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69章:楼珏迹把传家之宝送给戚昕薇

第69章:楼珏迹把传家之宝送给戚昕薇

  “小心点傻瓜。”楼珏迹片刻的诧异后连忙用手臂搂住曲意璇的腰,又长了肉,楼珏迹满意地挑眉,把孩子的母亲养胖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全是他的功劳。

  他身上染着冰霜,便将外套敞开让曲意璇依偎在他散发着热度的胸口,楼珏迹低头亲了一下曲意璇的唇瓣,嗓音沙哑极其性感,“这么晚了还在等我?”

  曲意璇没承认,只是把脸深深地埋在楼珏迹的衣衫下,楼珏迹感觉到她的身子颤抖着,估摸着正在平复情绪,他俯身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一整天的疲惫一扫而光,闭眼心里有种很安定的感觉。

  良久后曲意璇从楼珏迹胸口抬头,眸子里湿湿润润的,在灯光下看起来潋滟生辉,“你饿不饿?我去厨房给你下碗面。”

  “我自己来,你在身边陪着我就可以了。”楼珏迹满眼心疼地说,曲意璇怀孕五个月肚子已经很大了,光是看着他就替曲意璇感到辛苦,今天这么晚了还不睡,风雪夜里一直等着他,他哪还舍得让曲意璇做夜宵?

  楼珏迹摸了摸曲意璇的肚子,算是跟两个孩子打招呼,又在曲意璇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他揽着曲意璇的腰走去厨房。

  楼珏迹只穿着白衬衣,下身是最简单的黑色裤子,褪去了白日里商界精英的高高在上感,灯光下显得温润如玉。曲意璇的脑袋靠在门框上看着站在操作台前的男人,外面北风呼啸大雪飞扬,而屋内这一幕却让人赏心悦目。

  楼珏迹像是从画卷里走出来的,曲意璇的手抚着肚子,在心里告诉两个宝宝这是你们的爸爸,她眸子里透着自己也未曾察觉的痴迷,心动不已,但很快唇畔溢出苦涩,如果这男人真是自己的丈夫该多好?

  鸡汤是余嫂睡前熬好的,楼珏迹煮了两碗面条端到餐桌上。两人坐在一起吃着面,虽然并没有交谈,但不显尴尬,相反很温馨。

  楼珏迹吃完后一动不动地看着曲意璇,那样灼热的注视让曲意璇很不自在,心“砰砰”跳得很快,最终忍不住抬头对上楼珏迹的目光,“怎么了?”

  “意璇,你给我一种家的感觉。”楼珏迹低沉道,尤其是刚刚曲意璇扑进他怀里的一刻,原来这个世上还有那么一个人心心念念着他、期待着他回家。

  曲意璇看到楼珏迹眼中的落寞,心底微疼,试探性地问:“你是陆氏集团的大公子,又是楼家的孙子,从生下来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你怎么可能从来没有感觉到家的温暖?”

  “是啊!其他人也跟你一样这样以为。”楼珏迹握住曲意璇的手,压着胸腔里翻涌的情绪,他的语气听起来云淡风轻的,“但没人知道我从生下来就被抛弃了。我母亲把我丢给楼明衡后不闻不问,哪怕我在楼家偶尔碰上她。母子之间也像两个陌生人。”

  “陆政行更不用说了,他眼中只有三样东西:地位、金钱和女人。”楼珏迹小的时候不明白自己的亲生父母为什么这样待他,他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试图得到他们的关注。

  三岁的时候拿着自己获得的第一张奖状跑到楼明曦面前,然而楼明曦连笑容也没有,语气很冷淡地说:“别的孩子都有,这只是老师的一种鼓励方式,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出众。”

  于是从三岁以后楼珏迹再也没撒过娇,无论他在学校里成绩有多优秀,他也从不说,不再以此来换取施舍般的表扬和关心,越长大,越知道自己是多余的,他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楼明衡告诉我,我母亲和陆政行的结合是意外,当时因为我母亲怀了陆政行的孩子,才不得不委身下嫁给一贫如洗的陆政行,所以这些年我始终觉得其实我母亲是恨我的。如果没有我,她不会过着现在这样的生活。”

  楼珏迹也不知道自己今晚怎么了,三十多年来他把自己伪装得无坚不摧刀枪不入,从没有对谁流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何况是把自己心中的苦楚说给别人?

  然而在曲意璇面前,他竟然不知不觉地袒露心扉了。

  曲意璇用手捂住嘴,在楼珏迹的的一番话中早就泪流满面了,她从不知道原来这个世上还会有人跟她一样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她的出身不如楼珏迹,但就算楼珏迹有着人人艳羡、高贵光鲜的身份又怎样?或许还不如生在普通家庭里。

  难怪楼珏迹会不顾及父子亲情把陆政行送进监狱,其实在楼珏迹心中陆政行还不如一个乞讨之人吧?至少他会同情施舍乞丐。

  曲意璇原本想问楼珏迹陆政行是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但觉得太伤人,于是问题就变成了,“今天是你在背后操纵,把陆政行送进了监狱吗?”

