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00章: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她催眠

第100章: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她催眠

  楼珏迹回到病房时,楼明衡和萧寒冽在门外等着,大概是不想吵了休养的曲意璇,见楼珏迹的眉宇中一片灰白色,楼明衡拧眉担忧地问:“怎么了?”

  “没事。”楼珏迹回过神,压下胸腔里翻涌的情绪,他其实并不想让戚昕薇死,毕竟过去那些年他对戚昕薇到底有几分情意,刚刚吩咐徐子昂去打探消息,让陆氏医院的医生一定要救戚昕薇。

  楼珏迹打开病房的门进去,曲意璇恰好醒来,楼明衡把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眼眸里含着温润和怜爱问曲意璇,“感觉好些没有?”

  “嗯。”曲意璇温顺地应着楼明衡,半个小时前楼明曦和其他几个医生也来过了,楼明曦叮嘱的话语里透着浓浓的关心,楼珏迹的家人待她这么好,让她觉得自己不像是楼珏迹玩弄的女人,相反,他们把她当成了儿媳妇。

  曲意璇的心情很复杂。

  萧寒冽带来了一束粉色百合,香气袭人,楼珏迹对花粉过敏,若非曲意璇爱花,他必定会直接丢了,顺带揍萧寒冽一顿,此刻也只能阴沉着脸站得远一些。

  “萧总,谢谢你那天救了我。”曲意璇诚恳地对萧寒冽说,话语一转蹙眉问:“你认识戚母吗?”

  萧寒冽瞥了身侧的楼明衡一眼,顿了几秒低沉道:“嗯。我父亲和戚母以及阿迹的母亲曾经就读于同一所大学,三人的关系不错,回来之前父亲让我代他去寺庙看看戚伯母。”

  原来是这样,她和戚方淮都不知道黛霓依与楼明曦是好姐妹,可能是因为封碧芝上位做了戚家女主人后,楼明曦就不和戚家来往了吧!

  如今因为她一个女人,后辈楼珏迹和戚方淮两人势如水火,曲意璇觉得很心累。

  “你和阿迹吃晚饭吧,我们先走了。”楼明衡见曲意璇很疲惫的样子,没有再打扰曲意璇,叮嘱一些后就离开了。

  楼珏迹坐下来喂饭给曲意璇,吃过后曲意璇不想睡了,楼珏迹把笔记本电脑打开放在她面前,找了一部搞笑美剧给她看,而他则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处理事务。

  “你去公司吧,不用陪我了。”曲意璇蹙眉对楼珏迹说,楼珏迹把她晾着自己办公,那跟他在公司上班有什么区别?既然这样,她还是别为难楼珏迹了。

  闻言楼珏迹抬眸瞥向曲意璇,见她的心思根本不在美剧上,脸色苍白孤零零地坐在床上,楼珏迹的心忽地一疼,收了一整沓文件走过来,上床坐在曲意璇身侧。

  “公司里有我舅舅。”楼珏迹弯起胳膊搂住曲意璇的肩膀,让她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里,他抚摸着女人的后颈温柔低语,其实楼老爷子给他放了足足一个月的假,让他照顾生产后的曲意璇,他如果真的去上班,估计楼老爷子抽死他。

  楼珏迹推了一下电脑,在曲意璇的额头上亲了亲,“工作没你重要,我陪你一起看。”

  曲意璇心里微颤,很想说不需要楼珏迹,但张了张口话又咽下去,她承认楼珏迹对自己太好太体贴入微,而她就是贪恋楼珏迹的这份温柔。

  楼珏迹曾与她有过一夜缠绵,她生下了楼珏迹的两个孩子,女人这辈子最难以忘记的是自己的第一次和第一个男人,这份感觉是刻骨铭心挥之不去的,但她不能,她早就决定放弃楼珏迹了,这份感情她绝不会再拾起。

  曲意璇的手指攥在一起,用力闭了下眼睛,竭力压着心里的悸动,装作很平静地盯着电脑屏幕。

  窗外的树木已经冒出了绿芽,阳光洒落进来,让人觉得很慵懒舒适,花瓶中的粉色百合悄然绽放,病床上俊美的男人怀里拥着娇柔的女人,这大概是楼珏迹和曲意璇认识以来最温馨的一幕了。

  徐子昂发了一条短信给楼珏迹,见曲意璇的目光扫过来,楼珏迹抿了抿薄唇解释道:“戚昕薇割腕自杀,抢救及时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曲意璇睁圆了瞳孔,心里微疼,在楼珏迹回来之前她看了最近几天的报道,一切都只是传闻,她不确定戚昕薇为了嫁给楼珏迹,是不是真的假装怀孕,她很同情戚昕薇,在得知戚昕薇自杀的一刻,过去对戚昕薇所有的怨恨都消散了。

