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86章:昕薇呕吐,她怀了楼珏迹的孩子?

第86章:昕薇呕吐,她怀了楼珏迹的孩子?

  没想到楼珏迹在黄昏时打来了电话,“我听余嫂说你回了戚家。”

  “嗯,来拿点东西,马上就回去了。”戚昕薇抿了抿唇,楼珏迹的语气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太任性离家出走了,不知何时她在楼珏迹面前一次次放下自己的高傲,越来越卑贱小心翼翼。

  楼珏迹顿了几秒说:“我过去接你,在你家吃晚饭,顺便把老爷子要送的礼物给你们带过去。”

  “好。”戚昕薇一愣,唇畔扬起笑,仅仅只是这样她就满足了。

  封碧芝见状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很不喜欢一个女人因为爱情而失去自我,当年不管她有多爱戚望川,她也没让自己被戚望川掌控,相反是她一直算计着戚望川,而她的女儿呢?

  楼珏迹控制着她所有的喜怒哀乐,整个生命都围绕着楼珏迹,丝毫不像以前那个独立孤傲的戚三小姐,封碧芝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在男人面前你越是卑贱,他越是不珍惜你,所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有时候要学会吊着男人的胃口,这些她教给了女儿,只有靠女儿自己慢慢顿悟了。

  晚上戚方淮带着曲意璇过来了,曲意璇的目光在半空中和楼珏迹交汇,她面色平静地别开头,好像不认识楼珏迹,早就忘记了两人之间那段情事。

  楼珏迹看着曲意璇小鸟依人地站在高大的戚方淮身边,紧抿的薄唇泛白,沉默着连招呼也没打。

  这餐饭倒是很和谐,几个人没有唇枪舌战,唯一的小插曲就是戚昕薇吃着时突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猝然拉开椅子往洗手间跑去,低下头趴在那里就吐了。

  餐厅里的几人面面相觑,曲意璇孕晚期呕吐的症状已经减轻了,她都没什么事,戚昕薇的反应怎么这么大?

  戚方旭回过神后看向楼珏迹,满眼惊喜地问:“我三姐该不会怀孕了吧?”

  曲意璇的心“咯噔”一下,浑身变得僵硬,如果戚昕薇真的怀孕了,那么楼珏迹和戚昕薇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绝非是在五天前的除夕夜,呵!曲意璇觉得好笑,之前她不是已经想到了吗?只不过没有亲眼看见而已。

  或许在她做楼珏迹情妇的那段时间里,楼珏迹和未婚妻戚昕薇就有了实质性关系,而晚上回来后他还一副很深情的样子,抱着她睡觉。

  真恶心,曲意璇突然很讨厌那时委曲求全的自己,她的牺牲换来的是什么?八年来夏瑗一直在利用她,根本就不值得,怪她太蠢了,曲意璇脸色苍白,低头极力压着胃里的翻涌,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楼珏迹没有解释什么,走到洗手间揽着戚昕薇出来后,他给几人打过招呼就带着戚昕薇去医院了。

  封碧芝蹙起眉头,不对劲啊!她比谁都清楚戚昕薇不可能这么快怀孕,今天戚昕薇回来一副虚弱苍白的样子,很显然是生病了,封碧芝担心不已,拿出手机打给戚昕薇,让戚昕薇检查后告诉她怎么回事。

  戚望川对戚昕薇的关注度一向不高,他吃完后放下筷子对戚方淮说:“这几天若是有空了,你带着意璇去山上看看你母亲,把这封信转交给她。”

  “什么?”封碧芝见戚望川拿出信递给戚方淮,都什么年代了,他还有闲心写信?封碧芝的火气一下子冒上来,“砰”一下撂了碗,脸色难看地质问戚望川:“你想干什么?”

  “信里的内容是不是要让那个女人回来?戚望川我告诉你不可能!有我封碧芝一天在,我就不允许她踏入戚家半步。”

  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戚望川身心俱疲,最近一段时间沉默寡言,仿佛整个人苍老了不少,丝毫没有以往在商界杀伐决断、叱咤风云的强大气场,闻言也只是淡淡地瞥了封碧芝一眼,“那就先让你离开戚家。”

  封碧芝大惊。

  不等她说些什么,戚望川就拿着外套走了,他已经有一个月没在家里住了,自从让出董事长的位置后,甚至白天封碧芝也见不到他的人。

  封碧芝回头看了一眼戚望川伟岸笔挺的背影,她慢慢地瘫坐在椅子上,难不成戚望川知道了什么?不可能,依照戚望川的性情,若是发现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他绝不会容她。

  就像当年对待戚方淮的生母一样,整个a市都没有那个女人的容身之地,这个男人狠起来简直是六亲不认,封碧芝突然很害怕自己比戚方淮生母的下场还惨。

  人都走后,封碧芝发短信告诉陆政行最近两人不要再见面了,有些事也要放一放,沉寂一段时间。

  刚收起手机,戚昕薇打来电话说在医院检查了没什么大碍,只是肠胃问题,吃点药就好了,封碧芝稍微放下心,叮嘱了戚昕薇一些。

  ————

  楼珏迹把戚昕薇送回房间,他和凌伯在书房里待了大半个小时,男人昂藏的身躯陷在椅子里,修长的手指中夹着烟,另一手翻看着戚昕薇的检验报告单,楼珏迹眯起的桃花眸里复杂难测。

