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88章:楼珏迹逼着戚昕薇悔婚

第88章:楼珏迹逼着戚昕薇悔婚

  “你干妈现在不和我坐一起,以后她还是会跟我在一起。”楼珏迹勾着唇不以为然地说,恐怕就算曲意璇不看这场电影,也不愿和他坐在一起吧!

  楼珏迹自嘲地笑了笑,他的心已经痛得麻木了,只有装作不在乎,而座位的安排确实跟他没关系,不过这个放映厅里有大半都是他公司的职员,今晚他请了几百个人来看电影。

  楼珏迹抬手摸了摸优优的脑袋,指尖是小女孩柔软顺直的头发,他的桃花眸里溢出怜爱的笑,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优优,“新年快乐,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最大的。”

  优优冷着一张粉嫩的小脸没动,心里很矛盾,虽然知道楼叔叔做了很多伤害她干妈的事情,但每次面对楼叔叔时,她都觉得楼叔叔是个好男人,让她想恨都恨不起来。

  优优抿了抿唇,乌黑又明亮的眼睛直直盯着楼珏迹问:“你和我姑姑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三月份就会结婚了吗?”

  “要想毁灭一个人,必先使其膨胀的道理你懂吗?”楼珏迹声线温柔,捏着优优的圆脸耐心解释着,“优优你忘记之前封碧芝把你丢进水池里,你差点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吗?干爸会替你讨回公道。”

  优优诧异地睁大眼睛,“你要毁灭封碧芝?”

  不等楼珏迹回答,她又摇摇头,“但我姑姑是无辜的啊!当时她在寒冷的夜晚里跳下水救了我,这份恩情我一直记得。老巫婆做得事情跟我姑姑没有关系,你不能伤害我姑姑。”

  真是个爱憎分明的孩子,楼珏迹微愣,这大概是他唯一佩服戚方溯的一点了,身边充满了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戚方溯仍能把优优保护得这么好,让她懂得感恩生性良善,就连他这么冷血的人也舍不得伤了优优。

  楼珏迹突然想到曲意璇肚子里是不是两个女儿,往后他们的女儿会不会像优优这么懂事讨人喜欢?他一时间有些走神,直到优优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楼珏迹握住优优的手腕,宠溺又怜爱地说:“好。我只惩戒老巫婆,听你的不伤害你姑姑。”

  “嗯!”优优用力地点点脑袋,柔顺的头发滑过一抹弧度,很快她的小脸又皱了起来,很纠结地问楼珏迹,“我不希望你伤害姑姑,但我也不想让你们在一起。楼叔叔你亲口告诉我,你会和我姑姑结婚吗?”

  楼珏迹宽厚的大掌包裹着优优柔嫩的小手,脑子里浮现出的全是他和曲意璇的女儿是怎样的,与优优清澈的瞳孔对视着,楼珏迹认真地说:“不会。”

  “真的?你可不能骗小孩子。”优优欢喜地笑起来,收了楼珏迹的红包,转而攀上楼珏迹的胳膊坐在他的腿上,让楼珏迹强壮的手臂从背后抱着她的小身子。

  其实优优心里很清楚楼戚两家已经在安排楼珏迹和戚昕薇的婚礼了,他们这些大家族光是宴请宾客的帖子都要提前三个月送出去,婚礼的各种适宜就不用多说了,可谓是耗费巨大极其奢华。

  再者,如果楼珏迹和戚昕薇有一方悔婚,戚氏和楼氏的公司都会受到牵连股票下跌,引起众怒内外大乱,被抛弃的一方会成为整个a市的笑柄……等等这一切,毫不夸张地说,楼戚两家联姻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整个a市经济的发展。

  所以不管是楼家或戚家,到了这一地步,他们都绝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就算发生了什么状况,楼珏迹和戚昕薇这个婚也必须得结,可想而知楼珏迹娶戚昕薇的概率有多大。

  但优优愿意相信楼珏迹最后一次,最初楼叔叔在她心里就和爸爸一样,是神一般的存在,没有他们做不成的事,如果这次楼叔叔让她失望了,以后她跟楼叔叔就老死不相往来。

  楼珏迹没有再说什么,抚了抚优优的头发,就这样把优优抱在怀里一起看电影,屏幕上的光芒映照着男人的脸,前所未有的温柔,他那么像慈父。

  楼昶坐在后排看着楼珏迹和优优互动的一幕,他低下头心里难过不已,在此之前他以为楼珏迹不喜欢小孩子,所以很少抱他,也不常对他笑,相反各种不待见嫌弃他。

  但当看到楼珏迹对着优优流露出父亲般的怜爱和温柔时,他才明白其实并非楼珏迹不喜欢小孩子,楼珏迹只是讨厌他,对啊!他是被冰冷的医疗仪器制造出来的孩子,在别人眼中或许跟一件东西没什么区别,楼珏迹怎么可能爱他呢?

