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91章:方淮求婚,确定昕薇怀孕

第91章:方淮求婚,确定昕薇怀孕

  简约怔愣地盯着戚方淮许久,最终慢慢地坐回床上,戚方淮都对她跪下了,她还能怎么样?

  简约脸色苍白,闭眼艰难地点头,“好,你说。紫幽阁ziyouge”

  “大嫂,我是方淮。”戚方淮再次强调一遍,抬头满含着痛色的目光看着简约,“九年前我和大哥一起去外地拍戏,晚上九点多的夜场。那是部警匪电影,大哥饰演正直的警察,而我是亡命天涯被通缉的要犯。我被大哥困在一辆车子里,我开着车准备和大哥冲下悬崖同归于尽,我们两人都没用替身。”

  “然而一早检查过的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动了手脚,刹车失灵掉下悬崖,在中途发生爆炸。大哥把我推了下去,我刚好落在一块石头上。”戚方淮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幕,若不是在紧要关头戚方溯及时把他推出去,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他怎么可能幸免于难?应该死得那个人是他啊!

  救护车还没赶过来,戚方溯就离开人世了,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跟大哥说最后一句话,那天他还对大哥说回去了要向曲意璇表白,而大哥也告诉他等这部戏杀青后,他就和简约结婚。可谁知不过转瞬间,他和戚方溯就天人永隔了。

  他被送去医院救治,公司在第一时间对外封锁了消息,戚望川匆匆赶到他身边,没过半个月简约就得知了戚方溯死去的消息,悲痛欲绝之下昏厥过去,造成了优优的早产,简约在手术台上生命垂危。

  医生切除掉简约的子宫,优优顽强地来到了这个世上,但简约的求生**很弱,对于她来说戚方溯是生命中的全部,戚方溯死了,哪怕她丢下刚出生的女儿,也要陪着戚方溯一起去天堂。

  那个时候戚方淮跪在简约的手术台边,握着她的手泪流满面地唤着,“简约我没事,我回来得太晚了,你别留下我和我们的女儿”

  戚方淮就这样把正要去另外一个世界的简约拉了回来,醒后简约忘记戚方溯已死的事实,自欺欺人地把戚方淮当成了戚方溯,为什么?

  世人皆知戚家长子戚方溯和二子戚方淮是孪生兄弟,两人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若非朝夕相处之人根本分不清他们,就连几亿的粉丝也无法辨别他们,于是粉丝不纠结了,干脆同时爱他们两个人好了。

  戚家大少的死必然会掀动公司里的一场内斗,戚氏很有可能会落入另外一派人手中,股票下滑不说,竞争对手也会火上浇油等等,戚方溯这么具有影响力的人物,毫不夸张地说,他的离世会在整个z国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戚望川一步步坐上今天这个位置,谁都无法想象究竟有多艰难,正因为得来不易,才会更加看重权势不能放弃,任何威胁他地位的事件他都不允许发生,于是他对所有人隐瞒戚方溯已死的消息,让跟戚方溯长着同样一张脸的孪生弟弟戚方淮,从此以后变成戚方溯。而真正的戚方淮消失在大众视线里。

  封碧芝要害死戚方溯这个第一继承人,戚方淮偏偏不让戚方溯死,于是他为报仇忍辱负重,肩负起曾经戚方溯的使命,放弃自己最热爱的音乐事业,只拍戏不再创造曲子。

  即便他多讨厌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生意场,他还是一天天坚持了过来,不再做自己,一点点把自己打造成另外一个戚方溯,九年过去,戚方淮早就不再是自己了。

  但他也不是戚方溯,曾经的戚方溯沉稳包容、戚方淮温润如玉,而他把自己活成了第三个人:城府、不苟言笑又冷情。

  戚方淮失去大哥以后,在这个世上对他最重要的人是简约和优优,过去那些年戚方溯守护着他、为他遮风挡雨,而在戚方溯去了天堂以后,他吞下所有苦楚,一个人承受着所有伤痛,代替戚方溯守护妻子和女儿。

  “大嫂对不起,若非因为救我,大哥他不会死。”戚方淮心里痛得几乎快要窒息了,他眼中的血色越来越浓烈,瞳孔里一片晶莹的泪光,说话时已经哽咽了,“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一趟大哥的坟前,我让他安息,不要担心你和优优。”

  “我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不让你们受半点委屈和伤害。可结果我并没有做到,我不想再隐瞒下去了。”

  在戚方淮的一番话中简约早就泪流满面了,她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宽大的病服穿在身上,顺直的长发披散着,显得整个人单薄又伶仃,而温婉的外貌让她看起来更让人怜惜,情绪崩溃之下简约打断戚方淮,“你既然可以隐瞒九年,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真相?”

