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77章:她想尝试和戚方淮在一起

第77章:她想尝试和戚方淮在一起

  曲意璇怔愣地盯着戚方溯,眼睛慢慢地红了,二哥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没有骗过她、也不会骗她的人,她丝毫不怀疑二哥话里的真实性,他说优柔不是他的女儿,那就真的不是了。

  原来她被夏瑗骗了整整八年,她能理解夏瑗身为一个未婚母亲的苦衷,但她无法接受这种方式,如果优柔不是她二哥的女儿,她只会尽力而为,不可能牺牲那么多。

  她以为是曲母引出了整件事情的开端,事实上从夏瑗把优柔抱到她面前时,一切就已经注定了,昨天一整夜她都没睡好,想得全是这八年来她为优柔付出的种种,当血淋淋的真相被揭开的这一刻,曲意璇只觉得讽刺又可笑。

  从简约到夏瑗,为什么她每次的掏心掏肺换来的都是利用和算计?她们都有各自的苦衷,但难道她就活该被她们玩弄于股掌吗?

  当她被逼一次又一次走投无路时,不管是嫁给戚方溯,还是满心愧疚签下离婚协议书远走异国,又或是放下高傲和原则做了楼珏迹的地下情妇,那个时候她们是不是在心里笑她是个傻子?

  曲意璇不计较为优柔付出过多少,让她心痛的是或许夏瑗从没有把她当成朋友,她只不过是一颗棋子,眼泪渐渐涌上来,曲意璇的身子晃动着,险些栽在地上。

  戚方溯及时伸手搂住她的腰,她从男人强壮的臂弯里抬头,清楚地看到戚方溯目光中的担忧和心疼,曲意璇若无其事地摇摇头,泪珠子在瞳孔里打转,苍白的唇瓣却扯出一抹弧度,笑着自我安慰道:“没关系,孩子是无辜的,至少我救了一条生命不是吗?”

  戚方溯最受不了曲意璇这个样子。喉咙一哽什么也说不出来,手下使力一把将曲意璇拥入怀中,戚方溯的下巴在曲意璇的头顶摩挲着,紧抱着女人的身子,他闭眼心痛得难以呼吸。

  从年少时期刚懂得情爱时,他就喜欢上了曲意璇,为什么喜欢她?她善良、坚韧,待每个人都很好,从来不知道人心有多复杂,并非每个人都像她这么掏心掏肺。

  一次又一次她受过很多伤害,可即便心早就千疮百孔了,表面上她还是那么平静。藏起所有的脆弱和伤痛不让任何人知道,全天下她才是应该被疼爱、被呵护的那个人,但却一直用她自己的方式为那些看似可怜脆弱的人付出。

  这样的曲意璇如何不让他心疼?对比起那些外表看似柔弱的女人,假装自己一切都很好的曲意璇更让他产生保护的**,他多想为曲意璇遮挡世间的风雨和这一切伤害、算计、是是非非,给她筑造一个城堡,让她住在里面当最天真快乐的公主。

  以前他没有做到,将来他一定倾尽所有去爱、去保护曲意璇,戚方溯收紧双臂,像是要把曲意璇揉入自己的身体中那么用力,感觉到女人的泪水浸湿自己的衣衫,戚方溯心疼得厉害,眸底也涌上一片潮热,他最心爱的女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必定会替她讨回来。

  曲意璇哭过一场后心情顺畅了不少,这段时间她一直憋着无处发泄,她不愿把自己的真实情绪袒露在楼珏迹面前,也就只有在戚方淮的胸膛,她心里才能有真正的依靠感,对比之下,或许楼珏迹不是她这一辈子的归宿吧?

  佣人在外面叫两人一起吃饭,戚方溯扶着曲意璇的腰走出去,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洒进来,木质楼梯上光影斑驳,楼下的范娟琴看着丰神俊朗的男人和柔美的女人一起走下来,只觉得这一幅画面太美。

  即便她势力庸俗,这一刻也品出了岁月静好的意味,用手撞了一下身侧的范淑琴,范娟琴由衷地感叹道:“这两人多般配啊!”

