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62章:戚方溯被离婚,意璇做了楼珏迹的女人

第62章:戚方溯被离婚,意璇做了楼珏迹的女人

  “看来你并没有忘记。”楼珏迹很满意曲意璇的反应,搂着曲意璇的腰坐在沙发上,一手搭在她的肚子上,感觉到她浑身僵硬,男人的眼尾扬起好看的弧度,勾着薄唇吐出冷漠的话语,“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的答案会决定孩子的去留。”

  “你!”曲意璇咬牙,楼珏迹这分明就是在逼她承认。

  曲意璇恼怒地胸口起伏,深吸一口气后冷嘲热讽地反问楼珏迹,“你这样有意思吗?在你的威胁下我告诉孩子是你的,你会相信吗?楼先生,我知道你本事大,弄死我两个孩子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你且试试看。”

  “如果我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会活了,所以你要是想同时沾上三条人命,那你现在就下手好了。”曲意璇决绝地闭眼。一身的萧索和麻木。

  楼珏迹心口一震得疼,顿时哑口无言,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失败,他真是拿曲意璇没办法,原本想跟曲意璇好好沟通,然而曲意璇喜欢把一切都憋在心里。她不说,他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知道这女人吃软不吃硬,但偏偏他这种性格要让他低声下气地讨好曲意璇,那也不可能,所以依旧是僵局。

  这时楼珏迹的手机响了,拿出来看到来电显示是戚昕薇。他蹙了下眉头,拒接后把手机收入口袋,声线低沉又温和地对曲意璇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不用你管。”曲意璇挣脱楼珏迹的怀抱冷冰冰道,她当然也看到了电话是戚昕薇打来的,估计楼珏迹忙着跟戚昕薇约会吧?晚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必定会发生点什么。

  一想到楼珏迹和戚昕薇做亲密的事情,曲意璇就觉得呼吸不过来,且胃里翻涌恶心,眼看着楼珏迹要凑近吻她,曲意璇连忙躲开,走去卧室从里面反锁上门。

  --------

  后来楼珏迹还是离开了,曲意璇靠在门上发短信给夏瑗,语气微冷,“你下次不要再让楼珏迹进门了,我不想看到他。”

  没想到夏瑗直接打了电话过来,话还没说,传入曲意璇耳中的是夏瑗崩溃的哭泣,“意璇你快过来!优柔的病情加重了,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什么?!”曲意璇的瞳孔睁大,手机差点掉在地上,她连忙拿了包出门,坐上车后急匆匆地赶去医院。

  病床上优柔小脸苍白昏睡不醒,夏瑗趴在床边满面的泪水,不断亲吻女儿的手,曲意璇慢慢地停在夏瑗背后,看着灯光下女人剧烈颤抖的肩膀,曲意璇心里很不是滋味,抬起手拍了拍夏瑗,“夏瑗,你别太伤心”

  可谁知曲意璇话还没说完,夏瑗猛地转过身“砰”一下跪在地上,哽咽着泣不成声地哀求着,“意璇你救救优柔。明明有办法的,只要做骨髓移植手术就可以了。她才七岁啊!她是你二哥的女儿,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我们吗?”

  曲意璇被夏瑗的举动惊得面色大变。踉跄着往后退出一步,唇瓣苍白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是夏瑗第二次逼她了,难道真的要让她去求楼珏迹吗?

  “意璇,你肚子里怀着楼珏迹的孩子。无论如何你们两人的牵绊这辈子都断不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认命呢?”夏瑗声泪俱下,起初她真的很希望曲意璇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而和楼珏迹在一起,但后来发生的一切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如今楼珏迹和曲意璇走到这一步,就算她再舍不得让曲意璇做楼珏迹的情妇,但优柔怎么办?八年前被那个男人强暴怀孕后,她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她逃了,离家出走后她一无所有,生命中最珍贵的只有优柔这个女儿了,她不能失去优柔。如果真的可以,她宁愿拿自己的命去换,也不想逼着掏心掏肺待自己的曲意璇。

