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98章: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第98章: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曲意璇做了一个梦,梦里楼珏迹跪在手术台边,死死抓着她的手哽咽地哀求着说:“意璇,只要你醒来,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她费力地动着唇瓣想问是不是要让她做二房?但却没有发出丁点声音,耳边传来婴儿的啼哭,婴儿握着的肉乎乎的小拳头在半空中挥舞着,手腕上那个金色的铃铛晃动着,“叮铃铃”一直在手术室里响着。

  曲意璇眼中的泪水猝然涌出来,她想抬起手抱抱孩子,然而浑身虚软根本没有一点力气,她急得在手术台上挣扎着,差点摔下去时被医护人员拉住。

  下一秒楼珏迹起身粗暴地抢过孩子,塞到她怀里狂喜地说:“在这!是个女儿,我喜欢女儿,连名字都起好了,叫恬然怎么样?”

  曲意璇只觉得臂弯里柔柔软软的一团,模糊的视线里婴儿在对着她笑,于是她也扬起唇,手摸上婴儿的脸,也不知道楼珏迹有没有听见,她应着,“好。”

  这一幕让手术室里所有的医护人员感动,楼明曦几人全都喜极而泣,他们都以为无回天乏术了,楼珏迹和孩子进来只是为了让曲意璇见最后一面,没想到医疗仪器上显示曲意璇在一点点恢复生命意识,楼明曦连忙和几个医护人员进行抢救。

  楼珏迹所有的心思都在曲意璇身上,医护人员让他抱走孩子,他看也没看一眼孩子,转身就塞给了护士,好像“利用”完了就不要似的,对比起来他更在乎孩子的妈。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已经安静下来的戚方淮猛地上前抓住楼明曦的手腕,双眸猩红哆嗦着问:“怎么样了?”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楼明曦说完吩咐医护人员把曲意璇送去病房。

  一瞬间,戚方淮的身躯如同崩塌的大山猝然倒下,眼前一黑,他本就生着病,此刻在大悲大喜中支撑不住昏厥过去。

  “二少!”季然连忙跑上前扶住戚方淮,叫来医护人员给戚方淮诊治后,送去病房输液。

  楼老爷子站在几步远外眼中泪光闪闪,拿着手帕擦拭着眼睛,转头拍着老太太的手背,欣喜地说:“没事了没事了。”

  老太太也哭了。

  ————

  曲意璇的这场灾难终究还是过去了,夕阳穿过病房的百叶窗洒进来,在地面投下斑驳的光影,床上的女子安静地沉睡着,整个人沐浴在夕阳中,美好又不真实,很快她乌黑浓密的睫毛缓缓掀开。

  曲意璇觉察到自己的手被人紧握着,她蹙眉,映入眼帘的是男人俊美的侧脸,他正贴着她的手臂睡觉,墨色的发线覆在她的肌肤上,微痒,而两手攥着她的一手,即便楼珏迹在睡梦中,曲意璇也没抽出自己的胳膊。

  曲意璇愣住,楼珏迹怎么会在这里?他和戚昕薇不是应该新婚燕尔,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度蜜月吗?还有她睡了几天?曲意璇有些迷糊,手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肚子,当发现那里一片平坦时,她猛地从床上坐起。

  然而小腹和下身痛得厉害,医疗仪器牵绊着她,紧接着她重重地摔在床上,这动静惊醒了楼珏迹。

  男人第一反应就是攥紧曲意璇的手,随后像这几天一样往床边的医疗仪器上看去,发现一切正常时,他猩红的目光才落到曲意璇脸上,见曲意璇睁大乌黑的眼睛盯着自己,楼珏迹呆愣数秒后,语气颤抖地问:“你醒了?”

  “我的孩子呢?”曲意璇没有丁点挣扎的力气,躺在床上虚弱又嘶哑地问。

  楼珏迹的目光里极快地闪过什么,连日来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浑身的戾气消散,他差点撑不住像戚方淮那样倒下了,强撑着抚了抚掌心里因几天来的恐惧而冒出的冷汗。

  “原来你还要孩子,我以为你真的对这个世界毫无留恋了呢!”即便话语里透着恼恨,听起来也那么温柔,片刻后楼珏迹抚上曲意璇的脸,猩红的双眸渐渐泛起晶莹,他嗓音沙哑,“放心,孩子很平安,但因为不足月只能养在保温箱里。等你能下床了,我带你过去看她们。”

  曲意璇连避开楼珏迹触碰的力气也没有了,想到昏迷时在手术室里隐约听见医生说只能保住一个孩子,如果两个都留下来,就不得不牺牲她这个大人,她没事了,所以孩子只剩下一个了吗?

