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01章:结束,方淮和夏瑗订婚

第101章:结束,方淮和夏瑗订婚

  戚方淮猛地一顿,垂眸正对上优柔那双乌黑清澈的眼睛,她不如优优的粉嫩健康,脸色透着病弱的苍白,戚方淮的心一软,压着把孩子一脚踹出去的冲动,俯身拉开优柔的胳膊,戚方淮抬头拧着眉宇对夏母说:“伯母,之前你也看过亲子鉴定报告了,优柔并非我的女儿,你们今天过来是想做什么?”

  “我去不同的医院做了十几份鉴定,结果都表明优柔和你有血缘关系。ziyouge”夏母从包里拿出那些报告单放在面前的茶几上,起初她有理由怀疑女儿伪造,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只能说她错看了戚方淮,九年不见,戚方淮是真的变了。

  戚方淮的眉心直跳,夏瑗为达目的竟然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骗,利用亲生母亲逼他承认优柔,而夏母当然选择相信自己的女儿,认定他逃避责任,他简直百口莫辩。

  “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优柔眼中噙满泪水,上前再次抱住戚方淮的腿。她真的想有个爸爸。===『斗破苍穹漫画http://www.chuixue.me/cx16/』===。

  戚方淮俊脸抖沉,既然没办法跟夏母几人讲道理了,那他只有让家里的保镖把几人赶出去,一个眼神示意,佣人就出去叫保镖了。

  “戚二少别紧张。”顾北城不想跟戚方淮大动干戈,他眯起眼眸一副温和无害的样子,勾唇笑着对戚方淮说:“如今你们戚氏正面临着最大的危机,今晚你赶我们出去的消息若是传了出去,恐怕这几天你所有的努力都会付诸东流。”

  “其实这件事很容易解决,只要你娶了我妻子的妹妹,夏家和顾家都会帮你度过这次危机,联姻是最有效的方式,二少何乐而不为?”顾北城的打算是插手戚氏的运作,他安排商业间谍潜伏在戚氏,为他吞并戚氏铺路。

  戚方淮自然也想到了这点,凌厉的目光看着顾北城,浑身上下散发着压迫的气场,“合作可以,但我绝不会娶夏瑗。”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顾北城双腿交叠而坐,看上去风度翩翩的,满含笑意的眸子对上戚方淮的视线,从容自若地说:“我妻子的妹妹为你耗费了大好的青春,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孩子抚养长大,你必须对她们母女负责。不然我们凭什么帮你?不要忘了是你戚氏有求于我们,那就拿出最起码的求人姿态来。”

  呵,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戚方淮在心里嗤笑,如果救戚氏的代价是娶夏瑗,那么他宁愿宣布戚氏破产,戚方淮薄唇微启,看着顾北城吐出阴鸷的话语,“不可能。”

  然而话音刚落下,另一处沙发上的戚望川拿了文件甩在桌子上,俊脸威严不容置疑地对戚方淮说:“我已经在合同上签字了。方淮,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了整个戚家家族的荣辱兴亡,你只有牺牲你个人婚姻。”

  什么?戚方淮胸口一震,猛地看向戚望川,回过神后他几步走过去拿起那份合同,只见末端戚望川已经签了名,连章都盖上了,也就表明这份合作条约具有了法律效应,戚方淮眼前发黑差点栽在地上。

  “戚望川!”戚方淮失去理智,当着众人的面反手把文件夹甩在戚望川头上,他俊脸苍白,胸腔剧烈震动着,戚望川手中虽然没有实权。但在公司还能做主发号施令,今天不经过他的同意就拿了公章与顾氏签下合同,他千防万防,没想到最后是亲生父亲出卖了自己。

  真可笑啊!

  戚方淮的眼眸猩红,拳头紧握发出“咯吱”的声响,是他对戚望川太仁慈了吗?戚望川根本没有丁点悔过之心,从始至终他为了自己的地位不惜伤害自己的妻子和他这个亲生儿子,戚望川的良知早就没有了。

  顾北城的目的达成,也只是过来通知戚方淮一声,见两父子要吵起来,他和夏母几人没有再待下去,打过招呼就离开了。

  客厅里只剩下戚望川和戚方淮两人,戚望川的额头被钢铁文件砸破,鲜红的血冒出来,他抬手抹了抹,躲闪着戚方淮质问的眼神,脸色紧绷着冷硬地重复道:“我是为了戚家。”

  这些年来他居于高位,从来都是别人求他合作,如今被封碧芝害到这种地步,儿子又夺走了他手中的权利,他无比落魄又卑贱,以前的仇人全都落井下石,只要一出现就能听见他们的嘲笑和唾弃,让他像是个丧家犬一样,他根本没法出门了。

  他想要自己的尊严也不可能了,为了救戚氏,他只能求助讨好顾氏,昔日商场霸主牺牲到这种地步还不够吗?所以让儿子娶夏瑗并不算过分,他不能让百年家族戚家毁在自己手里,由奢入俭难,他更不想失去如今的地位和荣华富贵。

  戚望川想起当年戚望杉在牢狱里请求他放过大嫂一家人,而大嫂也跪在他腿边哭着泣不成声地哀求,他没有心软,对所有威胁他地位的人赶尽杀绝,那个时候他何其风光不可一世?

