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72章: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

第72章: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

  半个小时后某早茶餐厅,曲意璇坐在季然对面,季然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妆容精致,整个人显得很大气干练,她的旁边坐着年轻的男律师,两人都是商界精英的样子,气场比曲意璇强。

  “最近曲小姐和肚子里的孩子都还好吗?”季然问候着曲意璇,叫侍者给曲意璇送上来一杯热牛奶,她这人永远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冷淡,也不带有任何私人感情。“大少在国外养身体,我们瞒着他被离婚一事。”

  “今天我代表戚氏而来。曲小姐大概也知道我为何事,命运之手翻云覆雨,当初你和大少结婚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我宁愿你和大少的离婚协议书永远没有生效的这一天。”

  曲意璇垂着眼眸,捉摸不透季然的心思,按照戚方溯的意思季然今天是让她履行条约回戚氏,但若是戚望川派了季然过来,无疑是要把戚方溯转让给她的股份要回去。

  “我当时并没有看离婚协议书上的内容,如果我知道戚方溯将他在戚氏的股份都给了我,我肯定不会签这份协议。”曲意璇抿了抿唇,这是戚方溯设得局吧?那个时候她若是因为股份问题而不签字,正中戚方溯下怀。

  而她签了,就成为了戚氏股份持有最多者,戚方溯竟然舍得把人人争抢的戚氏总裁之位白白送给她。曲意璇难以形容心里的情绪,该感动吗?但这就意味着她即便离婚了,也仍旧没有摆脱掉戚方溯和戚家,当时戚方溯给她的其实是两条死路。

  曲意璇看着季然云淡风轻地说:“既然今天负责离婚条约的律师也在,那么我拒绝履行条约内容,我会把股份重新转让给戚方溯。”

  “曲小姐这话若是被封碧芝听到了,肯定会觉得匪夷所思,你可知这些年她为得到戚氏集团用了多少手段?估计做梦也不会想到大少将它拱手让给你。”季然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对上曲意璇的视线摇摇头说:“曲小姐可能误会我今天约你的目的了,我不是来要回股份的。相反,我想请曲小姐回去做戚氏总裁。”

  虽然曲意璇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但听季然这么说她还是愣了几秒,随后挑眉好笑地反问季然,“先抛开我是怀孕五个多月的孕妇不说,我没有丁点管理公司的经验,你觉得我能胜任总裁之位吗?何况是戚氏这样的跨国集团。”

  “我大哥既然不知道被离婚一事。想必是戚望川让你来找我的,他的吩咐应该是让你要回大哥给的股份,既然这样,为了戚氏着想。季助理还是奉命行事吧。”

  季然喝了一口浓郁的咖啡,语气很平静地说:“我是大少的下属,除他之外不听从任何人,哪怕是戚望川。再者,正是为了戚氏集团,我才必须这么做。曲小姐大概不知道如今戚氏的内部斗争有多激烈,90%的人都要求换掉大少,而让四少接管公司。”

  “如果这个时候曲小姐你不出手相助。到时候恐怕戚氏就要改朝换代变成封家的了,我想曲小姐你并不愿看到这个结果吧?大少已经难以服众了,既然他们要选出新的继承人,为什么四少可以,而曲小姐你这个前妻不能?”

  曲意璇抿紧唇,她当然不希望戚氏落入封碧芝之手,戚方溯隐忍筹划多年,不就是要报仇除掉封碧芝吗?若不是因为她,戚方溯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一地步。

  如今戚方溯几乎一无所有了,也就只有她能保住戚方溯最后的总裁之位,戚方溯对她有十三年的养育之恩,当初她的命是戚方淮救的,难道她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戚方溯落魄功亏一篑吗?

  “曲小姐无需担心自己能否管理好公司,因为你只需要做个甩手掌柜就可以了,毕竟戚氏还有戚望川。等有朝一日大少东山再起,曲小姐你再把股份转让给他也不迟。”季然看出曲意璇的顾虑,她从律师手里接过股份转让书递给曲意璇,“在这上面签字,其他的一切我来处理。”

  曲意璇低头看着眼前的文件,桌子下的手慢慢攥紧。她心乱如麻,许久未动。

  --------

  当天下午三点半,戚氏董事长戚望川对外界宣布由于戚家前任总裁戚方溯旧病复发,暂由前妻曲意璇接管戚氏这个报道一出来。可谓是震惊了a市的商业圈,一方面证实了戚方溯和曲意璇的离婚传言,再者,戚方溯对前妻用情是有多深,才舍得把一个跨国集团拱手相送?

