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71章:戚方溯让她回戚氏履行条约吗?

第71章:戚方溯让她回戚氏履行条约吗?

  “我也不稀罕你这样的父亲。”楼珏迹一弹袖口,垂着眼眸唇畔勾起嘲讽说,早就过了会难过的年龄,如今他的心淬炼成钢,没有谁能伤到他。

  他云淡风轻地对陆政行道:“老爷子让我来救你出去,前提是你要在大众面前公开对意璇和夏瑗道歉。再者,我要你亲自为夏瑗的女儿主刀做手术,不惜一切代价救她的女儿。”

  “哦?”陆政行满腔的怒火一下子消失了,看起来很慈祥的眉目露出得意和讥诮的笑来,“原来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是有求于我,我告诉你楼珏迹,做梦!我知道你和楼明衡都恨我,这些年想方设法要弄死我,只可惜你们没那个本事。”

  “没错。”楼珏迹点点头,他承认至少目前不能把陆政行怎么样,虽然知道陆政行贪污受贿干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但他并没有掌握实质性的证据,像这次民众联合起来举报陆政行和陆氏医院不是什么大事,靠着陆政行在a市的权势就能解决了,不足以让法律制裁陆政行。

  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置陆政行于死地,他的目的除了为曲意璇讨回公道,也想借此揭开陆政行的真实面目,让大众知道陆政行根本不是什么悬壶济世、德高望重的好医生,哪怕现在保释出陆政行,这一局他也赢得漂亮。

  “你不答应我的条件也可以,除非你想让这些照片在半个小时后曝光。”楼珏迹说着拿出一沓照片,修长的手指如同洗牌一样凌厉地滑过去。一张张大尺度艳照展现在陆政行眼下,男女主正是陆政行和封碧芝。

  即便这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其他女人苟合的物证,楼珏迹眼中也没什么波动,淡笑着对陆政行道:“陆氏集团老板和戚家夫人这样的猛料,可比你嫖娼被抓劲爆多了。”

  什么?!陆政行面色抖变,睁大瞳孔不可置信地盯着那几十张艳照,楼珏迹是怎么拍到的?对,上次举办订婚宴的酒店隶属盛二少旗下,估计他私会封碧芝的那个房间一早就被装了隐形摄像头。整个过程全被拍了下来。

  陆政行气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紧握着拳头恨不得弄死楼珏迹这个儿子,行啊!原来楼珏迹从那个时候就设下了陷阱,多年来他和封碧芝一直很谨慎,就连向来精明的戚望川都未曾察觉,没想到这次他阴沟里翻了船。

  “好啊!真好啊!楼珏迹你真是我的好儿子。”陆政行咬牙切齿用力地点点头,几乎被气疯了,满是皱纹的五官显得很狰狞,早知道有这一日,当初楼珏迹从楼明曦肚子里生下来后,他就应该掐死楼珏迹。

  楼珏迹扬眉,倨傲又不可一世,一副你恨我却干不掉我的样子,眯着桃花眸语气危险十足道:“我手中有视频全过程,您如果还觉得我刚刚的要求是白日做梦,那我现在就走,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

  “你!”陆政行一掌拍在桌子上,直到震动的桌面归于平静,他慢慢地瘫坐在椅子上,再也没有了平日的盛气凌人,看起来狼狈又可怜,“我答应,我保证以后不再为难曲意璇和你们的孩子。”

  --------

  这天下午三点多曲意璇接到夏瑗的电话,“意璇你看新闻没有?陆政行公开在大众面前对我们道歉,且分别赔偿我们每人五十万的精神损失费,保证给优柔安排最专业的医疗团队治疗。他对外界城优柔并非我未婚先孕所生的女儿,是他误会了。恳求我们的原谅。”

  “嗯。”曲意璇垂眸淡淡地应着夏瑗,半个小时前楼珏迹就发来短信让她打开电视看报道,本以为陆政行只是道歉,没想到还附加了这么多条件,无疑是楼珏迹做的,可只要一想到昨晚戚昕薇的一番话,曲意璇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怎么了意璇?你好像不太高兴。”夏瑗察觉到曲意璇的异常,蹙眉关怀地问,她心里清楚凭借陆政行的地位一次医疗事故并不能将他绳之于法,她所争的是一口气,陆政行那样狂妄无法无天的人能公开对她们道歉,能不让她激动吗?