  如今终于轮到他了,果真是作孽太多。

  “戚家变成如今这个样子,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的吗?”戚方淮遍布血丝的双眸里浮起潮湿,又痛又怒,从未像这一刻如此怨恨戚望川,戚望川作茧自缚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拉上他这个儿子。

  戚家家产对他来说已经唾手可得了,可现在却变成了他最大的负担,而他有退路吗?没有,他逃不掉的,从生在戚家开始,就注定了他必须承担起自己的使命。

  “你和夏瑗可以做契约夫妻,暂且隐忍一段时间,等以后戚氏东山再起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戚望川心里很清楚儿子放不下曲意璇,但曲意璇对他们戚家毫无用途,相反只会牵绊儿子,以前他不管,现在他绝不允许儿子和曲意璇在一起。

  呵呵,戚方淮觉得讽刺又可悲,他不想再和戚望川争论,用力点点下巴咬牙切齿地说:“行,我娶夏瑗。”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暂且答应顾氏的条件,总有那么一天他会全讨回来,让这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戚方淮想到和楼珏迹在一起的曲意璇,他心痛得难以呼吸,闭眼许久才缓过来。

  戚方淮一挥手,吩咐进来的几个保镖把戚望川弄到楼上的卧室,既然戚望川不让他好过,从今天开始他就把戚望川软禁起来,不让戚望川踏出房间一步,他们两父子就这么互相折磨吧。

  戚望川脸色铁青,勃然大怒地骂着戚方淮是逆子,戚方淮转身阔步走出去,“砰”一下把门摔得惊天动地般响,外面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戚家偌大的庄园里静谧祥和,可戚方淮却是满身萧索寂寥。

  离开戚家后季然发来短信告诉他去医院没有找到曲意璇,可能是楼珏迹给曲意璇换了地方,保镖严阵把守她根本无法靠近,戚方淮听完后站在原地僵硬许久,慢慢地放下举着的胳膊,手机掉在地上,戚方淮笑着笑着,眼中的热液就涌了出来。

  曲意璇生完孩子后就和楼珏迹在一起了,但就算要跟他分手,为什么连只言片语也没有?以这么残忍的方式离开了他,他很想问问以往曲意璇给的承诺都作废了吗?

  她说永远不会离开他、一辈子陪在他身边等等这些甜言蜜语全都回响在耳边,此刻却变成了一个笑话,他那么害怕被曲意璇抛弃,可最终曲意璇还是不要他了。

  “为什么啊?!”戚方淮突然嘶吼出来,握起拳头用力砸在一棵松柏树上,指尖很快鲜血淋漓,他低着头浑身颤抖,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竭力压制着哭泣,悲伤无助得像个孩子。

  这天晚上戚方淮拎着几十瓶酒去了山上的墓地,他坐在戚方溯的墓碑前,打开酒瓶子倒掉白酒,自己拿起另外一瓶大口大口地喝着。痛极时,他泪眼模糊地看着墓碑上戚方溯的照片,万念俱灰呢喃低语,“为什么九年前那场事故中死得人不是我?”

  “大哥,我好累。我宁愿活下来的那个人是你,你知道我活着有多痛苦吗?”戚方淮自言自语着,然而墓地里阴冷空旷,只有夜晚的风呼呼吹过去,无人回答男人。

  这一晚他和长眠于地下的几百个戚家人一起度过,喝醉后背靠在墓碑上睡着了,腿边横七竖八倒着酒瓶子,月光洒在他身上,显得无比落寞寂寥。

  第二天早上季然赶过来把戚方淮送去医院,他昏迷了两天,再醒来时催眠师已经成功催眠了简约,他去机场送简约离开,人潮涌动,他红了眼喊着简约,“大嫂。”

  “你是谁?”简约穿着一身风衣,打扮时尚利落,顺直的长发披散在肩背上,摘下脸上的黑超望着戚方淮时,女人的长发在空中扬起弧度,她眼中和唇畔都是笑意,人生如初见,柔柔婉婉的模样,“我们认识吗?”

