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03章:你走可以,两个孩子必须留下

第103章:你走可以,两个孩子必须留下

  曲意璇浑身骤然一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激了,她放下举着手机的胳膊,垂眸看着楼珏迹锁在自己小腹上的手,曲意璇抿唇不语。

  “意璇。”楼珏迹柔肠百结地呢喃着曲意璇的名字,他身上的湿气很重,连薄唇也是冰凉的,亲吻着曲意璇娇嫩的耳垂,楼珏迹情动不已,身体上很快有了反应。

  曲意璇微微颤抖着,很贪恋这种感觉,空气里暧昧涌动,曲意璇闭眼有些慌张地抓住楼珏迹的手,正想说些什么。

  这时徐子昂在外面敲门,曲意璇连忙推开楼珏迹,几乎是落荒而逃着跑出去开门,“徐助理。”

  徐子昂原本想进来,但看曲意璇脸上泛着红晕,而自家老板刀子般的目光扫向自己,他顿时一抖,连忙把手中提着的药递给曲意璇,“你们忙,我先走了。”

  说完徐子昂就秒遁了,印象中这是老板第二次花粉过敏,平日老板出现的地方,他都会提前检查有没有鲜花,距离第一次老板送给女人鲜花已经很久远了,今天老板丢下他,自己一人去山上折桃花,可见老板对曲小姐的用心。

  徐子昂叹了一口气,但愿这次别再出什么事了,让老板和曲小姐好好在一起吧!那样他们这些人就全都安心了。

  ————

  徐子昂离开后,曲意璇按照说明给楼珏迹吃了药,让楼珏迹去床上躺着,她到厨房做晚饭,楼珏迹却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微一用力把她带入怀里,“我不舍得劳累你。你看看电视或者玩手机,今晚的饭我来做。”

  这男人如此温柔,曲意璇抿着唇点点头,楼珏迹把她安置在沙发上,开了电视给她看,这才脱下外套只穿着灰色的针织衫走去厨房。

  曲意璇看得是亲自户外真人秀节目,这节目很火,以前曲意璇不怎么看,但现在有了女儿后,越发喜欢这些萌娃了,父子之间的互动很有爱,女儿被父亲抱在怀里时,曲意璇转头看了一眼厨房里的楼珏迹。

  男人高大俊美,灯光照着正在切菜的他,动作娴熟,这个阴冷的雨夜显得那么温馨,曲意璇的心里很暖,以后他们一家四口也会很幸福吧?然而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曲意璇就摇摇头否定了。

  原本以为楼珏迹只会煮面条,曲意璇没指望楼珏迹做得多好,只要能吃就可以了,因此当楼珏迹把四个卖相不错的菜端上桌时,曲意璇颇有些惊讶地盯着楼珏迹,这男人是无所不能的吗?

  他在商界里称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说,拍戏当过导演,她还知道楼珏迹精通电脑可以随意黑别人的资料,而且还很会照顾人,每天都给她绑头发按摩,竟然连饭都会做,曲意璇很好奇还有什么是楼珏迹不擅长的?

  “尝尝。”楼珏迹很满意曲意璇的反应,傲娇地抬了抬下巴,盛好饭连同筷子一起递给曲意璇。

  曲意璇怔愣地吃了一口,味道出乎意料得好,楼珏迹这简直是大厨的水平,曲意璇津津有味地吃着,见楼珏迹正等着自己赞扬,她心里觉得好笑,面上端着架子,抿了抿唇评价,“差不多。”

  “你喜欢就好。”楼珏迹知道曲意璇最爱口是心非,他和曲意璇坐在一侧,给曲意璇夹着菜,自己没有吃多少,温柔的话语响在曲意璇耳边,“这是我第一次为一个人做饭,就连楼明衡也没吃过我做得东西。他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嫉妒。”

  “从来都是别人做给我,平日有余嫂他们,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宁愿叫外卖。”楼珏迹看起来很强大无坚不摧,但鲜少有人知道他最怕孤独,可这些年来他偏偏一直都是孑然一身,有太多的女人想和他携手到老,他却没有对哪个动过一辈子的念头,直到遇上曲意璇,他那么希望曲意璇永远陪伴在身边。

  楼珏迹过于灼热逼人的注视让曲意璇心慌,情商再低也听出来楼珏迹这是表白,然而她刚经历了一场伤痛,已经失去爱一个人的能力了,不敢再轻易交出自己的真心,于是她淡淡地回应楼珏迹,“哦。”

  楼珏迹眼中的光芒微暗,紧盯着曲意璇数秒,最后败下阵来,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算了,曲意璇心上的创伤太深,并非一朝一夕就能痊愈,慢慢来吧!反正他有一辈子的时间,无论如何从此以后他都会把曲意璇留在身边,绝不让她离开。

  “多吃点。”楼珏迹柔声叮嘱着曲意璇,两人伴着窗外下着的雨吃晚饭,这时有人在外面敲门,楼珏迹拧起长眉,很不高兴有人打扰他和曲意璇任何在一起的时光。

  楼珏迹让曲意璇继续吃,他长身而起走出来,结果刚打开门,一个女人突然扑上来搂住他的脖子,“表哥,我从国外留学回来了,这些年你有没有很想我?”