  她所受的屈辱和被践踏的尊严全都讨了回来,何况陆政行还为她做公关把优柔从舆论风波中解救出来,夏瑗觉得已经够了,目前只能息事宁人,否则对她们不利。

  曲意璇淡淡道:“我没事。等会儿我就发消息称接受陆政行的道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你是不是担心陆政行会报复我们?别怕意璇,就算没有这件事,陆政行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们,反正已经结下仇恨了,想开点,有楼珏迹呢。”夏瑗颇有些羡慕嫉妒恨地调侃着,哎!得情人如楼珏迹,这一生还有什么可求的?

  是啊!曲意璇唇畔溢出自嘲和苦涩,她招惹上楼珏迹,也就注定了要面对这些伤害和灾难,我不犯人,但陆政行和楼老爷子以及戚昕薇这些人全都不会让她好过,所以她害怕又有什么用呢?

  夏瑗凝视着病床上正玩着玩具的优柔,眼底微湿,诚恳地对曲意璇说:“帮我谢谢楼珏迹,同样也谢谢你。楼珏迹是因为你才帮我的,优柔是你救的。意璇,我真的很感谢你”

  “没关系。”曲意璇听出夏瑗话语里的哽咽,她安抚着说,哪怕这些年她经受了多次背叛和抛弃。她依旧没有对这个世界失望,还是会为朋友奋不顾身,对她在乎的人掏心掏肺,只要优柔能康复痊愈,她的这点牺牲也不算什么了。

  挂断电话后,曲意璇和夏瑗几乎同一时间在微博上发消息称接受陆政行的道歉和赔偿,希望大众也冷静下来等等,楼家那边也迅速做了公关,楼老爷子让人发了一张昨晚和戚昕薇的合照。

  照片很温馨和睦。楼老爷子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戚昕薇亲手为他做的点心,隐晦透露说他的孙子和戚昕薇会在年底结婚,这个消息很快上了头条,成功地把陆氏医院的绯闻压了下去。

  大众都很健忘,社会上的各类闹剧层出不穷,这只是民众茶余饭后的谈资,笑一笑也就过去了,谁较真谁傻,很快新的爆料就转移了他们的视线,曲意璇靠坐在床上看着外孙媳和老爷子的照片,久久未动。

  门被推开的响动传来,曲意璇猛地回过神,连忙退出网页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一脸平静地抬起头时,楼珏迹伟岸的身躯已经伫立在面前,从外面赶回来风尘仆仆的满身沾染着冰霜,声音却很温柔,“这么晚了还没睡?”

  曲意璇瞥了一眼楼珏迹穿在身上的外套。将近十一点了,确实已经很晚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刚跟戚昕薇约会回来。

  曲意璇压着心里翻涌的酸楚,“这就睡了。”

  说着曲意璇就要躺下去,谁知楼珏迹伸出胳膊来搂住她的腰,“既然没睡,那就等一等。”

  曲意璇挣扎了一下,以为楼珏迹又像昨晚那样想要她的身体,但结果看到楼珏迹从外套口袋里掏出牛皮纸袋装着的东西,一阵甜香味扑鼻而来,上面还冒着热气,拿在手里好像很烫似的,曲意璇愣住。

  “听余嫂说晚上陪你看年代剧的时候,你很想吃那里面吆喝着卖的烤红薯,她原本打算明天让凌伯去买,我刚好顺路就买回来了。”楼珏迹虽然人在公司,但每天都会打来一次电话给余嫂,询问余嫂曲意璇的一举一动,所以才会知道曲意璇突然想吃烤红薯。

  “所幸那个卖烤红薯的老人还没走,大冬天的,推着车在街头巷尾卖也挺辛苦的,我就把他剩下的全买了,让徐子昂过去拿给公司加班的职员吃,留了一个最大的给你。这东西冷后再加热就不好吃了。现在还热着,我剥皮给你吃。”

  楼珏迹一个人长篇大论地说了不少,跟曲意璇在一起时他总这样,即便曲意璇反应冷淡,也熄灭不了他的深情,曲意璇看着热腾腾的大红薯,久久没有回过神。

  那部年代剧拍摄地点就在a市,红薯也是在那个古老的巷口里烤的,而据她所知楼氏集团和那里并不顺路,如果楼珏迹是在那个地方买的,至少要开两个小时的车才能到,又是冬天的风雪夜,何止两个小时啊!

