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82章:他们太恶心人了,曲阿姨你带我走吧

第82章:他们太恶心人了,曲阿姨你带我走吧

  楼昶一见到曲意璇就抱着她的脖子,小脑袋埋在她的胸口哭起来,别提有多委屈了,“曲阿姨你终于来了!你对我最好,这个世上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我爸爸他不要我了。om”

  “他带戚三小姐回家,跟戚三小姐逍遥快活,丢我一个发高烧的小孩子在医院。”

  曲意璇的身子骤然一僵,微微睁大瞳孔,楼珏迹和戚昕薇他们两人在家正天雷勾地火吗?呵,想起余嫂说过楼珏迹只带过她一个女人回家,曲意璇觉得很讽刺,跟她没关系。

  毕竟楼珏迹和戚昕薇早就订婚了,他们是“合法”的,以前是在酒店滚床单,现在感情浓厚了,地点换成了家里,她不应该大惊小怪的。

  曲意璇压着心里翻涌的情绪,伸手把楼昶从怀里拉出来,这孩子粉嫩的脸上全是泪。看得曲意璇心疼不已,用指尖温柔地擦拭着,她哄着楼昶,掌心在楼昶的额头上摸了摸。

  “曲小姐不用担心,已经退烧了,让小少爷在医院住一个晚上,我们明天再回去。”余嫂安抚着曲意璇说,估摸着今晚戚三小姐是要留宿在别墅里了,带楼昶回去了指不定怎么闹,何况楼昶自己根本不愿意回去。

  曲意璇当然也想到了这点,紧抿着唇点点头,哄着楼昶乖乖吃了药,楼昶在她怀里昏昏欲睡,又强撑着用小手抓着她的领口,抬起脸可怜兮兮地问:“阿姨,你留下来陪我吧!你会不会趁我睡着了离开?”

  “阿姨不走。”曲意璇眼中发酸,生病时人最孤单脆弱,尤其没人照顾陪伴在身边,自己一个人待在医院心里无比悲凉无助,简直是生无可恋,那些年孤身一人在异国他乡,曲意璇深有体会,所以何况是楼昶一个小孩子呢?

  哪怕不能代替他承受病痛,陪伴却已经足够了,然而即便楼昶的要求这么简单,楼珏迹这个做父亲的也无法满足楼昶。

  “我相信曲阿姨。”楼昶终于放心了,知道曲意璇怀孕辛苦,他凑过去在曲意璇的脸上亲了亲,放开曲意璇后躺到床上,楼昶闭上眼,扬着下巴等待着曲意璇。

  曲意璇忍俊不禁地笑了笑,俯身在楼昶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她捏了捏楼昶粉嫩似小女孩的脸,语气温柔满是宠溺,“睡吧。”

  小孩子的睡眠一向很快,几分钟后楼昶进入梦乡,曲意璇看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戚方淮没有打电话给她。

  曲意璇心慌意乱,从床头起身对余嫂说:“我有个朋友正在这家医院的急诊室抢救,我过去看看。楼昶若是醒来了。余嫂你再联系我。”

  “没什么事吧?”余嫂关怀地问。

  曲意璇摇摇头表示目前还不知道状况,恰好这个时候凌伯打包宵夜回来,让曲意璇吃过了再走,曲意璇想到戚方淮连晚饭也没有吃,她从凌伯手中接过三人份的夜宵歉疚地说:“我全都带走了,麻烦凌伯再去买。”

  “没关系。”凌伯连忙应着曲意璇,虽然他和余嫂匆忙把楼昶送来医院,连年夜饭也没顾上吃,但曲意璇能在除夕夜过来医院陪一个跟她毫不相关的孩子,曲意璇对楼昶的心意让他们感动。又觉得亏欠,所以一顿夜宵算什么?

  两人站在门口看着曲意璇纤瘦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深夜的走廊里,余嫂叹了一口气,有些遗憾地对凌伯说:“曲小姐这么好的姑娘,先生怎么不懂得珍惜呢?如果真的错过了曲小姐,先生会悔恨一辈子吧?”

  “不是先生不珍惜,可能先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曲小姐动了真情。他有心结,执念太深了,这些年一直追求着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凌伯神色沧桑。

  他和余嫂是留在楼珏迹身边最久的人,可以说是看着楼珏迹长大的,所以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楼珏迹、更清楚楼珏迹过去的经历。

  余嫂点点头,“或许等有一天他得到了自己多年来一直追求的东西,他就会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了,只是到那个时候,他早就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吧。”

  --------

  曲意璇拿出手机打给季然,很快找到急诊室,漫长的等待中,戚方淮从之前的不停来回渡步到此刻坐在椅子上,他弯着腰脊背佝偻,一张脸埋在掌心里,看上去落寞又悲伤。

  曲意璇的手放在戚方淮的肩膀上时,感觉到他肌肉的僵硬,曲意璇心疼不已,“二哥。”

  戚方淮猛地抬起头,眸子里的猩红未散去,他嗓音沙哑又怜惜地问曲意璇,“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在家里吗?”

