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73章:你和戚方溯还有复婚的可能吗?

第73章:你和戚方溯还有复婚的可能吗?

  夏瑗身形一晃没有站稳,干脆弯起膝盖慢慢地跪在地上,泪水从眼中涌出来,夏瑗哭泣着喊,“妈对不起”

  夏母尚未放下的手僵硬数秒,紧接着走过去蹲在地上,一把将女儿拥入怀中,重逢的喜悦让夏母失声痛哭。om

  女儿离家八年,她不是没有让人找过,但始终渺无音讯,直到看见这次陆氏医院的丑闻,他们几乎翻遍了a市所有医院,最后女婿得到消息说二女儿在这里,于是时隔八年她们母女终于重逢了。

  “妈别哭了,找到二妹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夏瑗的姐姐夏眠走上前劝着,她一副娇柔弱不禁风的样子,一阵风能吹倒似的,五官生得小巧玲珑。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古典女子,被外界誉为“现代林黛玉。”

  优柔见妈妈哭了,连忙丢掉手中的玩具要下床,顾北城几步冲过去抱住孩子,手臂有些颤抖,压着胸腔里翻涌的情绪,俊容平静地把优柔放在夏母面前。

  “这是当年你生的女儿?”夏母擦了泪,目光转移到优柔身上,这女孩长得真俏丽,当年夏瑗生下女儿后,她也只照顾了几个月,某天夏瑗就带着半岁大的女儿逃了。

  一晃八年过去了,突然多了这么大一个外孙女,夏母心里惊喜又高兴,指尖颤抖地摸着优柔粉嫩的脸,她眼中含泪,却是怜爱地笑着说:“我是你外婆,你还记得我吗?”

  优柔诚实地摇摇头,抬起小手给夏母擦着泪,这举动让夏母的心柔软到极点,展开怀抱之际,优柔乖巧地搂住她的脖子,用稚嫩的嗓音叫着外婆。

  夏母刚止住的泪又流出来,“乖。”

  良久后几人的情绪平息,夏母坐在沙发上抱着优柔,见优柔脸色苍白一副病弱的样子,她转头问夏瑗,“我看报道里说孩子患上了白血病,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你找到捐献者了吗?”

  当年夏瑗离家出走之前医生还没有检查出来优柔患上了这种病,夏母心疼不已,夏瑗尚未回答,她眸子里浮起冷意说:“既然孩子是戚方淮的,那就找他们戚家人。”

  “戚方淮这个父亲和优柔的骨髓匹配率很高。就算他的不合适,你们还可以再生出来一个孩子救优柔。无论如何要让优柔康复,她还这么小”

  夏母说着就哽咽了,九年前封碧芝不承认夏瑗肚子里的孩子是戚方淮的,给夏瑗这个未婚妻安上了出轨的罪名,他们夏家有骨气,退婚就退婚了。

  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优柔已经这么大了,她想再把夏瑗嫁给陶家大少也不可能了,女儿本就喜欢戚方淮,优柔也需要戚方淮来救,所以她要替女儿讨回公道,让女儿带着优柔做戚家的二少奶奶。

  “妈”夏瑗眼中全是诧异,没料到九年后母亲竟然改变了主意,不过想想也对,母亲以为只有戚方淮能救优柔,当然无论如何都要替她母女做主了。

  这样也好,很多年前她就想做戚方淮的妻子了,如今有了夏家的帮助和支持,她何不抓住机会?