  “因为曲意璇吗?你要和曲意璇在一起,怕我纠缠你、拆散你们是不是?”简约苍白的脸被湿热的泪水浸透,眼中仍旧源源不断地涌出透明的液体,她摇着头好像疯了般笑着,近乎低吼着对戚方淮说:“我不相信!你在骗我戚方溯。”

  “你编造这么一个谎言给我,只不过是因为你想抛弃我和优优,我告诉你不可能!我简约爱你戚方溯,直到死也不会放弃。你别白费心机了,没用的。你想和曲意璇在一起,那你先把我杀了。”简约说着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果刀。

  她把刀柄塞到戚方淮手里,而刀刃抵在自己的心口位置,整个人剧烈地颤抖着,哭着对戚方淮吼道:“我让你杀了我,你动手啊!”

  “大嫂!”戚方淮浑身的血液凝固,俊脸变得灰白,怔愣数秒后他手下微一用力,只听见“咣当”的响动,匕首被打落在地,戚方淮攥住简约的手腕,抬高声音劝道:“你清醒点!我已经和优优做了亲子鉴定,是不是让我拿出来你”

  戚方淮尚未说完,简约猛地用力拽出自己的手,突然间扑入戚方淮的胸口,两手搂着他的脖子失声痛哭,哀求着语无伦次地说:“方溯你别抛弃我,我哪里错了我可以改,你让我怎么样都可以。”

  “我爱你啊!为了你我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我们在一起十四年了,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和曲意璇在一起?你说啊!你告诉我你爱的女人是我”

  女人滚烫的泪水浸湿戚方淮的脖子,他突然觉得很无力,但这次他不能再心软了,曲意璇没有接受他之前,他可以继续在简约面前扮演着戚方溯,现在他和曲意璇两情相悦在一起了,他总不能一辈子和简约这样相处吧?

  如果今天不跟简约说清楚,简约痊愈后还是会找曲意璇的麻烦,他不想让曲意璇受到丁点的委屈和伤害,所以原谅他的自私,他没能遵守对大哥的承诺守护简约到老,他想做回真正的自己,再也不被戚方溯这一身份所束缚。

  简约现在不接受,慢慢的总会清醒过来,他必须狠下心快刀斩乱麻。

  戚方淮心里翻江倒海。用力闭了下眼睛又睁开,抬手一点点拽下简约的胳膊,他把人拉出来,“大嫂”

  病房的门在这时被人推开,曲意璇满眼惊讶地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浑身僵硬地顿在原地。

  简约看到曲意璇后一把挣开戚方淮,猛地掀开被子下床,几步走到曲意璇面前,谁都来不及阻拦她,她抬起胳膊“啪”一个耳光甩到曲意璇脸上,哭着语气里带有恨意和愤怒质问曲意璇,“你怎么那么贱呢,为什么要抢我的男人?”

  “曲意璇。过去那些年我待你如自己的亲生妹妹,可你用什么方式回报我不行,偏偏要把我这一生最爱的男人抢走?你这样做倒不如直接弄死我算了,何必折磨我?”

  曲意璇耳边“轰轰”作响,歪着头保持着被打得姿势没动,嘴角的血珠子冒出来,听着简约一字一字的控诉,她突然觉得可笑至极。

  那个时候她和戚方溯结婚,确实是她抢了简约心爱的男人,她对不起简约,可现在呢?她和戚方淮相爱,简约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呵呵!”曲意璇笑出声,眼中的泪水涌出来,突然直起身子,“啪”反手扇到简约苍白的脸上,曲意璇心痛得难以呼吸,哭着抬高声音对简约说:“疯子!你看清楚了简约,这个人是戚方淮,他是我曲意璇的男朋友,我们到底谁抢谁的?”

  简约的身子本就虚弱,这一巴掌之下她踉跄着往后退出几步,摇晃着差点栽在地上,背后的戚方淮及时伸手扶住她,惊慌地喊着,“大嫂。”

  曲意璇睁大眼睛看着简约躺在戚方淮的臂弯里,嘴角裂开火辣辣得疼。她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委屈,即便可以理解戚方淮的举动,可心里还是止不住难过,因为简约比她脆弱,戚方淮就要护着简约而不顾她吗?