  范淑琴第一次在范娟琴目光中看到为人母的慈爱和欣慰,她抿唇不语,神色很复杂。

  今天中午曲江波破天荒地回来了,餐桌上他让佣人倒酒,拿出烟要点燃,戚方溯抬手拦住曲江波,笑着温和地说:“伯父。意璇现在是孕妇,烟和酒都不能接触,我希望伯父能迁就一下她。”

  “好好!你看我这记性,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曲江波连忙让佣人把烟酒都撤下去,他虽然不像曲母那么讨好戚方溯,但心里很清楚不能得罪戚方溯。

  戚方溯笑了笑,夹菜给曲意璇,叮嘱着曲江波道:“伯父这两年的身体越来越差了,还是尽量少沾烟酒。我今天给伯父带来了一些补品,你试试有没有效果。”

  佣人把戚方溯带来的一大堆东西拿上来,一一打开给曲江波几人看,曲母的眼睛里立即放出光来,都是一些普通人很难买到的奇珍异宝啊!戚方溯也没有忽略她,送了不少养颜的让女人越来越年轻的补品。

  “这孩子干嘛破费那么大。”曲母喜笑颜开嗔怪地说着,让佣人把东西全都留下了,戚家这个二儿子真是会讨人欢心,真正的强者不是用权势让人臣服,而是从心里也尊崇他,戚方溯的用心让范娟琴觉得她要加倍补偿曲意璇。

  戚方溯扬眉,眼眸里露出清浅的笑意,如同一个谦逊孝顺的晚辈,“伯父伯母你们喜欢就好。伯父平日工作忙顾不上那么多,家里全都是伯母你一个人在打理,其中的辛苦恐怕只有自己知道,你千万不要亏待了自己。”

  这话让曲江波想起了跟范娟琴同甘共苦的那些年以及范娟琴的付出,心里到底有几分愧疚,他夹了菜放在范娟琴碗里,“最近看你瘦了不少,多吃点。这几天没有那么忙了,下班后我会早点回来陪你。”

  范娟琴微愣,受宠若惊地点点头,端起碗使劲扒饭,曲意璇注意到她眼中的泪水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心里突然间很不是滋味,放下手在桌下寻找到戚方溯的,慢慢地紧握住他。

  戚方溯整个人猛地一震,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到自己的手被曲意璇握住,他胸腔里涌出前所未有的狂喜来,下一秒立即攥紧曲意璇的手,眸子里浮起猩红色,他待曲家人好,不过是因为知道曲母良心未泯,会回报在曲意璇身上,所以只要曲意璇能得到最好的照顾,让他降下身段又何妨?

  --------

  饭后戚方溯正陪着曲意璇在偏厅里吃水果,曲母义愤填膺的谩骂传了过来,“夏瑗这个贱人,竟然有脸向媒体曝光说优柔是方淮的女儿”

  曲意璇微惊。曲母走过来让他们看看今天的午间头条,曲意璇连忙拿出手机打开网页,果真正如曲母所说,夏瑗竟然想借大众舆论让戚方淮承认优柔的身份。

  曲意璇气得一下子攥紧手机,胸口起伏着说不出话来,跟夏瑗比起来,简约真的不算什么了,毕竟优优是戚方溯的亲生女儿,但夏瑗明知道优柔的父亲不是戚方淮,她还想让戚方淮承担责任,这就真的是卑鄙没有底线了,原来从一开始就是她错看了夏瑗。

  “方淮。这可怎么办啊?”曲母又怒又焦急,戚方淮这才刚回来,就有人这么算计他了,若是像戚方溯那样名誉尽毁怎么办?她真心希望夏瑗的阴谋不要得逞。

  “伯母别着急。”戚方溯从容地应着范娟琴,弯起胳膊搂住曲意璇颤抖的肩膀,在她耳边柔声安慰着,“别担心。我昨天就想到夏瑗会这么做,已经有对策了,等会儿我到公司回应这件事。”

  “意璇,反正你在家里也没什么事,适当运动运动对肚子里的孩子也有好处,不如跟我一起去公司逛逛,嗯?你要知道映艺影视公司可是a市的一大胜地,多少人想去参观都没有机会。你如今是戚氏的总裁,去坐镇也是应该的。”