  虽然早就习惯了,可每次楼昶心里依旧那么委屈,紧咬着唇,眼中的泪差点掉出来,若是他也能被疼爱就好了。

  “楼昶。”曲意璇心思细腻注意到楼昶的情绪,看了一眼前排犹如父女的两人,再对比楼昶的孤单,曲意璇心里很不是滋味,搂着楼昶的腰转身放在戚方淮腿上,“你抱他一会儿。”

  戚方淮浑身一僵,手臂横在那里许久没动,心里溢出苦涩和嫉妒,楼珏迹刚说了楼昶是曲意璇的孩子,曲意璇待楼昶就更好了,所以这表明曲意璇相信了楼珏迹吗?

  正如楼珏迹所说,他可以接受曲意璇肚子里的两个孩子,不在乎多楼昶一个,但他害怕曲意璇和楼珏迹的牵扯越来越多,反而他是多余的,像是插入他们之间的局外人,尤其听到楼珏迹说要给楼昶找回妈妈。

  戚方淮的手指攥起来,在曲意璇发现他的异常之前,极力压着胸腔里翻涌的情绪,颇有些僵硬地用手臂环着楼昶的身子。

  楼昶倒是心满意足了,正片开始,他睁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投影,因为剧情太精彩又跌宕起伏,楼昶看得特别投入,连买的零食也一口没吃。

  电影的背景是抗战时期,女主角是一位出名的歌女,“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多少人仍旧醉生梦死对歌女一掷千金,但歌女清高孤傲,因为有养父为她撑腰,除了唱歌外她并不陪酒出卖身体,让男人们又爱又恨。

  而对比起万人追捧的女主角如烟,男主角则是出身贫寒的码头搬运工,两人在某个阴冷的冬夜相遇,如烟被小流氓欺负,男主角英雄救美好被捅了一刀,如烟把他送去医院悉心照顾,于是两人情愫暗生有了实质性关系。

  如烟并非第一次,她表面光鲜高贵,实则是养父的禁脔,她隐瞒着男主角编造了最美好的谎言,在认识男主角之后她开始反抗养父,让养父放过她。

  养父发现了男主角和如烟的私情,私下找了男主告诉他真相,且砍掉了男主的三根手指拿到如烟面前,威胁如烟若是不和男主断掉关系,他就杀了男主。

  如烟跪在雪地里抱着男主鲜血淋漓的手指痛哭,绝望后最终她还是妥协了,第二天到医院找男主,告诉男主她放不下荣华富贵,跟着男主没有好日子过……等等一番羞辱之言后,如烟无情地甩开男主的手疾步离去,转身的瞬间泪流成河。

  男主在病房里嘶吼着如烟的名字,掀开被子去追如烟,却被医疗仪器绊倒,他瘫坐在床边,窗外寒风呼啸大雪飞扬,衬着屋里的冷清和空旷,只有男人哽咽掉泪的声音。

  曲意璇抬手捂住嘴,猩红的眸底已经湿润了,男主是戚方溯饰演的,此刻这一幕跟那天她在病房里与戚方溯告别何其相似,是不是在她走后,戚方溯也像影片里的男主失声痛哭?

  男主想追却无能为力,那种爱而不得的痛苦被戚方溯演绎出来,隔着屏幕都能清楚地感觉到,放映厅里很多人已经抬手抹着泪了。

  后来如烟被养父送去德国留学,上船时一身旗袍的如烟回过头,目光穿过冬日的萧索和长长的码头,似乎看见了男主的身影,她终于崩溃不顾一切地追上去,然而在一个拐角处男主不见了。

  如烟怔愣地站在飘着雪的灰色天空下,白雪落在头发上,影后简约美到了极致,黑衣保镖走上前把如烟拉走,她神情麻木地上了船。

  孤帆去悠悠,冬日江水奔流,把所有的悲喜和爱恨全都带走了,如烟大概永远不会不会知道男主躲在一个巷子里,他背靠着墙,手握成拳头抵着下巴竭力压住哽咽,露出的左手腕上戴着红色的编织饰物,一枚指环闪着光,镜头拉近,戒面上似乎刻着一个字。

  曲意璇微愣,一眼看出来那是她曾送给戚方淮的定情信物,在影片里变成了如烟送给男主,每人各戴一个,戚方溯借用了这一点?