  女人的语气娇嗔亲昵,把曲意璇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她蹙眉放下筷子往外看。

  楼珏迹没陆佳音那么热情,冷着脸拉开陆佳音的胳膊,拦在门口没让人进来,“这么晚了到这里干什么?回去吧。”

  “我来看看你和嫂子啊!”陆佳音不满地嘟唇,作势又要抱楼珏迹,见楼珏迹躲开,她不请自入进了病房,一面应着楼珏迹,“而且你没看到我身上穿得衣服吗?我现在是这家医院的实习医生,妇产科的哦!”

  话音落下,曲意璇和陆佳音的目光撞上,陆佳音穿着白色大褂,脸上却画着妩媚的妆容,没有同是医生的戚昕薇给人的那种清雅感,相反陆佳音娇媚做作,与其说是白衣天使,倒不如说是某片里的制服诱惑、角色扮演。

  “这就是嫂子啊!我以为有多漂亮呢,能把清心寡欲多年的表哥迷得神魂颠倒。”陆佳音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曲意璇没化妆一张素净的脸,穿着家居服有什么好看的?多年不见,没想到表哥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

  陆佳音这话说完见楼珏迹的脸色微沉,她连忙摆摆手补充道:“不过大嫂刚生过孩子,情有可原啦!大嫂这么年轻,一定会恢复的很快。”

  这意思是她身材走样、满脸妊娠般变成了黄脸婆吗?曲意璇施施然从沙发上起身,没与陆佳音争辩,她满眼笑意地望着楼珏迹,“迹,这位小姐是什么人?”

  楼珏迹走过去伸手搂住曲意璇的腰,低沉地介绍道:“陆政行的妹妹也就是我姑姑女儿的陆佳音,随母性,二十四岁了。前几天留学回来,现在在这家医院实习。”

  “哦。”曲意璇了然地点点头,依偎着楼珏迹,身形和高大的楼珏迹相得益彰,她扬眉笑了笑说:“第一次见面就如此挑衅我,她这么嫉妒我,我还以为是你的前女友呢!既然是妹妹,身为长嫂,我可不允许她这么放肆。”

  闻言陆佳音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怒气,很快又被她看似天真的笑遮掩,没理会曲意璇,径直走过去坐在沙发上,陆佳音拿起楼珏迹的碗就要吃饭,“好香啊!是大嫂做得晚饭吗?大嫂的厨艺真不错,我到现在什么也没吃,大嫂不介意我蹭顿饭吧?”

  “不介意。”曲意璇大度地应着陆佳音,如同长辈般温柔地笑着,“只要你不介意我吃剩下的,准备喂给楼下的那只流浪狗就好。”

  陆佳音的动作僵了,连忙放下碗筷,抬头用那双水眸娇嗔地望着曲意璇,好像曲意璇欺负了她,她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陆佳音喊着楼珏迹,“表哥你看嫂子真不识大体,我只不过想吃口饭,她有必要这么膈应我吗?”

  “我对没素质的人一向如此。”不等楼珏迹说什么,曲意璇收了脸上的笑语气凉凉道,她这人不是软弱可欺,之前处处忍让简约,被夏瑗利用多年也没撕x,那是因为她念着往日姐妹情分,绝交就可以了,何必非要打得头破血流两败俱伤?

  但陆佳音算什么?一见面就耀武扬威挑衅她,她生平最讨厌白莲花,陆佳音言语羞辱针对她,她当然要反击。

  陆佳音恼怒地站起身,咬唇瞪着曲意璇,依旧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你……”

  陆佳音话还没说出来,楼珏迹侧过头安抚着曲意璇,“不要跟这孩子计较,她六岁的时候爸爸出车祸去世了,缺少教养情有可原。管教她是我姑姑的义务,你别生气。”

  这话听起来是偏袒陆佳音,事实上根本就是在骂陆佳音好吗?曲意璇抿唇笑着点点头,楼珏迹太过于凉薄,根本没什么亲情,所以陆佳音想让他这个表哥替她做主,那真是太天真了。

  陆佳音气得眼眶都红了,咬着贝齿似嗔似怒地看着楼珏迹,想着找个什么台阶给自己下,这时陆尚崇走进来替她解围,“不好好值班跑来这里做什么?若是那间病房的产妇出了什么问题,你负责不起。”

