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70章:你在楼珏迹心中没有那么重要

第70章:你在楼珏迹心中没有那么重要

  “爸,你的想法太偏激了。你也说了陆政行是我妹夫,我们是一家人,既然这样,我怎么可能故意害他呢?”楼明衡不动声色地喝着一杯茶,早就习惯了楼老爷子这火爆又顽固的脾气,他不愠不火道:“前几天有人寄了匿名举报信和那段监控录像给我,我是a市的代表人物,又开设了慈善机构,对方找上我,让我主持公道,你说我能怎么做?”

  “如果我坐视不理,那才是丢了我们楼家家族的脸。我让民众失望了,以后他们还会尊崇我吗?”楼明衡轻轻松松让广大民众背了这个黑锅,叹气惋惜着说:“本来民众还举报妹夫贪污受贿、卖假药害人性命,好在我把这些事压了下来。否则妹夫哪是在监狱里蹲几天那么容易。”

  楼老爷子哑口无言,心里明镜似的,过去他看重陆政行这个女婿,但人的地位高了,也就越欲壑难填,这些年陆政行膨胀了,跟以前大相径庭,他丝毫不怀疑这次事件的真实性。

  “明曦,你觉得呢?”楼老爷子的火气慢慢消了,坐下来问楼明曦,陆政行还犯了嫖娼罪,受委屈最大的就是楼明曦了,哎!他心疼这个女儿啊!

  当年他看不上陆政行的家世,可怀有身孕的女儿死活要嫁给陆政行,为了让女儿过得好,他干脆让陆政行入赘楼家,在陆政行身上投资了不少钱,也所幸陆政行有骨气,后来就不再靠楼家了,从一贫如洗一步步建立了今天的陆氏集团,在a市甚至国内外都很有影响力。

  “母亲在厨房还是楼上?我买了件礼物给她。”原本坐在楼明衡身侧的楼明曦在这时站起身,仿佛没有听见老爷子的问话,打过招呼后,就让佣人带她去找楼老太太了。

  楼老爷子的拐杖用力拍了下地板。压着心里的怒火,多少年了,但凡提到有关陆政行的事情,楼明曦从来都是这种不管不问的态度。

  客厅里陷入僵局,这时戚昕薇从佣人手中接过带来的点心走上前,“老爷子,我亲手做了点心给您,您消消火。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毕竟伯父犯得不是重罪,让伯父在大众面前给我大嫂和夏家二千金道个歉就可以了,大嫂那边我会请求她网开一面。”

  楼老爷子微愣,陆政行和楼家的关系密切,动一发而牵全身,到时候楼家必定会被陆政行拖累,他们楼家失去的不仅只是一个女婿,再者,就算为了楼明曦,他也要必须救陆政行。

  警局和相关部门那边他走走后门就可以了,关键在于如何平息外界的舆论,他几次欺辱曲意璇,如今有这个机会了,曲意璇怎么可能不报复?若是曲意璇一直抓着不放,丑闻越闹越大,他楼家会和现在戚家的下场一样,内部和外部都会大乱。

  “你真的能说服你大嫂接受道歉?”楼老爷子握住戚昕薇的手问,如果戚昕薇能帮忙解决这一大难题,那就太好了。

  戚昕薇蹲身在楼老爷子跟前,楼老爷子的举动让她受宠若惊,她心里欢喜,面上不失端庄地应着,“老爷子你就放心吧。”

  “好好好!”楼老爷子拍了几下戚昕薇的手背,虽然这个孙媳妇是二房所生,但好在乖巧懂事又聪慧,他越看戚昕薇越觉得顺眼。

  意料之中的,楼珏迹既然把戚昕薇带来,就猜到戚昕薇会在封碧芝的怂恿下替陆政行求情,他和楼明衡两人对视几秒,心照不宣,谁都没插话。

  --------

  这天早上曲意璇醒来时楼珏迹不在身侧,她在自己床上,睁眼看到的就是楼昶天真的睡容,估摸着为了避免楼昶怀疑,楼珏迹才把她抱回自己房间的。

  曲意璇心里黯然,她跟别的被金屋藏娇的情妇还不一样,楼珏迹和儿子生活在一起,在楼昶眼里,她只是楼珏迹请来的保姆,所幸楼昶待她很好。

  晚上曲意璇哄睡楼昶后。算着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她走到楼下的客厅等楼珏迹回来,无聊之际拿出手机刷微博,很快就看到了今天的晚间头条,“陆氏集团公子陆励笙送未婚妻价值千万手镯,恩爱秀出新高度”

  曲意璇的瞳孔猛地睁大,指尖颤抖着打开网页进去,果真看到戴在戚昕薇手腕上的那个她心仪的翡翠玉镯。曲意璇的心猛地疼起来,像是刀子割着一样,唇畔勾起自嘲,泪水却猝然从眼中滚落而出。

  呵,曲意璇笑自己矫情,昨晚不是已经猜到这个手镯楼珏迹会送给戚昕薇吗?既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为什么还是很难过?