  曲意璇本就苍白的脸陡然血色尽褪,她的指甲死死抓着楼珏迹的掌心,竭力保持着冷静问:“是两个女孩,还是两个男孩,或者一男一女?”

  闻言楼珏迹浑身猛地一僵,心里剧痛,几乎有些呼吸不过来了,他压着翻涌的情绪,面上若无其事的样子,眸子里含着怜爱说:“两个女孩。”

  “几个小时前在手术室里我告诉你了,我最喜欢女儿,给她们分别起了名字叫恬然、恬默。”楼珏迹握住曲意璇的手,薄唇凑过去亲了亲,嗓音沙哑温柔地哄着,“你赶快养好身体照顾她们。很神奇,她们真的长得一模一样,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孩子。”

  在楼珏迹的一番话里,曲意璇眼前浮现的只有两个婴儿粉粉嫩嫩的模样,其他所有的是是非非全都抛下了,好像这一刻她和楼珏迹是刚升为父母的夫妻,分享着获得小生命的喜悦,曲意璇扬唇而笑,“医院是喂给她们奶粉吗?”

  “母乳。”楼珏迹知道曲意璇担心孩子,他抚着曲意璇的头发温柔地安抚道:“放心,我们的孩子绝不会受到亏待。乖,你先休息,我出去给你弄点东西吃。”

  曲意璇看着楼珏迹下巴上疯长的胡子和眼睛下的乌青,很显然她昏睡了好几天,而楼珏迹一直在病床边守着她,心微疼,一时间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戚方淮知不知道她生孩子了?

  这么长时间没联系,戚方淮应该知道,那为什么戚方淮不在?楼珏迹和戚昕薇结婚了,这样待她算什么?以及她的两个孩子真的全都平安吗?……太多太多的想法,但她虚弱至极,脑子里一片混沌,眼皮很重,楼珏迹的俊脸渐渐模糊,很快她就睡了过去。

  床边的楼珏迹唇畔笑意慢慢消散,他凝视着曲意璇的睡颜许久未动,心一阵阵抽搐般得疼,楼珏迹闭眼压下眸底的潮湿,俯身贴过去在曲意璇的额头吻了吻,“对不起意璇,是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十多分钟后楼珏迹确认曲意璇睡着了,他走出病房从外面轻轻关上门,楼明衡和楼明曦两人等着他,楼明曦身形修长纤瘦,两手插在毛呢大衣口袋里,看上去非常年轻,举手投足散发着优雅和名媛闺秀的气质,楼明曦透过玻璃望了病床上的曲意璇一眼,“她的状态怎么样?”

  “不好。”楼珏迹薄唇泛着苍白,他和曲意璇之间有太多的恩怨情仇,但曲意璇异常平静,不跟他掐,是因为曲意璇没那个精力,楼珏迹反倒希望曲意璇像以前那样与他针锋相对,现在这个样子,恐怕稍有不慎曲意璇可能就会生无可恋。

  尽管他不知道曲意璇和戚方淮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看得出来现在唯一支撑曲意璇活着的是两个孩子,所以他们更不能让曲意璇知道真相了。

  一想到那个孩子,楼珏迹心痛难忍,嗓音沙哑地对楼明曦说:“为了避免走漏风声,把知道这件事的医护人员能调走都调走,让他们保守秘密,所有人不能在意璇面前提及。”

  “纸包不住火,早晚意璇会知道。”楼明衡拧起俊逸的眉宇,叹了一口气说:“目前也就只有能瞒多久是多久了。楼老爷子要把恬然抱回楼家,你跟他去谈吧。”

  楼珏迹沉默地点点头,这件事他已经知道了,这世间最让他无能为力的就是一个人的生死,现在曲意璇从鬼门关里走过来了,于他来说其他的任何事都可以解决,只要曲意璇好好的,他就有力挽狂澜的能力。

  楼明曦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去找了陆尚崇,陆政行身陷舆论风波,目前陆氏集团暂时由楼明曦这个妻子接手,对此没谁有异议,楼明曦虽为女子,但头脑精明手腕强硬,她的情商和智商都非常高,多年的成就和名望让她足以服众。

