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67章:谁也不能欺负他的女人和孩子

第67章:谁也不能欺负他的女人和孩子

  良久后楼珏迹放过曲意璇,薄唇压在曲意璇已经被吻得红肿的唇瓣上,两人气息滚烫,楼珏迹的语气里带着恼恨,“真想把你当晚餐吃了。”

  说完男人又要吻上来,曲意璇连忙推开他,楼珏迹见女人白皙的脸上泛着粉红,他心情极好地扬眉,一只大手搭在曲意璇长了不少肉的腰上,“我是真的饿了,你到厨房给我下碗面怎么样?”

  “我是个孕妇。”曲意璇睁大眼睛,楼珏迹真是得寸进尺,她可以煮面条,但楼珏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这让她觉得两人像夫妻。

  楼珏迹轻嗤,“知道自己是个孕妇,那天晚上还使劲折腾?若不是我舅舅及时赶过去,你和两个孩子都会有生命危险,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

  楼珏迹这情话说得动人,曲意璇看到他眸底的心疼和后怕,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男人的在乎,她心里酸涩,难得没有跟楼珏迹针锋相对,垂下眼眸应着,“我知道了。”

  女人低着脑袋的模样真像认错的孩子,楼珏迹的目光柔了,再多的责备都化为怜爱,忍不住凑过去在曲意璇的唇瓣上啄了一下,“我去煮面。你看会儿书,少玩点手机。电子产品对孕妇不好。”

  虽然楼珏迹很想吃曲意璇亲手为他做的面,但曲意璇如今身怀六甲,他实在不舍得奴役曲意璇,拿过床头柜上的胎教书递给曲意璇,他起身走去厨房。

  冰箱里有番茄和鸡蛋,楼珏迹放在锅里简单地翻炒了一会儿,番茄鸡蛋面很快做好了,期间发短信给凌伯把他的衣服送来。

  而外间靠坐在床头的曲意璇心思完全不在书上,目光时不时地扫向厨房,一阵阵香味飘过来。她差点没忍住下床看看楼珏迹做饭的样子。

  直到楼珏迹端着一碗面走出来,曲意璇立即把眼睛放在胎教书上,下一秒男人戏谑的笑在身侧响起,“书拿反了。”

  呃,曲意璇一囧,手忙脚乱地把书倒回来,结果发现被楼珏迹骗了,她气得身子颤抖,抬头怒瞪着楼珏迹,“你!”

  “智商感人。”楼珏迹眉梢眼角全是笑意,把一碗面放在床头柜上后,他抽走曲意璇手中的书,俯身凑近她的脸,“都说一孕傻三年。你这肚子里怀着两个,脑子岂不是要残废六年?啧啧啧,想想都可怕。”

  “”妈的智障,楼珏迹竟然骂她脑残,他这么幼稚地逗她,他才是脑残好吗?

  曲意璇一巴掌拍向楼珏迹的胸膛,却反被楼珏迹握住手按在心口位置。曲意璇微愣,隔着衣衫都能感觉到楼珏迹“砰砰”剧烈跳动的心脏。

  楼珏迹目光灼灼地盯着曲意璇,语气认真丝毫不像在开玩笑,“你变成傻子最好,这样你就不会拒绝我,愿意让我照顾你一辈子了。”

  曲意璇受不住楼珏迹的温柔攻势,眼底微湿,慌忙拽出自己的手,别开脸冷嘲热讽地说:“你想把我变成一个没有思想的提线木偶,任由你摆布控制,但是很抱歉。a市数不尽的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和生活,我却不感兴趣。”

  她配不上楼珏迹,楼珏迹这样的男人应该娶得是戚昕薇,或许楼珏迹喜欢她,但谁又能保证楼珏迹不是一时的兴趣和新鲜感,在经历了那么多以后,她已经不再相信有男人会真心待她,爱她一辈子了。

  “吃饭吧。”楼珏迹压着心里的疼痛和失落说,就算曲意璇的心是石头做的,总有那么一天他会将它捂热。

  楼珏迹把折叠桌展开放在病床上,一碗面搁下来,他坐在曲意璇对面,递给她一双筷子,“要陪我一起吃吗?”

  曲意璇甩给楼珏迹半边冷漠脸,两人同吃一碗面太“恶心”了,她做不到,再者,直到现在楼珏迹还没吃晚饭,估摸着他只煮了一碗,她若是吃了,楼珏迹应该吃不饱吧?

