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68章:风雪夜,她一直在家等他

第68章:风雪夜,她一直在家等他

  曲意璇回来住,最开心得莫过于楼昶,他迈着短腿跑过去冲上前给曲意璇来了一个熊抱,脑袋蹭着她的肚子兴高采烈地说:“曲阿姨你可回来了,你不在的这些天我想死你了!”

  “哎吆我的小少爷,你可不能这样啊!”余嫂连忙上前拉住楼昶,这孩子莽莽撞撞的,曲小姐现在可是怀有两个孩子的孕妇,楼昶不小心撞倒了曲意璇怎么办?

  “曲小姐最近还好吧?中午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做。”余嫂热情地笑着跟曲意璇打招呼,心里很激动,虽然先生没有说曲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但他们了解先生,先生绝对不会帮别的男人养孩子。

  “我各种菜都做一遍吧!曲小姐爱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等曲意璇回答,余嫂就自言自语地做了决定,她叮嘱楼昶陪着曲意璇,但是要小心,千万不能伤了曲意璇肚子里的孩子,随后余嫂就去了厨房,心情大好之下哼起了歌。

  曲意璇眼睛里浮起笑意,但听到余嫂唱得歌竟然是以往戚方淮第二张专辑中的主打歌。她唇畔扬起的弧度一点点僵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戚方淮了,也不知道他在m国有没有做完康复治疗,若是知道她离开了戚家,戚方淮会找她吗?

  “阿姨,我带你去看电视。”楼昶没察觉到曲意璇的走神,拉着她的手到了客厅。这次小心翼翼的像是对待珍宝一样,生怕他曲阿姨有个什么闪失。

  凌伯把洗干净的草莓端过来放在曲意璇手边,这还是一大清早楼珏迹打电话吩咐他开车特意去外地买来的,刚摘出来最新鲜的,起初凌伯担心楼珏迹没有照顾孕妇的经验,他和余嫂就多操点心,事实上楼珏迹一夜之间做足了功课,各种细节叮嘱了他们不少。

  曲意璇很喜欢吃草莓,尤其这个时候的草莓酸酸的,符合她的口味,也不用她动手,楼昶拿着笑眯眯地喂给她,曲意璇心里很甜,转头看到落地窗外停着一辆陌生的车子。曲意璇随口问:“有客人来了?”

  “飞扬叔叔不算客人,他是我爸爸的大哥,是亲人。如今他在和潇阿姨谈恋爱,那就是亲上加亲了,他每天都来。”楼昶嘴快,一股脑全告诉了曲意璇,任飞扬和凌潇他都很喜欢。所以很满意两人能在一起。

  曲意璇蹙眉,她没离开一个月,任飞扬就和凌潇打得火热了,是不是她错过了什么?

  她与任飞扬接触得不多,但任飞扬那人一看就是花花公子痞里痞气的,跟冷静正直的凌潇是两个不同的极端,按照常理这样的两人应该是死对头,怎么谈起恋爱来了?

  --------

  而二楼凌潇的房间里,任飞扬把凌潇翻转过去压在透明又敞亮的落地窗上,他从背后动作凶猛地占有着凌潇,外面大雪飞扬,凌潇身上不着寸缕,任飞扬一手握着那团柔软,贴在她耳边邪佞地笑,“真是越来越浪了!今天怎么不叫了,是因为你三嫂在楼下吗?”

  凌潇闭眼紧咬着唇不发一语,这男人的精力十分旺盛,每天在一起的五个小时里他们几乎都在欢爱,只要任飞扬有需求了,随时随地她都只有顺从。

  而任飞扬也发现了,无论他怎么折磨这个女人,对她都没有任何影响,她似乎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压根伤不了她的心,每次任飞扬都感觉自己很失败,心口微堵,任飞扬没有兴趣再做下去,冷着脸色推开凌潇。大步走去浴室。

  --------

  中午楼珏迹顶着风雪回来吃午饭,满桌子的菜可谓是丰盛到了极点,任飞扬总算不嫌弃了,挑着嘴角“啧啧”地对楼珏迹说:“真是不得了了啊!以前你几个月不回来一趟,如今曲小美人怀孕了,你一天三趟地往家里跑,这是悬崖勒马准备做个好丈夫、好父亲了?”