  “我可以见到爸爸了?”优柔转过身看着夏母,满眸子的期待和欢喜。

  夏母怜爱地点点头,面对优柔这么可爱的孩子,别说是要爸爸了,就算星星她也会给优柔摘下来,让戚家承认优柔并不是那么简单,可无论多艰难,她也会为女儿和外孙女做到。

  一家人重逢自然有不少话要说,直到优柔在夏母怀里睡着了,夏母抱着孩子放到床上,柔声叮嘱着对夏瑗说:“今晚我们先回去。”

  “明天早上我再过来,让家里的佣人替你照顾孩子。瑗儿,这些年辛苦你一个人了。”夏母自责地说着,伸手再次抱住女儿,夏瑗离家出走的这些年已经足够让她后悔了,若是当年她没有逼女儿嫁给陶家大少,女儿也不会带着优柔逃跑。

  所幸女儿回来了,她失而复得,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女儿。

  “我很好母亲。这些年是意璇和我一起照顾着优柔,承担着优柔治病的昂贵医药费,我最感激的人就是她。”夏瑗一想到拖累曲意璇多年,她心里很愧疚。

  夏母点点头,曲意璇还是戚家三小姐时,她对曲意璇的印象就不错,如今更是她女儿和外孙女的救命恩人,夏母握住夏瑗的手,“意璇是个好孩子,改天我一定当面对她道谢。”

  “早点休息吧,我们先回去了。”夏母恋恋不舍地放开女儿。凑过去亲了亲病床上熟睡的优柔。

  夏眠也拥抱住夏瑗,她和夏瑗从小就姐妹情深,夏瑗离家的这些年她的担心和牵挂不比夏母少,刚刚就掉了不少泪。

  夏眠抚摸着妹妹的头发安慰道:“孩子的病会治好的,我们夏家会不惜代价让优柔痊愈。瑗儿你也要多保重身体,别垮下去。”

  “好。”夏瑗泪湿眼底,姐姐什么都不知道,一如从前待她这么好,她心里对姐姐的愧疚无限放大。闭眼用力地抱紧夏眠。

  良久后姐妹两人分开,顾北城伸手揽住妻子颤抖的香肩,目光复杂又含深意地瞥了夏瑗一眼,“我们回去了。”

  夏瑗惊得浑身一颤,低着头脸上血色全无,她紧咬着唇瓣,纤长又浓密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恐惧和慌乱,“嗯。”

  --------

  几分钟后夏瑗关上病房的门,转身之际像是耗光了所有力气,身子一软猛地瘫在门后,她慢慢地松开攥着的手指,娇嫩白皙的掌心早就被指甲刮破,冒出鲜红的血珠子。

  夏瑗用力闭上眼,纤弱的肩膀止不住颤抖,事实上当年她带着优柔逃走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不想嫁给陶宇森,最关键的是她想摆脱自己的姐夫顾北辰,他是恶魔一样的男人,当年强迫她发生关系。致使她怀孕。

  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掏心掏肺待她的亲姐姐,也不想被顾北城控制,于是逃了,整整八年不敢踏入夏家一步,没想到今天她还是不得不回来,再次撞上顾北城。

  刚刚她清楚地捕捉到了顾北城目光里的侵略和占有,难道如今他还不愿放过她吗?

  优柔需要顾北城来救,但不用她找顾北城,因为她和楼珏迹的交易中,楼珏迹承诺这件事他来解决,所以她没什么好怕的,有夏家那么多人在,顾北城不敢把她怎么样,她必须冷静。

  夏瑗的唇瓣被牙齿咬出了血,浑身冷汗淋漓,她的脊背顺着门慢慢滑下去,最后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夏瑗抱住自己的身子,脸埋在膝盖里,泪水大颗大颗滚落出来。

  --------

  这天晚上顾北城刚从浴室里走出来,有人打电话给他,他迈着长腿走去阳台接通,手机里传来那个男人性感的声线,“你应该已经见到自己的女儿了,往后怎么做全在于你。”

  “我们来谈笔交易,你们顾家影视集团有兴趣吞并戚氏吗?不如我们联手,我所代表的是虞姿影视公司。”

  对方的语气云淡风轻,可对于顾北城来说却是平地一声雷,他抬手猛地用力攥在木质栏杆上,细长邪魅的眼眸眯起来,z国三大影视集团,戚氏、顾氏和虞姿,排在第一位的是戚氏,虽然虞姿输给戚氏和顾氏,但多年来虞姿的崛起和发展是个传奇。