  楼珏迹扬眉笑了笑,没多说什么,低头就在曲意璇面前吃起来,他的吃相很好看,举手投足透着优雅和矜贵,没有发出丁点声音,曲意璇的眼角余光瞥过去,便再也移不开视线。

  碗里金黄的鸡蛋和红色番茄看起来很可口,勾起人的食欲,尤其楼珏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孕妇本就容易饥饿,曲意璇下午六点吃得饭,寂静的病房里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发出了响动。

  “饿了?”楼珏迹抬眸笑着,一副早知如此的神情,拿起筷子递给曲意璇,这女人脸皮薄,还要他给她找台阶下,“就算你不吃,肚子里的两个孩子也需要补充营养,这个时间点他们也该饿了。”

  于是曲意璇一副被逼就范的样子接过筷子。告诉楼珏迹她只吃几口。

  楼珏迹没再吃了,他桃花眸里流淌着温柔,唇畔噙着宠溺的笑,一语不发地看着在灯光下吃面的曲意璇,窗外大雪飞扬,屋里的一幕却很温馨动人,楼珏迹心里前所未有的满足和柔软,就像有了家一样。

  家吗?

  这个认知让楼珏迹的目光微沉,从生下来开始母亲就把他丢给楼明衡,陆政行更是没有尽到丁点为人父的责任。而人丁兴旺的楼家上上下下近百人,却也没有让他感受到丝毫家的温暖,此刻曲意璇竟然给了他一种归宿感。

  曲意璇没想到楼珏迹能把一份简单的番茄鸡蛋面煮得这么好吃,起初她还担心会不熟难以下咽,但事实上酸酸的番茄正是她这个孕妇喜欢的,以往不沾任何带酸的东西,此刻一会儿功夫就吃完了大半碗面条。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曲意璇很尴尬,呵呵笑着对楼珏迹说:“抱歉。怀孕后胃口变大了,一不小心就把你的面吃完了,要不然我再给你煮一碗?”

  但曲意璇半天没有听到回应,疑惑地抬眸看向楼珏迹,却发现楼珏迹脸色冷冽不知在想什么,他的目光复杂难测,似乎隐匿着苦楚和仇恨,反正曲意璇看不懂。

  但这样的楼珏迹让她心疼,她抿了抿唇,抬手搭在楼珏迹胳膊上,轻柔地唤他,“楼珏迹”

  然而下一秒楼珏迹猛然用力甩开曲意璇,“滚!”

  曲意璇猝不及防下重重栽在床头。疼得她发出一声嘤咛,桌子也翻了,碗里的汤汤水水溅出来,洒在白色的床单上和曲意璇的身上。

  楼珏迹猛地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后,他面色抖变,连忙伸手搂住曲意璇,见她小脸苍白额头上冒着冷汗,楼珏迹彻底慌了,“对不起,你没事吧?我现在就找医生。”

  说完不等曲意璇回应,楼珏迹拦腰抱起曲意璇大步走出病房,一面喊着医生。

  曲意璇靠在楼珏迹的胸口,看着楼珏迹被吓到俊脸苍白,甚至她还感觉到楼珏迹身体的紧绷,以及慌乱之下颤抖的胳膊,突然间曲意璇感觉不到疼痛了,鼻尖闻着男人身上阳刚的气息,竟是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感动。

  她最近体重增加了不少,可楼珏迹就这样一路脚下生风毫不停顿地抱着她到了急诊室,那么紧张又慌乱,让曲意璇觉得楼珏迹真是没经验,他以前一定没照顾过孕妇吧?

  她肚子里的孩子很坚强,以往好几次都挺过来了,今晚只是摔了一下,楼珏迹至于这么害怕吗?

  曲意璇眼底微湿,扬唇,两手圈紧了楼珏迹的脖子。

  结果证明楼珏迹确实小题大做了,医生检查过后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曲意璇的后腰上撞出了一大片淤青,不用抹药膏,揉揉就可以了,楼珏迹认真地听着医生的叮嘱,并且问了不少有关孕妇的知识。

  医生一看就知道他是第一次做父亲,于是很耐心地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楼珏迹对医生道谢,谦逊温和的样子让医生有点受宠若惊,曲意璇也诧异平日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一面。

  从诊室出来后曲意璇本想自己走,楼珏迹二话不说再次弯身抱起她,一路步伐沉稳气不喘地走回病房,曲意璇的脸埋在他的胸膛,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唇畔扬起一抹甜蜜的笑,心里充斥着苦涩和幸福。

  病床上已经收拾干净了,楼珏迹把曲意璇放上去后自己也躺下,大手在曲意璇受伤的腰间轻揉着,语声沙哑地问:“还疼吗?”

