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02章:我很高兴你这么紧张我

第102章:我很高兴你这么紧张我

  这孩子一向莽莽撞撞的,曲意璇连忙抱住楼昶,手抚着楼昶的脑袋,她满眼怜爱温柔的笑意,“阿姨当然很想你,怎么回来了?跟优优玩够了吗?”

  “没玩够,但毕竟那不是我的家,我更喜欢跟曲阿姨和爸爸生活在一起。”楼昶心里很遗憾,优优要去国外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优优,走得时候他们两人都哭了,他把手上戴的一串珠子送给了优优,如果优优和他是一家人就好了。

  曲意璇没有多问什么,楼昶小脸上全是难过,她温柔地安抚着,“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

  “嗯!”楼昶重重地点点头,他真的很喜欢优优,现在通讯设备和交通这么发达,他要和优优保持联系,说不定哪天就飞去国外找优优了,这样一想楼昶顿时开心了,突然注意到曲意璇平坦的肚子,他惊喜地睁大眼睛,“曲阿姨你生了?!”

  “之前不是说要三月底吗?我只是走了半个多月,就发生了这么神奇的事情。妹妹呢?给我看看,我要抱她们。”楼昶风风火火的是个行动派,不等曲意璇回答他一连串的问题,他挣脱曲意璇的手臂后,就在病房里找着妹妹。

  结果里里外外都看过了,差点就要翻箱倒柜,也没见到妹妹,曲意璇连忙下床拉住他,好笑地说:“你的两个妹妹不足月要养在保温箱里,她们现在在育婴室。我让你爸爸安排,我们进去抱抱她们好吗?”

  “好!”楼昶拍着手欢呼起来,也不怕楼珏迹了,跑过去抱住楼珏迹的腿,脑袋蹭着他撒娇,“爸爸,你带我们去吧。”

  “……”妈的智障,楼珏迹差点一脚把楼昶踹飞,这孩子肯定被戚方淮教坏了,以往楼昶哪敢这么放肆?所幸自从女儿出生后,楼珏迹的父爱泛滥,现在看楼昶也顺眼了,面无表情地抽出自己的腿走到曲意璇身边,他搂着女人的腰柔声说:“我带你去。”

  楼昶惊讶地睁大眼睛,手指着举止亲密的楼珏迹和曲意璇,“你们……你们什么暗度陈仓了?”

  曲意璇没想到楼珏迹会当着楼昶的面对她这样,担心会毁掉她和楼昶之间建立的感情,她的面色陡然一变,惊慌地挣开楼珏迹。

  但楼珏迹不允许她逃,强壮的手臂越发箍着她不盈一握的腰,扬眉从容自若地对大惊小怪的楼昶说:“我们不仅暗度陈仓,而且你曲阿姨还珠胎暗结了。楼昶,之前我就告诉过你曲阿姨是你的妈妈,如今就算你不想认,也得认,否则你连我这个爸爸也别要了。”

  楼昶许久没有反应过来,直直盯着相拥的楼珏迹和曲意璇,心思百转千回。

  曲意璇眼看着楼昶似乎接受不了,她一把推开楼珏迹,蹙眉一脸冷若冰霜地说:“我不是楼昶的妈妈,你不要威胁小孩子。”

  “楼昶。”曲意璇生怕楼昶会受伤,她走过去俯身用两手扶住楼昶的肩膀,盯着小男孩乌黑明亮的眼睛,正要解释什么。

  谁知楼昶猛然扑入曲意璇的怪里,抱着她的脖子兴奋又激动地欢呼,“太好了!曲阿姨你真的是我妈妈,我终于有妈妈了。”

  “……”曲意璇懵了,楼昶是真的相信了楼珏迹,以为她是他的亲生母亲,楼昶太想要妈妈了,就算她否认,恐怕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难道她真要认了楼昶这个儿子吗?

  但这也就意味着以后她和楼珏迹是夫妻、是一家人,曲意璇抿唇,转头看向楼珏迹,那男人扬眉,一副对眼前的状况很满意的样子,曲意璇沉默地抱着楼昶,心乱如麻。

  ————

  半个小时后楼珏迹和曲意璇换好衣服进去无菌育婴室,楼昶在门外嚎叫,身子太矮,连玻璃窗也够不到,于是拿出小少爷的威严来命令徐子昂抱起他,他整个人贴在玻璃上,睁大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又欢喜地往里看。

  室内曲意璇从医护人员手中接过恬然,孩子柔柔软软的一团,一瞬间她整颗心都融化了,手捏了捏婴儿娇嫩的脸,洋娃娃一样,太萌太可爱了,曲意璇眉梢眼角洋溢着幸福,“恬然,我是妈妈。”

  恬然虽然不足月,但很健康,脸上粉粉嫩嫩的,特别爱笑,听到曲意璇的声音后,她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一手在空中挥舞着打招呼,铃铛“叮叮”地响。

  “给我抱抱。”楼珏迹看得心都痒了,忍不住开口对曲意璇说,手臂已经伸了过去,等待着曲意璇把孩子交给他。

  然而曲意璇压根不理楼珏迹,背过身继续逗弄着怀里的恬然,恬然“呵呵”地笑着,母女两人欢快的笑声响在寂静的育婴室里。

  “……”这他妈的就太尴尬了,楼珏迹的胳膊僵在那里,俊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双眸怒瞪着曲意璇,像极了一个吃不到糖的孩子。

  这一幕让身侧的医护人员掩嘴笑起来,趴在玻璃上的楼昶开心地鼓起掌,哼!楼珏迹不是不让他进去吗?楼珏迹倒是进去了,但结果只能看着,曲阿姨根本不把妹妹给他抱啊!