  “嗯。”楼珏迹伸手拥曲意璇入怀,低头亲了亲她流泪的眼睛,温柔地哄着她不要再哭了,这些年下来他已经习惯亲人之间的冷漠。

  但其实楼珏迹心里很感动,曲意璇其实是在乎他的吧?否则也不会为他掉眼泪。

  “本来我没打算让楼明衡出面,只是想借社会舆论惩戒陆政行,是陆政行聪明反被聪明误自掘坟墓,所以在看到陆政行倒打一耙后,我改变了计划。意璇,我会为你和肚子里的两个孩子讨回公道,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嗯?”楼珏迹尾音上扬,透着十足的霸道和威胁。

  曲意璇心里的情绪又翻涌起来,红着眼点点头,在陆政行那里所受的一切委屈以及愤怒全都烟消云散了,心中悸动,她扬起唇,“谢谢。”

  “但陆政行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不可能就让他在牢狱中待着吧?”曲意璇蹙眉,另一方面陆政行身为楼家的女婿,出了这种丑闻连累的是楼家,不知楼老爷子什么态度。

  他是包庇救陆政行,还是选择大义灭亲?这件事是楼明衡做的,如果楼老爷子怪罪下来,曲意璇担心楼珏迹也逃不掉。

  “没事。”楼珏迹抚摸着曲意璇的头发,桃花眸微眯,俊脸的表情高深莫测,曲意璇的担心他自然也考虑到了。但他还没有达到目的,就不会轻易放过陆政行。

  楼珏迹低头亲吻曲意璇娇嫩的唇瓣,安抚着说:“你只需要在家好好养胎就可以了,外面的一切我都可以解决。”

  曲意璇身子颤抖,楼珏迹的承诺比任何表白都让人感动,女人想要的不就是一个顶天立地、为你遮挡所有风雨的男人吗?

  只是曲意璇不知道她会拥有楼珏迹多久,正因为短暂,她才更加珍惜。

  --------

  这天晚上楼昶一个人睡在曲意璇的房间,楼珏迹搂着曲意璇,把这女人安置在了他的床上,他拿了浴袍走去浴室洗澡。

  曲意璇看到楼珏迹放在床头的西装外套,起身打算将外套挂在衣架上,但她的手却摸到衣服口袋里似乎装了什么。

  曲意璇蹙眉,拿出来一看是个黑色的方形首饰盒,很高档精致,可想而知里面必定装着价值不菲的饰品,曲意璇迟疑地打开,下一秒碧绿色的翡翠玉镯映入视线,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曲意璇在戚家家族里受过高等教育,戚方淮把她当成名媛养着。自然要求她学了不少东西,所以曲意璇懂玉,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内行,尤其是这个玉镯一眼就惊艳了她,玉和人是有缘分的,第一感觉曲意璇就想拥有这个翡翠手镯。

  然而这是楼珏迹打算送给戚昕薇的礼物吧?

  曲意璇的心骤然一疼,眸底涌出酸涩,她闭眼自嘲地笑了笑,卑贱的情妇不配拥有这么贵重的饰物,她千万不能奢求,越抱有希望,越伤自己。

  曲意璇最后贪恋地看了手镯一眼,慢慢地合上盒子,原封不动地放回楼珏迹的口袋,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也是真的困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

  楼珏迹从浴室出来后看到床上的睡美人,他哑然失笑,眸子里溢出宠溺和无奈,低头看了一眼两腿间兴奋的某物,微微叹气。

  曲意璇怀孕过了三个月,可以适当地欢爱,尤其今晚曲意璇是那么乖巧,让他整颗心都融化了,恨不得吞吃了曲意璇,原本想趁此要曲意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楼珏迹的身体火热又涨疼的厉害,但不得不竭力克制着,上床把小女人拥入怀中,在曲意璇的额头上亲了亲,大手抚摸着她隆起的肚子,清晰地感觉到小生命的存在,楼珏迹顿时心满意足,得不到释放的**也不算什么了。

  他愉悦地扬唇,让楼昶还跟他争,以后他想怎么摸曲意璇的肚子,就怎么摸,突然间楼珏迹心里升出一种做父亲的狂喜和骄傲,这还是第一次,以往从来没有在同样是他儿子的楼昶身上感受到过。

  想到楼昶,楼珏迹的薄唇抿了起来,眸底复杂难测,他原本就不想要楼昶,如今曲意璇有了他的两个孩子,他不想再留楼昶,要尽快解决掉楼昶的事情。

  --------

  陆政行身为陆氏集团的老板,在整个a市和医疗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也因此这次事件闹得满城风雨,他名誉尽毁,相反经过第二次洗白。大众对曲意璇有所改观。

  相关部门的关注点在陆政行身上,而媒体八卦则试图挖掘出夏瑗女儿的亲生父亲是谁,他们一直在找夏瑗,但由于楼珏迹对夏瑗母女的保护,目前媒体连夏瑗的面都见不到,何况是曝光其他猛料?

