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97章:戚方淮你在这里她只会死得更快

第97章:戚方淮你在这里她只会死得更快

  “我现在不想跟你打架。”戚方淮生生地受了那一下子,高大的身躯踉跄后退着重重地撞在门后,他头晕目眩的,缓过来后抬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珠子,再次大步流星地走上前。

  结果楼珏迹直接按住戚方淮的左肩,从背后把戚方淮压在门上,一贯的从容和风度在这时崩塌,楼珏迹像极了一个发疯的兽,紧咬着牙失控地质问戚方淮,“你有资格来看意璇吗?”

  “自诩是她的男朋友,但四天前她早产在手术室里生命垂危时,戚方淮你在什么地方?今天才过来,不觉得已经晚了吗?”

  戚方淮第一次碰上这样的楼珏迹,以前即便两人为抢曲意璇数次针锋相对,甚至打架,楼珏迹都是一副胜券在握的从容姿态,何曾这么激愤?所以在此之前他以为楼珏迹是在玩弄曲意璇,但这一刻戚方淮觉得楼珏迹大概是真的对曲意璇认真了。

  “没有资格的那个人是你。”戚方淮反身甩开楼珏迹,目光瞥向病床上昏睡的女子时,他心中剧痛,眸子里的血色越发浓烈,语气嘲讽地对楼珏迹说:“若非你和昕薇结婚,意璇怎么可能情绪悲观造成早产?”

  “孩子是你的,但你没有尽到丁点父亲的责任。楼珏迹,你带给意璇的从来只有伤害,她躺在这里跟你脱不了干系。”

  楼珏迹微愣,曲意璇很在意他和戚昕薇结婚吗?应该是真的吧,否则哪个男人会承认自己的女人惦记着情敌,楼珏迹的胸腔里涌出一股狂喜,表面上的气场丝毫不输给戚方淮,冷笑着带着怒恨说:“意璇四天前一个人到山上找你的母亲。不知道你母亲对她说了什么,她失魂落魄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如果不是送来医院及时,恐怕你今天面对的就是一具尸体了,戚方淮,你应该去问你的母亲。”楼珏迹的双手紧攥在一起,楼明曦告诉她曲意璇心中有郁结,对这个世界失望了毫无留恋之心,所以她潜意识里不愿醒来,只要找到原因对症下药,曲意璇才有救,楼珏迹只能从戚方淮口中套话。

  戚方淮闻言怔住,四天前下着那么大的雪曲意璇一个人去山上的寺庙,难怪会发生危险,而那个时候他在做什么?简约自杀,他等在急诊室门外,如果他陪着曲意璇,曲意璇就不会出事了。

  戚方淮心里疼痛不已又自责,俊脸泛白语气阴冷地反问楼珏迹,“你的言外之意是我母亲害了意璇吗?根本不可能,我母亲待意璇如亲生女儿,绝不会在那天说了什么话刺激意璇。”

  “是吗?”楼珏迹俊脸阴沉,无论戚方淮是否知情,看样子戚方淮是不可能告诉他了,那就打一架吧,他早就看戚方淮不顺眼了,于是楼珏迹握起拳头朝戚方淮挥过去。

  戚方淮眼看着躲不掉,只能迎上去,病房里一阵格斗的响动,楼明衡和楼明曦两人平静地站在门外,见楼明曦蹙眉,楼明衡温和地安抚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何况阿迹憋了这么久,若是不让他趁此发泄发泄,他真有可能会郁结成病。”

  楼明曦沉默地点点头,两人在外面等待着,直到觉得差不多了,楼明衡走进去拽住双眼猩红的楼珏迹,“好了,让戚二少试着能不能唤醒意璇吧,我们先出去。”

  楼珏迹猛地抬起头,让曲意璇和戚方淮单独处在一室?但很快他想到过去几个月曲意璇和戚方淮在一起,他再怎么嫉妒,也无可奈何,他满眼疼痛地看了曲意璇一会儿,最终还是走出去,从外面关上门。