  对比之下楼珏迹比他还惨,楼昶瞬间就心理平衡了,看着曲意璇怀中一小团婴儿,真是可爱,眼睫毛好长好长,脸蛋肉乎乎的,楼昶的喉咙滚动了几下,一个劲地吞着快要流出来的口水。

  曲意璇对女儿简直是爱不释手,站着抱了大半个小时,腿麻胳膊也酸了,她低头在恬然的小脸上亲了好几下,这才恋恋不舍地把恬然交给医护人员。

  楼珏迹正要趁此抢孩子,曲意璇蹙眉问:“恬默呢,不会又去检查了吧?”

  这几天她和楼珏迹在外面看过孩子,但每次要么是恬然去检查了,要么就是恬默被抱去另外一间育婴室喂奶了,反正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同时见到两个孩子。

  “在另外一间育婴室。”楼珏迹收回手,目光里极快地滑过一抹痛色,若无其事地搂着曲意璇的腰走出去,“我们到楼下。”

  曲意璇蹙眉,虽然觉得很奇怪,但她沉浸在做母亲的幸福和喜悦里,只是觉得两个孩子不在一起太孤单了,一时间也没多想。

  楼珏迹递给医护人员一个眼神,对方沉默地点点头,在他们离开后,医护人员连忙从另外一个通道把恬然转入楼下的育婴室,等楼珏迹和曲意璇进来时,她们几人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楼昶趴在玻璃窗上大喊大叫着果然两个妹妹长得一模一样,曲意璇也觉得生命真是神奇,她唇畔含着怜爱的笑,伸手正要把女儿接到怀里。

  可谁知楼珏迹抢先几秒抱了过去,曲意璇脸色一冷,也不好跟楼珏迹争了,站在楼珏迹身侧一起看着女儿。

  楼珏迹第一次抱婴儿,双臂控制不住地颤抖,婴儿在曲意璇怀里没觉得什么,但到了他强壮的胳膊里,就显得孩子很小很小,他一个巴掌就能盖住孩子,似乎稍微用点力,这孩子就能被他挤碎了。

  所以楼珏迹小心翼翼的,就像捧着稀世珍宝,很没有安全感,生怕孩子会掉在地上摔了,楼珏迹特别紧张,以至于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用有生以来最温柔的语气唤着女儿,“恬默,我是爸爸。”

  曲意璇惊讶地看着比自己还激动的楼珏迹,能感觉到楼珏迹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再看他的神色,曲意璇不得不承认楼珏迹真的很在乎女儿,她心里忽然间很感动。

  以往楼珏迹对楼昶的态度,让她断定楼珏迹很不喜欢孩子,不可能好好地待她生的孩子,她的孩子注定一辈子得不到父爱,在缺失中成长。

  事实证明她误会了楼珏迹,其实楼珏迹只是不喜欢来历不明、用冰冷的医疗仪器制造出来的楼昶吧?

  曲意璇看着楼珏迹和女儿互动的一幕,温馨有爱,她不禁泪湿眼底,内心深处很希望楼珏迹疼爱女儿,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叮叮”铃铛响着,半个多月大的婴儿挥舞着手臂,突然小手抓住了楼珏迹的手指,紧紧的用了她最大的力气,女儿眉目舒展开,睁着清澈乌黑的大眼睛盯着楼珏迹,“呵呵”地笑起来。

  楼珏迹微愣,浑身变得僵硬,一瞬间眸底的潮湿涌上来,眼眶慢慢地红了,从生下来那天他就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遗弃,虽然楼明衡把他当成亲生儿子养,但他的生命里终究缺失了很多爱。

  后来家里有了妹妹,妹妹几乎成了他的全世界,然而很快他就失去了妹妹,寻寻觅觅,这些年他身边不少朋友和女人,可他依旧感到特别孤独,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他的,就连楼昶也不是。

  他从未拥有过什么,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会一无所有到老,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和曲意璇有了女儿,这女儿是真正属于他的,谁也抢不走,女儿的存在让他突然间觉得自己身上多了一份责任,他一定会疼爱女儿,做这个世上最好的父亲,让女儿以他为骄傲。

  婴儿一直没松开楼珏迹的手,抓着他放在嘴里咬,楼珏迹忍俊不禁地笑了笑,满心的喜悦和幸福,凑过去在女儿的脸上亲了一下,用胡渣蹭着女儿,女儿四肢挣扎笑得更欢了。

  曲意璇泪眼朦胧地看着楼珏迹宽厚的肩背,在这一刻觉得这男人真是顶天立地,育婴室里一副天伦之乐的画面,曲意璇漫不经心地转头,不知何时楼老爷子竟然站在了窗外,正满脸慈爱地笑看着楼珏迹怀里的婴儿。