  一路上他担心红薯冷了,就放在外套里捂着等等这一切的体贴和用心,只是因为她产生了想吃烤红薯的念头,他就不管辛苦为她办到了,可楼珏迹说得云淡风轻,就这样的举动把曲意璇感动得一塌糊涂,怔怔地盯着楼珏迹,渐渐泪湿眼底。

  楼珏迹低头剥着红薯皮,墨色的发线覆盖在眉宇间,灯光下整个人都显得很温柔。而动作优雅散发着魅力,过了一会儿把一小块红薯喂给曲意璇,“小心烫。还有别吵醒了楼昶,否则他要跟你争了。”

  曲意璇掩着即将崩塌的情绪,见楼珏迹郑重其事一副防着楼昶的样子,她闪烁着泪光的眼中又浮起清浅的笑着,凑过去就着楼珏迹的手吃了一块红薯,顺势咬了咬楼珏迹的指尖。

  楼珏迹一顿,抬头见曲意璇眸子里的促狭。他扬眉,手指抚了抚曲意璇的唇瓣,含着笑宠溺地问:“今天晚上心情很好?果真孕妇都是喜怒无常。”

  “我只是在想换做其他土豪,会不会直接给那个在寒冬夜卖烤红薯的老人几千块?”曲意璇握住楼珏迹的手腕,想到前天晚上楼珏迹说得从未得到过父母的爱,她的心疼起来,这男人连一个卖烤红薯老人的尊严都顾及到了,若父母不是陆政行和楼明曦,那楼珏迹一定能做这个世上最好的儿子。

  楼珏迹猜到曲意璇心中所想,笑着不以为然地说:“陆政行和楼明曦不珍惜我这么好的儿子没关系,只要你把自己的真心给我就可以了。”

  楼珏迹的手慢慢地按在曲意璇的心脏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嗓音沙哑似呢喃般问:“意璇,你愿意把你的心给我吗?”

  她的心?曲意璇唇畔溢出苦笑,她的心早就给了楼珏迹,哪怕这个男人有未婚妻了,他和未婚妻的恩爱行为像刀子般时时刻刻割着她的心,她还是自虐地爱着楼珏迹。

  “我饿了。”曲意璇避开楼珏迹的问题,目光转移到楼珏迹手中的烤红薯上。

  楼珏迹的肩背微僵,胸口堵得慌,但俊脸上没有多大的波澜,他若无其事地放开曲意璇,再次把一小块红薯喂给曲意璇。

  曲意璇慢慢地吃着,风雪夜屋内的这一幕极其温馨,后来孤身一人痛不欲生每每都支撑不下去的那几年里,曲意璇回忆起这一晚心里依旧很甜蜜。

  曲意璇吃了一小半,剩下的楼珏迹全吃了,他已经习惯陪着曲意璇一起吃东西,如果曲意璇不在身边,他并没有吃夜宵的习惯,收拾好后楼珏迹走去浴室洗澡,到门口时手放在口袋里摸到什么,他才想起一件事。

  楼珏迹返回走到床边,拿出口袋里的首饰盒打开,取出一条手链,在曲意璇诧异的目光下,他拉住曲意璇的左手腕给她戴上去,“你那个时候割手腕留下了一条疤痕,之前我就注意到了,只是一直没有选到合适的饰品。虽然这个手链不到一百万,但应该很适合你,不信戴上试试。”

  曲意璇盯着手腕上突然多出来的手链目瞪口呆,她自己都未曾在乎手腕上的疤痕,楼珏迹却一直记挂在心上,此刻送她手链遮挡。

  手工编织而成的欧美黑色蕾丝复古手链,中间缀着墨绿色的玫瑰花,衬着曲意璇雪白纤细的手腕,有种皇室贵族的气质。

  手链价值不到一百万吗?曲意璇想起楼珏迹送给戚昕薇那个价值千万的碧绿色手镯,正如楼珏迹所说,这条手链更适合她,曲意璇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楼珏迹真是会撩妹,无论对戚昕薇还是她。送得东西都比较走心。