  是啊!虽然她是个孕妇,但她肚子里的孩子并非戚方淮的,戚方淮嘴上说着不介意,其实心里到底还是不能接受吧?戚方淮觉得她强大无坚不摧,好!她就做这样的女人。

  曲意璇猝然转身走了出去,背影决绝又孤单。

  “意璇。”戚方淮心中剧痛,正想放开简约追出去,但低头一看简约在情绪激动之下,导致心口处的刀伤离开,一大片鲜血染红了病服,简约面容苍白毫无血色,浑身的冷汗冒出来,双眸紧闭着奄奄一息的样子。

  戚方淮喊了好几遍都没有回应,这才确定简约昏厥过去了,他连忙打横抱起简约走出去,让正要进来的季然找医生。

  曲意璇听到动静后顿住脚步,背对着走去急诊室的戚方淮,咬着唇迟疑半晌,她还是放心不下简约,最终转身返回去。

  “意璇。”戚方淮见曲意璇来了,他灰白的眼眸里倏忽一亮,几步走过去一把搂住曲意璇,他只觉得身心俱疲整个人快垮了,第一次在曲意璇面前流露出脆弱,脑袋埋在曲意璇头发里近乎哽咽地呢喃,“对不起”

  曲意璇泪湿眼底,什么也没说抬起胳膊抱住戚方淮,男人的肩背颤抖不止,她心疼得厉害,刚刚那一刻所有的埋怨全都消失了,不是告诉过戚方淮没谁能拆散他们吗?

  这只是遇到了一点点的阻碍,她怎么能轻易放弃戚方淮?她爱了这个男人整整一个青春啊!错过那么多年终于在一起了,她绝不能被挫折打败。

  良久后戚方淮松开曲意璇,看到她白皙的脸上五个清晰的手指印记,他心疼不已。连忙带着曲意璇找医生处理。

  --------

  半个小时后季然走过来告诉戚方淮简约没事了,在病房睡着没有醒过来,医生诊断患上了精神紊乱症,要进行心理和药物的治疗,这期间不能再受刺激了,否则随时有可能精神崩溃变成疯子。

  曲意璇的心沉入谷底,回去的途中她一句话也没说,戚方淮原本想解释些什么,但看到她很疲惫的样子,他抿紧唇也沉默了。

  他只是不断地收紧双抱着曲意璇,下巴压在曲意璇的头顶,闭上猩红的眸子,戚方淮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虽然表面上曲意璇看起来没什么事,但他能察觉到两人之间隔了一道鸿沟,关于楼昶和他的母亲黛霓依以及简约,这些全是他们之间不能解决的问题。

  --------

  这天晚上曲意璇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在黑暗里睁着眼睛直到凌晨一点多,她干脆披着衣服起身,靠在床头拿出手机,在网页上输入关键字“黛霓依、戚望杉”,几秒钟二十多年前的各种报道映入眼底。

  曲意璇一条条翻看过去,十多分钟后手机“砰”一下掉在地上,灯光中曲意璇苍白的脸上全是震惊和不可思议,原来真的如范淑琴所说,黛霓依所做的一切并非无从查起。

  报道上写得戚望杉的儿子是在出生后被黛霓依亲手掐死的,在这点上曲意璇相信范淑琴的说法。毕竟媒体不了解真相,他们的消息并不准确。

  曲意璇一整夜没有睡着,而从那天以后,她发现范淑琴不仅待她越来越好,并且经常目光恍惚地看着她,在她面前走神发呆,眼睛里有一种情愫流转。

  某个答案在心里呼之欲出,曲意璇竭力压下去,不敢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用各种方式转移注意力。

  无迹可寻票房大卖,创下有史以来最高记录,二十几天后戚方淮设庆功宴,带着曲意璇出席。各种诱哄着把楼昶和优优留在了家里。

  戚方溯自然没来,戚方淮是以映艺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出席的,曲意璇通过影片认识了几个演员,因为对无迹可寻很感兴趣,她便跟几个演员聊起来,又拍照要了他们的签名。

  结果没想到楼珏迹也来了,曲意璇蹙眉问身侧的戚方淮,“是优优邀请他的?”

