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63章:戚方溯生命垂危,夏瑗母女被赶出医院

第63章:戚方溯生命垂危,夏瑗母女被赶出医院

  “这人叫林旭东,是方溯拍戏用得替身。”对于曲意璇的惊诧,简约云淡风轻地说,虽然戚方溯在圈内是出了名的敬业,无论多危险都不用替身,但公司里还是为戚方溯找了三个替身。

  在八年前在那一场惊险的戏中,若非戚方溯坚持自己来,也不会发生事故命悬一线,戚方淮更是想着,一瞬间简约泪湿眼底,猛地从回忆中抽离。

  她看了一眼林旭东,柔婉地笑着对曲意璇道:“三人中林旭东的身材和脸型跟方溯最像,若非熟人很难分辨清楚,所以意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曲意璇抿紧唇沉默不语,简约这是找了戚方溯的替身,骗过民政局工作人员的眼睛办理离婚证,而既然来了,想必简约把戚方溯的证件都带齐了。

  但那晚在酒店她看到戚方溯是把结婚证随身携带的,戚方溯不愿离婚,简约是如何拿到证件的?

  “怎么?”三个人站在台阶下。见曲意璇一动不动的,简约唇畔勾起的弧度微冷,语带讥诮地反问,“离婚不是你从结婚开始就产生的念头吗?”

  “现在终于有这个机会了,你应该迫不及待才是,怎么反而满脸的不高兴和不情愿呢?你是对方溯日久生情了,还是想让他继续守护你,以后为你肚子里楼珏迹的孩子付出一切?意璇,人不能自私。”

  曲意璇身子一颤,猛地抬头看向简约,简约的目光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她知道生存在演艺圈简约的城府必定不浅,但从没想到有这么一天简约像对待敌人般,把算计用在了曾经她这个最亲的妹妹身上。

  “我不是不想离,只是这种方法让我一时接受不了。现在没事了,走吧。”曲意璇心里疼痛又悲哀,恐怕戚方溯并不知道这件事吧?

  戚方溯承受的已经太多了,如今她和简约还要联手骗戚方溯,这年头只听说过骗婚的,而今天被离婚竟然发生在了戚方溯身上。

  今天简约全副武装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别人会认出她这个影后,曲意璇和林旭东也用口罩遮住脸,他们进去时,简约坐回车子里等候。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不认识戚方溯,但当曲意璇和林旭东拿出各自的证件时,工作人员愣了一下,至少这两人的名字她经常在头条上看到,直到现在大众们还期待着戚方溯的婚变事件再来个反转,结果没想到今天这两人果真来离婚了。

  工作人员回过神,让两人拿出户口本和身份证以及结婚证。

  曲意璇照做。此刻才注意到结婚照上戚方溯的嘴角上扬起一抹细微的弧度,她以为那时戚方溯恨透了自己,可事实上即便是在怀疑她害了简约的情况下,戚方溯也是带着满心的欢喜和憧憬与她结婚的吧?

  然而在一场又一场的闹剧中,她和戚方溯都付出了几乎身败名裂的代价,他们失去了那么多,让大众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现实版婚变,两败俱伤后,她和戚方溯这场维持不到五个月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人生轨道在翻天覆地后又一切归于平静,无论是怎样的阴谋和算计,或是谁对谁错,到这一地步已经都不重要了,曲意璇心里不是难过,她只是感慨,好像人生经历了大喜大悲,心态突然间苍老了很多岁。

  工作人员反复确认过两人出示的证件后,不到半个小时曲意璇拿着离婚证走出来,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楼珏迹,如果是在之前她一定会欢喜雀跃,因为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跟楼珏迹在一起了。

  然而楼珏迹有了未婚妻,她离婚与否,对楼珏迹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吧?

  冬日萧瑟的寒风吹过,曲意璇的衣角翻飞,她抬手理了一下额前的头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好像那些压在心里的东西全都消失了,从此会是另外的开始吗?

  林旭东的任务完成后就离开了,曲意璇和简约同坐一辆车子返回,简约看到曲意璇递来的两个离婚证,怔愣数秒后,眼中的泪猝然滚落而出,就好像她和戚方溯结婚了一样激动。

  “谢谢。”简约忽然一把抱住曲意璇,情绪崩溃,脸深深埋在曲意璇的脖子里,她泪流不止。

  曲意璇的身子有片刻的僵硬,抬手抱住简约的脑袋,眼底也是一片酸楚。

  车子行驶在街道上,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车窗外下起雪,车内温暖如春,曲意璇盯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发呆,这时简约伸出手握住她的,“意璇,你怪我吗?”