  虞姿影视公司好像突然有一天冒出来似的,等它被外界所知时,它已经能和戚氏、顾氏并肩了,形成z国三大公司鼎力的局面,虞姿影视最神秘之处在于谁也没见过、也不知道它真正的掌权者是谁,而现任挂名总裁据说是个女人,同样外界也查不出有关这个女人的任何底细。

  “你以何种身份与我合作?”顾北辰俊挺的身躯伫立在夜色中,一手插在口袋里,背影高大深沉,天空中悬挂着一轮圆月,明亮的月光照着他的脸。神色复杂难测,多数男人都有很大的野心,毕生都在追求金钱和权力,顾北城也不例外。

  如今戚氏大乱内外交困,自从戚望川接管戚氏以来,戚氏多少年没有遇到这样的危机了,对于敌对手来说这是最难得、也是最佳吞并的时机,顾北城当然不会放过,如果虞姿愿意与他联手。无疑戚氏将会走向毁灭。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虞姿的掌控者呢?”男人扬眉。

  顾北城片刻的诧异后,嘴角勾起凉薄的弧度,这是他意料之中的,“合作愉快。”

  --------

  十几分钟后顾北城收起手机走回卧室,夏眠正在床上等他,他抬手关掉床头柜的灯,在黑暗中亲吻夏眠,很快卧室里传来一阵阵女人娇媚的嘤咛。

  夏眠从小就体弱多病,三年前孩子没保住流产后。身子就更弱了,经不起男人的摧残,没过多久被送入极致的巅峰。

  顾北城起身打开灯,抽了纸巾温柔地给妻子清理着,他俯身在夏眠额头上印下一吻,“睡吧。”

  “可是你”夏眠咬着唇心里自责不已,从五年前两人结婚到现在,这么久她一次也没有让顾北城得到过满足,顾北城总是顾及着她。但即便是这种情况下,顾北城也没有出轨,他待她越好,她的愧疚就与日俱增。

  顾北城低头瞥了一眼,抚摸着夏眠的脸,灯光中他温柔地笑了笑,语气里满是怜爱和宠溺,“傻瓜,我没事。只要能让你舒服就可以了。乖,我洗个澡就好了。”

  夏眠娇娇弱弱的,这些年被夏家和顾北城保护着,心性很单纯,闻言她白皙的脸微红,本来想凑过去用亲吻的方式帮顾北城,但顾北城已经起身往浴室走去,她的手也只是触碰到男人的衣角。

  不一会儿听到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估摸着顾北城又在零下几度的冬夜里冲冷水澡了。夏眠心疼得厉害,全都怪她自己不争气,生下来就是“林黛玉”体质,这辈子究竟多幸运才能和顾北城这样的好男人成为夫妻?

  她一定会珍惜。

  但夏眠不知道的是自己深爱着、信任的丈夫,此刻正在浴室里自我抒解着,到达巅峰后顾北城浑身放松猛地瘫在墙壁上,额头上大汗淋漓,闭眼吐出一口气的瞬间,痛苦又快乐地呢喃着的是夏瑗的名字。

  他想念了那个女人整整八年,多少个夜晚都是在脑子里浮现出与她欢爱的画面,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满足。

  顾北城用清水冲着手,眼神里一片阴鸷的笑,如今既然夏瑗回来了,他绝不会再让夏瑗逃掉。

  --------

  余嫂平日除了照顾几人的饮食起居,她就没其他什么事了,最大的爱好就是八卦,家里的娱乐类的报纸都是她订的,楼珏迹只看财经和商业、政要类,余嫂更是关注电视报道和网络头条,所以但凡a市圈子里发生了什么事,她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比如今天戚氏易主于曲意璇这个爆炸性新闻,余嫂目瞪口呆颇有些震惊,而楼昶已经迈着小短腿跑到曲意璇身边,欢喜雀跃地说:“曲阿姨,原来你的老公竟然是戚家家族的大少,太厉害了!”