  “我没事。”曲意璇感觉到楼珏迹浑身依旧紧绷着,她安抚着说,依偎在男人散发着热度的怀里,曲意璇很贪恋这种感觉,一时间便放纵了自己。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楼珏迹这人若是真的霸道强硬起来,她根本反抗不了,平日楼珏迹并非拿她没办法,只是不想强迫她。

  “嗯。”楼珏迹闭眼沉沉地吐出一口气,他对人的防范太深了,在他陷入自己的世界中时,任何人触碰他,他都会失控伤到对方,以后绝不能这样了,否则若是因此他的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会悔恨一辈子。

  “刚刚我问过医生了。你可以出院回家养胎。”楼珏迹放松下来,手中的动作很温柔,语气里却透着不容置疑,“明天我带你回我的住处。你怀着孕一个人太辛苦,尤其是孕晚期,且双胞胎,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除了凌伯几人外,我还会安排家庭医生给你。”

  曲意璇哑然,到这一步她还有反抗的余地吗?她压着心里的苦涩问:“你保证能让优柔痊愈吗?”

  楼珏迹心口微震,僵硬地垂眸看着怀里的女人,曲意璇这是在和他谈条件,只要他救优柔,她就做他的女人。

  明明这是他想要的,可看着双眼紧闭隐忍着的曲意璇,楼珏迹心里没有半分高兴,他多希望曲意璇能心甘情愿地跟他在一起,而不是他用手段逼迫威胁曲意璇。

  楼珏迹的胸口堵得慌,呼吸有些困难,紧抿的薄唇微动,缓慢又艰涩地吐出一个字。“能。”

  “那就好。”曲意璇应着,没有再说其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以做楼珏迹情妇为条件来换优柔的健康,其实挺值得的,毕竟她喜欢楼珏迹这个男人,卑贱一点就卑贱一点吧,等楼珏迹和戚昕薇结婚后,她就带着自己的孩子远走高飞。

  曲意璇始终没有睁开眼睛,紧咬着唇瓣控制着泪水的滑落。

  楼珏迹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看到她这个样子,他的话慢慢地吞回去,心里并不比曲意璇好受,孩子的到来是个意外,曲意璇选择留下孩子并不代表爱他,一直以来她都在逃离他。

  直到现在他还总是想起曲意璇说过喜欢戚方淮,他只是替代品,是吗?

  没关系,就算这个女人不爱他,他也要把她留在身边,这一辈子那么长,他必定会让曲意璇爱上自己。

  --------

  楼珏迹抱着曲意璇睡了一夜,曲意璇的睡眠质量很好,一大清早楼珏迹亲了亲曲意璇的额头后,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漱,刚出来就听见有人在敲门。

  楼珏迹拧起长眉,生怕这点动静吵醒了曲意璇,他大步走过去开门,见楼明衡提着做好的早餐站在外面,楼珏迹接到手中,“你不要进来了,意璇还没醒。”

  “哦?”楼明衡扬眉,九点多了还在睡觉吗?虽然对于一个孕妇来说这很正常,但这几天他都是这个时候来送早餐,曲意璇已经洗漱好在床头翻书了,如今有楼珏迹陪着了,果真不一样啊!

  楼珏迹把早餐放在床头柜上,留了纸条给曲意璇,让她醒后就打电话给他,从外面关上病房的门时,楼珏迹还是有点不放心,叫来某个护士在门口守着曲意璇,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他。

  “不行,我吃醋了。”楼明衡语气里带着酸意,今天亲眼见到楼珏迹待曲意璇是如何细心又周到,他嫉妒的同时也很诧异,勾唇戏谑地笑着说:“我养了你三十多年,不要说为我做过什么事了,你连一句关心叮嘱的话都没有对我说过吧?”

  “以前没觉得,现在跟意璇比起来。我真的感到很寒心,这就是所谓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楼明衡以为这些年楼珏迹已经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此刻看到楼珏迹如此待曲意璇,他就放心了。

  楼珏迹淡淡地瞥了楼明衡一眼,半只脚已经迈进棺材的老男人了,好意思跟曲意璇这个晚辈争风吃醋吗?(作者君:“我就想问问,楼昶人家还只是个宝宝,整天跟楼昶掐得那个老子不是你?”)