  曲意璇身子一颤,唇畔含着苦涩的笑意,对着简约摇头,她从来没有怪过简约,简约陪伴在戚方溯身边十三年,也爱了戚方溯十三年,更是无名无分了十三年,就连两人生的女儿都不能对外界公开,这样的简约就算做了一些伤害她的事,她也只有心疼和自责。

  “姐,我全都知道,你不用解释那么多。”曲意璇抬起手指擦着简约脸上的泪,笑了笑安慰道:“从一开始我和大哥的婚姻就是个错误,是我霸占了原本属于你的一切。如今终于离婚了,我祝福你和大哥。”

  简约捂住嘴泪如雨下,她以为在自己算计了曲意璇那么多后,曲意璇会恨她。但是并没有,曲意璇太善良了。

  简约紧紧抱着曲意璇,哽咽道:“全都过去了,以后我们还做好姐妹可以吗?意璇,除了方溯和优优外,你是这个世上我最亲的人,我不想失去你”

  --------

  曲意璇没想到简约带着她去了医院,走进病房看到床上躺着的男人,曲意璇心里一惊,想到戚方溯患有深度抑郁症。该不会戚方溯最近又自残了吧?

  曲意璇脸色微白,转头担忧地问简约,“大哥他怎么了?”

  “前段时间他患了重感冒,一直拖着不愿治疗,在开会期间突然昏厥了。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发展成了心肌炎。”简约几乎又要哽咽了,听季然描述那一幕时,她就被吓得半死,直到现在还有些后怕。

  心肌炎严重的情况下会导致猝死,若非季然及时发现把戚方溯送来医院治疗,恐怕时隔半个月后,曲意璇见到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简约含泪的眼睛里全是心疼和涩意,无奈地对曲意璇说:“而且你知道他患有抑郁症,最近这段时间又有自杀的倾向。我每天都是寸步不离地守着他,生怕出了什么意外,早上走之前我让医生给他打了镇定针。”

  “意璇,他的心结来源于你,我希望你们能好好谈谈。”简约握住曲意璇的手,大颗大颗的泪珠子砸在曲意璇的手背上,她真的不想看到戚方溯变成这个样子。想为戚方溯分担所有的伤痛和折磨。

  然而她很清楚戚方溯需要的并不是她,于是只好把曲意璇找来。

  难怪简约会拿到戚方溯的证件,半个多月不见,戚方溯竟然身患重病生命垂危,曲意璇心里很不是滋味,压着眼底的酸涩对简约点点头,“好。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相信大哥会没事的。”

  “嗯。”简约没有多说什么,红着眼看了病床上的戚方溯一会儿,她就出去从外面关上门。

  --------

  曲意璇走过去动作很轻地拉过床边的椅子坐下,近距离内凝视着昏睡不醒的戚方溯,曲意璇心里五味杂陈,她记得八年前那个温润如玉仿佛从画卷中走出来的翩翩公子,他沉稳包容。

  从小到大她和戚方淮数次闯祸,戚方溯都会在戚望川面前护着他们,长兄如父,他背负着戚家长子的所有使命和责任,为她和戚方淮遮挡外界的一切风雨,所以那个时候生在斗争复杂尔虞我诈的戚家家族里,她和戚方淮依旧可以很快乐,什么都不用管,活得简单自在。

  那时戚方淮对戚方淮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好唱你的歌,其他的都交给大哥。”,也喜欢俯身摸着她的头,漆黑的眼睛里是宠溺纵容的笑,“又把古董花瓶摔碎了?没事,爸若是问起来,你就让我背这个黑锅。”

  网络上某篇帖子火了,“有一种大哥叫戚方溯”,那时曲意璇是真的敬重这个大哥,八年后的戚方溯变得阴鸷城府,她很少见他笑,仿佛整个人无情无欲的样子,在她面前像是来自地狱的王者,高高在上,可怕又无坚不摧。

  但此刻他俊脸苍白地躺在病床上,往日的强大似乎全都抽离了,曲意璇心疼到了极点,觉得很可悲,她宁愿戚方溯像婚后那段时间霸道蛮不讲理,也不想看到戚方溯无声无息地躺在这里。

  曲意璇从未想过害戚方溯,可戚方溯却因为她而变成这个样子,八年前他那么宠她,这让她如何能心安理得?

