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66章:不介意喝她剩下的温水

第66章:不介意喝她剩下的温水

  “”楼昶顿时懵了,第n次感觉到楼珏迹深深的嫌弃,他又做错了什么?难不成因为时间这么晚了,他应该睡觉了?

  楼昶乌黑的大眼睛转了几圈,觉得自己的分析是对的,于是瞅着楼珏迹狗腿地说:“楼叔叔你没什么事了吧?我接着睡了。”

  “嗯。”楼珏迹的俊脸缓和不少,打消了脑子里把楼昶丢出去的念头,他端着为人父的威严从容地系好浴袍,坐在床头刚要拿起手机。

  结果楼昶的那双小手再次鬼鬼祟祟地伸过来,楼珏迹猛地转头看向楼昶,狭长的眼尾上扬,一个字音透着十足的威胁,“嗯?!”

  “”哎妈呀吓死宝宝了!楼昶连忙拍了拍小胸脯,对上楼珏迹冰渣子一样的眼神,惊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楼叔叔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说他怎么知道?他还只是个宝宝,哪有猜大人心思的本领?

  楼昶别提有多委屈了,垂下小脑袋认错,“我睡觉,我不该这么晚了还玩手机。楼叔叔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楼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手机,躺回床上乖乖地闭眼。

  谁知下一秒楼珏迹的大手伸过来给他掖了掖被角,夜晚里男人的嗓音听起来有着别样的性感和温柔,“乖,晚安。”

  “”楼昶简直是受宠若惊。眸底涌上一片湿热,他算是发现了,只要猜对了楼叔叔的心思,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他真是太机智了,楼昶心里无比雀跃,粉嫩的唇畔扬起笑。

  --------

  曲意璇通过了“楼昶”的微信请求,给“楼昶”发来消息,“我没睡。你爸爸不是规定你每天晚上九点之前必须睡觉吗?怎么今天这么晚还玩手机?”

  “本来我打算睡的,看到你回复后就醒了。阿姨你是孕妇。应该比我更注重休息。”楼珏迹黑着一张脸,不情不愿地模仿着楼昶的语气,以后他一定要改改楼昶的这个毛病,太嗲了。

  这边医院病床上曲意璇诧异地挑眉,没想到楼昶会打出来这么多字,之前她以为楼昶聊天要用语音。

  曲意璇给楼昶回复过去,“我就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妈的智障,曲意璇一句话就把天聊死了,他怎么接?楼珏迹紧抿着薄唇,过了一会儿给曲意璇发过去,“我一个星期没见阿姨了,我和爸爸都很想阿姨。阿姨难道不想我和爸爸吗?你陪楼昶聊聊天嘛。”

  这消息发完楼珏迹就后悔了,太肉麻没深度,但想想是以楼昶的名义发的,楼珏迹扬眉,有楼昶背黑锅他就放心了。

  曲意璇看着消息微愣,楼昶想她她相信。至于楼珏迹,那怎么可能?

  她唇畔溢出苦笑,“阿姨也想你。只是我怀着孕不方便去看你,你要乖。”

  这话又让楼珏迹醋了,那么长时间没见面,曲意璇只是想楼昶,难道就一点也没想他吗?

  楼珏迹的胸口堵得慌,故意放慢速度回复着曲意璇,“阿姨肚子里的两个小怪兽还好吧?改天我和爸爸过去看你。”

  “嗯,很好。他们越来越淘气了,总是在肚子里踢我。”曲意璇挺着肚子坐在床头,提起孩子她眉梢眼角都是温柔的笑,无法形容的幸福感,“你要是想我了,就让凌伯或者凌潇阿姨送你过来,毕竟你爸挺忙的。”

  楼珏迹看到前半句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但后面的话让他的桃花眸眯了起来,没想到曲意璇这么“善解人意”啊!她哪是担心他没有时间,根本就是不想见到他。