  然而事实上楼珏迹可以买很多戚昕薇那样的手镯,给曲意璇的手链却是他从一个国外著名收藏家手里得来的,对方本不愿意割爱,他每次过去都亲自登门拜访。

  在国内他时不时打电话问候那个老收藏家,让下属照顾孤家老人和养得猫猫狗狗,协调老收藏家和儿女冷淡的关系等等,他为了得到手链,甚至妥协认了老人做干爷爷。

  后来那位老收藏家被他的诚意打动,就把这个无价之宝以九十九万卖给了他。寓意不用说,几个小时前老人还打来电话,让楼珏迹哪天把拥有这条手链的孙媳妇带去国外给他看看。

  任飞扬一向不屑楼珏迹的东西,但是昨天看到这条手链后,直接要抢走,楼珏迹跟任飞扬干了一架,任飞扬输了,骂楼珏迹这个人太可怕,为了得到某样东西。他甚至可以“欺师灭祖”,认一个陌生老者为爷爷。

  楼珏迹不以为然,只要这个女人是曲意璇,这样做很值得。

  --------

  第二天早上曲意璇醒来时楼珏迹已经去上班了,洗漱后她和楼昶一起走去楼下,楼昶嘟着嘴满脸不高兴又委屈地说:“我昨晚做梦了,梦到我爸爸和曲阿姨你趁我睡觉时偷吃烤红薯。”

  “爸爸把我绑起来,让我在一边看着你们吃,我哭死了,他也不分给我。等会儿我让凌伯开车出去给我买几十个烤红薯回来,也当着爸爸的面吃,就不给他。”楼昶冷哼一声握着小拳头,见曲意璇的表情不对劲,他话锋一转眯眼笑着说:“不过我会给曲阿姨你吃。”

  曲意璇:“”,这他妈的就太尴尬了。

  “咦?”楼昶的手被曲意璇拉着,注意到曲意璇左手腕上的手链,他满眼惊喜地问:“阿姨你什么时候买了这个手链?好漂亮啊!前天我看到我未来的后妈发了一条微博,说她戴的手镯是我爸爸送的。哼!”

  “炫耀什么?她那个一千万的手镯还不如曲阿姨你这个地摊货好看。”楼昶说着看到余嫂从厨房端着早餐走出来,他连忙把曲意璇的手腕拉到余嫂面前,“余嫂你来评价评价,我曲阿姨的手链是不是比我未来后妈的那个手镯好看?”

  呃,余嫂以为曲意璇没有看到戚昕薇的那条微博,忘了叮嘱楼昶不要在曲意璇面前乱说,本来想捂住楼昶的嘴,抬眸看到曲意璇手腕上的手链后一愣,曲小姐昨天没出门,那么无疑手链是她家先生送给曲小姐的。

  “是啊!我赞同小少爷说的。”余嫂连忙接过楼昶的话,语气里含着深意对曲意璇道:“戚三小姐不缺那样的手镯,先生送给她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不像曲小姐你手上的这条手链独一无二,恐怕全世界都找不到同款了。”

  余嫂这是真心话,她还不了解自家先生吗?送给谁的礼物更走心,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是吗?”曲意璇微愣,楼昶是小孩子不会说谎,余嫂又比较质朴,所以被两人这么一说,曲意璇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手链真的比戚昕薇的珍贵。

  当然,她也没必要跟戚昕薇比。

  曲意璇和楼昶坐下来吃早餐时,季然打来电话给她,直奔主题说:“曲小姐,关于你和大少离婚一事,我想单独找你谈谈,约个地方见一面。记得带上你当时和大少签订的那份离婚协议书。”

  曲意璇蹙眉,怎么回事?季然是戚方溯的人,简约应该不会告诉季然戚方溯被离婚了,那么季然跟她有什么好谈的?还是说戚方溯已经知道了,而离婚协议书难道有问题吗?

  其实当时她根本没看离婚协议书的内容,就在末尾签字了,回到卧室后曲意璇翻出离婚协议,当看到里面的某条财产分割时,她猛地睁大眼睛,怎么会这样?

  戚方溯竟然把戚氏集团的股份给了她,如此说来。季然是让自己回戚氏履行条约吗?

  曲意璇坐在那里半晌没回过神。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