  “哦哦,好。”陆佳音觉得陆尚崇真是个救星,连忙跑过去拉着陆尚崇的胳膊,两人和楼珏迹打过招呼就离开了。

  曲意璇没心情再吃下去,收拾了碗筷往厨房走去,楼珏迹关上门回来后,上前搂着她的腰心疼地问:“吃饱没有?若不然我下面给你吃。”

  他的话语温温柔柔的,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曲意璇脖子上,紧贴的身子显得很暧昧,一抱她就动情,曲意璇觉察到楼珏迹的反应,想法顿时就污了,她垂眸装作镇定地打开水龙头洗碗,“不用,我吃饱了。”

  “不要用冷水,我来吧。”楼珏迹连忙拉开曲意璇,让曲意璇站在旁边,大半个月来他没让曲意璇做过什么,哪怕是洗手,给她用的也是温水。

  曲意璇点点头没跟楼珏迹争,她走去内室,从里面关上门拿起那几十枝桃花修剪着,一一插入花瓶中后放在窗台上,外面飘着雨,桃花盛放娇艳欲滴,曲意璇唇畔扬起笑。

  她出去时楼珏迹也收拾好了厨房,伸出胳膊习惯性地搂住曲意璇的腰,曲意璇躲开往后退出几步,想到白天楼老爷子趴在玻璃上盯着她女儿的一幕,曲意璇攥紧手,抬眸问楼珏迹,“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楼珏迹,你会让我带着孩子离开吗?”

  楼珏迹原本没在意曲意璇推开自己,闻言他嘴角的弧度抖沉,眸光微凉看着曲意璇,语气里带着嘲讽和恼恨说:“意璇,你这问题真是好笑。孩子都生下来了,你觉得我会让你带着我们的两个女儿走?”

  曲意璇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毫不畏惧地直视着楼珏迹,一字一字透着坚决,“如果我说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呢?”

  “不可能。”楼珏迹薄唇间吐出阴鸷的话语,是真的被曲意璇气到了,这段时间曲意璇很乖顺,他以为曲意璇已经默认和自己在一起了,结果没想到曲意璇还想逃,甚至要带着女儿一起。

  楼珏迹压着胸腔里翻涌的情绪,捏着曲意璇的软肋冷漠地说:“你一个人走可以,但两个女儿必须留下。”

  “你……”曲意璇的脸色变得苍白,她一直都知道楼珏迹卑鄙,现在竟然用两个孩子威胁她,明知道她不可能丢下孩子自己一个人走,楼珏迹就是想把她绑在身边。

  而她反抗得了吗?不能,楼珏迹在a市只手遮天,这家医院更是陆氏的,外面全是保镖,光是她一个人就很难逃出去,何况要带走两个孩子。

  曲意璇心里一片萧索,闭眼身子颤抖着,僵硬地站在那里良久未发一言,后来她什么也没说,走出去上了床,转过身背对着楼珏迹,假装睡觉拒绝再跟楼珏迹沟通。

  楼珏迹眼眸猩红地看着曲意璇,胸口堵得慌,两手慢慢地攥成拳头,在床边伫立了很长时间,最后楼珏迹掀开被子躺在曲意璇身侧,强行把曲意璇拥入胸膛。

  这一夜两人注定同床异梦。

  ————

  陆佳音从曲意璇的病房离开后,一直跟在陆尚崇身后,打探着各种这些年有关楼珏迹的情况,即便陆尚崇脾气好温润如玉的,被陆佳音缠了一个小时后,他也有些不耐烦了。

  临下班他走进办公室脱掉白大褂,陆佳音拽着他的胳膊质问为什么不说话,陆尚崇皱眉推开陆佳音,俊脸变得严肃,语气微冷提醒陆佳音,“佳音,阿迹是你的表哥,跟你有血缘关系,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我劝你早日收起那些不该有的想法。”

  陆佳音诧异地睁大眼睛,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这么轻易就被陆尚崇看穿了,她干脆也不掩饰了,咬着唇倔强地对陆尚崇说:“或许他不是舅舅儿子呢?”

  “否则为什么从生下来舅妈就把他交给楼家人抚养?这些年舅舅和舅妈对他不闻不问的,一点不像他的亲生父母。”陆佳音争辩道,她从小就喜欢且仰慕着楼珏迹,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嫁给楼珏迹。

  可所有人都告诉她楼珏迹是她的表哥,她不能**,以至于到现在她都克制着自己的感情,没有对楼珏迹表白,然而现在楼珏迹孩子都生了,她如果再不做些什么,恐怕这一辈子都不能和楼珏迹在一起了。

  陆尚崇抬手揉着额头,很无奈陆佳音有这种想法,该教育的长辈们都教育了,陆尚崇赶时间不愿跟陆佳音多说,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走出办公室。

  “表哥!”陆佳音气急,在背后跺着脚,八厘米的高跟鞋发出响声,怒瞪着头也不回离去的陆尚崇,陆佳音冷哼一声,陆尚崇不告诉她,难道她不会自己查吗?