  其实戚昕薇不过是个为爱而疯狂的女人,可悲可叹,简约为戚方溯自杀那种爱很伟大,然而戚昕薇对楼珏迹是一种偏执,她不该为了楼珏迹而轻生,但愿戚昕薇从鬼门关走过一次后,能放下楼珏迹,去追求真正属于她的幸福。

  ————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曲意璇能下床了,几天来一直惦记着自己的两个女儿,这天早上她要求见孩子,楼珏迹让她坐在轮椅上,推着她到了育婴室外。

  两人没有进去,曲意璇站起身透过玻璃窗往里面看去,十多天的婴儿眉目渐渐长开,都说女儿遗传父亲,果真不假,孩子的五官轮廓很像楼珏迹,精致中透着英气,肉乎乎粉粉嫩嫩的。

  曲意璇看着她时,她似乎有感知般侧过头笑着,小拳头在半空中挥舞,左手腕上的金色铃铛“叮铃铃”地响,现在孩子很少戴这种饰物,想想都知道这是保守的楼老爷子送给重孙女的,不贵重但意义很好。

  曲意璇捂住嘴眼中的泪水流出来,只觉得幸福又喜悦,怀孕时的辛苦和生下她们的危险全都不算什么了,曲意璇想如果当时真的要牺牲她的性命而保住两个女儿,她必定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

  保温箱旁边贴着孩子的名字,但离得远曲意璇看不见,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儿,她没转头,唇畔含着笑意问身侧的楼珏迹,“这是恬然还是恬默?”

  “这……”楼珏迹哑口无言,说起来也挺尴尬的,孩子出生后他的心思全在曲意璇身上,根本没来得及看孩子一眼,尤其两个女儿长得一模一样,他连小宝大宝都分不清啊!

  曲意璇没听到回应,狐疑地看向楼珏迹,“怎么了?”

  楼珏迹心虚得厉害,这大概是他最“没脸”面对曲意璇的一刻了,三十多年来何曾像此刻这么失败又丢人?眼瞧着曲意璇的脸色变冷,楼珏迹终于看清楚了保温箱外侧的标签,“是小宝恬然,比恬默晚几秒来到这个世上。”

  一瞬间曲意璇眼中重又浮起怜爱的笑,站在那里看了恬然十几分钟,这才想起一件事,脸色陡然变得苍白,她紧盯着楼珏迹语气惊慌又颤抖地问:“另外一个孩子呢?”

  “为什么恬默和恬默没有在一起?楼珏迹你是不是骗我?我们的两个孩子是不是只……”接下来的话曲意璇说不出来了,她不敢想那个可能性,抓着楼珏迹的手胳膊控制不住地哆嗦着。

  楼珏迹连忙把曲意璇拥入怀中,大手抚摸着她颤抖的背,想到大宝恬默,他心里翻江倒海,面上若无其事地安抚着曲意璇,“别说傻话,大宝好好的,怎么可能有事?”

  “刚刚医生带恬默去检查了,下午我们再来看她,乖。”楼珏迹感觉到女人湿热的泪浸染在自己的衬衣上,他心里疼痛,恬然和恬默长得一样,曲意璇不可能这么快分出来两个孩子的区别,下午他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让曲意璇看到的依旧是恬然,告诉曲意璇另外一个去检查了,这样应该不会露馅。

  楼珏迹的解释让曲意璇慌乱的心平静下来,幸好只是虚惊一场,此刻看着这么可爱的孩子,曲意璇责怪当时自己不该冒险去寺庙里找黛霓依,她没有考虑到肚子里的孩子,这个母亲做得真是失职,往后她一定要照顾好女儿。

  曲意璇在外面看了将近一个小时,楼珏迹告诉她孩子要待在保温箱里一个月,等过几天她的身体恢复一些,就让她换衣服进去里面抱抱孩子,曲意璇这才心满意足,恋恋不舍地离开时,一步三回头地看着育婴室。

  楼珏迹扬唇,修长的手臂搂在曲意璇腰上,眉梢眼角全是笑意,虽然他不喜欢孩子,没料到自己这么快就有女儿了,猝不及防下还没有做好当爸爸的准备。

  但这是他和曲意璇的女儿,他爱屋及乌,刚刚见到孩子的那一刻心柔软得都要融化了,楼珏迹垂眸看着跟他一样眉目中洋溢着幸福的曲意璇,那么期待他和曲意璇能相爱现守,一家四口就这样一辈子足够了。

  ————

  这几天戚方淮对曲意璇的思念成灾,然而戚氏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他剩余的时间都被简约占据了,简约的精神状况慢慢恢复,不像之前那样歇斯底里处在崩溃边缘,戚方淮还是想着把她送去国外。

  “公司怎么样了?”这天黄昏病房里只有戚方淮和简约,简约吃着男人喂的东西问,她通过新闻关注着戚氏的情况,深知戚氏处境艰难,抿了抿唇对戚方淮说:“既然顾氏想伸出援助之手,方溯你为什么不接受?”