  曲意璇心痛得难以呼吸,但像有自虐倾向似的,一条条翻着广大网友的评论,竟然全是祝福羡慕的,当发现有人在评论下方爆料称楼珏迹和戚昕薇年底会结婚时,曲意璇猛地攥紧手机,闭眼再也看不下去了。

  手机震动,有人打来电话,曲意璇慌忙擦掉眼中的泪,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迟疑片刻曲意璇接通,“喂,你好。”

  “我是戚昕薇。”戚昕薇刚被楼珏迹送回戚家,用自己的手机打给曲意璇,发现被曲意璇拉黑了,她只好借了封碧芝的手机,“我今晚和阿迹去楼家老宅吃饭,楼老爷子对我亲手做得点心赞不绝口,席间楼家一众人商量了我和阿迹的婚事。”

  戚昕薇的每句话都像是刀子割着曲意璇的心,不等戚昕薇说完,她语气微冷嘲讽道:“戚三小姐,如果你打电话来只是向我炫耀而没有其他的事,那抱歉我挂了。我对别人的感情生活没有兴趣。”

  “当然不是。”戚昕薇料到曲意璇会是这样的反应,她笑了笑,“我在楼老爷子面前为陆政行求情,向他承诺我会说服你接受陆政行在大众面前道歉。意璇,只要你肯网开一面,这件事就算平息了。”

  呵,戚昕薇为了讨好楼老爷子,就来要求她怎么做吗?曲意璇一想到自己的两个孩子曾有生命危险,以及优柔差点死在去医院的路上,她就不能轻易原谅陆政行,嗤笑着反问:“戚昕薇你算什么人,我凭什么听你的?要我接受道歉可以,你让楼老爷子亲自找我。”

  “你可真猖狂曲意璇,你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让德高望重的楼老爷子求你?”戚昕薇精致的面容上带着愠怒,没想到曲意璇竟然这么目无尊长,她用教导的语气对曲意璇说:“我劝你适可而止,陆政行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他的身份在那摆着,就算楼明衡和楼珏迹两人联手,三年五载也扳不倒陆政行,且楼家不可能不救他,他的困境只是暂时的。你若是真的这么不懂事,等到楼老爷子对你下手,你后悔也晚了。他不是不会那样做,他只是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你最好不要逼他。”

  “再者,陆政行是楼珏迹的亲生父亲,你觉得他真的能狠下心把陆政行送上断头台吗?刚刚在楼家他什么也没说。显然是默认了我这样的处理方式。曲意璇,你别太高估了自己在楼珏迹心中的地位,他不可能为了你与陆政行和楼老爷子,乃至整个家族为敌。”

  曲意璇脸色苍白,紧咬着唇一句话也接不上来,是啊!正因为楼老爷子的阻拦,楼珏迹只能让她做见不得光的情人,这就是她在楼珏迹心中没有那么重要的最好例子。

  曲意璇突然想到戚方溯,戚方溯为了她可以忤逆戚望川,愿意放弃一切和她在一起,更不在乎身败名裂,是她不要戚方溯的这份爱,对比起来,她自己喜欢的、选择的楼珏迹却顾虑太多太多了。

  “既然你说楼珏迹也同意了你的建议,那行啊!你让楼珏迹亲口跟我说吧。”曲意璇仰着头把眼中的泪逼回去,反正已经低贱到做小三了。那就“猖狂”到底,怎么样也不能在戚昕薇面前失了她的尊严和骄傲。

  呵,戚昕薇恼怒得胸口起伏,曲意璇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哪来的立场挑衅她这个正室?

  戚昕薇用力点点头,保持着一贯的修养对曲意璇道:“阿迹当然会亲口跟你说。我只不过是提前给你打个招呼,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你受不了这个结果。”

  “其实曲意璇你也别惺惺作态了,我知道你现在被楼珏迹包养了,但那又怎样?你我也只能做楼珏迹的情人,他不可能给你名分。而我可以给他一段时间的自由,等到我们结婚了,也就是你曲意璇离开的时候,否则到时候不要怪我不顾及情分。”

  “我和你之间没有情分。”曲意璇语气冷淡地打断戚昕薇,虽然戚昕薇这个未婚妻有资格在身为小三的她面前耀武扬威,但戚昕薇让她感觉到了陌生。不是之前那个无怨无悔地爱着楼珏迹、多年来不争不抢、安之若素让人敬佩的戚家三小姐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是因为楼珏迹给了她宠爱,得不到时不奢求,尝到了爱情的甜头后就想要更多,曲意璇觉得自己也是这样,她们都在为爱情和一个男人放下高傲和原则底线,变得面目可憎,多么悲哀啊!