  “不是。”戚方淮正低着头仔细地为曲意璇挑鱼刺,抬眸瞥了对面的楼珏迹一眼,“他是赞助商,影片中用得茶叶全是楼氏提供的,楼氏趁此做广告。这笔单子是戚望川和楼珏迹签的,我知道时想毁约也已经晚了。”

  戚昕薇作为楼珏迹的未婚妻一起过来。曲意璇收回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笑了笑语气淡淡地对戚方淮说:“没关系。楼戚两家联姻后,以后合作的机会很多,有钱为什么不赚?平常心对待就是了。”

  戚方淮拿着筷子的手微顿,薄唇紧抿着,眼眸里晦暗不明,无论曲意璇是不是真的放下了,至少他知道楼珏迹对曲意璇依旧势在必得,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惦记。

  而曲意璇肚子里怀着楼珏迹的孩子,这始终膈应着戚方淮,他那么害怕曲意璇会因为孩子再和楼珏迹纠缠不清,曲意璇一天没有成为他的妻子,他一天难以安心。想到这里戚方淮放下手插入口袋里,摸到首饰盒后,他的唇畔勾出一抹意味深长又温柔的笑。

  楼珏迹的目光始终注视着戚方淮和曲意璇,见两人浓情蜜意的,楼珏迹的桃花眸里闪过痛色,长身而起对身侧的戚昕薇说:“我去趟洗手间,等会儿回来。”

  “好。”戚昕薇淡笑着应,虽然这段时间楼珏迹仍旧夜不归宿,但至少不像之前那样出言羞辱她了,两人回归到最初相敬如宾的状态,对于戚昕薇说已经很满足了。

  戚昕薇突然想起和陆尚崇酒后乱性的那天晚上,脸色陡然一白,低下头两手攥了起来,那件事过去二十多天了,楼珏迹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愿这成为她和陆尚崇永远的秘密,没有重见天日的那天,否则她将会被打入地狱,万劫不复。

  --------

  事实上楼珏迹并没有去洗手间,他离开酒店坐上车让徐子昂送他到了曲家,跟范淑琴打过招呼后,丢下楼昶,很顺利地把优优带了出来。

  “楼叔叔你说我干妈找到了真爱,今晚有人会在庆功宴上向她求婚?”途中优优睁大乌黑的眼睛诧异地问楼珏迹,见楼珏迹点点头,优优气愤地握起小拳头,“太过分了!这么重要的时刻,干妈竟然不带我去。”

  楼珏迹掰开优优的手,包裹在他宽厚的掌心里,满眼怜爱地看着优优说:“你不能怪你干妈,是那个男人想给你干妈一个惊喜,她自己也不知道。”

  “哦!”优优点点头,眯眸欢喜地笑了起来,凑过去盯着楼珏迹俊美的脸问:“你是不是和我姑姑取消婚约了?那个在今晚要对我干妈求婚的男人,其实是楼叔叔你吧?”

  他也希望是自己,楼珏迹的眼眸微深,胸腔里翻涌着嫉妒,面上依旧温柔地应着优优,“现在告诉你岂不是没有惊喜了?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哦。”优优小脸沮丧,如果那个男人是楼叔叔,她想提前看看楼叔叔为干妈准备的钻戒,戒指上的宝石是不是有鸽子蛋那么大?可楼叔叔偏偏玩什么神秘,太没意思了。

  --------

  酒店这边晚宴结束后戚方淮牵着曲意璇的手走到顶层,曲意璇蹙眉疑惑地跟着戚方淮,刚推开天台的门,曲意璇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天台上全是美丽的鲜花,仿佛进入了花的海洋。

  这一处的地理位置极好,站在楼顶可以俯瞰着大半个a市的面貌,霓虹灯火点缀着城市,夜景繁华美丽,仿佛芸芸众生都被踩在脚下。就在这种场景中,戚方淮突然单膝跪在曲意璇面前,让人如此猝不及防。

  他从口袋里拿出首饰盒打开,一枚钻戒映入眼帘,戚方淮双手虔诚地捧着戒指,抬头凝望着曲意璇,唇畔噙着一抹笑问:“曲意璇小姐,我现在向你求婚,你愿意给我个机会,嫁给我做戚太太吗?”

  曲意璇怔愣数秒,一下子抬手捂住嘴,差点没惊呼出声,她睁大瞳孔满脸震惊地往后退出几步。被这一幕吓得呆在那里,戚方淮竟然向她求婚?

  太突然了,以至于让曲意璇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这个她从少女时代就暗恋着的男人,她从未奢望过在多年后的今天他会跪在自己面前求婚,曲意璇觉得匪夷所思又狂喜,很长时间后她稍微冷静下来,眸底渐渐湿润了。

  “嫁给他嫁给他!”剧组里大半的人都在场,适时地拍着手“怂恿”着曲意璇,笑着全是祝福和期待。

  曲意璇的脑子里“轰轰”作响,透过眼前的鲜花怔怔地看着跪在地上丰神俊朗的男人,突然间耳边响起范淑琴的一番话,曲意璇浑身一颤。那么一瞬间她犹豫了,她始终不敢想那个假设,如果她是范淑琴的女儿,戚方淮和她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她可以嫁给戚方淮吗?