  于是无孔不入的媒体把目标转到了夏家。

  第二天这件事的热度不减反增,封碧芝在昨晚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辗转不安了一整夜,早上等楼明衡到公司上班后,她叫住要去医院的戚昕薇问:“薇薇,你有多长时间没有跟楼珏迹见过面了?”

  “七八天。”戚昕薇抿了抿唇,猜也能猜到这件事是楼珏迹暗中操纵的,那么很有可能楼珏迹已经背着她包养了曲意璇,这对性情高傲的她来说不仅是一种打击,且是一种巨大的羞辱。

  以前楼珏迹和曲意璇怎么样她管不了,但现在她是楼珏迹的未婚妻,楼珏迹不能这么待她。

  见封碧芝似乎在算计着什么,戚昕薇表面上不动声色地问:“怎么了母亲?”

  “你和阿迹订婚这么久了,还没有去楼家老宅吃过饭,我等会儿打电话给楼老爷子,告诉他阿迹晚上带你过去。”封碧芝握住戚昕薇的手,语重心长地教导着,“楼老爷子心里到底介意你是二房所生,而阿迹之所以跟你订婚,也是身不由己。”

  “你应该知道谁最支持你和阿迹的这门亲事。陆政行促成了你和阿迹,如果他不在了,没有人压制着阿迹替你做主,我担心阿迹会悔婚,所以妈的意思你明白吗?”封碧芝咄咄逼人地盯着戚昕薇。

  她和陆政行之间虽然没有爱,只有身体上的欢愉。但若是失去了陆政行这个伙伴,接下来的计划她一个人根本无法完成,她需要依靠陆政行的势力,因此无论如何她必须救陆政行,至少现在还不能弃掉这颗棋子。

  戚昕薇短暂的诧异后,垂眸沉默不语,她不敢深想母亲和陆政行的关系,不过正如母亲所说,陆政行若是倒台了,楼珏迹就可以肆无忌惮了,这意味着楼珏迹会解除婚约。

  或许这就是楼珏迹对付陆政行的目的,不只是为曲意璇讨回公道,楼珏迹更想摆脱掉她,不能,她喜欢了楼珏迹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做了楼珏迹的未婚妻,岂能功亏一篑?

  人的**永远得不到满足,她已经不甘心只和楼珏迹逢场作戏了,她要嫁给楼珏迹,做楼珏迹名正言顺的妻子。

  戚昕薇的指甲掐在掌心里逼着自己,眼眸微暗应道:“我明白了。”

  封碧芝片刻的惊讶后顿时喜不自胜,她还以为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说服戚昕薇,看来女儿是越来越上道了,她早就知道爱情会让人变得疯狂,如今女儿正在一步步陷进去。

  封碧芝抱住女儿,目光狠厉又坚决,有她在,她一定要让女儿做楼家的第一夫人,不能像她只是个二房。

  --------

  下午三点楼珏迹接到楼家老宅的管家打来的电话,楼老爷子让他带着戚昕薇回去吃晚饭。楼珏迹云淡风轻地应着,挂断后吩咐徐子昂,“给戚三小姐选套衣服首饰,要随性一点又不失端庄的,然后送来我办公室。”

  “是。”徐子昂应着,心里诧异又困惑,多年来楼珏迹极其低调,从不以正式身份出席各类宴会,也就没有带女伴在大众面前露面的机会,从不为女人选衣服和首饰,但今天楼珏迹却这样做了,可见戚昕薇在他心中的分量不一般。

  那么曲小姐呢?老板真的打算以后让戚昕薇做正室,曲意璇当地下情妇吗?毕竟这是贵族圈子最普遍的现象,哪个人不是左拥右抱三妻四妾的?

  --------

  徐子昂很快把衣服首饰送到楼珏迹面前,楼珏迹提前下班没让徐子昂跟着,他亲自开车去陆氏医院的妇产科找戚昕薇,刚好赶上戚昕薇下班。

  见楼珏迹来了,戚昕薇目光里掩不住惊喜,“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若是提早说了,我也不会知道你见了我会这么高兴。”楼珏迹唇畔噙着笑道。把手中提着的袋子递给戚昕薇,“去准备一下吧。”

  戚昕薇低头看到袋子上的名牌标志,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楼珏迹竟然这么体贴把她的衣服都准备好了,她当然不缺衣服,楼珏迹的心意让她动容,这是楼珏迹亲手为她挑选的吗?