  戚方淮心不在焉的,闻言回过神,不想让简约卷入任何斗争中,他薄唇微抿低沉地对简约说:“你安心养病就好了,其他的一切我会处理好。”

  戚方淮这几天瘦了不少,俊脸苍白总是心神恍惚,简约看着心疼不已,不愿让他一个人这么劳累,简约的手搭在戚方淮胳膊上,“我知道你担心引狼入室,但顾氏要吞并戚氏,反过来你难道没有本事毁了顾氏吗?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方溯,我相信你。”

  戚方淮微愣,如简约所说不跟顾氏合作,是因为他担心封家人以后会与顾氏狼狈为奸里应外合,一旦封家人出卖了戚氏,再后悔就晚了。

  小时候他的梦想就是唱歌,未来功成名就家喻户晓,后来他做到了,代价是大哥肩负起家族使命,为他铺平道路、给他创造出一片天地,直到现在他对做商场的霸主都没什么兴趣。

  但戚方溯离世了,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热爱的音乐而接管公司,可即便从此在名利场中与人勾心斗角,他也从没有吞并哪家公司那么大的野心,只想着管理好戚氏与世无争就可以了。

  然而他太天真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不争不抢的下场是被淘汰、被竞争对手毁灭,到今天有些事戚方淮不愿做,也不得不做了,他必须强大。

  “我知道。”戚方淮心里已经做了决定,收拾碗筷的时候,戚家的管家打来电话让他回去一趟,说顾北城和夏母几人在戚家等他。

  戚方淮拧起长眉,收起手机后跟简约打了一个招呼,他就离开了。

  简约盯着关上的房门,眼中的光亮渐渐暗淡,她看得出来戚方淮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魂早就被曲意璇勾走了,这是任何女人都不能容忍的。

  简约的指甲用力掐在掌心的嫩肉里,唇紧抿,闭眼心里疼痛不已,过了一会儿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曲意璇,“意璇,这些年我和方溯为了不让你伤心,所以一直瞒着你方淮早就死在九年前那场事故中的事实。”

  “有时间你去戚家的墓地看看吧!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我们两人究竟谁是第三者了。”

  ————

  季然开车送戚方淮回去,途中见戚方淮疲惫至极,季然心里很不是滋味,思虑半晌她迟疑地对戚方淮说:“二少,我觉得简小姐一时半会儿清醒不过来,你若是一再纵容她,只会死循环下去,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你和简小姐以及曲小姐三人都会很痛苦。”

  “其实我有个办法……”季然的话语顿住,戚方淮睁开眼睛望着她,她抿了抿唇这才继续道:“不如找个催眠师给简小姐催眠,让她的记忆里没有丝毫大少的痕迹,再把她送去国外开始新的生活,这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

  戚方淮的神色一点点变了,给简约催眠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了吗?或许吧!大哥死了整整九年,简约依旧不愿接受事实,继续以自己的方式深爱着戚方溯,可能她在等着戚方溯回来的那一天,直到死也要坚持爱下去,这难道不是对简约的一种耽误吗?

  如果戚方溯在天有灵,他一定不想看到简约把一生的光阴都耗在一个死去的人身上,戚方溯希望简约离开他后,也能幸福,大哥这辈子注定亏欠了简约,不能让简约守着死去的人混混沌沌悲哀地活一辈子,既然简约自己不愿走出来,那就用外力让简约忘记吧!

  戚方淮闭眼压着眸底的酸涩,放在膝盖上的两手慢慢攥成拳头,良久后他喉咙滚动着,沙哑又艰涩地对季然说:“好,这件事你来安排吧!优优那边我来解释。”

  “是。”

  戚方淮回到戚家后,客厅里戚望川和夏母以及夏瑗、顾北城、夏眠几人都在,戚方淮刚踏进客厅跟他们打招呼,原本坐在夏瑗腿上的优柔跳下来,欢喜雀跃地跑过来抱住戚方淮的腿,仰着一张粉嫩的小脸,嗓音稚嫩又甜美地喊他,“爸爸!”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