  “我放心不下。”曲意璇把手中的夜宵搁到椅子上,她坐在戚方淮身侧安抚着说:“我相信大嫂不会有事的,二哥你要保重身体。”

  戚方淮眼底的潮湿一瞬间涌上来,伸手把曲意璇拥入怀中,其实他知道曲意璇的担心不比他少,可一直以来她都是这样的人,就算自己承受不住,也会安慰着在乎的人,心疼他、生怕他会垮下去。

  曲意璇抬起胳膊抱着戚方淮宽厚的肩背,他如同一个脆弱的孩子把脸埋在她的胸口,良久后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曲意璇这才放开戚方淮,打开餐盒语气温柔地说:“我买了馄饨,先吃点吧。”

  “好。”戚方淮艰涩地应着。原本他想说自己并没有胃口,但想到曲意璇肯定也没有吃东西,他心疼不已,接过热腾腾的馄饨和曲意璇同吃一碗,偶尔他喂到曲意璇嘴里。

  曲意璇有些不好意思,慢吞吞地吃着,眼角余光瞥到急诊室门前的季然,她连忙拿起另一份馄饨对季然说:“除夕夜还让季助理这么辛苦,你一定没吃晚饭吧?过来一起。”

  “没关系的。”季然几步走过来,双手接下餐盒。她也确实饿了,坐在旁边沉默地吃着,走廊长得似乎没有尽头,深夜更显得空旷,白色的灯光照下来,这一年的除夕夜三个人就在医院的急诊室门前度过了。

  吃完后季然收拾好餐盒,曲意璇平复了情绪红着眼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大嫂和优优为什么会遭遇黑道绑架?”

  “已经交给警方调查了。”季然的目光落在急诊室的门上,疲惫之下脸色苍白,抿了抿唇说:“他们那些人绑架了简小姐和优优后,打电话通知秦峥拿一千万过去赎人,但还没等秦峥筹到钱,已经有人报了警。”

  “警察赶过去时,简小姐因被对方捅了两刀失血过多昏倒在地上,怀中死死抱着优优。所幸优优只是受了皮外伤,我估计简小姐为优优挡了一刀子。从绑架到撕票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所以秦峥还没有来得及通知我们,现在他正在警局配合警方查案。”

  曲意璇抬手捂住嘴,隐忍许久的泪水从眼中涌出来,她的肩膀颤抖着。另一手紧握成拳头,哽咽着咬牙切齿带着恨意问:“是谁这么残忍?竟然对一个八岁的孩子都下得了手。”

  “我估计幕后主使是封碧芝。”戚方淮弯起胳膊把曲意璇拥入怀中,大手抚摸着曲意璇的背,封碧芝自导自演这一出的目的无非就是要揭开他的真实面目,是他连累了简约。

  戚方淮心里愧疚不已。

  曲意璇大惊,她猜到了那些人是封碧芝指使的,但封碧芝怎么会跟黑道上的人有联系,难道这次绑架陆政行也脱不了干系?之前她从楼珏迹那里得知任飞扬是黑道上的霸主,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这些人受任飞扬管制,那么任飞扬和陆政行是一派的吗?看来她要找任飞扬了。

  “封碧芝是越来越丧尽天良了,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一定要为大嫂和优优讨回公道。”曲意璇的指甲紧抓着戚方淮的掌心,猩红的眼眸里一片寒冷和恨意。

  无论过去简约怎么算计她,她依然割舍不下跟简约的那份姐妹情,更何况优优是个多无辜的孩子,她们母女两人受了这么大的伤害,她怎能不恨?再者,封碧芝直到现在还想方设法弄死她,她再不反击,就只有被宰割的份。

  “你好好养胎,平平安安地生下孩子,这些事交给二哥来处理。”戚方淮紧抱着曲意璇,疼惜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他并不希望曲意璇卷入这场斗争中,但如果曲意璇躲不掉,他一定会尽自己所能保护曲意璇,哪怕是付出他的生命。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急诊室的门从里面打开,戚方淮搂着曲意璇的腰走过去,医生告诉他们简约的命算是被救过来了,但她失血过多。其中一刀子距离心脏只有几毫米,所以仍旧处在昏迷中,需要送去icu继续观察。

