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89章:没有任何人或事能分开她和戚方淮

第89章:没有任何人或事能分开她和戚方淮

  “昕薇,你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陆尚崇坐在戚昕薇身边后,见她脸色苍白很虚弱像是患了重病,陆尚崇颇有些吃惊,只是放假过了一个春节,几天功夫戚昕薇怎么似乎被妖精吸了精魂般气若游丝?

  陆尚崇漆黑眸子里是遮掩不住的担心,顾不上风度惊慌地拽着戚昕薇的手说:“你这样不行!别再喝酒了,我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

  “我没事。”戚昕薇坐在吧台前的凳子上,苍白的唇瓣溢出苦笑,“如果我真的得了什么病,那一定是我中了楼珏迹的毒。陆主任我跟你说过吧?不好的爱情会让一个女人变得令人生厌,我以为我不会的。”

  “但如今你看到了,你是不是很嫌弃现在的我?其实我自己也讨厌自己。”戚昕薇一手摇晃着猩红的酒液,眼中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流出来,“我不想这样。”

  陆尚崇顿住脚步,眸光沉静满含怜惜地凝望着戚昕薇,他怎么可能讨厌戚昕薇?他只是太心疼这个女人了,以往的戚家三小姐孤傲独立,那样端庄又从容的气质吸引着他。

  她明明可以靠着家族一步登天,却拼命地工作、尽职尽责,这样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女人谁不想给她一个肩膀依靠,为她遮风挡雨?但现在的戚昕薇变得跟其他女人一样没有特色和闪光点。

  陆尚崇心里既失望又无奈,抿了抿唇在戚昕薇身侧坐下来,语气温柔地问:“怎么了?年前你和我堂哥还好好的,今天这么晚了还一个人跑出来喝酒,你们吵架了?”

  戚昕薇摇摇头,她倒是想和楼珏迹吵架,然而处理矛盾最可怕又折磨人的方式就是冷暴力,戚昕薇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几乎被逼疯了。

  她眼中泛泪问陆尚崇,“你是不是也知道楼珏迹有个六岁大的儿子,这个孩子的来历很古怪?”

  “我知道。据说是试管婴儿,母亲是谁我们都不清楚。”陆尚崇顿了一下,忽然明白了什么,拧着英俊的眉宇歉疚道:“你没有问过我。你和楼珏迹做了那么多年的朋友,我以为你应该知道,你也接受楼昶的存在,否则就不会和楼珏迹订婚了。”

  戚昕薇自嘲地笑了笑,原来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唯有她被蒙在鼓里,这让她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如果最初她就知道楼珏迹有个私生子,她还会和楼珏迹订婚吗?

  答案是肯定的,那个时候只是跟楼珏迹逢场作戏,结果她当真了,想抽身也来不及了,在没得到之前或许什么都可以接受,过去那么多年她卑微不求回报地喜欢着楼珏迹,以为哪怕只是做他名义上的妻子,也足够了。

  然而一旦得到了,人就会越来越贪心,所以她介意楼昶的存在,根本容不下楼昶,心里藏着一个魔鬼,想让楼昶在这个世上消失,但她仅存的良知不让她这么做,于是她陷入纠结中,不想和楼珏迹解除婚约,也不愿做楼昶的后妈。

  戚昕薇痛苦不已,推了一杯酒到陆尚崇面前,“主任你若是不嫌弃我,就陪陪我。你听我说说话,我找不到其他人了。”

  “好。”陆尚崇舍不得拒绝戚昕薇,看到她这个样子,他心里也不好受,端着酒杯喝下去一大口,男人的喉咙滚动着,莫名透着性感,戚昕薇眯起眼眸盯着他。

  陆尚崇平日里烟酒不沾,气质温润干净,无疑是酒吧中的一股清流,有打扮妖艳的女人过来撩他,他红着脸很有修养地让人走开。

  然而越是这样那女人越不放弃,一手搂住陆尚崇的脖子,眼看着就要坐到陆尚崇腿上,戚昕薇站在背后杯子倾倒,把猩红的酒液慢慢地倒在女人的头上,微醉着语气冰冷地警告对方,“滚,这是我的男人。”

  “你……!”女人这才注意到戚昕薇,看起来不太好惹,她恼羞成怒狼狈地离开了。

  戚昕薇平日并不酗酒,今晚喝得太多,此刻已经醉了,身子摇晃着站都站不稳,扶着吧台险些栽在地上。

  “昕薇。”陆尚崇眼疾手快地搂住戚昕薇的腰,这一靠近他闻到了戚昕薇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香水味道,陆尚崇的脑子有几秒钟的晕眩,只觉得下腹倏忽收紧,体内燃烧起了火焰。