  “不过有我在,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所有事务我来处理就可以了。”事实上戚方溯想时刻把曲意璇带在身边,而且她最近受了太多的委屈,不能总是在家闷着,让她去散散心对她和肚子里的两个孩子都好。

  曲意璇浅笑着点头,从小到大她就喜欢和二哥在一起,如今二哥待她依旧如当初,她心里很暖,但很快想起一件事。曲意璇抿了抿唇说:“大哥的股份在我手上,我把它转让给你,你做戚氏的总裁。”

  “不用,你把股份给了我,我就没有理由拿我爸的那份了。意璇,你懂我的意思吗?我架空了我爸,以后我是戚氏的董事长。”戚方溯低沉地对曲意璇说,以往他隐瞒曲意璇很多事情,但以后他会让曲意璇知晓他的一切,两人相爱不就是要坦诚吗?虽然曲意璇现在还只是他的妹妹。

  曲意璇睁大瞳孔。

  戚方溯递给曲母一个眼神,曲母识趣地离开了,他握住曲意璇的手,“如今我的使命和大哥一样,他不在了,我来替他完成复仇,而架空戚望川只是第一步。”

  曲意璇的心微疼,原来戚方溯和戚方淮两人都恨戚望川,是啊!当年伯母为戚望川付出了那么多,换来得却是戚望川的背叛,伯母如今每天青灯古佛相伴,该是何其孤单悲凉?

  “二哥。”曲意璇凝视着戚方溯,泪湿眼底,“让我帮你复仇吧!我知道可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但我想陪着你,不舍得让你一个人。”

  戚方溯的心口猛地一震,突然把曲意璇拉入怀中,脸埋在曲意璇的头发里,喉咙滚动几下,戚方溯闭眼近乎哽咽地应着,“好。”

  他当然舍不得把曲意璇卷入这场斗争中,这条路他一个人走了整整九年,所有的苦楚和伤痛全都藏在心里,就连简约也无法替他分担,他累得几乎快要垮下去了,但若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能给他一个依靠,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那么所有的艰辛也就不算什么了,他的要求如此简单。

  曲意璇感觉到戚方溯胸腔的震动,她扬唇,这个世上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多余的,只有二哥最需要她,曲意璇想起那天夏瑗说的戚方淮喜欢她,是这样吗?

  无论戚方溯对她多好,她也无法爱上戚方溯,而楼珏迹一直以来都在践踏她的感情,她身心俱疲不想再爱楼珏迹了,戚方淮依旧是她藏在心里喜欢的少年,她能放下过往和戚方淮在一起吗?

  曲意璇忽然间很想尝试尝试。

  --------

  夏瑗被顾北城囚禁在这栋别墅里。一整天她都没有踏出卧室一步,顾北城反复地给她灌药,等她神志不清后就与她欢爱,她全身上下每一处都疼得厉害,就算外面无人看守,她连爬到门边的力气也没有。

  黄昏时顾北城过来了,像是对待破碎的洋娃娃把她抱出去放在餐椅上,她衣不蔽体地坐在顾北城腿间,机械地吃着他喂到嘴里的饭,同时承受着顾北城的侵占。

  顾北城给她吃得药可能是毒品致幻剂之类的,一天时间她就产生了依赖性,而更悲哀的是她的身体也离不开男人了。顾北城一旦不碰她,她就比死都还难受。

  后来她缠上顾北城,“噼里啪啦”一阵碗碟碎裂的声响中,顾北城把她抱到餐桌上,偌大别墅里很快只剩下暧昧的响动。

  这场欢爱结束在一个小时后,顾北城抱着夏瑗去浴室洗澡,出来后他靠坐在大床上,精壮结实的胸膛肌肉裸露着,臂弯里搂着夏瑗,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顾北城低头亲了亲夏瑗的唇瓣,“你乖乖听话,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陪优柔。”

  夏瑗麻木地闭眼,她还有反抗的余地吗?顾北城用药物控制着她,除了成为他的禁脔,她没有第二个选择。

  过了一会儿夏瑗的目光落在电脑上,顾北城正看着晚间头条,“戚氏董事长戚望川于今天下午让位给二儿子戚方淮,曲意璇仍是戚氏总裁,除此之外戚氏内部管理有很大的变动”