  楼珏迹压着心里的怒火,已经十点多了,他回复给曲意璇,“阿姨是孕妇,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要熬夜,早点睡吧!我也准备休息了。”

  曲意璇扬唇,心里暖暖的,发了一个拥抱的图片给“楼昶”,“晚安。”

  楼珏迹厚着脸皮把这个拥抱当成是曲意璇给他的,眼底的阴郁转瞬消散,他心情愉悦,放下手机躺回床上,闭眼很快睡着了。

  一夜安眠,这大概是几个月来楼珏迹睡得最好的一觉了。

  --------

  第二天早上楼珏迹和楼昶坐在餐厅里吃饭,凌潇的位置是空的,楼珏迹拧起长眉问凌伯,“我不在的这几天晚上,凌潇都没有回来吗?”

  凌伯的身子微震,低头掩着目光里的一丝惊慌,正要回答楼珏迹,这时从厨房端来粥的余嫂对楼珏迹说:“可不是嘛!这小丫头最近奇怪得很。”

  “昨天我看到任少爷开车过来接她,两人在外面就吻了起来,任少爷的手伸进凌潇的衣服里”余嫂年纪大了比较啰嗦,也是出于对凌潇的关心,瞥见楼珏迹用餐的动作顿住,余嫂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不是说任少爷不好。我挺喜欢少爷的性格。”

  “但先生你也知道任少爷的女人太多,凌潇这小丫头跟他在一起肯定吃亏。”

  任飞扬玩女人在a市是出了名的,曾有头条爆料他最多夜御四女,三宫六院夜生活比古代的皇帝还丰富多彩,余嫂担心哪天任飞扬让其他几个女人和凌潇一起伺候他,不,或许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

  凌伯心酸不已,好几次凌潇从外面回来,他都能看到凌潇身上用衣服也遮不住的密密匝匝的青紫痕迹。可见任飞扬在床事上十分凶猛怪癖不少,并没有温柔地待凌潇。

  “先生,哪天凌潇回来了,你劝劝她,她很听你的话。她还小,不能一辈子的幸福都毁在任少爷手中。”余嫂心疼地对楼珏迹说。

  楼珏迹神色复杂,从始自终都只是听着没发表什么意见,最后淡淡地点点头。

  --------

  下午楼珏迹让凌伯送他去曲意璇的公寓楼下,雪没停,原本不打算带楼昶一起,但楼昶听说去找曲意璇,迈着小短腿跑到车边,余嫂在后面追着让他小心点。

  楼昶应着余嫂知道了,一坐进车子就抱紧座椅,生怕楼珏迹把他丢出去,他扬着下巴理直气壮地说:“上次你告诉我只要我乖,就还带我找曲阿姨,我表现得很好啊!你不能欺骗小孩子。”

  “”最近楼昶又长本事了。竟然敢控诉他的“罪行”了。

  楼珏迹抬手揉着太阳穴,吩咐凌伯开车,若不是担心他跟曲意璇一言不合又掐起来,他才不会带楼昶这个熊孩子,更何况他也是有骨气的,曲意璇三番五次不搭理他,他巴巴地贴上去多掉价?

  等会儿见了曲意璇,就说是楼昶死活闹着要来的。

  然而这些借口根本没用上,因为楼珏迹打开曲意璇公寓的门后,在客厅里和楼昶等了三个小时,八点多了曲意璇还没有回来。

  楼昶饿得肚子咕咕叫,小身子瘫在沙发上“葛优躺”,摸着肚子可怜兮兮地对楼珏迹道:“楼叔叔,你说我们是不是傻?听你的,为了给曲阿姨一个惊喜等到现在至于吗?我饿了、困了。我们给曲阿姨打给电话吧!”