  简约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直到现在依旧把戚方淮当成戚方溯,所以他和戚方淮之间还横亘着一个简约,还有优优怎么办?她肚子里怀着楼珏迹的孩子,戚方淮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吗?等等,这短短的两分钟内曲意璇想了太多太多,她突然发现自己和戚方淮面前竟然有那么多的阻碍。

  “意璇?”戚方淮觉察到曲意璇的迟疑,他眼中的笑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黯然和受伤,曲意璇不答应他的求婚,是因为这一切来得太快了,还是曲意璇对楼珏迹旧情难忘?

  戚方淮心痛不已,唇畔溢出苦笑,很快又抬头看着曲意璇,想再试一试,但就在这时天台的门被人推开了,小女孩甜美欢喜的嗓音传过来,“原来是把地点选在了天台上,可让我好找了!现在我就看看哪个男人向我干妈求婚”

  闻言戚方淮浑身猛地一僵,猝然转头只见优优穿过鲜花小小的身子跑上前,下一秒戚方淮和优优两人同样震惊的双眸撞上,优优顿在原地怔愣地喊着。“爸爸”

  这小女孩叫戚方淮爸爸?在场的人面面相觑,优优的爸爸不是戚方溯吗?这个人是戚方淮啊!

  “优优。”戚方淮看了一眼优优身后的楼珏迹,连忙收好戒指从地上起身,几步走到优优面前,弯身用两手扶着优优的肩膀,他低头看着优优的眼睛说:“我不是你的爸爸,我是你爸爸的孪生弟弟。因为我和你爸爸长着一模一样的脸,所以你会认错。”

  优优一把甩开戚方淮,往后退出几步摇着头,很激动地抬高声音说:“你就是我爸爸!我叔叔早就死了,我在戚家墓地里看到过他的墓碑,你休想骗我。”

  “你是不是真的背叛了我妈妈,而喜欢上了我干妈?爸爸。你不能这样”优优说着哭了起来,走上前抱住戚方淮的腿,八岁的孩子小肩膀抖动着,哭得让人心碎,“你不要优优和妈妈了吗?”

  戚方淮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俊脸泛着苍白,众人都在看着他,这个时候他若是承认了自己是戚方溯,那么外界也就知道了九年前戚方淮死在了那场事故中,到时候又会面临很多问题。

  再者,他一早就打算告诉优优实情了,虽然很残忍,但总有一天优优要面对这样的事实。只是就算解释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戚方淮只好弯身抱起优优,“我们先回家。”

  “嗯。”优优满脸的泪,两条胳膊抱住戚方淮的脖子,埋在他的肩膀上委屈极了。

  戚方淮示意季然带着曲意璇下去,没有多说什么,他迈着长腿离开了。

  一众人呆愣数秒后也都告别走了,身侧的人纷纷离去,曲意璇依旧站在原地没动,整个天台的花海似乎都成了讽刺,虽然她迟疑着是否答应戚方淮的求婚,但戚方淮真的抱着优优走了,她心里失落又难过吗。

  “曲小姐还不走,是想把这些鲜花留到明天,再等你二哥求一次婚吗?”楼珏迹站在不远处冷眼旁观,见曲意璇失魂落魄的,他嘴角的笑意越发讥诮,“我看不可能了。”

  曲意璇猛地回头盯着楼珏迹,这次她失去了反驳的力气,但楼珏迹的嘲笑让她挺直脊背,就算今晚自己成为了众人眼中的一个笑话,她也不能在楼珏迹这个男人面前失了姿态。

  曲意璇冷着脸色,什么也没说从楼珏迹身侧走过去,季然连忙跟上照顾他。

  楼珏迹眯着狭长的眼眸紧锁着曲意璇离去的背影,神情高深莫测,伟岸的身躯伫立在原地许久未动。直到身侧的戚昕薇抬手按住小腹。

  “怎么了?”楼珏迹拧着俊逸的眉宇问,目光里极快地闪过什么,他揽住戚昕薇的腰走下楼,“我带你去医院。”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楼珏迹拿着报告单看到上面表明戚昕薇怀孕35天,他性感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慢慢地抬头目光深深地看着戚昕薇。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