  “大哥对不起,以后我们两人就没有关系了。时间会治愈一切,等我走了,你很快就没事了。”曲意璇轻声对戚方溯说,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来,曲意璇没有多待,起身正准备离开。

  但下一秒她的手就被醒来的戚方溯拽住了,曲意璇诧异地回头,戚方溯正用那双遍布血丝的眼睛盯着自己,没有了一纸结婚证的束缚后,曲意璇此刻很坦然地面对戚方溯,“大哥。”

  “简约让你来的?”戚方溯更紧地抓着曲意璇的手,生怕曲意璇离开,这几天他做了很多梦,全都是关于从前的,梦里曲意璇笑着或闹着,对他撒娇、黏在他身边可醒来后看到的只有简约。

  曲意璇不在,他重又闭眼,倒不如睡去,因为这样就能看到曲意璇了。

  戚方溯俊脸上毫无血色,就连眉宇和薄唇看上去都是病弱的苍白,开口时嗓音沙哑无力,真真实实地感受到曲意璇指尖的温度,他嘴角扬起笑,如此心满意足。

  “最近还好吗?”戚方溯的目光扫向曲意璇隆起的肚子,话语里透着苦涩问:“你现在怀孕很辛苦,就不要给萧寒冽的公司做代言人了。如果缺钱,你可以找我。”

  闻言曲意璇差点脱口而出让戚方溯救优柔,然而现在她已经不需要钱了,并且刚跟戚方溯离婚,再请戚方溯帮忙是什么意思?到时候只会伤害到更多的人。

  于是曲意璇点点头应着,“嗯。”

  “我要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窗外大雪飞扬,曲意璇的心里萧索,很快戚方溯就会知道他被离婚一事,这次可能就是她和戚方溯的告别了。

  戚方溯的手下没有多大力气。曲意璇轻易就挣脱了,打过招呼后就要离去,戚方溯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如同以往那么偏执却深情,听得人心里难受,“意璇,上次我说过吧?”

  “我希望你能快乐,得到属于你的幸福,我自己做不到,我愿意放手把你交给其他男人,但这个男人不是楼珏迹,他根本不爱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至少目前我不会放弃你。”

  曲意璇僵硬地顿在原地,突然间很心疼戚方溯,他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了,就算他不愿放手,也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曲意璇点点头,指甲掐在掌心的嫩肉里,唇瓣泛白,她闭眼背对着戚方溯狠心说:“随便你怎么样吧!我走了。再见。”

  “意璇。”戚方溯忽然觉察到不对劲,好像这次放曲意璇离开了,他就再也见不到她,这个认知让戚方溯心里一阵惊慌和剧痛,眼看着曲意璇疾步走出去,戚方溯猛然掀开被子下床,“你等等曲意璇”

  然而由于身体过于虚弱,戚方溯尚未走去半步就栽在床边,他跪在地上佝偻着背,一手按着胸口,喘息沉重又急促,额头上的汗水滴落,随着关门的响动传来,戚方溯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掏心掏肺的,在寂静的病房里显得很突兀,似乎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窗外大雪飞扬,病床边戚方溯弯着腰咳嗽不止,良久后一股腥甜滋味漫上喉咙,他闭眼极力想吞咽下去,然而几秒后,一口鲜红的血还是吐了出来。

  戚方溯的手仍旧放在心口处,好像那里停止跳动了,低着头怔怔地盯着雪白地板上那一滩暗色的血迹,戚方溯浑身冷汗淋漓,耗尽了所有力气,慢慢地瘫靠在床架上,闭眼的瞬间,胳膊猛然重重地垂落在地。

  “方溯!”简约推开门后看到这一幕,她大惊失色肝胆俱裂,流着泪冲上前抱住戚方溯,抬头哭着撕心裂肺地朝门口吼道:“医生!快来医生啊”

  --------

  戚家庄园这边,戚方溯和封碧芝几人正在餐厅吃午饭,接到季然打来的电话听说戚方溯休克了,正在急救室抢救,戚望川“砰”一拍桌子猛地起身,“什么?!”