  楼珏迹转身背靠在门上没离开,刚刚和戚方淮打架时没躲过嘴角受了一拳,泛着青紫,鲜红的血珠子冒出来,楼明曦让医生拿来医疗器械,她站在楼珏迹面前给儿子处理着伤。

  楼珏迹似乎感觉不到皮肉之痛,垂下去的两手攥成拳头,闭着双眸薄唇紧抿,想着病房里戚方淮会对曲意璇说些什么,无外乎就是肉麻的甜言蜜语,这几天他对曲意璇说了太多太多,曲意璇始终无动于衷。

  难道她只想要戚方淮吗?楼珏迹有种窒息感,午后的阳光洒进来,他浑身却没有丝毫暖意,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从病房里传来医疗仪器的报警声,楼珏迹猛地睁开眼睛。

  楼明衡和楼明曦面面相觑,楼明曦反应过来后往病房里冲,“不好,出事了!”

  楼珏迹一脚踹开门进去,只见床头的心电图不断地变化着,几乎快成了一条直线,这意味着曲意璇正在离开这个世界,楼明曦立即让楼明衡通知医生急救,“快!”

  楼珏迹转身抓住戚方淮的衣领,猩红的双眸里已经泛起泪光,他低吼着重复问:“你对她做了什么?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戚方淮没和楼珏迹争辩,一把甩开楼珏迹,他跟着楼明曦几个医护人员一路到了急救室,曲意璇被推进去,门从里面关上的一瞬间,戚方淮差点栽在地上。

  楼珏迹把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到戚方淮身上,赶来后又发疯般和戚方淮打了一架,楼明衡没办法只能劝着戚方淮离开,戚方淮擦着唇畔的一抹鲜血,身形笔挺地伫立在急救室门前,“我不走,我要一直在这里等着意璇。”

  “你在这里意璇只会死得更快!”楼珏迹的怒吼回荡在整个走廊里,惊得医护人员都不敢上前,平日那个总是风度翩翩的大少竟然变成了此刻这个样子,太可怕了。

  楼老爷子被惊动后匆忙赶过来,见状他叫来几个保镖要强行带走戚方淮,然而没一会儿功夫六个人就全都被戚方淮撂倒了,楼老爷子勃然大怒,吩咐楼明衡叫任飞扬把黑道上的人全弄来,戚方淮准备打给季然叫人,但摸了半天没找到手机,只能冲去前台服务那里拿电话。

  正在这时急救室的门被打开,楼明曦走出来红着眼制止了混乱的场面,“够了,你们两个人只能进来一个,我已经让护士去抱孩子了。”

  楼珏迹一顿,猛地回头盯着楼明曦,而戚方淮的号码尚未按完,白色话筒就砸了下去,他机械又缓慢地看向不远处的楼明曦,走廊很长很长,好像隔了特别远的距离,以至于戚方淮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楼明曦的意思是曲意璇没救了,要让他们和孩子见曲意璇最后一面,曲意璇要与这个世界告别了吗?

  一切都静止了变得安静,漫长的时间里楼珏迹和戚方淮谁也没动,这次他们不争了,自欺欺人地觉得他们只要不进去见曲意,这就不是最后一面,就不会从此与曲意璇天人永隔。

  “阿迹你进来。”楼明曦一把拽住呆愣的楼珏迹,将人拉进去后又从里面关上门。

  戚方淮突然间清醒了般冲过来砸门,一遍遍低吼着,仿佛这道门已经分开了他和曲意璇,或许这辈子他都见不到曲意璇了,戚方淮手背上鲜血淋漓,眼泪涌出来,男人压抑的哽咽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

  在场的人被这样的氛围感染,连楼老爷子的眼眶里也泛起泪,他在心里祈祷着只要曲意璇能挺过这次,好好地活着,他再也不干涉楼珏迹和她的感情了,他们想怎么样都可以,如果非要带去那么一个年轻刚生过孩子的母亲,他宁愿用自己的性命换取曲意璇的平安。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