  “既然如此,你不做戚家大少奶奶。为什么要给我来当保姆受这样的苦呢?”楼昶皱着好看的眉毛,盯着曲意璇困惑不解地问。

  曲意璇递给余嫂一个眼神,示意余嫂关掉电视,她摸着楼昶的脑袋,笑着怜爱又温柔地说:“因为我和戚大少爷离婚了,不得不做你的保姆赚钱,这样以后才能养活我肚子里的两个宝宝。”

  “再者,我并不觉得做楼昶你的保姆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相反,我很幸福。”

  楼昶闻言傲娇地扬起下来,攀在曲意璇膝盖上,脸蹭着她隆起很大的肚子,“没关系的阿姨,你不用担心养不起两个妹妹。因为我有钱,我可以把我的钱全都给你。”

  曲意璇微愣,心里感动不已,虽然身为父亲的楼珏迹没有给楼昶该有的关爱,但好在楼珏迹没有扣楼昶的零花钱,而楼昶这样的大家族少爷,一个月的零花钱恐怕是普通人半年的薪水吧?

  “不过你现在也不需要我的钱了。”楼昶话锋一转,仰起脸很开心地笑着对曲意璇说:“戚大少爷把整个戚氏都给了你,你的地位不比我爸爸低,而且身价高,肯定也和我爸一样有钱了。曲阿姨,你不缺钱了,是不是就要离开我了啊?”

  楼昶的小脸上全是难过和不舍,好像真的要告别了,曲意璇好笑又心疼,温柔地对楼昶解释着“我在戚氏只是一个挂名总裁,并没有实权,所以是否多出来这个身份,对我造不成多大的影响。我还是你的保姆,你赶都赶不走我。”

  “是吗?那就太好了!”楼昶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儿又高兴地拍起手,他想到什么,盯着曲意璇的眼睛问:“阿姨,戚大少爷一定很爱很爱你吧?就算离婚了,他也舍得把戚氏给你。”

  “如果是我爸爸,我敢肯定他做不到。”在楼昶心里楼珏迹不仅对他这个儿子冷血,且他觉得楼珏迹不可能爱上哪个女人,即便是对戚家三小姐,楼昶也看不出来楼珏迹付出了真心。

  他故作老成地叹气,语气里全是惋惜,“阿姨你和戚大少爷为什么离婚呢?他那么痴情,你们还有复婚的可能吗?我希望阿姨你能幸福,两个妹妹有爸爸和一个家。”

  家吗?曲意璇的目光有些恍惚。楼珏迹给不了她这个家,恐怕这辈子她自己和两个孩子都不会有家。

  曲意璇正想着怎么对楼昶解释,这时楼珏迹从公司回来了,走进客厅后把臂弯上的外套递给余嫂,楼珏迹的目光向曲意璇扫了过去,薄唇紧抿着,也不跟曲意璇打招呼。

  曲意璇蹙眉,这男人很少在家吃晚饭,每天最早也是九点多回来,今天是怎么了?曲意璇抬眸对上楼珏迹的视线,男人动也不动地紧锁着她,神情复杂阴沉。

  曲意璇身子微颤。

  “余嫂,你和凌伯带楼昶去超市采购吧。”楼珏迹吩咐着余嫂,但仍旧是看着曲意璇,一秒钟也没有移开视线。

  余嫂敏锐地察觉到气氛不对,连忙走过来抱起楼昶,看了曲意璇一眼,她应着楼珏迹。“好。”

  --------

  客厅里只剩下楼珏迹和曲意璇后,楼珏迹压着胸腔里翻涌的情绪,走过去坐在曲意璇身侧,他伸手搂住曲意璇的腰,“今天早上是季然约了你?意璇,你接受戚方溯转让给你的股份,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我为什么跟你商量?”曲意璇感觉到楼珏迹克制的怒火,她觉得莫名其妙,勾着唇嘲讽地反问楼珏迹,“你是不希望我接受戚方溯这个前夫给我的股份,还是想让戚氏落入封碧芝手中?”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