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79章:提早行使夫妻权利又何妨?

第79章:提早行使夫妻权利又何妨?

  “意璇只是在开玩笑,楼少你紧张什么?”良久后戚方淮扬眉若无其事地说,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缓解了,他在桌下握住曲意璇的手,女人指尖的冰凉让他心疼。ziyouge

  再看着楼珏迹时,戚方淮的目光中隐匿着寒意,话语里染上嘲讽,“意璇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虽然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但没关系。这a市有多少青年才俊钟情于意璇,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比孩子的父亲有担当,而我作为意璇的二哥,自然会给意璇找到最好的归宿。”

  “只是不知道那个渣男听见自己的孩子叫别人爸爸的时候,他会有何感想。”

  楼珏迹的心口猛地一震,在戚方淮这番羞辱的话中。他的眉宇苍白,紧攥着的手背上青筋凸起,猩红的目光死死胶在曲意璇身上,僵硬着许久未动,戚方淮所说得好归宿指的是他自己吧?

  曲意璇如愿和暗恋多年的男人在一起了,眉梢眼角不再是挥散不去的愁绪,相反,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光芒,刚刚第一眼看到她,他就被惊艳了。

  他竟然会觉得这一切都是戚方淮的功劳,她是被男人和爱情滋润的,原来只有和戚方淮在一起,曲意璇才是真的快乐,而他算什么呢?从始至终曲意璇对他都没有丁点的动心。

  这个认知让楼珏迹心痛得难以呼吸,他输得一败涂地,不是输给戚方淮,而是输给曲意璇的不爱,楼珏迹抿紧的薄唇泛白,没有再说什么,沉默着一个人喝了不少酒。

  “明天除夕夜老爷子让我去楼家老宅吃饭,你们不用等我了。”戚昕薇在这时开口说,她没有兴趣探究这个突然回归的男人究竟是不是戚方淮,但她希望是,因为这样曲意璇以后就不会跟她争楼珏迹了,她的地位不可撼动。

  封碧芝闻言脸色缓和下来,终于有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楼老爷子最近对戚昕薇越来越满意,楼珏迹和戚昕薇的婚期安排在了年后。到那时候一切都尘埃落定,她也就放心了。

  “对了,夏家那边把亲子鉴定报告单送了过来。”封碧芝吩咐佣人将检验单拿给戚望川看,她侧头笑着对戚方淮说:“医学上鉴定优柔是你和夏瑗的女儿,所以按照那天方淮你的承诺,你必须娶夏瑗,否则无法给外界一个交代,毕竟这件事已经曝光了。”

  曲意璇眼底露出嗤笑,而戚方淮故作诧异地挑眉,“是吗?我的鉴定结果和封姨的你这份可不一样,你肯定觉得我是伪造。没关系,下午我把我的鉴定结果公之于世了,交给大众来判断究竟谁作假。”

  “什么?”封碧芝的目光抖沉,戚方淮真是先发制人,昨天戚方淮把那段录音曝光后,大众舆论就指向了夏瑗,本来她想公开伪造出来的鉴定单扳回一局,结果没想到戚方淮比她快了一步,她若是再公开自己的这份鉴定报告,大众不仅不相信她,反而夏瑗会被骂得更惨。

  行啊!戚方淮果真有点能耐,这些年一切都是那么顺利,戚方淮刚回归就让她措手不及步步败退,再这样下去恐怕她会被赶出戚家。

  封碧芝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压着胸腔里燃烧的怒火,她心平气和地对戚方淮说:“方淮,这是我们的家事,不需要大众来插手。我们都知道你在z国的人气很高,让大众来评判这件事,吃亏的当然是夏瑗。”

  “在法律上,大众舆论并不能作为案件的证据,所以我们两人拿出不同的鉴定报告单,究竟哪份是伪造的还不一定。我看”

  不等封碧芝说完,曲意璇扬眉打断她,“听封姨的意思是让法律来给夏瑗母女一个公平吗?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二哥你以为呢?”