  曲意璇右手抚过左手腕,抿唇瞥了戚方淮一眼。

  春花开又落,秋风吹着夏月走,冬雪纷纷又一年,男主日复一日地守在码头,等到雪漫了眉头,他心爱的女人也没有回来,那一晚他被jt选中做了一名特工。

  几年他屡次立功升得很快,后来因对上级失望而加入gcd,但仍旧潜伏jt有着双重身份,等待着清除命令。

  一晃七年过去,如烟身边的人辗转找到他,告诉他几年前如烟摆脱了养父,在德国学成后做了一名战地医生,某次战斗中因救人而牺牲,留下了几岁的女儿。

  这女儿无疑是男主和如烟的,如今已经六岁大了,由优优饰演,女儿用甜美稚嫩的嗓音喊着爸爸,那一刻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铁血硬汉蹲下身抱住女儿,泪流满面哭得不能自已,放映厅中的观众都用纸巾擦着眼睛。

  抗战结束又是内斗,身边的人一个个全都牺牲了只剩下男主,某一天男主戴着女儿回到曾经的歌厅,那里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戚家庄园的梨花盛开,一大片雪白,男人牵着女儿的手走在树下,场景唯美感人。

  军官闯入,以男主是jt特工的罪名逮捕了他,因为他的上线和下线所有与他有联系的人全都牺牲了,无人能证明他早就加入了gcd这一身份,男主被判入狱十五年没有等到平反,后来病死在牢狱中。

  多年后长大成人的女儿以海龟律师的身份,站在军事法庭上为父亲成功平反,故事的结局一身旗袍的女儿携着心爱男人,笔直地跪在父母的墓碑前。

  大雪纷纷落下,山上苍凉萧索,女儿泪流满面哽咽地说:“爸妈,你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整个剧里的背景音乐和主题曲全都由戚方淮一人亲手创作,音乐缓缓流淌着,直到放映厅中的灯光亮起,很多人依旧沉浸在剧情中久久无法自拔,十分钟后众人站起不约而同地对着投影鞠躬。

  正是因为有了革命烈士和这些特工的牺牲,才换来了今天的和平,多少烈士像剧中男主角那样死后默默无名,被唾骂千夫所指,成为了国人的耻辱,愿那些烈士都能得到安息。

  《无迹可寻》的首映刚结束几分钟,网上就已经炸了,很多人被几个主角圈粉,即便之前戚方溯名誉尽毁,在这个影片中戚方溯凭借着影帝的实力成功洗白了自己,而有些影迷并不关注演员的私生活,只看他的作品,所以戚方溯再次被观众拥护喜爱,票房可想而知。

  曲意璇接过优优递来的手机看到网上的评论,她几乎是喜极而泣,之前是她让戚方溯身败名裂,直到现在她还心怀愧疚,尤其是刚刚影片中病房里的一幕不断在眼前闪过,她更是自责不已。

  “我想大哥他早就不在意这些了。”戚方淮心疼曲意璇,抬手擦掉曲意璇眼中的泪,温柔地安抚道:“全都过去了。意璇,你别再自责了,大哥从来没有怪过你。”

  优优和楼昶走在前面,曲意璇情绪崩溃扑入戚方淮的怀里,刚出电影院的楼珏迹顿住脚步看着这一幕,灯火下两人拥抱的画面浪漫温馨,让他嫉妒的同时再次产生了一种毁灭的冲动。

  “优优。”楼珏迹突然叫着优优。

  优优回过头时戚方淮和曲意璇已经分开了,楼珏迹愉悦地扬眉,顿时觉得胸口没有那么堵了,迈着修长的腿走过去。

  楼珏迹摸着优优的脑袋,蹲下身亲了亲小女孩的额头,桃花眸里全是温柔宠溺的笑,“你演得很好,楼叔叔变成了你的忠实粉丝,几天后的庆功宴记得邀请楼叔叔。”

  戚方淮阴鸷的眼神扫了过来,吓得优优整个人一抖,也不敢答应楼珏迹了,只是礼貌地跟楼珏迹说了再见,她牵着楼昶的手转身走向车子。

  楼珏迹俊脸微沉,刚给优优封了几千块的红包,优优就这么泾渭分明了,果然小孩子最不好对付。

  见戚方淮和曲意璇走过来,楼珏迹直起身子理了一下袖口,挑着狭长的眼尾瞥向曲意璇,勾唇意味深长地提醒,“现在楼昶在你身边,你随时可以做亲子鉴定。为了避免有心之人伪造鉴定单,孩子的妈,我希望你千万不要假手于人,这件事上你只能相信你自己。”

  曲意璇身子一颤,下意识地抬眸看向戚方淮。

  这一动作伤了戚方淮,男人的眼眸里浮起猩红,薄唇紧抿,良久后他艰难地点点头对曲意璇说:“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我在伪造鉴定报告单这方面的本事,可比不上陆氏集团的公子。”