  “过去那么多年加起来都没有最近你来我家的次数多。我倒是要问问你想干什么。”楼珏迹抬眸瞥过去一眼,话里含着深意和警告,而且他不喜欢任飞扬对曲意璇的称呼,好像曲意璇是任飞扬众多情人中的一个。

  楼珏迹把菜夹给曲意璇,在一起这么久,他也算了解曲意璇的习惯,这女人吃什么喜欢拣一样,不符合口味的绝对不碰,楼珏迹为了让曲意璇营养均衡,就强迫着曲意璇吃他夹的。

  “我听出来了,你这是嫌弃我在你这里蹭吃蹭喝是吧?既然这样,那我就把你家的妹妹带回去养了。”任飞扬这话云淡风轻的,似乎只是带走一个宠物,但几人都知道任飞扬的言外之意是要金屋藏娇包养凌潇。

  曲意璇指尖一颤。猛地抬头看着凌潇,凌潇的性情比她还桀骜不驯,跟任飞扬谈恋爱已经让她难以理解了,此刻凌潇不可能同意让任飞扬包养吧?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接下来凌潇该撂碗走过去给任飞扬一巴掌了,这才是凌潇的作风。

  然而出乎意料,凌潇不仅没生气,相反她扬唇笑了笑对任飞扬说:“好啊!三哥这里离我学校太远了,我每天来回坐车都要两个小时,很麻烦,任大少爷的住处离我学校应该很近吧?”

  “当然。那一地带的房子随便你挑,如果你喜欢的话,学校我都可以买下来送给你。”任飞扬眯眸装作很深情地说,心里却在嗤笑。

  其实凌潇跟那些女人没什么区别,也就只是比夜店里的小姐高级一点而已,其本质都是拜金贪慕虚荣,离了男人不能活,而他刚好能满足凌潇的所有需求,呵,行啊!

  任飞扬攥紧手指,眼神闪过一抹嗜血,他会让凌潇后悔招惹上他。

  餐桌上这两人看似在打情骂俏,曲意璇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要说她做楼珏迹的情妇是逼不得已,那么凌潇又有什么苦衷,必须把自己变成任飞扬的宠物呢?

  --------

  下午曲意璇刚哄着楼昶睡午觉,她也准备眯一会儿时,夏瑗打来电话在那边惊慌失措道:“意璇你看午间头条没有?陆政行那个老奸巨猾的东西竟然反咬一口,给媒体曝光,称我们利用八岁的女孩在他的医院闹事。”

  “什么?”曲意璇脸色微变,连忙打开网页,果真看到了夏瑗所说的内容,里面附上了一张监控录像的截图,是夏瑗大骂陆政行的画面,而且夏瑗是夏家二千金。未婚生女一事也遭扒。

  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舆论很快转向夏家豪门,而后是依旧顶着戚家大少奶奶身份的曲意璇,连同戚家和戚方溯也被牵扯进来。

  陆政行告诉媒体已经让相关部门来处理了,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在陆氏医院闹事等等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说辞,这件事已经属于法律范畴了。

  曲意璇的耳边“轰轰”地响,无力地扶住额头,只听见夏瑗在那边说:“我估计不出一天,我们就会接到法院的传票。意璇,楼珏迹知道这件事吗?”

  “他没有告诉我。”曲意璇如实回答,气得脸色都白了,陆政行真是没有道德底线,病患被赶出医院还没有去告呢,结果陆政行竟然倒打一耙,她和夏瑗无权无势手无缚鸡之力,该怎么办?