  曲意璇大惊失色,想到过去楼老爷子对她的欺辱和威胁,她的笑意骤然僵住,浑身发冷,目光戒备地盯着楼老爷子。

  楼珏迹觉察到不对劲,一看楼老爷子来了,他拧起修长的眉宇,把孩子交给医护人员照顾,弯起胳膊搂住曲意璇的颤抖的肩膀,低沉地安抚,“别怕,老爷子不会伤害我们的女儿。”

  “是吗?”曲意璇喃喃自语着,两手攥紧依旧没有放松,孩子是楼家的骨肉,楼老爷子是打算弄死她这个楼珏迹情妇所生的“野种”,还是要抢走两个孩子给她们更好的生活?不管楼老爷子打得什么主意,她就算拼了命,也要保护自己的女儿。

  楼珏迹打开门带着曲意璇走出去,楼老爷子见状拄着拐杖上前就要往里面冲,但曲意璇充满仇视地拦住他,冰冷又凌厉的目光和楼老爷子对视着。

  楼老爷子顿住,想对曲意璇解释,可却拉不下脸面,他更不可能向曲意璇一个晚辈道歉,于是楼老爷子不屑地扭过头,拐杖用力敲了一下地板,“我才不稀罕。”

  说完楼老爷子愤然地转身离去,但在此之前他连续往育婴室里看了好几眼,故意走得很慢,等着曲意璇等他一个台阶下,叫住他,让他多看一会儿自己的重外孙女。

  曲意璇当然没有让楼老爷子如愿,见楼老爷子走了,她猛然松了一口气,放开攥紧的手,掌心里全是冷汗。

  曲意璇闭眼,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必须摆脱现在的局面。

  楼珏迹拥紧曲意璇,看着曲意璇苍白的脸,心疼不已,知道楼老爷子和曲意璇之间的隔阂不是一两天能消除的,只有在往后的日子里让两人慢慢地接受彼此。

  ————

  下午楼珏迹把楼昶送回了别墅,再回来医院时,外面下起了雨,他没有撑伞,身上沾染着湿意走进病房,曲意璇刚换了家居服,准备去厨房自己做晚饭,听到动静后,她蹙眉回过头,随即愣住。

  外面乍暖还寒,楼珏迹穿着黑色风衣,衬得身躯越发高大挺阔,整个人仿佛蒙上了一层湿意,夜色里比平日的高冷多了性感和柔软,而他怀里抱着一大捧桃花,没有包装,枝条未经修剪,显然是从树上刚摘下来的。含苞欲放或盛开灼灼。

  “别墅不远处的山上有一片桃林,见花开得很好,我就过去折了几十枝给你带来。”楼珏迹说着走过来,把怀里的桃花递给曲意璇,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室内温暖如春,男人满眼宠溺地凝视着曲意璇,嘴角勾着笑,“插入花瓶里一定很漂亮。”

  曲意璇的目光落在楼珏迹的衣服上,上面沾染着泥土以及桃枝的绿色,而楼珏迹小心翼翼地与她说话,像是在讨好等待着赞扬,曲意璇泪湿眼底,突然觉得很心酸。

  这段时间楼珏迹只字不提过去对她造成的伤害,没有解释和道歉,但所做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楼珏迹是在补偿她,甚至让她感到了楼珏迹的卑微。

  她听余嫂说过那片山上确实有一处桃林,每到春天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的桃花,灼灼其华,是一年中难得遇到的美景,她心生向往,想着即便到了春天,她挺着大肚子也不可能爬山过去看,就觉得很遗憾。

  结果没想到楼珏迹一直放在心上,今天下着雨就到山上给她摘来桃花,就像那天晚上他在风雪夜里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到巷子里给她买红薯,这样的用心世间有几个男人能做到?

  曲意璇不可能不感动,几天来唇畔第一次扬起笑,眼前浮现出那漫山遍野的桃花,虽然没有见到,但已经足够了,她伸手接过那几十枝带着雨水的桃花,正要对楼珏迹道歉。

  下一秒楼珏迹一个“喷嚏”打出来,顿时破坏了气氛。

  “没事。”楼珏迹别开头,以手遮住俊挺的鼻梁,不以为然地对曲意璇说:“我让徐子昂拿些药就可以了,你去把花插上吧。”

  曲意璇差点忘了楼珏迹花粉过敏,前几天萧寒冽送来的那束香水百合就被楼珏迹丢了,而花粉过敏严重者可造成呼吸困难、肺炎、心力衰竭等等,为了讨她欢心,楼珏迹这是不要命了啊!

  楼珏迹的鼻涕流不止,抽出纸巾擦着,曲意璇连忙把桃花拿去内室,关上门走出来后一面骂着楼珏迹傻,一面拿出手机打给徐子昂。

  楼珏迹看着手足无措的曲意璇,怔愣数秒,突然两步上前从背后搂住曲意璇柔软纤细的腰,楼珏迹俯身贴着她的耳朵,轻笑着愉悦又低沉地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意璇,我真高兴。”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