  曲意璇受不了夏瑗这样的请求,明知道夏瑗是牺牲她而救优柔,她也狠不下心拒绝夏瑗,夏瑗是真的很在乎优柔,她怀孕后更是体会到了一个母亲可以为子女付出多少,看着床上病重的优优,曲意璇的心理防线一点点崩塌。

  这次她没有上前拉夏瑗,良久后,曲意璇走过去拿起夏瑗的手机打给楼珏迹,想以夏瑗的名义试试看楼珏迹到底愿不愿意帮忙。

  然而楼珏迹压根不接电话,直接拒绝了,连续几次都是这样。

  曲意璇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因为每次无论她打电话或是发短信给楼珏迹,楼珏迹都是以秒的速度回复的,而若是跟她在一起时有人找楼珏迹,楼珏迹基本上都是拒接,就像刚刚在她面前楼珏迹不接戚昕薇的电话。

  她以为楼珏迹是心虚,其实现在看来,楼珏迹只是不想搭理无关紧要的人吧?这男人忙且高傲。

  这个认知让曲意璇心里好受很多,抿了抿唇,她用自己的手机给楼珏迹发了一条短信,“只要你能让优柔痊愈,我就和戚方溯离婚。”

  曲意璇之所以选择发短信,是因为让她直接开口求楼珏迹不可能,等了两分钟,楼珏迹并没有回复,曲意璇蹙眉,手机突然“滋滋”震动起来。

  当看到来电显示上是戚昕薇时,曲意璇猛地攥紧手机,为什么会是她?难道戚昕薇看到了短信,所以找她兴师问罪吗?

  曲意璇脸色微白,片刻的僵硬后,强作镇定地接通,“昕薇。”

  “曲意璇,其实我现在不知道该以何种身份面对你,是大嫂还是情敌呢?我想你在我面前肯定也难以自处。”戚昕薇的眉眼中浮起笑意说,刚刚楼珏迹拒接了夏瑗的几个电话后,就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丢下手机到外面的走廊抽烟。

  很快戚昕薇看到曲意璇发来的短信,聪慧如她,当然明白曲意璇的意思,戚昕薇把短信删除后回了电话给曲意璇。

  此刻她看着楼珏迹手机壁纸上曲意璇的照片,勾着唇语带嘲讽地说:“我们心里都清楚,就算楼珏迹不救优柔,你也必须和我大哥离婚。所以你的言外之意是要做楼珏迹的情妇吧?”

  “毕竟楼珏迹已经有我这个未婚妻了,其他任何女人插入我们之间都只能叫小三,你说是不是曲意璇?”

  戚昕薇不会像封碧芝那样用各种侮辱之言把人骂得狗血淋头,然而她这番话的杀伤力远比封碧芝还要大,曲意璇指尖颤抖着,良久说不出一句话。

  “如果我告诉陆政行你以做楼珏迹的情妇为条件,让楼珏迹救夏瑗的女儿,你觉得后果会怎样?”戚昕薇云淡风轻地说着,依旧是端庄从容的姿态,“到时候不仅你自身难保,恐怕还会连累到夏瑗和她的女儿吧?”

  “曲意璇,我劝你识趣点。不久的将来楼珏迹会和我结婚,你别再费尽心思接近他了。本来我挺喜欢你的,但现在我真是越来越讨厌你。”戚昕薇说完不等曲意璇回应。就把电话挂了。

  随后,戚昕薇发了一条短信给简约,“我大哥不愿意跟曲意璇办理离婚手续,而曲意璇等拿了结婚证才会回温哥华,他们两人有时间耗下去,但夜长梦多,我倒是有个好办法。”

  以往戚昕薇和简约的联系并不多,只是因为有了曲意璇这个共同情敌后,如今戚昕薇处处帮助简约。

  听到门被推开的响动,戚昕薇不动声色地收起手机,她对进来的楼珏迹笑了笑,“迹。”