  就算现在他们在网上反击,大众也不可能相信她们,毕竟陆政行的声望高,她和夏瑗作为丑闻女主,大众只会反过来骂她们。

  夏瑗比曲意璇面临的处境更艰难,不仅让病重的女儿陷入舆论风波,就连夏家和父母的脸面都被她丢尽了,夏瑗彻底没有了主张,紧咬着唇瓣红着眼对曲意璇说:“找楼珏迹帮忙,他肯定有办法。”

  “这不可能夏瑗。”曲意璇语气微冷提醒夏瑗,她只是楼珏迹见不得光的情妇,而楼珏迹和陆政行是亲生父子关系,哪边分量重想都不用想,找楼珏迹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夏瑗也很快意识到这个问题,突然间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夏瑗发出一声惊呼,“意璇,我刚刚看到热搜第一条竟然变了!有人把那天晚上陆政行赶我们出去的一段监控录像发到了网上,看来我们有救了。”

  呃,曲意璇打开网页一看果真如此。且这段录像是以楼明衡的名义曝光的,媒体已经到楼氏集团找楼明衡得到了确认,楼明衡在a市是什么样的地位不用说,更重要的是他多年来致力于慈善事业,是整个a市的代表人物。

  几年前国家元首来a市视察时,楼明衡是唯一一个一路陪同到底的非政府官员,在整个z国的声望都很高,那么可想而知,若是楼明衡出面担保曲意璇和夏瑗,谁还会相信政行的一面之词?

  哪怕曲意璇和夏瑗的名声不好,不到半个小时,大众舆论都指向了陆政行。

  这次有楼明衡撑腰,于是平日被陆氏医院害过的病患家属纷纷联合起来,揭露陆氏医院的各种黑幕,晚上八点媒体报道陆政行被警方逮捕。

  当时陆政行正在会所嫖娼,现场照片在网上疯传,由此陆政行又多了一条罪名,而陆政行本人直到坐在警局的审讯室时,才得知这短短一个下午局面是如何逆转的,他是怎么从最初的胜券在握,变成此刻的一败涂地。

  --------

  这天晚上九点。楼珏迹关上办公室的门去找楼明衡,楼明衡正对着电脑看媒体的报道,四十多岁的人还笑得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这男人的心性跟他的成就相比真是太违和了,外界把他奉成神,在楼珏迹眼中楼明衡就是个智障。

  楼珏迹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楼明衡手边,合上电脑拧着眉提醒,“该下班了。”

  “这么快?”楼明衡抬起手腕看了一下名贵的表,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没动,一大把年纪了还撒娇,“今天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晚上你回老宅陪我吧。哎!年纪大了,越来越感到孤独了。”

  “”楼珏迹用怪异地眼神盯着楼明衡,现在承认自己年纪大了,之前不是自称是a市众多名媛闺秀心中的男神吗?

  楼珏迹不经意间看到楼明衡眼角的皱纹,而眉宇间全是疲惫,楼珏迹动作一顿,走到楼明衡身后,手不轻不重地按在舅舅的肩膀上,“回家陪舅妈吧。”

  楼明衡的脊背微僵,眸底极快地掠过一抹痛色,几秒后又恢复温润如玉的样子,靠在那里任由楼珏迹给他按摩,他闭眼感慨地说:“还是小时候比较乖。如今长大了,心里只惦记着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了,多陪一会儿我这个孤家寡人都不乐意。”

  “行了,已经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吧!我估摸着你孩子的妈正感动得掉着眼泪呢,信不信她没睡还在等你?”楼明衡把楼珏迹拉到跟前,像小时候那样摸了摸楼珏迹的脑袋,满眼的怜爱和宠溺,温柔地叮嘱,“路上开车小心点。”

  楼珏迹点点头,越是在最亲的人面前,他越是真实,也因此会让楼明衡觉得他态度冷淡,甚至连一句道谢也没有,楼珏迹拿起外套走出去,故意放慢了关上门的速度。

  于是便看到了偌大的办公室内楼明衡满身的萧索和孤单,一手拿起放在办公桌上多年的相框,出神地看着照片里的人,目光再未移开一秒。

  楼珏迹薄唇紧抿。最终还是悄无声息地合上门,转身的一瞬间双眸里浮起猩红。

  --------

  楼珏迹归心似箭,一路把车子开得飞快,回到别墅后从院子走到门前时,肩膀上落了不少雪花,他用钥匙打开门,弯身在玄关处换鞋。

  不一会儿一道娇俏的身影映入眼帘。楼珏迹抬头对上曲意璇的视线,曲意璇怔愣数秒,眼中泛着泪光,紧接着突然跑过去,她猛地扑入楼珏迹怀里。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