  他本就喜欢戚昕薇,很清楚自己对戚昕薇的渴望,但是不能,就如同这么多年来他始终克制着自己一样,今晚他也不能冲动。

  陆尚崇甩了甩晕眩的脑袋,扶着戚昕薇往外走,“我送你回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一回去母亲就怂恿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不想再让自己的思想被她控制了。”戚昕薇整个人扑入陆尚崇怀中,摇着头泪流不止,人都有善恶两面,在某一时刻心中的魔鬼被放出来,而封碧芝无疑就是激发出戚昕薇凶恶一面的罪魁祸首。

  陆尚崇的呼吸渐渐重了,胳膊抬起僵硬地横在半空中,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偏偏戚昕薇柔软的身子越发贴上来,灼热的泪水浸湿陆尚崇的衬衣,哭泣让人听起来心碎,“我也不想回楼珏迹家里,他只会羞辱践踏我。陆尚崇你带我去酒店吧!”

  陆尚崇猛地睁大瞳孔,不可置信地低头盯着戚昕薇,一般女人这样说不就是在暗示着什么吗?不行,陆尚崇很快冷静下来,戚昕薇喝醉了,他不能趁人之危。

  “我带你去我那里。”陆尚崇的喉咙干燥,艰难地说着,他觉得去自己家里总比酒店有保障,他一个人独居,让戚昕薇睡在客房就可以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陆尚崇所想的发展,两个醉酒的男女共处一室,若是不发生点什么,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尤其是陆尚崇和戚昕薇都沾上了催情药物,这一夜注定天雷勾地火。

  第二天早上陆尚崇醒来时只觉得头痛欲裂,他按着太阳穴坐起身,慢慢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陆尚崇的动作猛地僵住,反应过来后一下子掀开被子,竟然什么都没穿。

  一瞬间陆尚崇有种崩溃的感觉,身侧的位置已经空了,戚昕薇不知去向,陆尚崇坐在大床上双手抱着脑袋,心中悔恨不已,他竟然在醉酒后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伤害了喜欢多年的女人。

  良久后陆尚崇的眼角余光瞥到床头柜上的一张纸条,拿起来一看,戚昕薇娟秀有利的字体映入眼帘,“昨晚只是意外,我们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两个月后我就嫁给楼珏迹了,希望你尽快忘掉。”

  陆尚崇的瞳孔一点点睁大,英俊的脸变得苍白,随即他的唇畔溢出自嘲和苦涩,他很想对戚昕薇负责,戚昕薇不仅不要,甚至担心他会纠缠她,让他对所有人保密吗?

  好,如果嫁给楼珏迹是戚昕薇想要的,那他成全她,就当昨晚是他的一场春梦,以后绝不打扰戚昕薇。

  陆尚崇压着心里的痛掀开被子下床,却注意到床单上的一抹血色,他愣住,虽然对昨晚的细节印象不深,但好像他占有戚昕薇之前遇到了那层阻碍,戚昕薇竟然是第一次吗?

  这出乎陆尚崇的意料,他以为戚昕薇和楼珏迹在一起这么久了,两人早就发生了关系,陆尚崇不知道该欣喜还是可悲,罢了,忘记吧!

  ————

  春节过后戚方淮去公司上班,这天一大清早过来陪着曲意璇吃完早餐,本想带着曲意璇去戚氏,曲意璇抿了抿唇说:“二哥,昨晚我在电话里约了夏瑗,等会儿我们在某茶餐厅见面。”

  闻言戚方淮高大的身躯微震,薄唇紧抿没接话,只是眸光沉沉地凝视着曲意璇。

  曲意璇见状抱住男人劲瘦的腰身,脸贴着他的胸膛安抚道:“我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情。夏瑗利用了我八年,我和她之间也该算下账了。”

  “你放心,我不会跟楼昶做亲子鉴定。”曲意璇觉得自己亏欠戚方淮的已经太多了,不想让戚方淮连楼昶也接受了,无论楼珏迹是否挑拨离间,那晚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她会把楼昶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但绝不因楼昶而和楼珏迹有任何牵扯。

  曲意璇握住戚方淮的手,习惯性地十指相扣,仰头看着男人的俊容语气坚定,“二哥,你是这个世上我唯一信任、也是最信任的人,所以不管谁离间我们,我都会选择相信你,没有什么能把我们两人分开。”

  在曲意璇的这番话里,戚方淮的眼眸里一点点浮起猩红,怔愣数秒,他猛地用力把曲意璇抱入怀中,脸埋在她的颈项,戚方淮闭眼在心里一遍遍道歉,“对不起意璇。原谅我的欺骗,如果我隐瞒了什么,那一定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太害怕失去你……”

  良久后戚方淮的情绪平复下来,亲了亲曲意璇的额头,语气温柔又低沉地说:“你怀着孕不方便,我担心夏瑗会伤害你,让季然陪你一起去。”

