的地毯,各个方面都照顾了她这个孕妇,萧寒冽对她真不是一般的用心,曲意璇感动地对萧寒冽道谢。

  “你应该谢得人不是我。”萧寒冽凤眸微扬。他倒是很想为曲意璇做这一切,但他从小一直在加拿大生活,也只是偶尔逢年过节时和父亲回来祭拜祖宗,如今要在z国待上很长一段时间,自然要靠楼珏迹这个朋友了。

  这栋公寓的开发商是盛家二少,早在半个月前楼珏迹就买下了,屋子里所有摆设都是楼珏迹吩咐下属购置的,萧寒冽不过是受人之托。

  见曲意璇困惑地蹙眉,萧寒冽补充道:“你应该感谢公司的好福利,我会从你的工资里扣掉一半的房租。”

  这样曲意璇反而松了一口气,她不想白白受人恩惠。

  夏瑗没说什么,打过招呼就去医院照顾优优了,萧寒冽从公文包里拿出几份下属的设计作品,坐在沙发上让曲意璇看后提点意见。

  曲意璇把洗好的水果从厨房端出来放在茶几上,接过设计作品认真地翻看。虽然在这一行业萧寒冽早就享誉国际,但每次曲意璇不介意在萧寒冽面前“班门弄斧”,她有着吹毛求疵力求完美的性情,很多时候她的见解和创意都很独到,这也是萧寒冽欣赏她的原因之一。

  曲意璇蹙着眉。侧过头对萧寒冽说:“我觉得这款戒指做成指环型的或许会更好”

  窗明几净,午后的阳光洒进来,偌大的客厅里女人的声音听在耳中尤其动人,怀孕后她整个人比以前少了些冷艳,多了几分的柔美,浑身散发着光芒,美得惊艳,让萧寒冽移不开目光。

  直到一条短信打破了这一刻的温馨,萧寒冽拿出手机后看到楼珏迹发来的内容,“都安排好了?偷拍一张她的照片传给我。”

  “”妈的智障!这些年楼珏迹偷拍的照片还少吗?正因为是惯犯了。才能如此理直气壮地要求他这个光明磊落的人干出偷拍的勾当吧?

  萧寒冽长身玉立在窗边,见曲意璇低着头,手中的铅笔在设计稿上勾画过去,侧脸专注投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于是萧寒冽默默地拍了一张照片。

  他在手机里设置了一个加密相册,存好曲意璇的照片后,他给楼珏迹发过去,且叮嘱楼珏迹好好照顾自己,早日康复。

  --------

  这边医院楼明衡刚踏进病房,就见楼珏迹靠在床头玩手机,楼珏迹唇畔扬起一抹弧度,一双墨色的桃花眸里全是笑,很认真的样子,甚至连楼明衡走过来他都没察觉。

  直到楼明衡的脸凑近手机看了一会儿。出其不意地夺走楼珏迹的手机,下一秒楼珏迹猛地扣住楼明衡的手腕,目光里透着浓重的阴鸷,正要让对方手臂骨折时,发现来人是楼明衡。

  楼珏迹连忙松手。拧着眉抚平楼明衡褶皱的袖口,“难怪飞扬经常说楼家家主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你下次若是再这样,我无法保证不伤你。”

  说完楼珏迹就要拿回自己的手机,楼明衡却快一步把手机收入口袋,瞥了外甥两腿间的某处一眼,“我是担心再不阻止你,憋出病来的那个人是你。”

  “”他妈的这就太尴尬了,看女朋友的照片起反应了是一种什么体验?

  楼珏迹的耳朵微红,这个时候还必须得端着。于是强壮镇定地拉起被子盖在腿上,转移话题问:“你带了汤过来,自己亲手煲的?”

  “你的事我什么时候假手过别人?”楼明衡满眼怜爱温润的笑,打开保温饭盒把排骨山药汤盛出来,他侧坐在床头。背影显得很宽厚,端着碗一勺勺吹冷了喂给楼珏迹,“等会儿就出院吧。这几天好好地在家休养,那么多人都盯着你,你行事低调点。”

  所谓的行事低调就是让楼珏迹不要去找曲意璇,楼珏迹慢吞吞地喝着汤,眯眸看着一举一动都很温柔的楼明衡,想起那时为救曲意璇而受伤时,曲意璇也这样照顾他,楼珏迹的心微疼。

  刚刚那张照片明显可以看到曲意璇凸起的肚子,孩子的母亲越发娇美动人了,这给了楼珏迹些许安慰,嘴角又勾起愉悦的笑。

  --------

  几天后任飞扬到楼珏迹的别墅准备领走楼昶,正要以一贯作风抬脚踹门,却被穿着一身军装的凌潇拦住了,凌潇不认识任飞扬,一看这男人痞里痞气放荡不羁的样子,以为来者不善,于是就在门外对任飞扬出手了。

  任飞扬到底是黑道上的风云人物,极快地躲过凌潇的攻击,眸热微冷,上前两步就跟凌潇打斗起来,而楼珏迹高大的身躯伫立在露台上,楼昶小小的身子站在他身侧,两父子神情同步地看戏。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