  夏瑗睁大眼睛,连忙找出自己的手机,时隔九年音乐天王戚方淮回归,可想而知网上已经炸了,大众狂欢歌迷们激动不已,戚氏江山易主加上戚方淮的知名度,下午关于优柔是戚方淮女儿的头条早就被压了下去。

  而就在这时映艺影视公司发出一条消息,戚方淮把昨天下午在戚家和夏母的一番对话录了下来公之于众,对话里戚方淮说自己没有和夏瑗发生过关系,几天后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就真相大白了,而夏母也同意了这样的处理方式等等。

  网友们怒了,人戚天王都说了鉴定结果如果是他的女儿,他一定对夏瑗母女负责,结果夏瑗今天就发消息是什么意思?明显是想利用大众舆论威胁戚天王啊!若不是戚天王未雨绸缪把对话录下来了,大众岂不是要被夏瑗利用了?

  “妈的,这个心机婊!根本不用等亲子鉴定结果了,我们相信戚天王。指不定夏瑗跟哪个富二代生了女儿。被抛弃了要赖上戚天王这个前未婚夫呢!”

  “我们戚天王智商逆天了,早就料到夏婊会上演这一出,结果‘啪啪’打脸了吧?真当我们戚天王好欺负啊!听他在夏母面前的那番话,就知道他有多重情重义。”

  “大家冷静点,骂夏婊一个人就可以了,孩子和夏母都是无辜的,夏母是通情达理之人,可怜的是被自己的女儿利用了,家门不幸啊!夏家怎么出了夏婊这样的女儿?”

  “”

  所有评论全都是骂夏瑗的,夏瑗本就苍白的脸上越发没了血色,手机从掌心里滑落,她一下子瘫坐在床上。

  顾北城见状拧起俊逸的眉宇。拿过手机把戚氏发的那段录音听完,他微微睁大瞳孔,下午是他命令夏瑗发的消息,想借大众舆论毁掉戚方淮的名誉,接下来再拿出假的亲子鉴定单,那么到时候戚方淮肯定会被推入风口浪尖,他的回归也就不顺利了。

  然而连顾北城也没想到戚方淮竟然把昨天的对话录了音,如此一来大众怎么可能不骂夏瑗?

  顾北城猛地攥紧手机,眯起的眼眸里一片阴鸷,真是出师未捷,没想到这第一局他就输给了戚方淮,戚方淮赢得了人心,那么他再想利用大众舆论毁戚方淮的名声已经不可能了。

  夏瑗的手机“滋滋”震动起来,夏瑗猛地回过神,看到来电显示上是母亲,她的唇瓣紧咬不敢接通,顾北城已经按下通话键递给她,夏母训斥又恼怒的话语传来,“夏瑗你想干什么?”

  “鉴定报告单还没有出来,你就告诉大众优柔是方淮的女儿,结果倒好,方淮把录音公开后,你知道大众是怎么骂你的吗?”夏母气得差点昏厥,昨天她当着众人的面保证了如果孩子不是戚方淮的,他们夏家绝不会为难戚家,下午戚氏发出回应后,她夏家成了卑鄙无耻之徒,这让她一个长辈怎么有脸面对戚方淮?

  “我告诉你夏瑗,你最好给我消停点,若是再闹出什么笑话来,我和夏家绝不会再袒护你。”夏母语气颤抖地说完,不给夏瑗辩解的余地,她就把电话挂了,随后打给戚方淮。

  --------

  这边戚方溯和曲意璇刚从公司回来,季然开车把曲意璇送回曲家,戚方溯一手拿着手机。听到夏母说了什么后,戚方溯温和地笑着应道:“没关系伯母,这件事也是我小题大做了,你放心吧。我会替夏瑗澄清,平息大众的怒火。”

  十多分钟后戚方溯收起手机,身侧的曲意璇心里很不是滋味,印象里夏母是个端庄知书达理的豪门夫人,可夏瑗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利用夏母,结果出事了还要夏母这个长辈来求戚方淮高抬贵手,这一场闹剧后,曲意璇对夏瑗仅剩的同情也都没有了。