  戚方淮忽然觉得心酸至极,简约全都忘记了,不只是戚方溯,季然告诉他所有跟戚方溯有关的人和事她都不记得了,这样挺好的,从此往后简约开始新的生活,他和大哥再也不亏欠简约了。

  “不认识。”戚方淮摇摇头,打过招呼后转身离去,而简约也往安检处走,中途戚方淮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

  简约的背影高挑潇洒。对于她生活了三十年的城市毫无留恋,告别所有的前尘过往与悲欢离合,半个小时后飞机冲上云霄,一切至此画上句号,转瞬沧桑,戚方淮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简约。

  “催眠术真有那么厉害吗?不如让那个催眠师帮忙让我忘记曲意璇吧。”回去的途中,戚方淮坐在后座突然对季然说。

  季然猛地踩下刹车,回头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戚方淮,“二少!”

  “开个玩笑而已,我可舍不得忘记曲意璇。”戚方淮勾唇自嘲又苦涩地说,没有记忆的人无疑是可悲的,而他宁愿做个有着七情六欲之人。也不想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所以哪怕他爱曲意璇爱得很痛苦、很艰难,他还是会坚持下去,至死方休。

  季然顿时松了口气,放开攥紧的手,掌心里一片冷汗,突然间想或许让戚方淮忘了曲意璇,戚方淮就能解脱了,她不想每天看着戚方淮活得这么累。

  “找个时间把楼昶送回给楼珏迹。”良久后戚方淮低沉地对季然说,优优并没有跟着简约一起离开,他先照顾着优优,等简约在国外安顿好了。他就会把优优送过去。

  季然点点头,“好的,这两天我会约楼珏迹。”

  --------

  曲意璇的身体恢复得很快,这天范淑琴来医院陪她,推着她到医院的花园里赏花,春天来临万物复苏,曲意璇看着眼前生机盎然的景象,心里却是一片萧索,脑海里始终闪过简约的那句话,“戚方淮已经死了,不信你去戚家墓地看看。”

  “姨母,我想出去一趟。”曲意璇并没有承认范淑琴这个母亲。仍旧像以前那样称呼她,“你陪我一起。”

  范淑琴蹙眉,没多问点点头,楼珏迹没有限制曲意璇的自由,她难得愿意出来一趟,在保镖打电话给他汇报后,他让保镖跟着保护曲意璇,就应允了。

  徐子昂开车送范淑琴和曲意璇,到了山下后范淑琴一路扶着曲意璇走向墓地,她们按照戚家历来祖宗的辈分一排排找过去,十几分钟后两人停在一座墓碑前,曲意璇抬眸望去,只见大理石上刻着“戚方淮之墓”。

  她猛地睁大眼睛,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身形不稳踉跄着往后退出几步,险些栽在地上时被范淑琴扶住。

  “不!”曲意璇猛然一把推开范淑琴,失魂落魄地扑到墓碑上,她手指颤抖地抚着几个字,满脸不可置信地摇摇头,怎么会这样?

  简约和优优以及夏瑗等所有人的话响在耳边,他们每个人都告诉她戚方淮早就死了,但她偏执得不愿相信,此刻看到这座墓碑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原来从始至终几年后再重逢,戚方溯和戚方淮都是同一个人。

  戚方溯以为她爱他,所以用真实身份娶了她,在知道她喜欢的男人是戚方淮后,戚方溯变成了戚方淮,一人分饰两角把她耍得团团转,难怪戚方溯和戚方淮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因为根本不可能啊!也难怪戚方淮承担着照顾简约和优优母女的责任,宁愿让她受委屈,她全都明白了。

  这段时间和戚方淮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曲意璇觉得无比讽刺可笑,眼中的泪水涌出来,悲痛欲绝地伏在墓碑上痛哭,泣不成声地喊着,“二哥!”

  那个从小宠着她、可以给她整个世界的二哥,原来早就死在了九年前,而她对此一无所知,连跟喜欢的少年最后告别的机会也没有,命运为什么对她这么残忍?

  她身边围绕着数不清的阴谋和算计,让她爱错了人,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和灾难,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意璇。”范淑琴也没想到真相是这样的,片刻的震惊后,她走上前搂住曲意璇,心疼地安抚着,“节哀,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曲意璇支撑许久的精神突然在这一瞬间崩溃了,来之前她以为自己和戚方淮还有在一起的可能,或许她过几天就想通了,不管什么父辈间的深仇大恨,她可以不顾一切地跟戚方淮在一起。

  然而那个男人根本不是她喜欢多年的少年,即便长着同样一张脸,模仿得那么像,不是戚方淮就终究不是,曲意璇转身扑入范淑琴的怀里,搂着范淑琴的脖子痛哭出声。

  后来曲意璇给戚方淮打了一个电话,戚方淮很快接通,狂喜颤抖的声音传来,“意璇你在哪里?我们见面吧!我有事要告诉你,我把简约”

  “我在墓地。”曲意璇哭得红肿的眼望着墓碑上少年的照片,唇瓣泛白嗓音嘶哑,强调着对戚方淮说:“戚家的墓地,戚方淮的坟前。你过来一趟吧!”