  曲意璇心里感动不已,踮起脚尖在戚方淮下巴上啄了一下,扬唇笑着,“好。”

  说完曲意璇就跑到楼上换衣服了,范娟琴看到后连忙上前扶住曲意璇,叮嘱曲意璇小心点。

  而戚方淮站在原地看着逃开的女人,良久后抬手抚上被亲吻的下巴,男人浅淡的烟色眼眸里溢出笑,宠溺又无奈的。

  冬日的暖阳照进来,戚方淮心里的不安感渐渐消失,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这种感觉真好。

  ————

  一个多小时后曲意璇如约而至,她让季然在另外一个位置上等着,自己走到靠窗的座位,夏瑗依旧穿着时尚长发披散,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气质高贵一副时光静好的样子。

  一片阴影遮挡住面前的阳光,夏瑗抬头看到曲意璇,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笑着问候,“意璇你来了,想吃点什么?”

  “不用了。”曲意璇不想跟夏瑗虚与委蛇,一脸冷若冰霜地坐下来,语气里含着浓烈的嘲讽说:“我已经全都知道了。夏瑗,优柔根本不是戚方淮的女儿,你整整利用了我八年。”

  夏瑗唇畔的笑意僵住,早有预料般点点头,“我从网上知道你和戚方淮在一起时,就想到你会这么误解我。意璇,既然你相信戚方淮,那今天我说什么都没用,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被戚方淮骗了。”

  “你知道亲子鉴定报告为什么表明戚方淮和优柔不是父子关系吗?因为这个男人根本不是戚方淮,他是戚方溯。所有人都知道戚家二少死在了九年前的那场事故中,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认定回归的这个戚家二少是戚方淮。”

  曲意璇面色平静地看着夏瑗,夏瑗的话仿佛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她避开这个话题不谈,紧盯着夏瑗问:“楼昶是怎么回事?七年前你取了我的卵子高价卖给楼珏迹,所以楼昶是我的儿子吗?”

  夏瑗睁大瞳孔,指尖颤抖脸色苍白,与曲意璇对视着,良久后她苦涩地笑着说:“原来你全都知道了。没错,你大概忘记了七年前有次你发烧在医院打点滴,我让医生给你注射了镇定剂,你睡了过去,我趁此机会取了你的卵子。”

  “但意璇我也是没办法了,当时我需要一大笔医药费,那个神秘人给我做了这个交易,我觉得只是要你的一些卵子而已。”夏瑗眼中的泪水流出来,握住曲意璇的手满含着歉疚道:“那次在温哥华碰上楼珏迹时,我告诉你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后来我想起来了,当时那个神秘人就坐在屏风后面,我只隐约看到一个轮廓……”

  夏瑗话还没说完,曲意璇起身拿着手边的一份甜点砸到夏瑗脸上,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她这人不喜欢撕逼,只默默地绝交,不管夏瑗有多大的苦衷,这个朋友往后她也不会要了。

  “曲小姐你没事吧?”回去的途中开车的季然望了一眼后面的曲意璇,见她神情恍惚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季然很担心,抿了抿唇说:“你不必在意夏瑗的一番话,她既然能利用你八年,一直欺骗你,那么关于楼昶一事也未必是真的。”

  “你如果真的怀疑,那就做个亲子鉴定。”

  曲意璇猛地回过神,摇摇头笑着若无其事地说:“我不相信夏瑗,没必要做什么亲子鉴定,否则不就上了楼珏迹的当吗?放心吧季然,没有谁能分开我和戚方淮。”

  季然沉默地点点头,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一个人告诉曲意璇戚方淮是戚方溯,曲意璇不相信,那么所有人都说这个戚方淮是假的,曲意璇还会坚持自己的想不动摇吗?

  季然觉得未必。

  ————

  曲意璇回到曲家后,刚踏进客厅就听见范娟琴对范淑琴说:“姐,你真的要告诉意璇当年发生的一切吗?这对她太残忍了,我……”

  佣人示意曲意璇回来了,范娟琴连忙收起话,起身镇定自若地跟曲意璇打着招呼,可曲意璇却注意到范娟琴双手紧握眼神躲闪,明显是心里有鬼。

  曲意璇蹙眉。

  “意璇,你陪我去墓地祭拜一下你姨夫吧。”范淑琴的神色很平静,从佣人手里接过一些祭拜品和一束鲜花,走到曲意璇面前说。

  曲意璇微愣后点点头,以前以为范淑琴是和前夫离婚了,没想到她丈夫竟然去世了,而范淑琴待她如亲生女儿,她也确实该去墓地祭拜姨夫。

  大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山下,曲意璇一看顿时呆住了,为什么范淑琴带她来的是戚家庄园?难不成范淑琴死去的丈夫是戚家人?

  曲意璇僵硬地转头盯着范淑琴,“姨母……”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