  “你说好,那就是真的好。”戚方淮唇畔含笑宠溺地应着曲意璇,他目光深深地凝视着曲意璇,在场的几个人都成了背景,似乎他的世界里只容得下曲意璇一个人。

  曲意璇的脸微红,面对封碧芝时的强硬转瞬不见,此刻她像是被丈夫疼爱着的娇羞又柔软的妻子。虽然没有抬头,曲意璇仍能感觉到对面男人那森冷威慑的目光,呵!管她什么事?

  她已经不在乎了,从那天晚上楼珏迹摔门而去后,她就一点点挖去楼珏迹在她心里的位置,如今他什么反应,他和戚昕薇是否结婚,已经影响不到她了,她无关痛痒。

  封碧芝气得不行,没想到结果竟是这样的,她撂下碗盯着戚望川,想让戚望川拿出父亲的威严来震慑戚方淮。

  然而戚望川竟然也同意跟夏家打官司,她要说些什么,戚望川压根不理她。起身就出了餐厅走去楼上,封碧芝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二哥,我吃饱了,送我回去吧!”曲意璇握住戚方淮的手,眯眸笑着柔柔软软地对他说。

  戚方淮心里悸动不已,目光中的温柔如水把她整个人都包围了,他与曲意璇十指相扣携着她起身,“今天晚上不回曲家了,反正你也在这里住了很多年,我送你去东园。”

  “好。”曲意璇温顺地点点头,两人打过招呼后,戚方淮搂着曲意璇的腰离开。

  楼珏迹的视线跟随着男人和女人的背影,心里嫉妒又难受,眸子里的痛色越发浓烈,他攥着拳头猛地用力闭上双眼,极力克制着没有冲上前把曲意璇抢回来。

  楼珏迹没有再待下去,戚昕薇送他出庄园后,伸出胳膊做出要抱楼珏迹的姿势,但楼珏迹置若罔闻转身就走了。

  戚昕薇高挑的身形僵硬又笔直地站在原地,看着男人伟岸的背影渐渐淹没在寒冬的深夜里,她只觉得从未有过的委屈和难过,仰着下巴将眼中涌出的泪水逼回去,松开攥紧的手。

  良久后戚昕薇不以为然地笑起来,她知道楼珏迹还是很喜欢曲意璇,但那又怎样?他这辈子都别想得到曲意璇了,很快她就会成为楼家的孙媳妇,一生那么长,楼珏迹总会忘记曲意璇而爱上她。

  戚昕薇走回客厅时人都散了。封碧芝坐在沙发上正给陆政行打电话,听见封碧芝说什么后,戚昕薇脸色微变,几步上前问收起手机的封碧芝,“母亲,你竟然要伤害简约和优优吗?你不能这样做,优优还是个孩子。”

  “放心吧!你妈没你想得那么坏。我只是要利用简约和优优来试探戚方淮。如果让我揭穿了他的真实面目,呵呵”封碧芝冷笑着,眼神里闪过狠毒,但在女儿面前她还是有所收敛。

  见女儿脸色苍白地盯着自己,封碧芝转瞬就是一副慈母的样子,伸手把戚昕薇拉到沙发上毫不避讳地问:“昕薇,目前你和阿迹进展到哪一地步了?”

  “我”戚昕薇过去毕竟没有交过男朋友。面对这样的话题她到底有些难为情,眼眸低垂着,咬着唇模棱两可地应道:“还好。”

  封碧芝蹙眉,“那就是还没有上床?”

  戚昕薇猛地抬头看向封碧芝。

  封碧芝怜爱地抚着女儿的头发,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你傻啊昕薇,这都什么年代了?到处是一夜情、未婚先孕,你和楼珏迹订婚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发生男女关系。”

  这让封碧芝觉得匪夷所思,想当年她不顾戚望川有家室,下药勾引戚望川,三次才成功和戚望川发生关系,在做小三的那些年里,她凭借自己的手段和心机终于让戚望川离婚了,成功上位做了戚家的女主人。多励志啊!戚昕薇就该以她为榜样。

  戚昕薇抿唇不语,心里溢出苦涩和自嘲,事实上不要说跟楼珏迹发生关系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楼珏迹甚至没有吻过她,他们两人最亲密的也只是拥抱,楼珏迹对她根本起不了反应。

  “什么没感觉?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封碧芝不赞成女儿的认知,陆政行就是最好的例子。她握住戚昕薇的手教导着说:“我估计是阿迹的克制力比较强,你应该庆幸自己爱上的不是滥情纵欲之人。但他毕竟是个男人,他不可能没有生理需求,你不主动诱惑他,他怎么动情?”