  曲意璇身子一软瘫在戚方淮胸口,还活着就是最大的庆幸。

  医护人员把简约推走了,戚方淮弯身打横抱起曲意璇,一路到了优优的病房,优优还没有醒过来。

  戚方淮把曲意璇放在内室的床上,盖好被子后俯身亲了一下她的唇,男人用沙哑温柔的嗓音安抚着说:“你乖乖睡一觉,我来守着优优就可以了。”

  曲意璇看到戚方淮苍白的眉宇间全是倦意,眸子里布满血丝,她心疼不已,在戚方淮转身之际抓住他的袖口,迟疑地说:“二哥你陪着我睡一会儿吧!反正优优还没有醒,你总不能一直干坐着等她。”

  戚方淮高大的身躯一震,回头满眼震惊地盯着曲意璇,见曲意璇的脸慢慢红了,他的胸腔里涌出一阵狂喜,立即反握住曲意璇的手,退回脚步掀开被子上床。

  曲意璇往里面挪着,给戚方淮腾出位置,她怀孕睡觉时只有平躺着最舒服,戚方淮脱掉外套侧过身子,弯起胳膊把曲意璇的脑袋揽过来,让曲意璇依偎在他的胸口。

  年少时期他也和曲意璇睡在一起过,然而那已经很遥远了,尤其在以戚方溯的身份爱着曲意璇时,曲意璇根本不允许他靠近,所以这一刻让他觉得来之不易,他好像抱着这个世间最珍贵的宝贝,小心翼翼胸腔里满满的都是疼惜。

  曲意璇确实累了,在戚方淮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后,她闭着眼很快睡着了。

  而过去那么多年里戚方淮每个夜晚都会失眠,哪怕再疲惫,也被痛苦和仇恨折磨得夜不能寐,今天臂弯里搂着曲意璇,他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满足,几分钟就沉沉睡去了。

  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觉,没有再重复做着那场梦,梦里不是九年前的那场爆炸和冲天的火光,相反,这一晚他梦到在教堂里曲意璇穿着白色婚纱嫁给了他,他低头为曲意璇戴上戒指,仪式结束。

  然而就在他凑过去要亲吻曲意璇时,教堂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众宾客回头只见楼珏迹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跟他和曲意璇的白色礼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有人都愣住。

  那男人犹如从地狱归来的黑暗之神,气场强大一步步走到曲意璇面前,他对着曲意璇伸出手问:“愿意跟我走吗?”

  曲意璇看了戚方淮一眼。摇摇头眼中的泪水流出来,慢慢地把手递给了楼珏迹,一步步远离戚方淮,戚方淮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耳边回响着曲意璇哽咽带着歉疚的话语,“对不起二哥。我发现我爱的男人其实是楼珏迹,我不能和你结婚。”

  “意璇!”戚方淮看着曲意璇被楼珏迹拉走,即便是在梦中,他也感觉到心痛得难以呼吸,手伸过去嗓音嘶哑地低吼,“不要离开我”

  下一秒戚方淮猛然睁开眼睛,天光大亮,窗外的白雪刺目,戚方淮躺在床上目光呆滞地盯着空气中的某一点,过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刚刚只是一场噩梦,他抬起手掌摸到额头上一大片冷汗,慢慢地想起昨天晚上他和曲意璇睡在一起。

  戚方淮转头看向身侧,人呢?!

  曲意璇竟然不见了,梦里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熟悉的恐慌感再次涌上来。戚方淮突然掀开被子下床,大步走出去在整个病房里也没有看到曲意璇的踪迹。

  戚方淮高大的身躯剧烈一晃,踉跄着差点栽在地上,抬手扶着额头,许久没有缓过来,曲意璇又一次离开他了吗?难道这几天的甜蜜都只是一场梦吗?

  门被推开的响动传来,戚方淮狂喜地抬眸,却在看到进来的人是季然后,他眼睛里的光亮猝然熄灭,嗓音沙哑地问季然,“知不知道意璇去哪里了?”

  “楼珏迹的儿子生病了,曲小姐过去陪一会儿,让我转告你她很快就回来了。”

  戚方淮闻言浑身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还好曲意璇并没有走,他还以为像梦里那样曲意璇跟着楼珏迹一起离开了,戚方淮慢慢地松开紧攥的拳头,楼珏迹的儿子生病跟曲意璇有什么关系?