  言下之意楼珏迹才会干出伪造亲子鉴定报告的勾当,曲意璇听出戚方淮语气里的苦涩,她心疼不已,目光嘲讽地看着楼珏迹不以为然道:“我偏偏不去做这个鉴定了。”

  “反正现在楼昶在我身边,我认不认他没什么区别,我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就是了,所以楼珏迹,我劝你放弃利用楼昶离间我和方淮的念头。他只是个孩子,但凡你有点良知,就别把他卷入我们成年人的是是非非中来。”

  两个孩子在车上喊着戚方淮和曲意璇,曲意璇没有再理楼珏迹,转身就离开了,楼珏迹高大的身躯伫立在原地,眸光黯然地目送着曲意璇的车子离去,原来曲意璇和戚方淮两人之间的感情这么牢固。

  可曲意璇待他呢?从始自终都没有给过他一丝一毫的信任,甚至质疑他想要的只是她的身体,呵!越是这样,他越是要试试戚方淮和曲意璇爱得有多深,即便是伤人伤己。

  坐进车子后,楼珏迹发了一条短信给夏瑗,“我估计曲意璇最近两天会找你,怎么做你应该有分寸。”

  ————

  一路上楼昶满眼崇拜地看着优优,在他心里优优的演技已经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他问着优优饰演《无迹可寻》中小女孩的各种问题。

  优优傲娇地扬着下巴回答楼昶,承诺以后再有好剧本了,就给楼昶安排一个角色,让楼昶也变成小童星,楼昶狗腿地点着头,双手捧着水递给优优。

  好剧本才是一部剧的灵魂,优优当然不忘夸赞导演兼编剧的戚方淮,车子里很热闹温馨,戚方淮没有机会单独与曲意璇说话,将曲意璇和两个孩子送到曲家后,他返回戚家的途中给曲意璇发短信,“不要把楼珏迹的话放在心上。”

  曲意璇没有回复,戚方淮收起手机,刚进客厅就听见了戚昕薇哭泣着质问封碧芝,“妈,你明知道楼珏迹有个六岁的孩子,为什么在我和他订婚前不告诉我?”

  “现在计较这件事没有什么意义,难不成你要悔婚?”封碧芝不以为然地反问戚昕薇,见戚昕薇愣住哑口无言,她语气缓和下来柔声劝道:“昕薇,私生子在贵圈里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你既然爱楼珏迹,就要接受他的一切,一个孩子算什么?以后你做了楼太太,这个孩子不是任由你处置了吗?”

  戚昕薇浑身一颤,母亲的意思是要她弄死楼昶?这绝对不可能。

  戚昕薇摇摇头,忍着泪问:“那你知道楼昶的母亲是曲意璇吗?”

  “谁告诉你的?”封碧芝吃惊地蹙眉,她虽然知道楼珏迹有个儿子,但就连陆政行和楼家一些人都不能确定楼昶的母亲是谁,封碧芝心里一沉,楼珏迹这样告诉戚昕薇的目的,无疑是想让戚昕薇退缩。

  戚昕薇流泪不止,封碧芝颇有些烦躁地说:“好了,这些事交给妈来处理吧。楼戚两家已经在准备婚礼了,你什么都别管,等着做新娘就可以了。”

  “昕薇,楼珏迹不碰你,那你就继续给他下点药。只要你怀孕了,就算他想悔婚,楼老爷子也不允许,母凭子贵你懂吗?”

  楼珏迹的种种行为都在表明是要悔婚,而封碧芝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她在戚家的处境越来越艰难,现在就靠着女儿嫁入楼家,以后就算她出了什么事,也有楼家这个靠山保住她。

  即便她再不想利用女儿,为了自己和整个封家,她也只有这样做了,但愿女儿能谅解她的一番苦心,就算女儿守着一场无爱的婚姻,那女儿也是一辈子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多少人羡慕豪门太太的生活?她是为女儿好。

  封碧芝担心戚昕薇犹豫不决,于是在女儿离开之前,她故意把具有催情药物的香水洒在了女儿身上。

  戚方淮转身悄无声息地退出客厅。

  ————

  然而这天晚上楼珏迹并没有回家,戚昕薇也没打算现在给楼珏迹下药,问了余嫂楼珏迹留宿在楼家老宅后,戚昕薇换上衣服出了门,打电话约了陆尚崇,让陆尚崇陪着她在酒吧喝酒消愁。

  这一地带的酒吧夜店全都是任飞扬的,陆尚崇和戚昕薇两人刚出现,下属就对他汇报了,任飞扬听后眼眸一眯,薄唇间吐出低沉的字音,“跟踪他们。”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