  戚方淮震惊地睁大瞳孔,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也不知道曲意璇什么时候挂断的,他笔直地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僵硬数秒后突然转身往外跑去。

  戚方淮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墓地,离很远就看见曲意璇单薄的身子背对着他站在墓碑前,长发被风吹得微微扬起。整个人显得遥远又伶仃,分明只有那么几步的距离,却让戚方淮觉得曲意璇把他隔在了世界之外,而从这一刻起,他大概再也走近不了她。

  戚方淮的心剧痛,迈着长腿到了曲意璇面前,伸手试图拉住曲意璇,“意璇,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你听我解释。”

  曲意璇却避开戚方淮的触碰,慢慢后退几步,以之前看戚方溯时的那种眼神盯着戚方淮,曲意璇摇摇头语气讥诮地说:“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戚方溯,我今天叫你过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之间结束了。更确切地说,我们本来就是错的,不能再继续下去。”

  戚方淮浑身猛地一僵,曲意璇那样的目光仿佛在他心上戳着刀子,他痛得俊脸惨白,怔愣地凝望着曲意璇,半天没有接上一句话,她不相信他了吗?最后一次解释的机会也不给他。

  终于他最怕的这一刻还是到来了,曲意璇的记忆里只有戚方溯对她的种种欺骗,忽略了他曾经的用心和疼惜。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爱上戚方溯,当他变成戚方溯时,也就代表他和曲意璇之间画上了句号。

  戚方淮定定地看着曲意璇,沉痛地呢喃,“意璇”

  “我不恨你,从此往后我们再无瓜葛,你好好待简约和优优吧。”曲意璇泪湿眼底,别开头苦笑着说,无论戚方溯或戚方淮,对她只有愧疚和补偿,他们谁也没爱过她,而他们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

  种种原因,既然这样,她不会再接受戚家的施舍,就让一切都在今天结束吧!这是最后一次她和这个男人告别。

  曲意璇取下手腕上编织的红色饰物,用打火机烧掉线绳,灰烬飞扬,很快消散在空气中,“咣当”一下,那枚指环掉落在地上,曲意璇弯身捡起来,用手挖了一个坑把它埋于墓碑前,就像葬掉她多年来自以为是的爱情。

  曲意璇抬头看着照片里的少年,泪滑落而出,她却扬唇笑了笑,“再见,方淮。”

  最终曲意璇还是离开了,与戚方淮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戚方淮想抓住曲意璇的胳膊,指尖却只触碰到她翻飞的衣角。

  曲意璇慢慢地走下台阶,戚方淮僵硬地站在原地转头看去,那抹纤瘦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苍茫的墓地里和他的视线中,戚方淮的世界终于崩塌了。

  就连九年前失去大哥时,他都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那个时候支撑着他活下去的还有曲意璇,而如今曲意璇终于也离他而去了。他彻底垮下了。

  戚方淮跪瘫在地上,抱着大哥的墓碑哽咽出声,他真的把简约送走了,以为和曲意璇之间没有阻碍了,可事实上他改变不了自己曾是“戚方溯”这个身份。

  如果时光能回到九年前,他一定不会选择做戚方溯,又或者他会在事故中放弃自己的生命,而让戚方溯活下来。

  --------

  曲意璇头也不回地走着,到了山下两腿一软差点栽倒,这才转身看着那一片墓地,过往的画面如同放电影般一幕幕闪过去,曲意璇乏力地闭眼。泪如雨下。

  “回去吧。”楼珏迹知道曲意璇来了这里后,他开车追过来,脱下外套几步上前,披在曲意璇单薄又颤抖不止的肩上,楼珏迹把曲意璇拥入怀中,就这样搂着她坐进车子。

  从墓地回来后曲意璇沾染了寒气,病了两天,但并没有因此倒下,她好像变得更加顽强刀枪不入了,二月十四日情人节这天她恢复了过来,早上拿出手机看到了头条,“夏家二小姐逼婚成功。戚家二少和夏瑗将于下月中旬订婚”

  网友炸了,大骂夏瑗是心机婊,在戚氏有难时趁人之危,以帮助戚氏为由让戚方淮娶她,戚方淮也是无奈身不由己,曲意璇备受同情关注,媒体都在挖掘各种消息内幕曲意璇没再看下去,这一切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从此往后她不会再过多关注。

  曲意璇收起手机,拿过床头柜上的书来看,这时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离很远就传来楼昶欢喜雀跃的嚎叫。

  曲意璇抬眸只见楼昶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楼珏迹在背后走着,转眼间楼昶已经冲上来扑入曲意璇的怀里,“阿姨我回来了,你想我没有?”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