  楼珏迹闻言也觉得自己智商感人,拿出手机给曲意璇打过去,等待接通的过程中他开了免提,随后把手机递给楼昶,用命令的语气道:“你来说。”

  楼昶吓了一跳,立即从沙发上爬起来,听到那边传来曲意璇的声音,楼昶直接忽略了曲意璇的冷淡,很兴奋地问着曲意璇,“阿姨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我和爸爸已经在你家等了三个多小时了。”

  呃,楼珏迹又不打招呼就登门入室了,他这是什么毛病?曲意璇抿了抿唇,语调比刚刚温柔了很多,“抱歉楼昶,我在医院陪朋友,今晚不回去了。你和爸爸先回家吧!下次再找我,记得提前通知我。”

  “哦。”楼昶的小脸上满是失落,正要挂断电话。

  楼珏迹俊脸阴沉地劈手夺过手机,带着些许怒火和责备说:“曲意璇,你是怀孕五个月的孕妇,不让人照顾就算了,你反过来在病床边不分昼夜地守着别人。你有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过吗?”

  曲意璇怔愣几秒,竟然听出了楼珏迹话里的在乎和无奈,她眼底一酸,突然间有点怨楼珏迹,那天晚上她差点昏厥在飘雪的夜中时,楼珏迹没出现,如今她的困境都解决了,楼珏迹再来关心有什么用?好好地陪着他的未婚妻吧。

  曲意璇心里难受至极,语气不以为然地嘲讽着说:“孩子是我的,怎么照顾我自有分寸。楼先生若是没什么事就挂了,下次请你不要再私闯民宅。”

  “”楼珏迹听着“嘟嘟”的忙音差点摔手机,他拿起外套穿上,拎着楼昶大步流星地走出去,决定去医院把曲意璇抓回来。

  然而到了原来的病房并没有找到夏瑗和优柔,询问后医护人员告诉他夏瑗带着孩子转院了。

  “转去哪里了?”楼珏迹凌厉的目光扫到女护士身上,对方的眼神躲闪,楼珏迹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直接拿出手机打给夏瑗,“怎么回事?”

  夏瑗心里怨恨楼珏迹。嘲讽地冷笑着说:“这件事你应该问问陆政行。几天前的晚上他把我们赶出医院,让整个a市的医疗机构都不接收我的女儿,幸亏后来萧寒冽和楼明衡帮了我们”

  “什么?”楼珏迹高大的身躯微震,两手攥成拳头,没有再多说,问了夏瑗在哪家医院后,他让凌伯送楼昶回家,自己开车一路赶过去。

  几天的大雪近乎造成了交通瘫痪,去那家医院最近的一条路被封了,楼珏迹只好绕远路,但一直都在堵车,马路上排成长龙,半个小时没走出去几米。

  楼珏迹心烦意乱,刚刚听夏瑗说曲意璇住院养胎,他更是着急,眼神阴鸷地望着飘雪的马路,手掌重重地拍了一下方向盘。

  “曲意璇和孩子出了那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楼珏迹把电话打给楼明衡。降下车窗吹着冷风,但风雪依旧熄灭不了他的怒火,其实他很少发脾气,因为楼明衡是他最亲的人,难免有时候会露出孩子心性。

  “我已经帮你解决了,意璇和孩子我替你照顾得很好。”楼明衡不瘟不火,耐心地对楼珏迹解释着,“你在国外谈生意,若是像上次刚去就回来了,老爷子责怪你是小,知道你是为了曲意璇,到时候你又麻烦了。”

  楼珏迹渐渐冷静下来,马路不像刚刚拥挤了,他打过招呼挂断电话,以最快的速度驶向医院,期间违反了好几次交通规则,但总算在两个小时后到达了医院。

  楼珏迹毫不停顿地找去病房,顾不上修养,猛然推开门大步流星地走进去,无视坐在床头椅子上的萧寒冽,楼珏迹冲上前俯身就抱住了曲意璇,嗓音沙哑地问:“没事吧?”