  其实在去医院之前他已经让凌伯安排好了,医生告诉戚昕薇只是饮食不规律造成肠胃不好,以后多注意饮食就可以了,楼珏迹手中这份才是真实的检验单。

  过了一会儿楼珏迹“啪嗒”一下打开打火机,幽蓝色的火焰映着他俊美的脸,很快那份报告单化为灰烬,他沉默地听着凌伯汇报着几天来戚昕薇的一言一行,楼珏迹没多说什么,掐灭烟走出书房。

  卧室里戚昕薇已经洗漱好穿着性感睡衣等着楼珏迹了,楼珏迹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拿过外套不冷不热地说:“早点休息吧!我有事出去了。”

  戚昕薇原本正靠坐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翻着杂志,闻言她身子一颤,连忙抓住楼珏迹的袖口,咬了咬唇迟疑地问:“你不能留下来陪陪我吗?”

  楼珏迹回头目光落在戚昕薇的手上,又慢慢地移到她的脸上,男人狭长的眼尾扬起,嘴角勾着一抹讥诮的弧度反问,“怎么,你生着病还要留我,戚三小姐就这么欲求不满吗?”

  “你……!”戚昕薇羞愤之下脸一阵白一阵红的,从小到大她受着高等教育,身边的人也都很有修养,何时听过这么粗俗的话?

  戚昕薇仰头怒瞪着楼珏迹,泪水慢慢地滑落而出。

  可这丝毫没有让楼珏迹产生怜惜之情,这么多年来唯一能打动他的女人只有曲意璇,一想到曲意璇在戚方淮面前巧笑嫣然的样子,楼珏迹的胸口就堵得慌,一手攥成了拳头。

  “这样就受不了了?那可不行,以后你的日子还长着呢。”楼珏迹居高临下地站在床头俯视着戚昕薇,分明还在笑着,可薄唇间却吐出这么残忍冷漠的字眼。

  他为什么不能和曲意璇在一起?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和她母亲造成的,如果将来他不能把曲意璇夺回来,他一定会让戚昕薇生不如死。

  这一刻戚昕薇从楼珏迹眼中看到了恨意,她只觉得浑身发寒,楼珏迹为什么会恨她?她是给楼珏迹下药了没错,但她和楼珏迹快要结婚了,男欢女爱难道不正常吗?

  楼珏迹走后戚昕薇坐在大床上,灯光下女人的脸色素白,长发披散在肩背上,室内静谧,她整个人显得孤寂又伶仃,眼中的泪始终没有停下,一整夜戚昕薇都没有想明白楼珏迹为什么会如此对她。

  ————

  初七这天戚方淮带着曲意璇到山上看望母亲,途中曲意璇拿着戚望川的那封信,猜测着问戚方淮,“伯父究竟在这封信里写了什么?是不是就像封碧芝说的,伯父想请求伯母的原谅,把伯母接回戚家?”

  “母亲不可能再回来了。”戚方淮弯起胳膊拥曲意璇入怀,下巴压在女人的头顶,闭眼嗓音沙哑地说:“我也不希望母亲回来,她在寺庙里挺好的。”

  “我唯一期盼的就是她允许我以后去看她,每次不再拒绝与我相见。”

  曲意璇闻言心疼不已,抱着男人的腰安抚道:“以后我陪你一起来。”

  “好。”戚方淮越发拥紧曲意璇,他喜欢听曲意璇说“以后”,这代表她已经下定决心和他在一起了,她对未来的规划里有他。

  下车后两人提着礼品一路走上山,沿着台阶进去寺庙时,曲意璇看到前面女人的背影,她蹙眉,好像是楼明曦,楼明曦为什么会来这里?

  曲意璇和戚方淮对视一眼,两人没有上前问候楼明曦,沉默地跟在楼明曦背后走进去,楼明曦孑然一身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了,十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一个院子里。

  楼明曦走过去抬手敲门,很快门从里面被打开,戚方淮愣住,楼明曦今天来的目的竟然和他们一样,是见母亲的。

  然而他并不知道母亲和楼明曦两人有来往,刚刚母亲出来开门可以看出来两人很熟。

  院子里很空旷,四周一片萧索没什么人,戚方淮牵着曲意璇的手走到房门前,隐约听到从里面传来楼明曦的说话声,“范淑琴回来了,现在住在曲家。”

  “如你所料,之所以这么多年我们没有找到她,是因为当年她从精神病医院逃出来后整了容。”

  戚母问:“她做了什么?”

  “正因为什么都没做我才更加担心。”楼明曦语气凝重,“意璇现在和方淮在一起,我在想她是不是……”

  楼明曦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戚方淮和曲意璇正想再听下去,古式木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戚母一身灰衣站在戚方淮和曲意璇面前,“进来吧。”

  “伯母。”曲意璇对戚母问好,戚方淮牵着她的手走进去,屋子里的香炉里燃着香,青烟袅袅,朴素简单,曲意璇的目光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楼明曦的踪迹,估摸着是藏起来了。

  曲意璇蹙眉,为什么戚母不让他们知道她和楼明曦有来往?而听刚刚楼明曦的语气好像一直关注着她,对她并不陌生,是因为楼珏迹吗?

  但楼珏迹说过楼明曦从来不关心他这个儿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