  戚昕薇眼睛微红,连忙背过身掩饰自己的失态,打过招呼后疾步走去内室,很快她换好衣服,又花费几分钟化了一个淡妆。

  出来时楼珏迹正长身玉立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飘雪,那样伟岸的背影和气度,让戚昕薇的心跳有点不受控制,她慢慢地走过去,“抱歉,让你等我了。”

  楼珏迹回过头打量戚昕薇数秒,眸中流露着欣赏和温柔,“看来我的眼光不错,这衣服很符合你的气质,不过似乎还少点什么。”

  说着楼珏迹走过去,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碧绿色的翡翠玉镯映入视线。

  戚昕薇睁大瞳孔,抬手捂住嘴差点发出惊呼,这个玉镯价值不菲是其次,且并非有钱就能买到,楼珏迹把如此珍贵的东西送给她,难道不是一种在乎的表现吗?

  戚昕薇忽然觉得曲意璇已经不是威胁了,男人把性和爱分得很清楚,或者更确切地说,像楼珏迹这样的男人他明白什么是自己能要的,什么又是自己必须割舍的。

  只有她才能配得上楼珏迹,曲意璇那样的身份,楼珏迹只能让曲意璇做情妇,给了爱,无法给名分,既然这样,她更不能放弃楼珏迹了。

  戚昕薇眼底泛起泪光,多年来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她伸出左手腕玩笑般地问:“这个手镯该不会是你的传家宝,你母亲为未来儿媳妇准备的吧?”

  “这都被你猜中了。”楼珏迹扬眉。心里却滑过嘲讽,他没有家,何来的传家之宝?

  楼珏迹握着戚昕薇的手腕把玉镯戴上去,女人的手腕白皙纤细,跟玉镯相得益彰,哪怕是戚昕薇这样见惯名贵珠宝钻石的富家千金,也被这个玉镯惊艳了。

  她上前两步抱住楼珏迹,脸贴在楼珏迹的胸膛,“谢谢。”

  楼珏迹揽住戚昕薇的肩膀,大手抚在她的后颈,男人垂眸,比女人还浓密纤长的睫毛遮挡住眸中的复杂。

  两人离开之前戚昕薇走去内室拿手袋,手腕转动间碧绿色的镯子散发着莹润的光芒,戚昕薇心里一动,抿了抿唇拿出手机,关掉声音后拍了一张照片,无需修饰已经足够完美了。

  戚昕薇发了条微博,配上这张照片,“这是我此生收到过的最珍贵的礼物。”

  半个小时后,戚昕薇的这条微博上了热搜,广大网友全都炸了,纷纷评论说:“戚家三小姐又出来撒狗粮了。上次的海报事件还没有给个回应,如今又来虐单身狗,我们拒绝吃这把狗粮!”

  “求给我一个像陆氏集团公子这样会撩妹、爱未婚妻、懂浪漫的男人!”

  “楼家出男神啊!昨天楼明衡做了一件震惊整个a市的事,今天楼家孙子楼珏迹秀恩爱,他们两人已经承包了整个a市女人的心。”

  “”

  这天楼珏迹上了晚间头条,继名誉尽毁的戚家大少戚方溯后,楼珏迹成为最新国民男神,陆政行这个父亲的事并没有对他造成影响,也有网友阴谋论说楼珏迹在这个时候合谋戚昕薇秀恩爱。为的就是不让身为陆政行儿子的自己陷入舆论风波,楼珏迹这智商情商简直逆天。

  但不管网络上如何热闹,当事人这边则风平浪静,车子停在楼家老宅,楼珏迹携着戚昕薇一路走进去,几十个佣人们见到他们都弯身行礼,给足了戚昕薇面子,戚昕薇心里越发满足。

  不出楼珏迹所料,一到主宅客厅,楼老爷子愤怒的质问传过来,“楼明衡,陆政行是楼家的女婿、你的弟妹,平日你们不合就算了,昨天你竟然把他送进了监狱。我问你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打我的脸吗?”

  “还是说你是为了曲意璇那女人,楼珏迹让你这么做的吗?行啊!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跟那女人断掉,他人呢?怎么还没有回来?打电话给我催催!”

  这时楼珏迹牵着戚昕薇的手走上前,平平静静地应着,“我在外公。”

  楼老爷子猛地抬头看过去,原本手中的拐杖已经扬了起来,见楼珏迹和戚昕薇两手相扣,他动作一顿,火气没地方撒,又对着楼明衡吼道:“没听见是不是?这件事闹这么大,连市长都惊动了,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收场?”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