  即便戚方溯辜负了相恋十三年的简约,某微博仍刷爆了这样一段话来形容戚方溯待前妻的感情,“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你说冷暖自知,我便做了这冬花夏雪与你看;你说恋恋旧日好时光,我便做了这描金绣凤的浮世绘与你看;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

  如同曲意璇当初嫁给戚方溯一样,几个小时里曲意璇成为整个a市的焦点,女人们羡慕嫉妒恨,各个都想变成曲意璇,疯狂的女人拿着曲意璇的照片去医院微整容,曲意璇的着装是a市流行的风向标,一夕之间连这两天被捧为女神的戚昕薇,都在她的衬托下黯然失色。

  楼氏办公室里楼珏迹手中的咖啡杯猛地滑落在地,“噼里啪啦”的一阵声响,惊得外面的徐子昂推门而入,“怎么了楼少?”

  --------

  当天晚上戚望川刚踏进家门,已经摔了半个客厅东西的封碧芝冲上前兴师问罪。“戚望川这到底怎么回事?就算你不同意方旭接管公司,你把它交给曲意璇一个外人是什么意思?”

  “这是方溯的决定,他有转让手中股份的权利,她的股份转让书具有法律效应。我只能执行。”戚望川镜片后的鹰眸波澜不惊,今天中午在公司他一个人对抗几个股东,寡不敌众之际,季然带着律师和股份转让书回来了。

  一众股东面色大变。而戚望川也没有料到是这个局面,但想想给曲意璇一个空位子,总比让封家人掌控整个戚氏要对他有利吧?

  曲意璇构不成威胁,难以对付的是封家人,他不能再让封家人发展下去了,只能用曲意璇这个挂名总裁来制衡他们。

  戚望川说完不理会几乎发疯的封碧芝,迈着长腿走到楼上,戚方溯的抑郁症还没有痊愈。如果今天戚氏易主于戚大少爷前妻的消息让戚方溯知道了,到时候只会加重戚方溯的病情,他必须打个电话给国外的下属,让他们封锁戚方溯的消息。

  楼下封碧芝猛地瘫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万念俱灰,她以为这次终于有机会了,眼看着戚氏就要落入她的手中,谁知突然杀出个曲意璇来,难道她多年的经营和谋划就这么功亏一篑了吗?

  不能,无论如何她要从曲意璇手里拿回股份,封碧芝眼神里闪过算计和狠毒。

  --------

  医院里夏瑗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曲意璇,语气中不掩欣喜说:“意璇太好了!你不仅跟戚方溯离婚了,且一下子成为了金字塔顶端的人,你还担心配不上楼珏迹吗?”

  “估计曾经看不起你的楼老爷子会气得吃不下晚饭,你这是在啪啪打他的脸啊!还有戚昕薇不也讽刺你出身低贱吗?这会儿她该慌了。”

  “是吗?”电话这边曲意璇唇畔含着苦涩,当一个女人开始和另外一个女人相比时。她已经输了,所以曲意璇不愿从各个方面把自己跟戚昕薇相提并论,依旧坚持自己的决定,等楼珏迹结婚,她就带着孩子远走高飞。

  --------

  夏瑗和曲意璇聊了半个多小时,以她做过孕妇的经验叮嘱了曲意璇很多,刚挂断电话就有人在外面敲门。

  夏瑗让优柔自己在床上玩,她走去打开门,一抬头看到突然找过来的母亲和姐姐,以及姐姐身侧丰神俊朗的男人,夏瑗对上姐夫目光的那一刻,面色陡然大变,受到惊吓般踉跄着后退两步。

  她差点栽倒之际,夏母上前抬起手“啪”一个耳光用力扇在她脸上,夏母红着眼近乎哽咽地质问,“夏瑗你这个不孝女!整整八年了,是不是今天我没有找过来,你还不打算回家?”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