  “我回家做点东西送来。”楼明衡拍了拍楼珏迹的肩膀,这一场灾难简直比他以往经历的任何一次都要严重,所幸过去了,楼明衡眉宇间透着疲惫,打过招呼就离开了。

  楼珏迹目送着楼明衡伟岸俊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良久后他迈着长腿走去另外一间病房找楼老爷子,两人对那天的争执避而不谈,仿佛什么也没发生,楼珏迹开门见山地对楼老爷子说:“外公,我想亲手抚养恬然。”

  “孩子可以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楼老爷子早就预料楼珏迹会跟他争这个孩子,他当然不能轻易交出孩子,脸色紧绷着一字一字地说:“这个孩子必须是楼家的,我不希望以后外界给恬然冠上私生女的称号,阿迹你明白吗?”

  楼珏迹高大的身躯微震,慢慢地抬眸看向楼老爷子。

  ————

  戚方淮醒来时手背上还扎着点滴,季然可能出去办事了,偌大的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空旷死寂得没有丁点声息,戚方淮目光空洞地盯了空气数秒,想到曲意璇,他猛地起身掀开被子下床。

  结果点滴吊瓶牵绊住了他,戚方淮毫不犹豫地拔掉,只穿着拖鞋就大步出了病房,季然叫来了几个保镖守在门外,保镖见戚方淮走了,他们连忙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

  曲意璇病房外的保镖更多,显然是为了阻拦戚方淮进去,戚方淮递给几人一个眼神,两方下属就动起手来,这一层都被楼珏迹包了,所以除了给曲意璇治疗的几个医护人员外,并没有其他什么人。

  一番打斗中,楼珏迹接到电话后很快赶了过来,抬手制止几人,他走到戚方淮面前停下,满身散发着肃杀语气阴冷说:“二少,中午我们两人有过约定吧?谁唤醒了意璇,那么另外一个就退出。”

  “结果你这个所谓的意璇爱了多年的初恋并没有让她苏醒,相反,你来了后,她的求生意识更弱差点死了,所以你觉得我还会让你见她吗?”楼珏迹心里除了嫉妒外,也确实害怕戚方淮的出现再刺激到曲意璇,戚方淮和曲意璇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戚方淮哑口无言,眼眸低垂着,紧攥的拳头上手背青筋暴突,唯一能想到的是曲意璇因为简约而放弃他,不能,他和曲意璇的感情绝不能这么脆弱,就算曲意璇要离开他,总该给他个解释挽留的机会吧?

  曲意璇就这样判了他的死刑,算什么?他不接受这种方式。

  戚方淮的眼眸里一片猩红,突然甩开楼珏迹大步走向病房,然而几个保镖拦住了他的去路,戚方淮正要动手。

  楼珏迹手中扬着手机,在戚方淮背后说:“看来你是想让我打电话给简约和优优了。二少,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简约知道你在这里纠缠意璇,她一定会找过来。你觉得意璇现在的身体状况,受得了简约的羞辱和欺负吗?”

  “就算你不考虑意璇,我也不允许你这么做。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千万别让我动毁了简约之心。”楼珏迹的目光里弥漫着杀气,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完全放松下来,处在濒临崩溃的边缘,所以他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怕。

  对比起戚昕薇,简约给曲意璇带来的伤害也不少,他没动简约是因为念及旧日合作电影的情分,但水满则溢,简约若是哪一天真的触及了他的底线,简约的下场不比戚昕薇悲惨。

  戚方淮猛地回头看向楼珏迹,握紧的手指关节发出“咯吱”的响动,他的薄唇颤抖着,半晌接不上话,似乎全世界都知道简约和优优是他的软肋,所以每次他都输给楼珏迹。

  而楼珏迹的弱点呢?只有曲意璇,但他不可能拿曲意璇来威胁楼珏迹,他知道曲意璇这种状况下见他只会加重病情,但让他走了,也就相当于把曲意璇让给了楼珏迹,往后曲意璇还有可能和他在一起吗?

  戚方淮心痛如刀割,高大的身躯僵硬地伫立在病房门前,俊脸灰白久久未动,直到简约打来电话,最终戚方淮还是离开了,临走前血红的眼眸透过玻璃看了一眼,一股热液骤然涌出来。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