  曲意璇没有再说什么,挂断电话后呆坐在沙发上,深夜里她失魂落魄的,披着满身的萧索和悲凉,脸上只剩下泪痕,良久后曲意璇起身走去楼上的卧室,躺在床上在黑暗里睁着眼睛,心痛不已。

  --------

  九点半的时候楼珏迹踏进家门,满心期待着曲意璇能像昨晚那样迎上来。欢喜地扑入他的怀中,甚至他的手臂已经展开了,但结果等了许久不见曲意璇,楼珏迹心里一下子涌上巨大的失落。

  他走去楼上的主卧室,打开门不见曲意璇在自己的床上,胸口顿时堵得慌,不过很快想到这女人从来不会这么主动,每次都是半推半就着。

  楼珏迹去了隔壁房间,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看着大床上隆起的地方和背对着他的女人露出的脑袋,楼珏迹的目光柔了,心中所有的不安烟消云散。

  他放下外套,上床从背后搂住曲意璇的腰,亲了亲女人的耳朵,“睡了没有?”

  曲意璇的身子猛地一颤,其实在楼珏迹推开门时她就听到了响动。脊背僵着,闭眼装睡没理楼珏迹。

  楼珏迹低笑,大手从曲意璇的肚子上移到柔软处,真是越来越丰满了,楼珏迹贪恋不已,体内的火轻易被挑起来,他控制不住想得到更多。

  曲意璇感觉到男人起了反应,震惊地睁大眼睛。连忙抓住楼珏迹的手,“别这样。”

  “怎么了?”楼珏迹并没有停下动作,女人的声音娇娇软软的,他清心寡欲了太多年,这样的深夜里若是再不做点什么,他真的会憋出病来,楼珏迹嗓音沙哑地诱惑道:“没事。意璇,我轻点。不会伤到孩子。”

  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曲意璇闻到楼珏迹身上陌生的气息,那是戚昕薇常用的一种味道很淡的香水,虽然好闻,但曲意璇只要一想到楼珏迹和戚昕薇拥抱、亲吻,做所有亲密的事情,她就受不了。

  “我说了不要!”曲意璇再次抓住楼珏迹的手掌,微微抬高了语调。她这人有很严重的心理洁癖,无法容忍男人在生理上同时拥有两个女人。

  楼珏迹的动作停下,一手撑起胳膊,凑近曲意璇,拧着修长的眉宇在灯光下盯着她的脸,很耐心地问:“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么大的脾气?”

  曲意璇浑身一僵,她该对楼珏迹兴师问罪吗?不能。她没有那个资格,事实摆在眼前,到时候只是她自取其辱。

  曲意璇压着心里翻涌的情绪,摇摇头竭力平静地说:“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

  “这好办。”楼珏迹的嘴角扬起邪佞的弧度,俯身亲了亲曲意璇暧昧低语,“你难道没听说过某种运动可以缓解疲劳和压力吗?意璇,我会让你很舒服、很快乐,就像那天晚上一样。”

  这话让曲意璇眼底微湿,心里滑过嘲讽,如果没有那天晚上,她也不会沦落到此刻这一地步,曲意璇合上双眸疲惫地说:“我真的累了。”

  楼珏迹见她眉宇间确实一片倦意,他心里疼惜,拉起被子给曲意璇盖好,“那你睡吧!明天陆政行就会被保释出来,他将会在大众面前公开对你和夏瑗道歉。你”

  “我接受,不再追究此事。”曲意璇打断楼珏迹,若不是提前知道这件事,她一定会为楼珏迹所做的感动不已,毕竟让陆政行那样的人物公开给她这个被欺辱的弱者道歉,是一件多大快人心的事情?

  但此刻曲意璇不这样想了,楼珏迹不可能为了她而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反目成仇,在楼珏迹心里。她到底没有那么重的分量,既然如此,她何必为难楼珏迹呢?

  不如做个通情达理的情人,或许还能在楼珏迹身边待得时间长一点。

  楼珏迹目光紧锁着曲意璇,好像她有点不对劲,但平日她就是浑身的刺从不迎合他,要是每天都像昨晚那么乖巧就好了。

  原本楼珏迹想对曲意璇解释为何放过了陆政行,看曲意璇不想搭理他的样子,他只能把所有的话都咽回去,曲意璇不笨,应该能理解他吧?

  “我去隔壁睡了。”楼珏迹俯身在曲意璇额头上亲了亲,今晚不能跟曲意璇有任何肢体接触了,否则他担心自己会失控强迫曲意璇。

  她不愿意,他可以等。

  曲意璇闭着眼没有回答楼珏迹,听见门被关上的轻微响动,很快屋内恢复一片死寂,曲意璇慢慢地睁开眼睛,灯光下她眸底闪烁着泪光。

  看吧!就连做情人她也不合格。

  --------

  第二天早上十点多时,楼珏迹开车去了一趟警局,在审讯室见到陆政行,陆政行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指着楼珏迹勃然大怒道:“楼珏迹你是以什么身份来看我的?”

  “我告诉你,我陆政行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有本事你就让我在牢里待一辈子,否则总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所做作为付出代价。”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