  “明天跟我一起到戚氏上班,我来接你。”戚方淮把曲意璇送到曲家门口,俯身亲了亲曲意璇的额头,“后天就是除夕夜了,你和我一起去戚家过年。”

  曲意璇伸出胳膊主动抱住戚方溯的腰,脸埋在他散发着热度的胸口,安心地闭上眼,扬唇应着,“好。”

  她现在不怕封碧芝一群人了,有她二哥在,她不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相反,她要做让封碧芝忌惮的敌人。

  --------

  “哎吆卧槽,a市最近两天真是风云变幻血雨腥风啊!”某娱乐会所任飞扬屈腿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刷微博。眉眼不抬地对身侧的楼珏迹说:“戚家二少果真有点本事,一回来就把戚望川这个老子架空了,封碧芝的大哥也让他降了职位,他把自己的舅舅提了上来,股东的权利也有所变动,我看戚氏是有救了。”

  楼珏迹喝着酒不搭理任飞扬。

  “哎哎哎,你快看你孩子的妈!”任飞扬激动得跟什么似的,把手机拿过去指着曲意璇的照片给楼珏迹看,照片里是戚方溯和曲意璇一起出入公司画面,记者从背后拍的,看不出来曲意璇怀孕六个月了。

  但两人的背影看在楼珏迹眼里浓情蜜意的,很和谐且般配。楼珏迹的桃花眸里一片阴鸷,手中的杯子几乎都要被他捏碎了。

  “啧啧啧,不得了了啊!你真正的情敌出现了。其实戚方溯根本对你构不成威胁,毕竟曲小美人不喜欢他啊!但是这个戚家二少就不一样了,我替你打听过了,他们两人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曲小美人暗恋他多年。喏,你看到没有?戚方淮左手腕上戴得这个饰品,就是曲小美人送给他的定情信物哦!”

  任飞扬滔滔不绝的,好像比那些狗仔队都了解戚方淮和曲意璇两人的情史,然而不等他说完,楼珏迹直接夺过手机。扬手砸到对面的墙上,“砰”的一下,手机应声而碎。

  任飞扬怔愣数秒,不以为然地扬眉,掏出ipad出来继续刷网页,没关系,他东西多着呢,楼珏迹再砸了,他还有笔记本电脑和杂志报纸,各种方式都可以看到这两天的大事件。

  结果楼珏迹还真把能砸的都砸了,酒瓶子倒了一地,楼珏迹把任飞扬揍了一顿,他的世界总算清净了,拎着酒瓶子继续喝酒,目光落在腿边被酒液浸湿的报纸上,男人和女人的背影变得模糊,楼珏迹觉得还不够,直接把一瓶酒倒了上去,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想毁掉一个人。

  凌晨一点多回到家,楼珏迹还没有来得及放下臂弯中的外套,就跑到洗手间里趴下去吐起来,这动静惊醒了床上睡着的楼昶,他穿着睡衣走过去,不像以往那么热情。相反脸上带着淡淡的冷漠,“你和戚三小姐快结婚了,是因为太高兴了才喝这么多酒吗?”

  “余嫂告诉我曲阿姨之所以会走是因为怕戚三小姐嫁过来后误会,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选择曲阿姨,我宁愿曲阿姨做我的后妈。不过我无所谓啊!反正又不是我和戚三小姐结婚,只要你开心就可以了。”说完楼昶就走了出去,那个背影桀骜冷漠。

  楼珏迹慢慢地回头看过去,眼前模糊一片,好像楼昶依旧站在原地嘲笑他,呵!楼昶懂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楼珏迹抬手覆盖住眼睛,挺直脊背站在那里许久。他跟着楼昶走了出去,打开曲意璇房间的门,床上楼昶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抱着曲意璇盖过的被子正睡得香甜。

  楼珏迹也躺了上去,不脱衣服也不洗澡,闭眼就睡了过去,梦里全都是流泪的曲意璇,原来那天晚上他说完那句话摔门而去后,曲意璇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整夜,她肯定想了很多,一颗心凉透了。

  他已经忘记多久没有看见过曲意璇的笑了,就连在梦里她也一直哭。楼珏迹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难道他从来没有让曲意璇快乐过吗?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