  她现在就找家侦探社调查一下楼珏迹这些年的情况,顺便连那个嚣张跋扈的大嫂曲意璇也查查,等她挖到曲意璇的什么黑料,那就有好戏看了。

  陆佳音妩媚的眸子里闪过阴冷的笑,与她稚嫩娇媚的面容很不相符。

  ————

  这天晚上陆尚崇开着车去了封家,半个多月前戚昕薇自杀被抢救过来后,封碧芝就带着她回了封家,生怕戚昕薇再有轻生的念头,封碧芝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守着戚昕薇,陆尚崇尽量抽出自己的时间过去陪戚昕薇。

  封家人都认识了陆尚崇,封碧芝对他不热不冷的,把他选定为女儿的备胎,因此也没阻拦他,陆尚崇在楼下跟封家一众人打过招呼,得知戚昕薇没吃晚饭,他接过佣人递来的托盘走去楼上,抬手敲着戚昕薇卧室的门。

  很快里面传来戚昕薇的回应,陆尚崇进去时戚昕薇仍旧坐在大床上发呆,但在这段时间陆尚崇的陪伴下,戚昕薇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陆尚崇侧身坐在床头,端着碗喂戚昕薇吃东西。

  戚昕薇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披散在肩背上,脸色苍白越发显得单薄伶仃,她整天一句话也不说,所幸不抗拒陆尚崇的照顾,眼眸低垂一口一口吃着饭。

  “我看了天气预报,明天的天气不错,春天也来了,我带你去郊外走走。”饭后陆尚崇温柔地擦着戚昕薇的嘴,语气里满含着宠溺说。

  戚昕薇突然抓住陆尚崇的手腕,乌黑的眸子紧盯着陆尚崇,在陆尚崇怔愣之际,戚昕薇开口嗓音嘶哑地问:“陆尚崇,那天晚上你知道是我的第一次吗?”

  陆尚崇身形僵住,目光落在戚昕薇白皙手腕的那处疤痕上,心一下子疼了,薄唇紧抿,良久后他点头回答戚昕薇,“我知道。如果你想让我对你负责,那么我会娶你。”

  “是吗?”戚昕薇松开陆尚崇的手,眼中浮起浓烈的涩然,如今她名誉尽毁万人唾骂,试问整个z国有人愿意娶她这样的女人吗?没想到陆尚崇竟然不假思索地给出承诺,这么多年来她喜欢着楼珏迹,对楼珏迹执迷不悟,而陆尚崇对她又何尝不是病入膏肓?

  “既然这样……”戚昕薇的手指一点点攥紧,闭眼沉沉地吐出一口气,几秒钟的停顿后,她毅然决然地对陆尚崇说:“我们结婚吧!明天就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

  陆尚崇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戚昕薇,脑子“轰”地炸了,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回过神后语气颤抖地问戚昕薇,“你说什么?”

  “明天我们去办理结婚手续。”戚昕薇很冷静理智的样子,见陆尚崇似乎被吓到了,她忽地一笑语气戏谑地说:“怎么,上一秒的承诺,该不会下一秒就不算数了吧?”

  陆尚崇立即摇头,确认戚昕薇是真的要嫁给他后,他心里并没有多大的狂喜,反而异常复杂,戚昕薇是自暴自弃随便找个人把自己嫁了吗?或者戚昕薇想利用一段婚姻尽快忘掉楼珏迹,把他当成慰藉品?

  陆尚崇不知道,但无论戚昕薇是怎么想的,不可否认他愿意和戚昕薇结婚,哪怕戚昕薇不爱他,只要戚昕薇高兴,他做什么都可以。

  “好。”陆尚崇嗓音沙哑地应着,他爱了戚昕薇这么多年,终于能和戚昕薇在一起了,陆尚崇眸子里泛起猩红,伸出胳膊试探性地拥戚昕薇入怀。

  戚昕薇没有躲开,相反她抱住男人精瘦的腰身,脸贴着他宽厚散发着热度的胸膛,戚昕薇闭眼,竟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这天晚上陆尚崇一整夜没有睡着,一大清早起床后找了户口本,把证件都带齐后,他开车去封家接戚昕薇。

  戚昕薇瞒着所有人偷出了户口本,离开家时封碧芝并没有怀疑,外面的天气很好,所有人都以为戚昕薇是和陆尚崇一起去踏青,戚昕薇能走出阴霾,封家一众人都很高兴。

  途中陆尚崇在早茶餐厅门口停车,带着戚昕薇进去吃了早餐,半个小时后两人并肩站在民政局大楼的台阶下。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