  “昕薇,妈建议你倒不如在酒里加一些催情的药物。这个做法不卑鄙,只是男女之间的一种情趣你懂吗?”封碧芝生怕女儿拒绝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她故意引导着女儿,“感情是要经营的,你什么都不做,你和阿迹之间永远不会有进展。”

  戚昕薇身子微颤,心里有点动容。

  “男人比女人更注重性,他们都是先性后爱的,等阿迹迷恋上你的身体后,你还担心他忘不掉曲意璇吗?昕薇,妈对你有信心,你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眼看着女儿被自己一点点说服,封碧芝眼中露出满意的笑,“如果你实在没有那个胆子,不如把自己也灌醉。”

  戚昕薇怔愣地看着封碧芝,她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吗?因为自己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到大她就很自卑,表面上她孤傲清高,把自己变得优秀只是为了要让别人看得起她,但始终不敢告诉外人她是戚望川的私生女。

  所以她放弃光鲜高贵的豪门生活,不争不抢隐姓埋名,很低调地在医院妇产科做着默默无闻的医生,直到她和楼珏迹订婚。结果她发现自己并没有被唾弃,相反她成为a市的第一名媛,那么多人仰望着她、对她趋之若鹜。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理由自卑?她不应该放弃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去争取、努力,才会拥有幸福不是吗?戚昕薇的目光变得深沉复杂,仿佛突然领悟了世间真理。只觉得自己过去那些年都白活了。

  “我知道了。”戚昕薇语气坚定地应着封碧芝,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和楼珏迹结婚了,提早行使夫妻权利又何妨?

  --------

  中途天空中飘起了雪,戚方淮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曲意璇披上,“千万不要着凉了。”

  曲意璇身子微颤,连忙抬手抓住外套领口,戚方淮高大的身躯站在她背后。曲意璇抿了抿唇回头对戚方淮说:“二哥,刚刚在餐桌上我并非故意针对楼珏迹,我没有利用你演戏给他看。”

  戚方淮的心口猛地一震,睁大的瞳孔里是掩饰不住的狂喜,没想到曲意璇会对他解释,这表明曲意璇很在乎他的感受吗?

  戚方淮抬手抚上曲意璇的脸,紧盯着她试探性地问:“那么你如今对楼珏迹是何种心情?”

  “我和他之间只是一场意外,不想计较过去谁对谁错了。我选择生下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并非是因为喜欢楼珏迹。”雪花簌簌落下,曲意璇仰头凝望着戚方淮,不管以往她是不是喜欢楼珏迹,反正从楼珏迹要和戚昕薇结婚时,她就放弃这段感情了。

  如今她想珍惜的人是戚方淮,所以要解释清楚不能让戚方淮误会了。但喜欢戚方淮这种话终究说不出口,她抬手覆上戚方淮的手背,让他温暖厚实的掌心越发贴着她冰冷的小脸,夜色中曲意璇紧盯着戚方淮的眼睛,“所以二哥你懂吗?”

  这是表白吗?戚方淮怔愣地与曲意璇对视着,眸子一点点变得猩红,一股温热的液体涌上来,快要冲出眼眶之际,戚方淮拉住曲意璇的手腕,一把将人带入怀中。

  他俯身脸埋在曲意璇的脖子里,狂乱地用下巴摩挲着她娇嫩的皮肤,戚方淮猛地闭上眼睛,泪水一瞬间滑落而出“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这是一片梅林。寒冬腊月梅花开得正盛,雪花一片片飘落而下,漫天的白色映衬着红梅,梅树下男人高大伟岸,而怀中的女人娇柔纤弱,两人的身形相得益彰,雪花飞扬落在他们的肩背上,这一幕真是美到了极致。

  戚方淮胸腔震动紧抱着曲意璇,情绪久久难以平息,半晌后他沙哑近乎哽咽的嗓音在曲意璇耳畔响起,“我知道意璇。没关系,我愿意养你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做他们的爸爸。”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