  戚方淮的胸口堵得慌,心里恼恨又嫉妒,刚想说些什么,从病床那里传来优优虚弱稚嫩的嗓音。“爸爸。”

  “我在。”戚方淮压着所有情绪,几步走过去坐在床头。

  --------

  早上九点多凌伯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楼昶喝完曲意璇喂得粥,眼看着要跟曲阿姨分开了,他拽着曲意璇的袖口撒娇,“阿姨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否则我就一直待在医院里不走了。”

  “这”曲意璇蹙眉,一想到有可能会撞见楼珏迹和戚昕薇,她就不想答应楼昶,但低头对上楼昶装满泪水圆溜溜乌黑的眼睛,她的心瞬间柔软得一塌糊涂。

  余嫂知道曲意璇顾虑什么,上前劝着曲意璇说:“曲小姐若是不想进屋,把楼昶放在门口就可以了,到时候我再让凌伯送你回去怎么样?”

  曲意璇抿紧唇迟疑着,心疼地看着楼昶苍白的小脸,最终她点头应允了。

  “太好了!”楼昶眼中的泪立即收了回去,欢喜雀跃地跳下沙发,拽着曲意璇的手蹦蹦跳跳着出了病房,“阿姨我们快走吧!医院这种地方最容易传播疾病,我们小孩子和孕妇还是尽量少来。”

  “”曲意璇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刚刚楼昶不还是一副要在医院常住下去的架势吗?竟然威胁她。一个小孩子的套路这么深真的好吗?

  她可不能再着了楼昶的道。

  然而事实证明曲意璇再次败给了楼昶,车子停在楼珏迹的别墅门前时,楼昶根本不给曲意璇拒绝的余地,热情地拉着曲意璇的手进屋,“阿姨既然来一趟,也快到中午了,等吃过午饭再走吧!”

  “哎?”曲意璇蹙眉,这时才发现楼昶的力气不小,而她是个孕妇,冰天雪地的路面上很滑。生怕强硬地拽出手会摔了自己或是楼昶,于是只好被楼昶拖着走进客厅,紧接着曲意璇就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啊啊啊啊!”楼昶惊恐地尖叫出声时,曲意璇仍旧处在怔愣中没有回过神,同样撞上这一幕的余嫂脸色惨白,反应极快地上前拥住楼昶,把楼昶的小脑袋按在肚子上,她转头语气颤抖着对正要进来的凌伯说:“先出去吧!”

  曲意璇闻言身子猛地一颤,恍惚的视线定在沙发上一起熟睡的两人身上,楼珏迹昨晚穿得是白色衬衣。此刻正垫在戚昕薇身下,露出的衣角上沾染着一抹艳丽的红色,如同落在白雪中的梅花花瓣。

  曲意璇突然觉得好笑,真没看出来平日端庄清高的戚家三小姐有这么奔放的一幕,在沙发上就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楼珏迹,而楼珏迹呢?曲意璇想起那时楼珏迹说得他患有隐疾,是她让他不治而愈,过去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女人,也只有她能让他起反应。

  事实结果证明这只是每个男人在床上都会说得情话,多甜蜜深情啊!但却是最可笑讽刺的谎言,她那么傻竟然会相信,现在想来楼珏迹说得每一句甜言蜜语都是那么虚伪,原来从始至终楼珏迹都在欺骗她。

  曲意璇真感谢楼昶今天带她过来,让她看到这么不堪入目的画面,在此之前她对楼珏迹还有几分眷恋,尚未从心里完全放下楼珏迹,现在她终于可以把楼珏迹留在她生命中的所有痕迹全都抹去了,以后她就会解脱了,好好地跟戚方淮在一起,再也想不起曾经短暂停留在她生命中的楼珏迹。就当他是过客吧。

  曲意璇的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眼前的一幕让她差点吐出来,她抬手捂住嘴,猝然转过身,头也不回一路疾步走出去。

  到了车子边后,曲意璇打开车门弯身坐进去,闭眼泪水滑落而出的一瞬间,她开口对凌伯说:“送我回医院。”

  “是。”凌伯大概也猜到出了什么事,应着曲意璇发动车子。

  可谁知楼昶从屋子里追了过来,不顾余嫂在背后喊着他。他疾跑着冲到车子边,在外面使劲拍着车门,小男孩泪流满面那么绝望,哭着撕心裂肺地喊着曲意璇,“阿姨你带我一起走吧!爸爸和戚三小姐太恶心人了,我以后再也不要爸爸了,阿姨你带我走好不好?”

  曲意璇大惊失色,心脏好像被人用一只手揪着似的疼,楼昶崩溃的哭声响在耳边,她隔着车窗看着仿佛被抛弃的六岁孩子。再也忍不住打开车门,一把将楼昶拉进来拥入怀中。

  楼昶的情绪感染着她,致使她眼中的泪水也不断地掉下来,曲意璇臂弯里紧抱着被吓得颤抖不止的孩子,泣不成声地应着,“好,阿姨带你走。”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