  呃,曲意璇呆住,浑身僵硬地让楼珏迹紧抱着,连胳膊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刚刚她正在和萧寒冽聊天,就只是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闯入。

  男人脚下生风,衣角扬起凌厉的弧度,风尘仆仆地冲进来,裹着一身的冰霜和风雪,外套上的雪花还没有融化,大概是走得太急,耳边他的喘息有些急促,曲意璇眨了眨眼睛,有点不敢相信,两个多小时前楼珏迹还在她的公寓,风雪夜里他这么快就赶来了?

  这些年得到的温暖少,所以别人对曲意璇一点好,就能把她感动了,曲意璇眸底泛起酸涩,怔愣数秒后想要反抱住楼珏迹,但刚抬起胳膊,她就因为楼珏迹身上带来的冰冷而不合时宜地打了一个喷嚏。

  “”这也太不礼貌,曲意璇一下子囧了,连忙推开楼珏迹。目光似有若无地瞥到楼珏迹的胸口,若是弄脏了他的衣服,那就太尴尬了,毕竟这男人有洁癖。

  但楼珏迹的关注点放在了另外一件事上,意识到自己给曲意璇沾染上了风寒,楼珏迹连忙脱下落有雪花的外套,让曲意璇等一会儿,他转身大步流星地走进里面的厨房。

  楼珏迹打开煤气灶,把冰冷的两手放在明火上烤了几分钟。直到身上的寒意慢慢散去,他重又返回病房。

  这个时候萧寒冽已经让出位置,楼珏迹在椅子上坐下,伸出大掌握住曲意璇的小手,感受到女人的柔软和她指尖温度的这一刻,楼珏迹觉得一路赶来的烦躁和辛苦全都无影无踪了,为了曲意璇怎么样都值得。

  曲意璇这样的性格斤斤计较爱钻牛角尖,也因此特别注重细节,便是楼珏迹刚刚一系列的动作让她眼底微湿,连忙别开脸压着心里涌出的矫情,“我没事。”

  灯光下楼珏迹和曲意璇两手相握的一幕让萧寒冽心里微疼,看得出来楼珏迹很在乎曲意璇,他也就放心了。

  萧寒冽走过去拿起外套挂在臂弯上,语气戏谑地跟两人告别,“行了!孩子的父亲来了,我这个护花使者的任务也完成了,先回去了。”

  “好。”曲意璇这才意识到萧寒冽还在,她脸一红,用力拽回被楼珏迹紧握的手,装作镇定地叮嘱萧寒冽开车小心点。

  楼珏迹的醋劲又上来了,冷冷地递给萧寒冽一个眼神,意思是赶紧走。

  萧寒冽淡笑着离开。

  楼珏迹伸手又与曲意璇十指相扣,这一会儿功夫他的手掌就变得火热了,反而衬得曲意璇的小手有些冰冷,他把自己的温度传递给曲意璇,但俊脸上却是带着恼怒,挑着唇不悦地反问曲意璇。“我在你家等了三个小时。”

  “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过来,下着大雪差点发生车祸,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上,饭也没吃,你怎么不心疼心疼我?”

  曲意璇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尤其听到楼珏迹说差点出车祸,她就一阵后怕,收起浑身的刺,抿了抿唇指着床头柜上的一杯温开水,语气不自然地说:“那里有杯水,是我喝过的,你要喝自己去倒。”

  “饿了厨房有食材,自己动手做或者叫外卖也可以。”

  楼珏迹的桃花眸看过去冒着热气的杯子,扬眉,曲意璇是料定他不会喝,故意膈应他的是吗?

  楼珏迹腾出一只手端起杯子,在曲意璇诧异的目光下,他竟然真的把水喝了。而后舔舔性感的薄唇,“嗯,真甜。”

  “”妈的智障,这男人不是有严重洁癖吗?在戚家吃饭时他都不怎么夹菜,曲意璇正想着,瞳孔里男人的俊脸突然放大,尚未反应过来,她娇嫩的唇瓣就被吻住了。

  楼珏迹愉悦又暧昧的笑散在齿间,“这样更甜。”

  语毕。楼珏迹抬起大手按住曲意璇的后颈,闭眼加深这个吻。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