  “这件事你不打算追究了?”楼明衡和楼珏迹一起去办出院手续,玩笑过后,他嗓音低沉地对楼珏迹道:“陆政行这两年是越来越猖狂了。先不说意璇差点在大街上晕倒。光是夏家二小姐的那个女儿就太可怜,若非我及时送来医院,估摸着这么小的孩子就夭折了。”

  楼珏迹性感的薄唇微勾,楼明衡向来仁慈,在整个a市他是做慈善最多的人,为此还成立了机构,见不得别人的伤病痛苦,但楼珏迹只在乎曲意璇,就算救优柔,也是因为对曲意璇的承诺。

  “等会儿我到陆政行的医院把那间病房的监控调出来,然后发到网上,请水军把这件事闹大,让大众舆论来裁决陆政行。”楼珏迹眸色微暗,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近年来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医疗机构的黑幕也日益严重,受到全民关注和重视。

  陆政行仗着自己在a市只手遮天,这两年越发不把人命和法律放在眼里,也有患者家属到法院告过陆氏医院,但结果反被陆政行将了一军,那个患者的家属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从那以后大大小小的医疗事故都被陆政行压了下去,也没人敢告陆政行了,而在一些不明真相的大众眼里,陆政行是医疗行业难得一遇的德高望重、悬壶济世的好医生,今天楼珏迹偏要制造出一个丑闻来,就算是他亲爹,欺负他的女人和他的两个孩子,他也要讨回公道。

  --------

  楼珏迹陪着曲意璇一起吃早餐时,曲意璇笑着对楼珏迹说:“你舅舅的厨艺真好。”

  “我教他的。”半个小时前还嘲笑楼明衡吃醋的男人,此刻心里很不痛快地说。一勺一勺喂着曲意璇粥,“以后我每天早上做给你。”

  楼珏迹真是大言不惭,其实相反,楼珏迹的厨艺是楼明衡教的吧?曲意璇没有揭穿楼珏迹,很乖顺地吃着粥,心里甜蜜,也不知道她和楼珏迹的关系能维持多久,此刻她不想打破这美好又温馨的相处。

  饭后楼珏迹亲自开车送曲意璇回别墅,叮嘱凌伯和余嫂好好照顾曲意璇,他去了一趟陆氏旗下的医院,以集团大少爷的名义轻易调出了病房里的监控,回公司吩咐徐子昂在暗中操控这件事。

  --------

  结果楼珏迹刚走,办公室里的陆政行就得知了这件事,他面色大变拍着桌子猛地站起身,“噼里啪啦”摔了手边的茶杯砸向下属,陆政行勃然大怒地骂道:“你们长点脑子行不行?!那样的监控录像不销毁掉就算了,你们竟然还给了楼珏迹,我怎么养了你们这一堆废物?!”

  “大少告诉他们是你吩咐他这样做的”助理心虚地解释着,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陆政行和楼珏迹两人不和,身为大少爷。楼珏迹只是调一段录像出来,他们能不给吗?

  陆政行气得差点昏厥,手按着胸口慢慢地坐在椅子上,他脸色铁青眼神阴鸷,这件事也是他疏忽了,之所以没有提前通知下属,是因为他根本没想到楼珏迹敢这么做。

  虽然两人早就反目成仇了,但楼珏迹还是第一次明目张胆地跟他对着干,其他人他不怕,可楼珏迹楼家孙子的身份在那里摆着。他到底有几分忌惮。现在该怎么办?

  陆政行扶着额头眉宇紧皱,他不能跟楼珏迹硬碰硬,否则到时候他付出的代价比楼珏迹大,难道要在楼珏迹没有把录像曝光之前,他私下找楼珏迹和解吗?

  不行,这些年楼珏迹越来越大逆不道了,如果不给楼珏迹一个教训趁此压压他,楼珏迹真的要凌驾于他之上了,到时候他岂不是要受楼珏迹控制?

  “其实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陆政行的女秘书给他顺着气,递给助理一个眼神。

  那助理很识趣地离开,从外面关上门后,穿着包臀裙的女秘书直接坐到陆政行的腿上,她勾着陆政行的脖子娇媚地笑着,眼神里全是算计,“不如我们先发制人,让大众知道夏瑗和曲意璇两个女人故意在医院闹事。”

  “曲意璇是前段时间a市人人唾骂的荡妇,最后她的洗白并没有那么成功,而夏瑗呢?身为夏家二小姐未婚先孕,带着八岁大的女儿,这个丑闻足够震撼了。相反,多年来你的口碑在a市一直不错,那么你觉得到时候大众愿意相信谁?只要舆论指向曲意璇和夏瑗,楼珏迹有再大的本事,也挽回不了局面。”

  在这番话中陆政行满身的怒火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对楼珏迹的嘲笑和不屑,想跟老子斗?陆政行眯起的鹰眸里透着狠毒,楼珏迹,我让你像戚方溯一样付出惨痛的代价。

  陆政行很快拨了一个电话吩咐下属去办,随后他一把抱住小秘书的细腰,凑过去就亲住小秘书,不一会儿办公室里传来了男女暧昧的响动。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