  往日指点江山时的从容和理智不复存在,戚望川儒雅的俊脸泛白,薄唇止不住颤抖,断断续续地应着季然,“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你让医生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方溯”

  他的儿子不能有事,八年前那个已经离开他了,他不能连最后这个也失去了,戚望川镜片后的双眸里泛着猩红,收起手机后他连外套也顾不上穿,就大步离开了餐厅,脚下生风,转眼伟岸的背影就不见了。

  “大哥出事了?”戚方旭怔愣片刻后,惨白着脸站起身走出去,“我跟爸一起过去看看”

  戚昕薇放下碗筷,本来也准备跟着一起,但封碧芝“噼里啪啦”摔了碗,冷着脸厉声命令道:“戚昕薇你给我坐下!今天你要是去了,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妈”戚昕薇顿住,无奈地坐下来。

  封碧芝看着空了的主位,她没胃口吃饭了,冷笑着说:“戚方溯他是死了,还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感冒。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最好像八年前戚方淮一样直接死了,戚望川连自己的亲生儿子最后一眼也没有见到。”

  戚昕薇大惊,猛地抬眸看向封碧芝,她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那时在病房里她就知道戴着面具的戚方淮其实是戚方溯假扮的,至于真的戚方淮去了哪里,这是戚家家族的秘密,连她这个三小姐都不知道。

  而此刻母亲竟然说戚方淮早就死在了八年前那场事故中吗?戚昕薇不可置信地摇摇头,浑身发冷,用一种怪异又陌生的目光看着封碧芝。这件事不会和母亲有关吧?

  “你那是什么眼神,难不成你怀疑我是杀人凶手?”封碧芝见女儿似乎被自己吓到了,很快敛起眉目间的狠毒,转移话题握着戚昕薇的手说:“放心,你大哥会没事的。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昕薇,我可是听说曲意璇有个好朋友的女儿患上了白血病,目前正在陆家旗下的医院治疗,曲意璇那个贱人肯定会装可怜找阿迹帮忙,为了避免阿迹被那个狐狸精迷惑,你难道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戚昕薇蹙眉。她已经警告过曲意璇,并且让曲意璇和戚方溯离婚后回温哥华,这已经足够了,母亲还想让她做什么?

  “戚昕薇你怎么这么蠢?”封碧芝见戚昕薇一脸的困惑,她恨铁不成钢地抬手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其实她这个女儿很聪慧,就是缺少手段,没有遗传她这个母亲的蛇蝎心肠。

  “你把夏瑗的女儿赶出医院,依照陆家在医疗界的声望,到时候整个a市还有哪家医院敢收那个野种?”封碧芝眯眼冷声提醒道。八年前怀有身孕的夏瑗找上门,要让戚方淮对她肚子里的孩子负责,正赶上在外地拍戏的戚方溯和戚方淮出事故,封碧芝到哪去变一个戚方淮?

  再者说了,就算戚方淮还在,夏瑗肚子里的孩子她也不能认,那个时候戚望川正在外地守着身受重伤的戚方溯,整个戚家当然是由她做主,所以除了赶走曲意璇,她更是到夏家大闹了一场,说夏瑗肚子里怀了别的男人的野种,他们戚家必须要退婚。

  夏家父母也很有骨气,亲事是戚方淮的爷爷定下的,如今老爷子不在戚家了,夏家也不稀罕这门亲事,当即就跟封碧芝一拍两散了。

  封碧芝没想到八年后夏瑗又回来了,是跟曲意璇一样报复她的吗?如果夏瑗是想让戚家承认这个孩子,绝对不可能,她不弄死她们母女俩,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什么?戚昕薇面色微白,母亲怎么能那样对待一个重病的孩子?尤其她是个医生,救死扶伤是她的使命,把优柔赶出医院让她们求医无路,这种事她绝对做不出来,更何况她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她只是楼珏迹的未婚妻。

  封碧芝当然也知道女儿干不出这种事,于是她拿出手机给陆政行打过去,得到陆政行的应承后封碧芝挂断,抬头看到女儿用诡异的眼神盯着自己。

  封碧芝心里一慌,面上镇定自若道:“你自己做不到,妈也不逼你,但有些事你不要管,吃饭吧。”

  戚昕薇没说什么,低头时蹙着的眉始终未散开,母亲什么时候和陆政行这么熟了?就算他们两家联姻,母亲也不至于一个电话,就能让陆政行答应把夏瑗母女赶出医院吧?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