  在这种高档餐厅里楼珏迹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身形笔挺丰神俊朗,在除了曲意璇的女人面前,他一向沉默寡言,坐在戚昕薇身侧眉眼不抬地用餐。

  “你明天要去国外出差几天是吗?”戚昕薇看着举止优雅的楼珏迹,以往做朋友时她能坦然面对楼珏迹,如今多看楼珏迹一眼心就悸动不已。

  楼珏迹点点头。夹菜放入戚昕薇,“嗯,四天,到时候会给你带礼物回来。”

  --------

  “意璇!”夏瑗惊呼道,手机从曲意璇掌心中滑落,曲意璇身子瘫软差点栽倒,夏瑗连忙上前扶住她。

  曲意璇一向是个矛盾体,说强势有时候很强势,但像此刻面对戚昕薇的控诉,她就软弱了,因为她觉得戚昕薇骂得对,她把过错全都往自己身上揽。她自取其辱,连反驳的余地也没有。

  “戚昕薇她现在还不是楼珏迹的什么人呢,就这么嚣张了?!楼珏迹喜欢的女人是你,在爱情里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夏瑗恼怒地说,她没有曲意璇的隐忍,从小也算是娇生惯养,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

  楼珏迹只不过是出于无奈和戚昕薇订婚,同时也利用了戚昕薇,但戚昕薇却真的把自己当成楼珏迹的正室了吗?

  夏瑗实在心疼曲意璇,弯身捡起曲意璇的手机,她是真的怒了,不介意跟戚昕薇撕逼,冷笑着发短信过去,“你有什么资格骂意璇?若是自己真的有本事,就管好未婚夫。”

  “我告诉你戚家三小姐,你不要践踏意璇而抬高你自己。如果不是楼珏迹对意璇提出这样的要求,你以为意璇愿意搭理楼珏迹吗?你当楼珏迹是块宝,但在意璇眼里他什么都不是。”夏瑗把和楼珏迹交易一事抛之脑后。她同时也怨楼珏迹如此逼迫曲意璇,自己已经很对不起曲意璇了,结果曲意璇还要被戚昕薇羞辱至此。

  夏瑗不管戚昕薇如何回复,直接把戚昕薇拉黑了,走过去抱住曲意璇,夏瑗掉着眼泪一遍遍道歉,“对不起,我们不求楼珏迹了,优柔的病我们另外想办法。意璇,是我的错,我不会再让你为难了”

  曲意璇什么也没说,反拥住夏瑗的肩膀投入她的怀中。满面的泪水浸没在夏瑗的脖子里。

  这天晚上曲意璇留在医院和夏瑗一起陪着优优,病房外的长廊里她身形单薄,手中拿着优柔的诊断单,眼泪始终没有停过,却没有发出丁点哭声。

  --------

  第二天早上曲意璇和夏瑗一起回到公寓,夏瑗洗漱后又去了医院,曲意璇正坐在沙发上发呆,这时简约的电话打来,接通后简约在那边说:“你在哪里?”

  “我开车过去接你,记得拿上你的户口本和跟戚方溯的结婚证。”

  曲意璇蓦地睁大眼睛,上一秒还失魂落魄的,此刻终于有了反应,苍白的脸上全是不可置信,怎么回事?那晚她让戚方溯滚时,戚方溯说得话还回响在耳边,她以为就这样和戚方溯一直耗下去,没想到才半个多月戚方溯竟然改变了主意。

  曲意璇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什么,她神色恍惚地应着简约,按照简约的要求把东西都带齐了下楼。

  十几分钟后车子一路驶向民政局,曾经无话不谈的两闺蜜,如今连坐在一起也很尴尬,想说些什么,却无从说起,曲意璇只好靠着车窗闭眼假装休息。

  后来曲意璇沉默着和简约一起下车,前面不远处身躯高大的男人背对着她们而站,走过去后曲意璇看清了男人的脸,顿时一愣,这人曲意璇蹙眉困惑地看着简约。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